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两个男人同时吮乳尖|他埋头她腿间吮嫩软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8:23 40 人阅读

芸芸放学到现在还没回来,是在你家吗?”老李询问道。

“李叔叔,芸芸在我家呢,她心情好像不太好的样子,你过来劝劝她吧。”宁小秋回道。

 

“好,我马上过去。”老李急忙开着桑塔纳赶往宁小秋家。

 

“芸芸,都怪爸以前做得不好,爸以后会多多关心你,但也会给你一定的空间,爸也不是反对你恋爱,主要是怕你被骗。爸以后肯定会知错就改,你就跟爸回家吧。”老李态度真诚的看着女儿说道。

 

最后老李把女儿劝回了家,老李心里还是不放心女儿和那个刘伟在一起,毕竟老李阅人无数,很轻松就看出那李明品行不怎么样,所以决定再跟踪观察观察。

 

果然在几天的晚上,老李跟踪女儿到了公园,而李明早早就等在那里。

 

“这小子大晚上还约我女儿出来,肯定没安好心。”老李心里不由暗想。

 

“我们不要分手好不好,芸芸你听我解释,你上次看到跟我抱在一起的是我妹妹。”刘伟拉着李芸芸的手说道。

 

“呵呵,那你还和你妹去宾馆开房吗?”李芸芸拿出手机,里面有一张刘伟和一女孩相拥走入宾馆的照片。

 

“我之前听朋友说你是花花公子的时候,仍然选择相信你,但你却让我这么失望,我们还是和平分手吧。”李芸芸想要撒手离开。

 

“本来打算留着你慢慢玩,但没想到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来硬的了。”刘伟眼看四周没人,便把李芸芸扑倒在草地在,准备强上。

 

躲在灌木丛中的老李看到眼前这情形,抓起手边的板砖,怒气冲冲的朝着刘伟走去。

 

老李直接一板砖朝着刘伟脑门拍上去,刘伟的脑袋立马血流不止,双手抱着脑袋哀嚎起来。

 

“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摊上大事了,你有本事就给老子等着。”刘伟捂着脑袋狼狈离去。

 

“芸芸你没事吧,别怕,爸爸在呢。”老李把女儿从地上扶起来,轻声安慰道。

 

“爸!”

 

李芸芸扑到父亲怀中,趴在父亲肩膀上低声啜泣起来。

 

老李听到女儿亲口叫“爸”,心里有种难言的激动,因为这是妻子死后第一次这样叫自己。

 

“芸芸,让爸爸再像小时候那样背你回家好不好。”老李在女儿身前蹲下。

 

“好。”李芸芸趴在父亲厚重的背上,第一次感受到满满的安全感和父爱的温暖。

 

老李因为和女儿之间的关系变得融洽而感到开心,根本没有把刘伟的威胁放在心上。

 

第二天老李便去菜市场买了一大堆的菜,准备做一大桌好菜庆祝与女儿重归于好的亲情。

 

就在老李做了满满一大桌菜准备等女儿回来时,却接到宁小秋打来的电话。

 

“李叔,大事不好了!刚刚我跟芸芸一起走在路上,突然冲出来一群混混,把芸芸她劫走了,我看他们走的方向应该是城南的废弃仓库,要不要打电话报警?”宁小秋在电话那头焦急的说道。

 

“小秋,真是谢谢你给叔叔通风报信,报警就不用了,叔叔自有办法。”老李担心报警劫匪会鱼死网破,随后便给柳娜打了个电话。

 

“娜总,我有点小事情想请你帮个忙,我女儿放学路上被人劫持到城南仓库,我想你的酒吧也在城南那边,而且你人脉资源应该丰富,所以想让你帮帮我。”老李说道。

 

“老李你不用这么客气,就是一点小事,我已经帮你喊人过去了,你可以先过去稳住劫匪。”电话那边的柳娜云淡风轻的说道,让老李都感觉没有那么紧张了。

 

随后老李便开着桑塔纳赶往城南的废旧仓库,把车子停好,老李看着破旧不堪的仓库,一脸云淡风轻的走了进去。

 

老李一进去便看到女儿被用绳子绑在凳子上,十多个小混混在一旁打着牌。

 

一群混混察觉到有人进来,纷纷转头望向老李,一个光头从人群后面慢悠悠的走了出来。

 

“这小妞是你女儿?有人花钱让我这帮兄弟废了你,所以你也别怨我们,我们这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兄弟们动手。”光头指挥道。

 

“先别急着动手,要对我动手也行,不过能不能先放了我女儿。”老李急忙打断道。

 

“这当然不行咯,你有什么资格跟老子讨价还价?我和这帮兄弟还没好好玩一玩你女儿呢。”光头盯着李芸芸眼冒绿光。

 

“强哥说的对,不玩白不玩。”

 

“强哥威武,学生妹玩起来肯定很爽!”

