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小东西,这才一根而已_教官啊水真多轻点好痛动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7:48 25 人阅读

今天怎么懂得做菜了?她本来是想自己弄的,让楚传宗做帮手的,可是楚传宗好像什么都会了,而且还头头是道,十足一个大厨师一般,自己反而一点忙也帮不上了。

  这让楚梦韵大感意外。

 

  “传宗,原来你是会做菜的,却一直偷懒,装不会,害姐白白服侍你那么多年,你太过分了!”楚梦韵愤愤不平地说道。

 

  “……”楚传宗抹了一把汗,说道:“梦韵姐,我其实并不会,只是凭感觉做的。”

 

  ……

 

  将所有肉全部放下锅之后,楚伟宗的脑中浮现出这道菜的许多配料,便偷偷用笔写了配方,然后穿起那套湿衣服,跟楚梦韵要了一百块钱就跑到村口的药材店去买。

 

  药材店的老村医见到楚传宗手中的配方,惊讶地问道:“楚大傻,谁给你这些配方的?”

 

  楚传宗傻笑着说:“是我姐给的。”

 

  说是自己想出来的,老村医肯定不信,所以楚传宗只好推到楚梦韵头上了。

 

  “你姐一个未婚女孩,吃这么补干什么?”老村医大惑不解地问道。

 

  楚传宗依然傻笑道:“嘿嘿,我也不知道。”

 

  “小心吃得太补,补过头了啊!”老村医提醒道。

 

  话虽这样说,老村医还是按照配方给楚传宗抓了药材。

 

  楚传宗拿了药材,就跑回去,将药材全都放到了锅里。

 

  通常煲一些肉类的时候,都会放一些佐料的,这样会更加好吃一些,对此楚梦韵也没有什么意见,以为这是老村医给配的普通药材。

 

  一个多小时后,一煲香喷喷的龙虎凤大补品端上了饭桌。

 

  都是几个月没吃过肉的人,楚梦韵和楚传宗开怀大吃了起来。两人从没有吃过这么美味的菜,都吃得特别多……

 

这时,在杏花村偏远的一座山脚下的一个废弃的养鸡场中,吴财运正被刘富贵押在一间无人居住的破屋里。

 

  “说好今晚还钱的,钱呢?”刘富贵逼问道。

 

  吴财运看了看刘富贵身边那两名有纹身的彪形大汉,战战兢兢地说:“贵哥,钱……钱我赌输了,求……求你再宽限几天,等我有了钱,我一定会还上的。”

 

  “不行!”刘富贵一口回绝,“借钱的时候,丑话我已经说在前了。钱今晚必须还上,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可是,我……我现在真的没钱啊!”吴财运哀嚎道。

 

  “好吧,既然这样,我也懒得跟你废话了,你想让我剁你左手还是右手?”刘富贵冷冷地问道。

 

  “不要啊!贵……贵哥,求你网开一面,钱我一定会还的!”吴财运哀求道。

 

  “网开一面?如果欠钱的人我个个都网开一面,那我以后还怎么收钱?我的威信何在?”刘富贵说道。

 

  “贵哥,只要你这次能对我网开一面,我什么都听你的,以后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吴财运为了保住自己的手,只能这样哀求了。

 

  “真的?”刘富贵不动声色地问道。

 

  “真的!”吴财运看到了希望,急忙说道,“贵哥有什么吩咐只管跟我说,就算是赴汤蹈火,我也在所不惜。”

 

  刘富贵淡淡地说:“赴汤蹈火倒不必,我要的是钱。这样吧,你老婆长得这么漂亮,我县城里的夜总会正缺一名头牌,你让她到我的夜总会里上班,很快就可以可将你的债还清的。”

 

  吴财运闻言,顿时脸色惨白。他当然知道让李桃花到夜总会上班意味着什么,他可不想让自己的老婆被千人骑,万人压。

 

  “贵哥,我不想让桃花去你的夜总会上班,你能不能再给我想一条别的出路?”吴财运弱弱地问道。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到底想怎么样?我问你,你除了有一个漂亮的老婆可以卖身还债,你还有什么本事可以还债?好了,老子等下还要去县城,没时间跟你墨迹,剁手吧!”刘富贵生气地说道。

 

  吴财运大汗淋漓,急忙说道:“别……别剁!贵哥,除了让桃花到你夜总会上班,别的什么我都答应!”

