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女同学把丝袜脚伸进我裤子里/大棒槌 空谷幽兰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8:13 47 人阅读

所以刘伟这一松手,她直接朝地上摔去。

 

“哎呀!”

 

刘伟见此忙又去抓杨小凤,与此同时杨小凤也是下意识的抓向了他。

 

结果好巧不巧的是,刘伟扯住了也杨小凤裙子的一侧,她的裙子是那种带扣子的,这一扯顿时崩开了三颗扣子。

 

刘伟一下子就愣住了,因为杨小凤里面居然什么也没穿。

 

而更要命的是,惊慌之下杨小凤乱抓,居然把刘伟也给带的身体失去了平衡,两个人一起朝地上倒去。

 

扑通一声,杨小凤在上,刘伟在下两个人倒在了地上。

 

虽然后背生疼,但刘伟感觉身上肉呼呼,软绵绵的,那感觉真是爽翻了。

 

不过更尴尬的还是在下面,两个人如此肌肤相亲,刘伟开始兴奋,有了男人该有的反应。

 

刘伟正在不知所措直接,杨小凤却有些垂涎的来了句,“小伟,本钱不小啊,这么大个,怕是都赶上老结巴家那头大黑驴了吧?”

 

“嫂子,你快下去,不然我起不来。”

 

“起不来?你这不是早起来了吗?”杨小凤语气十分暧昧,说着她竟然还晃了晃身子。

 

肌肤相亲,刘伟差点儿叫出声来。

 

妈蛋,这小娘们儿摆明在勾引我啊,如果这样的话,那我就真的有机会搞定柳金岭了。

 

虽然这是给村长戴绿帽子,但自古富贵险中求…….

 

想到这里,刘伟看向杨小凤对的目光顿时火热了起来,大手伸了出去,杨小凤也身体一软,一双手快速的扒着衣服……

 

正在这个时候,就听大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摩托车的声音,接着就听小超市王麻子说话的声音,“村长,你这又是上哪里喝酒去了?把你那好烟给抽根儿呗。”

 

刘伟顿时慌了。

 

两人摔倒了没事儿,可是此时杨小凤的裙子都被扯开了,这要是被柳金岭看见,那可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柳金岭的摩托车把上挂着一个塑料袋,里面是两条软云,这烟是张五河送的,他的儿子张强也想竞选治保主任,所以便打算走柳金岭这个村长的门路。

 

王麻子这人捡便宜就占,看见村长带着两条软云,两眼立马就直了,所以要烟抽。

 

“尿性!你超市里那么多烟,还来老子这里蹭烟抽,你好意思?”柳金岭骂道。

 

王麻子笑嘻嘻的说道:“村长,我的烟是用来卖的,你的烟是有人送的,这能一样吗?”

 

“滚蛋!”

 

院子里刘伟和杨小凤听到外面的动静全部傻了,此时杨小凤还压在他的身上。

 

完犊子了,这个咋整?

 

杨小凤一阵心虚,情急之间她连忙站了起来,低声说道:“小伟,你赶紧躲躲,不然要是被他看见我们这样子,一定会拿刀剁了你的!”

 

“那嫂子我躲到哪里去啊?”刘伟真的慌了,这要是被柳金岭看见他们两个这副样子,怕是得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杨小凤左右瞅瞅,望见院子里的山药窖时眼睛不由一亮,“你先去山药窖里躲躲,等我找个理由将他支开你再走。”

 

刘伟不敢耽误,急忙顺着山药窖里的梯子爬了下去。

 

窖里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刘伟打开手机一看,不由有些惊讶。

 

窖里面满是各种好烟和好酒,显然都是有人求柳金岭办事儿给他送的礼。

 

上面,杨小凤着急忙慌的将那个高凳子横放在了桃树下的地上,然后一坐,接着将裙子还没扯坏的另外两个纽扣也解开了,胸前的美妙顿时完全的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等她刚拿起扇子,假装在树下乘凉的时候,柳金岭推着摩托进了院门。

 

见杨小凤这副样子,柳金岭扫了一眼她的胸前,“大白天的你干嘛?”

