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公息肉吊粗大爽/军官好大 好痛不要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7:52 43 人阅读

鹤小千就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充实,以前自己找的那些男人,跟老王比起来简直可笑。

尝过老王这样,还能要别的?不可能的。

 

鹤小千小嘴微微撅起,出于女生基本的羞涩,她又不想挽留老王。

 

“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得到我们的身体以后,还这样对待我们。”

 

鹤小千越想越气,顾不上难受的下面,撑着身体下来去找鞋子,她现在就要离开老王家里,以做和他的对抗。

 

老王看到鹤小千真的生气了,不由哈哈大笑。

 

他走了过来,把刚踩在地上眉头露出一丝疼痛的鹤小千抱了起来,往卫生间走去。

 

“放开我,禽兽。”鹤小千挣扎道。

 

老王嘿嘿一笑,咕叽一声,在鹤小千猛然张开的小嘴中再次开始了征战。

 

鹤小千实在有点怕了老王,连忙开始求饶,老王也没太难为她,没一会儿以后就放过了鹤小千,温柔的帮她洗澡擦拭身体。

 

不久后老王换好了被褥床单,关掉了灯,在温暖黑暗的被窝里,把光溜溜的鹤小千抱在怀里。

 

“丫头,你不会真的这么讨厌我吧。”

 

老王的手在鹤小千一双翘臀上用力按压着,将它变成千奇百怪的形状,鹤小千眯着眼睛,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要是正常见网友看到你也就算了,我还觉得你挺强壮的,加上又聊得来,八成晚上就便宜你了。”

 

鹤小千说:“可谁叫你一副伪君子的样子,在我和芳芳面前装的人五人六的样子,想不到背后也像别的男人一样。”

 

老王瞪了她一眼:“这话说的,哪个男人平时不装一下?另外就因为我认识李芳芳你就对我有看法?你不把她带坏就不错了,感情还为她考虑?”

 

“性感不是骚……”

 

鹤小千抗议道:“我和芳芳真的是好朋友,我在外面找男人可不代表我也希望她被人祸害,所以你知道了吧,为什么刚才我那么生气。”

 

随后鹤小千又问老王,让他能不能不要打李芳芳的主意,以后有需求找自己就行了。

 

这个要求老王怎么可能答应,有需求他当然不会放过鹤小千,但李芳芳他可是打算娶回来当媳妇的。

 

等以后又有李芳芳这个纯洁小美女可以调教,又有鹤小千,好闺蜜一起,这简直是男人的巅峰啊。

 

第二天,在老王这又休息了半天的鹤小千回去了,开门做了大半天生意的老王,也在下午的时候再次见到了李芳芳。

 

“王叔,今天晚上到我们家去吃饭吧!”

 

李芳芳穿的青春时尚的,清纯气息展露无遗,看的小卖部里其他男生目不转睛的,还有几个在偷偷吞口水。

 

在鹤小千身上泄过一次火的老王,现在看李芳芳的眼神也没有那么急色了,他慢条斯理的问道:“你妈病情好了?”

 

“是啊,都要多亏王叔呢。”

 

李芳芳很是感激的对老王说,要不是周围站着一些同学,她都忍不住想过来挽住老王的手臂以示亲昵了。

 

“那行,我晚上准备准备就过去。”

 

老王点点头,刘梅芳的关系自己是要处理好的,否则以后怎么好开口问人家要女儿?所以多见见他也求之不得。

 

晚上的时候老王来到了李芳芳家里。

 

李芳芳的家境很普通,不过刘梅芳为了感谢老王做了很多好吃的,老王刚开始有点紧张,但后来发现刘梅芳一点都不知道两人的事情,于是渐渐就放松下来。

 

“我的眼睛多亏了老王你,现在又可以去上班赚钱了,等芳芳读完书找到工作,我也可以松口气了。”

 

刘梅芳和李芳芳不断的感谢老王,还给他敬酒,说了些家长里短,很快,老王和刘梅芳的关系也拉近了很多,知道了李芳芳家里不少的事。

 

吃饭的时候老王就坐在李芳芳的跟前,忍不住伸出手,偷偷碰了下李芳芳的屁股,李芳芳心中一惊,想到母亲就坐在对面,连忙死死咬住嘴唇不敢说话。

 

