admin

浪水真多啊奶头好大|软软糯糯的小受被攻做呜呜哭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6:59:42 15 人阅读

从表皮渐渐到达身体最深处的爱抚体验。

张晓峰愣了一下,果然每个女人都不同,难怪会有那么多出轨的人,毕竟每个女人,都有她独特的地方。

 

好一会儿后,张晓峰的反应越来越强,李若珍也十分惊叹,婚前她谈过几个男朋友,没有一个能与张晓峰比,甚至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现在的她已经不满足于表面的刺激了,迅速脱下裤子,转身趴在树干上,扭动着翘臀,娇哼道:“晓峰,从后面来?”

 

看到她那诱人的肥臀,张晓峰立马就准备上阵,可下一秒,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个傻子,这要是直接上阵,不得被怀疑?

 

于是他装傻道:“婶婶,从后面来干嘛啊?后面又没有好吃的。”

 

李若珍满头黑线,顿时无语了。

 

傻子就是傻子,就知道吃,虽然有本能反应,但根本不知道这玩意儿是用来干嘛的。

 

没办法,她只好指导。

 

“晓峰,用你下面,从婶婶下面那个地方进来,看到了吗?”

 

李若珍再次扭了扭翘臀。

 

“好吃的都在里面,你捅捅就出来了。”

 

“真的吗?”张晓峰雀跃道。

 

“真的,快点。”

 

李若珍实在不耐烦了,这要是别的男人,哪还需要自己像骗小孩子一样啊,早就恶狗扑食一样冲上来了。

 

傻装够了,张晓峰自然不再浪费时间,他一大早上被折腾得心痒难耐,早就想来一发了。

 

于是他双手抱住李若珍的腰肢,就准备开始,可他还是假装在外面找不到位置,想要故意调侃调侃李若珍。

 

“唉呀,不是那里,下面一点。”

 

“这儿吗?”张晓峰挪动了一下。

 

“不是啦,再往左边一点。”

 

“咦,这儿!”

 

李若珍:“……”

 

最后她实在忍不住了,伸手过来主动帮忙。

 

“好了,你别乱动,我帮你,叫你动的时候你再动。”

“嘿嘿,好。”张晓峰傻笑一声,乖乖躺好。

 

有这样被人伺候的好事,他为啥要拒绝,当然是好好的享受一番。

 

李若珍回过头吞了一口口水,眼睛直勾勾的,怎么这么大,要是进去了自己还不得爽死。

 

她双手摸上去,那滚烫的温度把她的小手都烫了一哆嗦,那双饱满也不由得晃了一下。

 

“若珍嫂嫂,嘿嘿,你摸晓峰干啥呀?我看你都把晓峰尿尿的地方摸肿了。”张晓峰故意在她手里挺了一下腰。

 

“哎哟。”李若珍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垂涎欲滴的道:“晓峰,嫂嫂这就来给你消肿。”

 

说着她就要对着张晓峰身上坐下去,结果遥遥的传来一声呼唤声,她一下子惊醒了。

 

手忙脚乱的披上衣裳,然后又把那傻子的衣服给他盖上,着急的叮嘱道:“晓峰,刚刚发生的事情是咱俩的秘密,你可不许说出去。”

 

李若珍的心里还是十分的保守的,要不然也不会守寡这么多年,要是被村里其他人知道自己差点跟一个傻子差点发生了那种事,她不得羞得一头撞死。

 

“嘿嘿,好,晓峰不说。”张晓峰点头保证。

 

然后看着她火急火燎的逃走了。

 

老子下面还硬着呢,这是谁这么缺德啊,干扰别人好事,张晓峰气恼的扎好裤腰带,顺着声音望过去,发现居然是自己的嫂嫂。

 

她找自己干啥呀?张晓峰摸不着头脑,但是还是大声应道:“嫂子,在这儿,晓峰在这儿呢。”

 

他傻笑了一声,看着面前跑的胸脯一颤一颤的白媚媚,一张嫩白的脸颊都跑出汗来,顺着脖子那汗珠子就落到了沟渠里,“嫂子,晓峰给你擦擦汗。”

 

说着他伸出袖子,给她擦了擦脸颊。

 

白媚媚心里感动,但还是板着脸道:“这么半天干啥去了?也不回家吃饭。”

 

张晓峰抬头看了看太阳,然后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果子,摘果子,嘿嘿,给嫂子摘甜甜的果子,好吃的。”

 

“那果子呢?”白媚媚四处打量着他,哪里有果子。

 

一听这话张晓峰就愣住了,看着两手空空的自己,恨不得敲敲头,哭丧着脸道:“对啊,果子…果子呢。”

 

“好了好了,不就是丢了个果子么,嫂子刚刚做了饭,赶紧回家趁着热乎吃去。”白媚媚牵着他的手,“回家后待会还有事让你去做呢。”

 

被她那柔软的小手牵着,张晓峰魂儿都快飞出来,听到她说有事这才醒了过来,“有事儿?嫂子,你让晓峰干啥去?”