 

“这天儿真是热死老娘了。”杨小凤一脸热的受不了的神色。

 

柳金岭放好摩托车,拿下车把上的两条烟,“等我把烟放窖里去,一会儿老子上来好好地要你一次,看你还说热不热。”

 

杨小凤的脸色当即就变了,要知道刘伟可在下面藏着呢。

 

此时杨小凤又伸手去摘另一个熟透的桃子,因为那个桃子比较高,她便踮起了脚尖儿,可也不知道怎么的,她一个没站稳尖叫一声摔了下来。

 

本能的她朝刘伟抓了过来,结果正好扑到了刘伟的怀里。

 

刘伟下意识的连接带抱,这一下两手正好抱在了杨小凤的翘臀上,更让刘伟受不了的是压在胸前的两块酥软。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杨小凤紧紧的抱着刘伟的肩膀,喘着粗气。

 

刘伟问道:“嫂子,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杨小凤稳了稳心神,也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了,一张俏脸红扑扑的。

 

她用手理了理有些纷乱的秀发,“小伟,你赶紧放我下来。”

 

刘伟下意识的就把手松开了,没成想杨小凤虽然说让刘伟松开,但是她还没有找到平衡点,所以刘伟这一松手,她直接朝地上摔去。

 

“哎呀!”

 

刘伟见此忙又去抓杨小凤,与此同时杨小凤也是下意识的抓向了他。

 

结果好巧不巧的是,刘伟扯住了也杨小凤裙子的一侧,她的裙子是那种带扣子的,这一扯顿时崩开了三颗扣子。

 

刘伟一下子就愣住了,因为杨小凤里面居然什么也没穿。

 

而更要命的是,惊慌之下杨小凤乱抓,居然把刘伟也给带的身体失去了平衡,两个人一起朝地上倒去。

 

扑通一声,杨小凤在上,刘伟在下两个人倒在了地上。

 

虽然后背生疼,但刘伟感觉身上肉呼呼,软绵绵的,那感觉真是爽翻了。

 

不过更尴尬的还是在下面,两个人如此肌肤相亲,刘伟开始兴奋,有了男人该有的反应。

 

刘伟正在不知所措直接,杨小凤却有些垂涎的来了句,“小伟,本钱不小啊,这么大个,怕是都赶上老结巴家那头大黑驴了吧?”

 

“嫂子,你快下去,不然我起不来。”

 

“起不来?你这不是早起来了吗?”杨小凤语气十分暧昧,说着她竟然还晃了晃身子。

 

肌肤相亲,刘伟差点儿叫出声来。

 

妈蛋,这小娘们儿摆明在勾引我啊,如果这样的话,那我就真的有机会搞定柳金岭了。

 

虽然这是给村长戴绿帽子,但自古富贵险中求…….

 

想到这里,刘伟看向杨小凤对的目光顿时火热了起来,大手伸了出去,杨小凤也身体一软,一双手快速的扒着衣服……

 

正在这个时候,就听大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摩托车的声音,接着就听小超市王麻子说话的声音,“村长,你这又是上哪里喝酒去了?把你那好烟给抽根儿呗。”

 

刘伟顿时慌了。

 

两人摔倒了没事儿,可是此时杨小凤的裙子都被扯开了,这要是被柳金岭看见,那可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柳金岭的摩托车把上挂着一个塑料袋,里面是两条软云,这烟是张五河送的,他的儿子张强也想竞选治保主任,所以便打算走柳金岭这个村长的门路。

 

王麻子这人捡便宜就占,看见村长带着两条软云,两眼立马就直了,所以要烟抽。

 

“尿性!你超市里那么多烟,还来老子这里蹭烟抽,你好意思?”柳金岭骂道。

 

王麻子笑嘻嘻的说道:“村长,我的烟是用来卖的,你的烟是有人送的,这能一样吗?”

 

“滚蛋!”

 

院子里刘伟和杨小凤听到外面的动静全部傻了,此时杨小凤还压在他的身上。

 

完犊子了,这个咋整?

 

杨小凤一阵心虚,情急之间她连忙站了起来,低声说道:“小伟,你赶紧躲躲,不然要是被他看见我们这样子,一定会拿刀剁了你的!”