她身体轻轻扭动着,心里对老王一阵埋怨,这个王叔实在是坏死了。

 

看着李芳芳又刺激又不敢随便乱动,生怕刘梅芳发现的样子,老王心里一乐。

 

不过他也不敢太过分,这要是被刘梅芳发现的话,他估计马上就要被赶出去了。

 

时间渐渐晚了,老王打算回去了,眼睛还是有点不太方便的刘梅芳,连忙让李芳芳出来送老王。

 

李芳芳此时有点怕老王,还用幽怨的小眼神去瞪他。

 

老王几次想要去拉她的小手,都被李芳芳躲过去了,不由有点无奈。

 

“算了,芳芳你回去吧,我一个大男人在路上还能碰到危险不成。”

 

老王摇摇头,强扭的瓜不甜,干脆让李芳芳回去了。

 

“王叔你不会生气了吧。”

 

李芳芳小心翼翼的问,随后挺起胸膛走了过来:“大不了你想拉人家的手就给你拉算了。”

 

老王心道你王叔可不是只想拉你小手那么简单,最后还是拒绝了李芳芳,一个人摸黑往大学城赶。

 

大城市的晚上灯火通明,车水马龙,非常繁华。

 

但也有一些偏僻的地方,比如此时老王路过的一条街道,周围很多路灯都是坏的,马路也不怎么好走,一般人都会绕过这里。

 

老王一路走到了街道的深处,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高跟鞋的声音。

 

他抬头看去,只见一个黑夜中显得很是窈窕的身影跌跌撞撞的朝着他的方向跑来,后面一片呼叫声,凌乱的脚步响个不停。

 

“麻烦好心人帮我报警,有人要绑架我!”

 

女人见到了老王,没有直接朝着他冲去,而是试图绕过他,并且开口要老王帮忙报警。

 

女人的声音清脆而低沉,差不多三十岁上下的年龄,好听极了。

 

老王看得出女人并不想祸水东引,要他做的也只是帮忙报警而已,不由对她好感大增。

 

老王只是一个普通人,年轻时候蹉跎了岁月也没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平平淡淡的活到了现在,要说唯一的亮点,那就是一身肌肉还算引以为傲。

 

“我觉得老王活了一把年纪,现在也该做点什么了。”

 

老王咬了咬牙,直接朝着女人后面的一群人冲去,一声大吼:“光天化日你们想做什么?”

 

老王的一声吼,把后面的一群人吓了一跳,不过随后就越发暴躁的朝着老王冲来。

 

“小杂种,关你屁事,我看你是想死了。”

 

“果然是个浪货,一开口就把这沙比迷的命都不要了。”

 

几个阴狠的声音响着,随后五六个人哗啦啦一下就把老王围起来了,一个个用阴森的眼神看着他。

 

“你别逞能,快逃命,这些人不是好人!”

 

姜可心没想到自己好心不祸水东引,这个耿直的路人竟然直接冲来帮自己解围了,一时之间又有点感动又充满担心,连忙尖声叫着,随后手忙脚乱的拉开包包拉链,拿出手机准备报警。

 

“我去你大爷的!”

 

老王刚才太黑没看到,现在才发现自己面对的五六个人。

 

这几个人要么身强体壮一身腱子肌,保守也不会比自己差到哪去,哪怕长得瘦小也是一脸凶狠的样子,看着都不好对付。

 

隐隐有点后悔的老王此时骑虎难下,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先发制人的他一拳头狠狠砸过去,直接砸到一个人的眼眶上,随着一声痛叫,这个人当场就蹲在了地上。

 

老王一拳得手,又是一记撩阴腿。

 

这撩阴脚要是踹结实了,又能放倒一个人,老王仓促之下倒也盘算的好好的。

 

不过这次没有奏效,他的腿在空中被别人截住了,两条腿互撞了一下,撞的老王小腿生疼。

 

“先弄死这个老不死的,你们两个去抓姜可心!”一个领头人大叫。

 

老王转眼就被人摁倒在了地上,只是这几个人太小瞧了老王的力气,随着一声虎吼,骑在他头上的一个人被掀翻,肚子上还被老王狠狠踹了一脚。

 

不过老王也被雨点一样的拳脚打的浑身剧痛。

 