 

“帮嫂子到村头接个人去。”白媚媚随口回答道:“我跟她说了,你到时候就站哪儿,将人领回家就行。”

 

“嘿嘿,好。”张晓峰也不多嘴问了,都不知道他其实已经好了,所以大家都拿他当傻子看,他要是问多了肯定坏事儿。

 

回到了家,孩子正哇哇的哭闹着,白媚媚急忙跑过去哄孩子去了,好不容易哄好了,两个人又吃了饭,然后张晓峰就按照白媚媚的指示去了村口。

 

他找了个大树底下蹲着,正乘着凉还没过一会儿,一辆大巴车就停下来,一个穿着黑丝袜的美腿出现在他的眼前,在向上就是一个白色的包臀裙,张晓峰哈喇子差点留下来。

 

看着那双美腿就这么笔直的冲着自己走过来了,那黑色的丝袜包裹下白皙的大腿若隐若现,张晓峰猛地一口一口口水,要人命了啊。

 

这是哪里来的小妖精,光是一双腿就把他给看石更了。

 

他顺着那纤细的长腿向上看去,一下子呆住了,脑袋一震,他哎呦的叫唤了一声,然后倒退的倒在地上。

 

“你你你…你咋长的这么像我嫂子。”张晓峰这次是真的口齿不清,脑袋直犯迷糊。

 

白清清顺着声音,一眼就看到了姐姐说的傻小子,踩着高跟鞋走过去,“你就是张晓峰吧。”

 

哎哟,这人怎么还知道我的名字,张晓峰疯狂点头,看着她那张妆容精致但是跟嫂子一模一样的脸蛋直犯迷糊,要不是对方烫了一头洋气的栗色大波浪他就真的以为是自己嫂子是在耍他玩了。

 

“哦,原来我姐说的那个傻小子就是你,啧啧,长的倒是挺不错的,可惜是个傻子。”白清清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心里有了几分可惜。

 

她姐?怪不得长得这么像呢,原来是姐妹啊!

 

张晓峰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满屁股的土,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那挺翘的胸部看。白清清穿的洋气,露脐装齐p小短裤,整个人就是个小妖精。

 

他刚刚脑子迷糊,现在反应过来,白媚媚以前的确说过,她还有个孪生妹妹呢。

 

“傻小子,还愣着干什么。”白清清白了他一眼,“前面带路啊。”

 

“嘿嘿,行。”张晓峰傻乐的一笑,转过头就走。

 

白清清急忙跟上,外面太阳毒,她为了好看穿了个五厘米的高跟鞋,没走几步路就疼的脚丫子难受,走不动了。

 

偏偏张晓峰身体好,步子迈的大,不一会儿就将人甩在了后面,怎么跟也跟不上。

 

“哎呀,你慢点!”白清清气的剁了一下脚,看到那傻小子停住了,这才一瘸一拐的跟上去。

 

这傻子身体可真好,肩膀也宽还厚实,一看身体就壮实,不愧是天天在地里跑的人。

 

想到这里白清清眼睛转了一下,自己为啥不让他背着呢,反正他身体壮,自己的脚又磨的难受。

 

“你蹲下!”她趾高气昂的命令道。

 

张晓峰挠了挠头,但还是蹲了下去。

 

看到这傻子这么听话,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白清清心里舒坦极了,直接扑了上去,“背着我走,听到没有。”

 

张晓峰只感觉坚实的后背上贴上来了两团软和和的东西,还有股女孩子的香水味袭来,他一下子来了精神。

 

自己还真是艳福不浅啊。

“快走啊!愣着干什么!”白清清等了半天看人不走,不开心的晃了晃腿,还锤了他一下。

 

然后就感觉身下的身体大跨步走动起来,差点将她给掀翻,她娇叫了一声,急忙将人的脖子给搂紧,“慢点!慢点,我要被你给扔地上了。”

 

她话音刚落,就感觉自己的屁股被一双粗糙的大手狠狠的捏了一下,然后便被拖了一下,身体猛地向上一顶,虽然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可一股强烈的刺激感还是涌了上来,白清清嘤咛一声,差点叫出来。

 

怎么回事,他不是个傻子么,怎么会弄的自己这么爽,手指这么有力,要是换了别的更粗更硬的东西…那岂不是…

 

然后那个傻子憨憨的声音响起,“小嫂嫂,这样我把你托住,你就不会摔倒了吧,嘿嘿。”

 

原来是想要把她托住,就是用力大了一些,白清清莫名的有些沮丧,冷哼了一声,“果然傻子就是傻子,什么也不懂,我在瞎想什么呀。”

 

张晓峰却是听的怒了,他现在神智清醒,哪里乐意听人叫自己傻子,眼睛咕噜一转,他想出一个报复的主意。

 