 

………..

 

“王强,没想到你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四十多的人,传出去不怕被人笑掉大牙吗?”柳娜随后踩着高跟鞋,闲庭信步的走了进来。

“娜总,你怎么一个人过来了,你喊的人呢?你一个人过来很危险的,你还是快走吧。”老李在她耳边低声说。

 

“有我一个还不够吗?”柳娜媚笑道。

 

“娜姐是要替他出头吗?为了这老男人跟我作对可不明智,我大哥张龙可不怕你。”王强面对柳娜,气势都下降了许多。

 

“我今天还就跟你作对了,你这狗仗人势的东西,看你以后怎么祸害人。”柳娜甩了王强一巴掌,并狠狠得朝王强身下踢了一脚。

 

“嘶!”

 

众人看着痛苦万分的王强,都似乎感受到了那种深入骨髓的疼痛,不由自主倒吸一口凉气。

 

而那群混混知道柳娜的身份,所以就算看到王强被打,也不敢贸然对她出手。

 

老李在一旁难以置信,事情就这么云淡风轻的解决了,帮女儿解绑后,带着柳娜和女儿离开了废弃仓库。

 

老李先把女儿送回了家,随后特意定了一个酒店包厢请柳娜吃顿饭,好好感谢她的帮忙。

 

“娜总,今天真是太感谢你了,我好好敬你一杯。”老李给自己倒满一杯,向柳娜敬酒。

 

“老李,都说是小事啦,不值得一提,而且我每次肚子疼不都是靠你吗?我们这也算是互帮互助啦。”柳娜拿起酒杯跟老李碰了碰杯。

 

“差点忘了,今天我看那些人好像都挺怕你的,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啊?”老李还是把心中最大的疑问问了出来。

 

“南区这地方有两个老大,一个叫张龙,就是王强的大哥,还有一个便是我。”柳娜说得云淡风轻,就好像与自己无关一样。

 

“那你帮我教训了王强,不会给你添什么麻烦吧?”老李担忧道。

 

就在这时,柳娜的手机响了起来,柳娜也没避讳老李,直接拿起电话接通起来。

 

“好你个柳娜,连我的人都敢都动,打狗还看主人,你TM是不是不把老子放在眼里?”手机刚接通,电话那头便传出一个粗狂浑厚的嗓音。

 

“是你的狗乱咬人,还不准别人教训了。”柳娜不甘下风的回道。

 

“就算是那样,也轮不到你来教训,你不给我一个交代,我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陈龙语气咄咄逼人。

 

“别搞得好像我怕你一样,你要玩我陪你奉陪到底。”柳娜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不好意思啊,没想到今天这事给你添这么大麻烦。”老李面带愧疚道。

 

“你也不必内疚,其实张龙早就想对我的地盘觊觎已久,想要把我搞垮,然后一家独大,今天就算不发生这事,以后也迟早会找理由动手的。”柳娜劝慰道。

 

“不管怎么说,你今天都是帮了我个大忙,对了,我看你脊椎好像有点变形,我明天要不去给你按摩看看。”老李问道。

 

“好啊,我说我这两天总是肩膀酸痛的厉害呢,明天我在会所等你”柳娜毫不犹豫答应。

 

第二天,老李没想到柳娜亲自派司机开车来接他,顿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过了十几分钟,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会所中走出一位性感女郎,带着老李走进一间包间。

 

而柳娜就侧躺在一张沙发上,玲珑的身材曲线展露无遗,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雪白滑嫩,吸引着老李的视线。

 

“老李你终于来了,快过来给我按按。”柳娜转过头向老李招手。

 

老李走了过去,把手放在柳娜的肩膀上,开始揉捏起来。

 

正在柳娜心神放松,享受美妙按摩时,包间的门被推了开来,几位刑警冲进了包间。

 

“据群众举报,你们这里可能私藏毒品,你就是这会所的老板吧,我现在要对你们会所进行全方面检查。”领头的刑侦队长孙峰语气不容置疑。

 

“张龙的动作还真快,看来是蓄谋已久啊”柳娜低声嘀咕道。

 

“你们分头行动,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孙峰指挥道。

 

随后没想到真的在一包间中发现了几小袋海洛因。

 

“证据确凿,你们现在跟我回警局接受一下审查。”孙峰对柳娜和老李说道。

 

“他就是一个按摩的,这事跟他无关,我跟你们走一趟就行了。”柳娜不想把老李牵连进来,连忙向孙峰解释。

 

“你说了不算,我怀疑他和这批毒品有很大的嫌疑,必须带回警局调查清楚情况再说。孙峰押解着老李上了警车。

 