感觉再在这里多逗留几秒钟,自己说不定要被打死,老王惊慌的连忙逃窜。

 

老王一边逃窜一边下手反抗,身上多了好几道刀口子,不过也成功把几个人挣脱了,拉着姜可心拼命往街道外跑去。

 

“这他妈的,给我弄死他。”

 

一个暴躁的声音从后面响起,随后老王就听到了一声隐隐约约的破空声。

 

“不好,估计不是刀子就是斧头之类的东西,这些人真不要命啊。”

 

老王吓的后背都僵了,双腿发颤。

 

他赶忙拉着姜可心一个就地打滚,狼狈的趴在了地上,随后只感觉脑袋上空一凉,一把旋转的斧头嗖的一下飞了出去,砰的一声砍在电线杆上,随后又被弹开。

 

女人紧张的说道:“沿着路灯一边跑,警车是从那个方向跑来的,只要我们再坚持三十秒,这些人就不敢追了。”

 

老王此时也没什么主见,拉着早就腿脚发软没什么力气的姜可心一阵狂奔。

 

路灯越来越多,也逐渐见到了行人。

 

几个人终于不甘心的停住了追踪的脚步,骂骂咧咧的往后退散,重新消失在了黑暗中。

 

老王看到他们走了,坚持又往前跑了一会儿,这才累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只感觉头晕眼花,连东西都有点看不清了。

 

他往后背和胳膊上一摸,黏黏糊糊的,拿到手跟前一闻,一股血腥味传来。

 

“糟了,老子被刀砍中了。”

 

刚才一片混乱中,老王甚至没有看清楚对方拿着的什么家伙事,现在才后知后觉,只感觉一阵惊慌。

 

“妹子,老王我为了救你可是差点把小命搭上啊。”

 

老王眼前渐渐模糊,只感觉一阵郁闷。

 

他只知道这女人声音好听,到底长什么模样都来不及看,而且虽然拉着她的手跑了一路,现在一回想也忘记注意是什么滋味了,真是亏死老王了。

 

一张脸凑在了老王跟前说着什么,他已经听不清了,只勉强听到她说出医院两个字,老王眼前就黑了下去。

 

感觉身体一阵颠簸,似乎是被放到了什么东西上,此时正在往哪里转运,老王彻底丧失了意识。

 

不知道多久以后,老王慢慢醒了过来。

 

闻到一股消毒水的味道,他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身上的几个伤疤还传来一股疼痛,不过似乎都被包扎过了。

 

“你醒了?”

 

悦耳和有些低沉的好听女声响起,一个高挑性感的女人走了过来,坐在床边看着老王。

 

老王张大了嘴巴,有点出神的看着这个女人。

 

只见她差不多三十岁上下,一米七出头的个头,不仅手长腿长脖颈纤长,而且腰细胸大,一张精致的瓜子脸嫩白立体,小小红唇微启,露出了里面粉嫩的舌头。

 

穿着一身ol制服的她,又漂亮又有气场,老王惊过以后当时就有点蔫了。

 

不管是这女人的美貌,还是展现出的气场,都是老王没怎么见过的,更别提人家就坐在自己跟前。

 

如果说李芳芳和鹤小千的美貌可以和这女人相比的话,但身材要差了一些,毕竟对方已经到了熟透了的年纪,气场更别说了。

 

“我叫姜可心,就是你昨天晚上救的那个人,感谢你,老王。”

 

姜可心真诚的对老王说道,一双大眼睛盯着老王看,语气非常真诚。

 

老王看的出来,对方不是那种假意客套。

 

“没事,我就是见义勇为而已。”

 

老王显得有点局促,感觉对方专注的盯着自己,他都不知道自己该干啥,他一把年纪了有啥好看的,又不是那些年轻帅气的小奶狗。

 

他感叹道:“老王活这一辈子既没做过啥惊天动地的大事,也没做过几件能吹嘘的小事,这次姑且算一次吧,只要没出事就好。”

 

“老王你人真不错,我不会让你白白受伤的。”

 

姜可心笑道,随后逐渐和老王聊开,老王也没有开始那么紧张了。

 

原来姜可心是一家公司的老总,年纪轻轻就有现在的财富和权利,让老王又是羡慕又是佩服,感情这就是生活中的白富美啊。

 