他故意走的又快又急,这里又是一段不平坦的路,颠的白清清的身体上下晃动,饱满的胸口也是贴着他的后背越贴越紧,而张晓峰的大手也趁机作乱,在她的丰满弹性的臀上捏着。

 

半个小时的路程,到了大门口白清清已经是脸色酡红,身体敏感的不成样子,小裤裤也是湿的几乎能拧出水来。

 

“嫂子,晓峰将人领回来了。”张晓峰故意在白清清臀部用力的打了一下,然后才将人放下。

 

白清清身体差点站不稳,身体瘫软成水,浑身香汗淋漓。

 

“清清,你这是怎么了?”白媚媚吃惊的看着她,“怎么脸蛋这么红啊?”

 

“还不是…”白清清瞪了一眼张晓峰,又及时住了嘴,改口道:“是因为天太热了。”

 

张晓峰浑身也好不到哪里去,全都被汗水湿透,当然也有可能是被白清清的水。

 

“嫂子,晓峰好热,洗澡澡,嘿嘿,要洗干净。”

 

“你自己去吧。”白媚媚推了一下他,指了指地方,然后叮嘱道:“别打坏了东西。”

 

张晓峰去了冲凉的地方,这才松了口气,他拍了拍胸口,幸好溜的快,要是被发现不对那可就遭了。

 

他三下五除二的扒光衣服,然后冲起凉来。刚刚洗好,还没穿上衣服他还光溜溜的一丝不挂呢,结果门就被人推开。

 

卧了个大槽,张晓峰看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身下的白清清,这是什么情况?

 

“你…你……”白清清终于从他的粗大的震撼中回过神,结巴了一会儿,她又坦然了。不过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而已,怕什么。

 

张晓峰看着她火热的眼神,心里不由得得意,自己的这个宝贝可是被算命的说过,是天生龙器,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嘿嘿,小嫂嫂,你也来洗香香?”说着,张晓峰抓过了花洒,冲着白清清的身体就喷了过去,还开了最大的水阀,一下子将人的衣服全部给喷湿。

 

“哎呀,你个傻子!你干嘛呢你。”白清清狼狈的躲了一下,但是一点作用也没有,身上薄薄的布料已经湿透了,然后紧紧的贴在身体上,勾勒出完美妖娆的身段。

 

紧紧贴在上身的布料一下子透出了粉色内衣的形状,还有那一双黑丝,沾了水之后直接透肉了。

 

“给小嫂嫂,洗香香,臭…身上臭臭。”张晓峰委屈巴巴。

 

他的话一下子就让白清清怒了,“你个傻子,你才臭呢,我身体上怎么可能会臭。”

 

她抓住人的领子,把张晓峰使劲向下拉同时挺了一下胸,“你给我闻闻!你看看哪里臭了!”

 

张晓峰傻眼了,哪里想得到会有这种福利,一股馨香冲入他的脑海之中,让他想要张开嘴将面前雪白的躯体咬一口。

 

“哼,你才臭呢。”白清清有些恼羞成怒的说。

 

她素来心高气傲,哪里能够忍受这样的的侮辱,但是想了想她自己又忍不住哑然失笑,我这是跟傻子较什么劲啊。

 

“不臭不臭,香香的。”张晓峰猛地凑过头来,对着她雪白的胸脯一口咬了下去,甚至还得寸进尺的添了一下。

 

“香香的味道,嘿嘿,就跟果冻一样。”他脸上挂着傻笑。

 

“你…傻子!”白清清急忙捂住了胸口,忽略那出传来的异样,一把将人推了出去。

 

靠,老子还没穿衣服呢,张晓峰被推了个愣神,光着屁股站在门口,他大声的砸着门,“小嫂嫂,晓峰的衣服,还给晓峰。”

 

门碰的一下开了,衣服盖到他的头上,“别叫唤了!叫唤什么啊!”

 

然后门又无情的关上,但是张晓峰却眼尖的看到白清清脱的哧溜溜的,身上不着片缕。

 

砸吧了砸吧嘴,这城里养出来的姑娘果然不一样,那浑身雪白细腻的肌肤,哪里是成天顶着大太阳干农活的农妇所拥有的啊。

 

那细腻又光滑的皮肤,咬起来就跟果冻一样,恨不得一口吞下去。

 

张晓峰回味了一会儿后,回到自己的房间躺下,正睡的迷迷糊糊,突然被一股强烈的尿意给憋醒,他急忙爬起来去了茅房解决。

 

撒了一泡尿这才舒坦了许多,这时候他突然瞥见了嫂子白媚媚的屋里头居然还亮着灯,他凑过头仔细一听,居然还能听到悉悉索索的说话声传过来。

 


性百科 » 浪水真多啊奶头好大|软软糯糯的小受被攻做呜呜哭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