 

“那嫂子我躲到哪里去啊?”刘伟真的慌了,这要是被柳金岭看见他们两个这副样子,怕是得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杨小凤左右瞅瞅,望见院子里的山药窖时眼睛不由一亮,“你先去山药窖里躲躲,等我找个理由将他支开你再走。”

 

刘伟不敢耽误,急忙顺着山药窖里的梯子爬了下去。

 

窖里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刘伟打开手机一看,不由有些惊讶。

 

窖里面满是各种好烟和好酒,显然都是有人求柳金岭办事儿给他送的礼。

 

上面,杨小凤着急忙慌的将那个高凳子横放在了桃树下的地上,然后一坐,接着将裙子还没扯坏的另外两个纽扣也解开了,胸前的美妙顿时完全的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等她刚拿起扇子,假装在树下乘凉的时候,柳金岭推着摩托进了院门。

 

见杨小凤这副样子,柳金岭扫了一眼她的胸前,“大白天的你干嘛?”

 

“这天儿真是热死老娘了。”杨小凤一脸热的受不了的神色。

 

柳金岭放好摩托车,拿下车把上的两条烟,“等我把烟放窖里去,一会儿老子上来好好地要你一次,看你还说热不热。”

 

杨小凤的脸色当即就变了,要知道刘伟可在下面藏着呢。

 

去柳金岭家的玉米地里的路上,他有些兴奋。

 

妈的,现在我已经掌握了柳金岭和王麻子老婆的秘密,以后柳金岭要是敢再难为我和嫂子,我就给他捅出去。

 

哎呀,不对!

 

突然间刘伟又想到,昨天他明明看见嫂子桃花进了柳金岭家,可是一转眼嫂子却从王麻子家出来了。

 

当时他还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可是现在看来,嫂子桃花有很大可能是从这条密道出去的。

 

妈的,如果真的是这样,嫂子,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他决定无论如何,晚上回家也得找嫂子问个清楚。

 

“小伟,歇会儿再干。”油绿的玉米地里,刘伟正在锄草,杨小凤手里拎着个袋子走了进来。

 

刘伟回头望去,就见杨小凤上身穿着一件低胸短袖,下身一条超短的浅色小短裙,联想到方才他们两口子在桃树下的情景,不由怦然心动,“嫂子,你来了。”

 

“快把锄头放下,抽根烟歇会儿。”杨小凤笑着从袋子里拿出一条软云递给刘伟。

 

刘伟接过来打开拿出一盒,然后将剩下的递给杨小凤,可谁知道杨小凤却说,“都是给你的。”

 

一条软云至少两百多,刘伟心头一跳,这娘们儿不会是真的对我有意思吧?

 

为了更加确定一下,接下来的话题他故意的向暧昧的方向引了过去,“谢谢嫂子,对了,村长没有发现我吧?”

 

“没有,幸亏嫂子聪明,及时将他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嫂子身上。”杨小凤既心有余悸,又有些得意的说道。

 

刘伟嘿嘿一笑,“嫂子,我说你们两口子在院子里,就不怕别人看见啊。”

 

杨小凤俏脸微微一红,用手戳了刘伟的脑门儿一下,“大门都锁上了,谁能看见啊,除非你这个小坏蛋头偷着看了。哼,你一定偷看了对不对?”

 

柔嫩的手指戳在脑门儿刘伟的心顿时一热,胆子也不由大了许多,“嫂子,我倒是想看,可是有心无胆啊。”

 

说着瞥了一眼她那低胸的衣服。

 

突然间一股难以遏制的力量自小腹腾起,刘伟有了强烈的反应。

 

杨小凤盯着刘伟惊讶的说道:“哇喔,真惊人。”

 

说着居然伸手过去,嘴里还嗔道:“还说没偷看,你看看你自己。”

 

没想到杨小凤居然下手了,这让刘伟很兴奋,但又有些害怕,“嫂子,我真的没偷看,你赶紧松手,不然要是被别人看见了就完了。”

 

“咯咯,这么深的玉米地谁能看见?”杨小凤娇笑两声,“小伟,有女朋友了没?”

 

“还没呢,嫂子。”

 

杨小凤手下轻动着,说道:“下来嫂子给你介绍一个,好不好?”