“是啥人在追杀你啊。”老王问道,这些人可不是什么善茬,手里连斧头这种东西都有,现在回想一下都头皮发麻。

 

“应该是公司里的对头雇人找来的,拿这些武器也是为了吓我。”

 

姜可心精致的眉头微微皱起说道。

 

老王也听说过商业上的竞争是很可怕的,却也没想到这么夸张,不由为姜可心的人身安全感觉有点担心。

 

“老王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姜可心问道。

 

从老王的气质和穿着来看,姜可心看的出来老王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

 

“我开一家小卖部。”老王老老实实的说,自己和姜可心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那你会开车吗?”姜可心又问。

 

“肯定会啊,不然怎么进货。”老王回答。

 

正纳闷姜可心问这些干什么的时候,老王突然听她说:“老王,要不你来给我做专职司机吧,你的身体素质很好,人也不错。到时候工作会很轻松,每个月也会有轻松几万的收入。”

 

轻松几万的收入?

 

老王微微一愣,随后暗暗咂舌,这工资太高了,他差点当场就动心了。

 

不过一来自己和姜可心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二来也舍不得自己的老本行,毕竟做小卖部这么多年了,每天和那么多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还是挺有意思的。

 

不过说到我老王身体素质好,这你可没说错。

 

老王想着,偷偷用余光打量了一下姜可心,只见她胸前一对高耸将西装扣子都快撑爆了,雪白脖颈下面有一道隐隐的沟壑没入衬衫深处,看的人心里瘙痒不已,迫切想要把手往里面摸索,一探究竟。

 

听到老王的拒绝,姜可心显得有点失望,不过也没有逼迫老王。

 

不一会儿警察过来做笔录,询问事情的细节。

 

老王和姜可心叙述了事情经过,但姜可心却一时半会儿说不上这群人的具体来路。

 

虽然她知道这些人分明就是来绑架自己的,但对方毕竟没有成功,而且也没有落下什么证据,这让她非常气馁。

 

“人我们其实已经抓到了,对方说是想抢劫,并且贪图你的美色而已。”一个警察说。

 

老王怒道:“一群凶神恶煞,连斧头都带的家伙只为了美色和打劫?警察同志你看看我身上的伤,这些人不会那么简单的!”

 

警察摊了摊手:“我们也知道这里面有猫腻,但办案要讲究证据,实在是对不起了,这些人嘴巴很严,后续我们还会对他们进行查证审判的。”

 

警察办完事以后就离开了,老王嘴巴一直嘟囔,显得很是不满。

 

倒是姜可心不由笑了:“老王,怎么感觉你比我还担心我的安危啊,我看你就别推脱了,来给我当司机好了。”

 

老王嘿嘿一笑:“姜总你不是长得漂亮么,你要换成普通什么人,老王我也不爱管。”

 

姜可心在护士走了以后过来照顾老王,一边帮他剥桔子,一边问道:“我漂亮吗?以前年青的时候倒有很多人这么说,但现在很少听了。”

 

“这怎么能有假?”

 

老王趁着姜可心视线转开的时候,偷偷盯着她那双紧绷性感的修长大腿,艰难的吞了口口水,乖乖,三十岁的女人果然不是李芳芳她们能比的啊,就这一双腿,老王觉得自己能玩十年都不腻。

 

“可能因为你身份的问题,很多人不敢说吧,敢说的又是打你主意的人。”老王猜测道。

 

“是啊,所以听你说我漂亮我还挺高兴的。”姜可心把桔子递了过来。

 

老王有点慌忙的去接,结果一不小心捏到了姜可心冰凉嫩滑的小手。

 

老王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脑海一热,捏着她的小手就舍不得松开了,最后还是姜可心稍微挣脱了一下,老王这才尴尬的把手收回去,心里荡漾的回味了好半天。

 

“我给你倒杯水吧。”

 

姜可心没有说什么,而是站起来弯下腰去倒水,那沉甸甸的部位死死的压着薄薄的衬衫,衬衫被绷的差点裂开,看的老王眼睛差点突出去。

 

就在纽扣即将被崩飞的时候,遗憾的是姜可心已经把水倒好了,不过老王也如愿以偿看到了一条长长的沟壑,满脑袋都是各种各样的幻想。


性百科 » 公息肉吊粗大爽/军官好大 好痛不要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