孙峰随后把老李他们带到警局,老李和柳娜分别带入两个房间审讯。

 

孙峰从抽屉中拿出一份文件纸准备记录证词,对着老李说道:“快点交代你后面还有没有什么幕后老大,”

 

“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是清白的啊!”老李连忙辩解。

 

“我劝你还是坦白从宽,毕竟我们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要是等到我们动手就不是这样跟你说了。”孙峰把玩着手中的警棍。

 

这时一个警察走进了审讯室,凑到孙峰耳边说了几句,孙峰脸色变了变,立马站起走了出去。

 

孙峰也没想到市局局长今天突然下来视察,公安局长刘局都在恭迎,自己自然不敢怠慢。

 

“小孙,你怎么才过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市局局长王鹏。”刘局看着一位精神奕奕的中年人介绍道。

 

“这不是刚抓到两个私藏毒品的嫌疑人,正在审问,没想到市局大驾光临,真是有失远迎。”孙峰急忙在两位上司面前邀功。

 

“听说王局最早也是做刑侦出身,有没有兴趣一起去看看。”刘局提议道。

 

“好啊,我过来就是视察一下你们工作的。”王鹏表示赞同。

 

“正好那嫌疑人嘴巴严得很,我恐怕还得向王局好好请教请教经验。”孙峰一脸献媚的说道。

 

“嫌疑人就在里面。”孙峰带着王鹏等人来到审讯室外。

 

孙峰猜王鹏下来视察应该也只是做做样子,顶多就是在外面看看,所以也不怕老李把他准备刑讯逼供的事说出去,就算说出去恐怕也没人会相信。

 

“把审讯室的门打开。”王鹏冷声向孙峰命令道,孙峰没注意到王鹏的脸色已经有些不好看起来,只是按照命令拿钥匙开门。

打开门后,王鹏径直走到老李身边,握住老李的手激动道:“老李,真的是你啊!你怎么被抓到这里来了?要是有什么委屈都可以跟我说。”

 

“老弟,没想到在这里又见面了,我是被冤枉的啊,有个警察还打算对我刑讯逼供。”老李看王鹏身穿官服,而且看后面那些警察都好像挺怕他的,猜到王鹏身份应该挺大的,便把事情经过都告诉了他。

 

“孙峰,老李只是过去按摩的,你怎么没有证据胡乱抓人,而且你还打算刑讯逼供,真是好生厉害啊!”王鹏怒火中烧的看向孙峰。

 

“王局,我要是知道他跟你有关系,我肯定不会这么干啊!”孙峰慌不择言向王鹏解释,可说出口立马就后悔了。

 

“照你这么说,你要怎么做都取决于那个人有没有关系咯,我看你不太适合做刑侦队长,还是让别人来干吧。”王鹏不容置疑的说道。

 

孙峰听到自己被撤职的消息,直接瘫坐在地上,心里那个后悔啊!

 

“帮我把老李的手铐解开。”王鹏向一位刑警说道。

 

“这次多谢有老弟你的帮忙,要不是有你在,我可就冤死了,而且我的客户娜总应该也是被冤枉的,应该是故意有人栽赃陷害。”老李站起来感谢道。

 

“都是老弟我的失职,才让你蒙冤,应该我向你道歉。老李你放心好了,有我在,肯定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要是调查清楚与她无关,立马就会放人。”王鹏说道。

 

“对了,听你说开了一间中医理疗馆,还不知道能不能帮我爱人看看?”王鹏对老李问道。

 

“这当然没问题。”老李一口答应,毕竟老李对自己的医术还是很有信心的。

 

“择日不如撞日,我爱人今天正好有空,我现在就开车带你过去看看吧。”王鹏说道。

 

随后王鹏便带着老李到了自己居住的房子,见到了王鹏的爱人张敏穿着一身居家服在拖地,就是走路看起来有些别扭。

 

张敏看上去很面善,一看就是典型的贤妻良母,待人也友善热情。

 

,但更没想到是还遇见了女儿的班主任林初雪。

 

“表姐夫,你请来的医生不会就是他吧?”林初雪看着老李说道。

 

“老李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怎么你们之间认识吗?”王鹏问道。

 

“他就是我上次说的公交车上的老流氓,我是他女儿的班主任,他这流氓能治好表姐的腿痛吗?”林初雪在学校不好当面斥责老李,现在在局长表姐夫面前自然毫不客气。

 

“我都说了那件事就是个误会,至于你表姐的病我已经大致了解清楚,可以说是十拿九稳。”老李胸有成竹得说道。

 

“你就吹吧你,我表姐的病已经是多年的旧疾,市里多少名医都无计可施,你要是能治好,就是把


性百科 » 两个男人同时吮乳尖|他埋头她腿间吮嫩软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