 

刘伟感觉身体快要爆炸了一般,此时他已经确定杨小凤这个娘们儿对自己有意思了,心脏不由砰砰的跳了起来,“那我就先谢谢嫂子了。”

 

杨小凤撒娇道,“光用嘴谢可不行。”

 

“嫂子,那怎么谢你?”刘伟心跳的越来越厉害了。

 

杨小凤直接拉起刘伟的大手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想谢嫂子就来点真格的。”

 

刘伟内心的火焰彻底的燃烧起来了,想着这么深的玉米地,肯定没人来,胆子也就放开了。

 

杨小凤望着刘伟,那略带幽怨的目光刚好与刘伟的眼神碰上,刘伟立马明白了。

 

“嫂子,你真好看。”说着刘伟将手伸了过去。

 

“哦,小伟。”杨小凤闭着眼睛,她轻轻地将身子放低,“再往上点儿…….”

 

这句话将刘伟心中的火焰彻底点燃了。

 

“草!老子都看见了你还说没有!”柳青山一听顿时跳了起来,“少废话,五千块!少一个钢镚儿都不行!”

 

他之所以跟刘伟要五千,除了生气她差点儿占了便宜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觊觎桃花已经很久了。

 

以刘伟家的条件这五千块钱肯定拿不出来,那时桃花肯定回来说好话,到时候说不定就能趁机睡她一次,即便是睡不了,怕是吃点豆腐绝对是没问题的。

 

两个人正吵吵着,村长老婆杨小凤和柳青山的老婆栗小彤两个回来了。

 

在柳悠悠给她们采药队开完会后,她们两个人便去山上去采中草药样本去了,回来打算让柳悠悠看看采的样本对不对,没想到居然看到柳青山拿着一把菜刀正在审问刘伟。

 

问明白怎么回事儿后,栗小彤也是气的不行,指着刘伟的鼻子骂道,“我说你个小崽子,怎么能这样混蛋啊,真是气死我了!”

 

刘伟闷着头,任凭栗小彤怎么责骂都是一声不吭。

 

村长老婆杨小凤看看刘伟,又看看柳悠悠,沉吟了一下后说道:“叔,刘伟这样子明显是已经知道错了,而且这事儿要真是传出去也是好说不好听,他的家庭情况你们前后邻应该比我清楚,这样吧你就当卖我一个面子,三千行吧?”

 

虽然是自己长辈,但杨小凤毕竟是村长的老婆,而且柳青山相信即便是三千块钱,桃花要想拿出来也得砸锅卖铁,所以这个面子自然卖得,“今天看在小凤的面子上我就饶了你,三千就三千,限你在一天时间内给我,不然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在柳青山以为,刘伟肯定会乖乖的答应拿出这三千块钱来,可没想到刘伟却冷哼一声,“三千?老子一个钢镚儿都不会出,有本事就将我送派出所。”

 

我靠!

 

柳青山差点儿没蹦起来,“小兔崽子,你再说一遍?”

 

“我说老子一个钢镚儿都没有。”刘伟瞪着柳青山一字一顿的说道,霸气的声音久久的在不大的院落中回荡着。

 

柳青山望着刘伟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里面的火焰更是炽热的能把人给烧了一般,“好,老子这就送你去派出所!”

 

“送啊,谁怕谁啊,你最好说我强.奸。”刘伟淡淡的哼道。

 

“老子可不是得告你,不然老子就是乌龟王八蛋!”柳青山大步朝刘伟奔了过去。

 

可刘伟这次却动也没动一下,“不过你最好想清楚了,这事儿要是被某些人知道了,和你家退婚的话,呵呵,叔,你放心,在里面我一定会照顾你的。”

 

猛地柳青山像是疾驰的汽车,突然来了个急刹车一般停在了当地。

 

可不是,这事儿如果张扬出去的话,李永健那边肯定会退婚,肯定会跟我要那十几万彩礼钱。

 

可是,难道这事儿就这么算了?不仅闺女的便宜白白的被占了?我还落个乌龟王八蛋?

 

可不这样,又能怎么办?


性百科 » 女同学把丝袜脚伸进我裤子里/大棒槌 空谷幽兰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