 

  “好吧,既然你不舍得让你老婆到夜总会上班,我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抵债。”刘富贵勉为其难地说道。

 

  “什么办法?贵哥请讲。”吴财运又看到了希望。

 

  刘富贵开始原形毕露,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让你老婆陪我睡一觉,我不但可以停止计你的利息,还可以抵消你五千块。也就是说,你老婆每睡一觉,就抵消五千块,你一共欠我的四万块,只要你老婆跟我睡八次,就可以一笔勾销了。”

 

  其实刘富贵早就对李桃花垂涎欲滴了,他之所以肯借钱给吴财运,终极目的就是为了睡李桃花。之前说要让李桃花到他的夜总会上班,那是假的,他不缺那点钱。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他怎么舍得让她被别人糟塌?除非是自己玩腻了。可是,像李桃花这样貌美如花的女人,就算是玩十年也不会腻啊!

 

  “这……”吴财运又开始迟疑了,说来说去,还是要出卖自己的老婆啊!

 

  “你自己看着办吧。我现在就给你四个选择,一是马上还钱,二是让你老婆到我夜总会上班,三是让你老婆陪我睡,四是剁手。”刘富贵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

 

  吴财运低头不语,在心中衡量着。

 

  “赶紧做出选择,老子很忙,没时间陪你墨迹。”刘富贵见吴财运迟迟没做出选择,又催促道。

 

  吴财运一咬牙,说:“让我老婆陪你睡觉吧!”

 

  他是这样想的,与其让老婆被被千人骑,万人压,还不如她只被刘富贵一个人骑,而且只骑八次就可以还清欠债了,怎么算都划算一些。

 

  至于剁手,吴财运当然是舍不得,以后还要靠这双手在赌桌上将今天失去的赚回来!

 

  “好!那就这样定了!”刘富贵绷着的脸,终于笑了,然后对那两位纹身的彪形大汉交待道,“你们俩在这里给我看好他,等我去睡了他老婆回来再放他走。”

 

  “好的,祝贵哥玩得开心!”其中一名彪形大汉说道。

 

  刘富贵走出养鸡场之后,就从口袋里拿出一颗药放到嘴里吞了下去。但一想到李桃花那娇艳欲滴的样子,他不放心,又吃了一颗。然后就迫不及待地朝李桃花家走去……

 

一条大蛇,一只野猫,一只山鸡,足够十几个人围在一起吃,楚传宗和楚梦韵两个人就算再饿,也是吃不完的,两人吃饱喝足之后还剩下一大半。

 

  “传宗啊,你做的菜的这么好吃,以后厨房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楚梦韵说道。

 

  “这……好吧。”楚传宗也没什么意见,被梦韵姐照顾了这么多年,现在自己恢复正常了,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也是理所当然的。

 

  汤饱肉足之后,楚梦韵像是喝了酒一般红晕满脸,迷人之极。

 

  而楚传宗却感觉小腹中热得非常的难受,看着正在收拾碗筷的楚梦韵,开始有些意乱情迷了,要是能娶梦韵姐做老婆的话……

 

  “草,我今晚到底怎么了?竟然打起了梦韵姐的主意!”楚传宗急忙甩了甩头,将那些不纯洁的想法甩掉。

 

  “梦韵姐长得这么美丽动人,谁要是娶了梦韵姐这样的美人,一定是三生修来的福。”想到这里,楚传宗不禁一阵惆怅。自己与楚梦韵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十几年的姐弟之情摆在那里,谁也越不过那道坎,这辈子注定了不能娶她的了。

 

  梦韵姐就算不嫁给陈品文,迟早也要嫁给别人成为别人的女人的。长得再漂亮,也与自己无关啊!

 

  唉,吃得太补其实也不好,导致胡思乱想了,好难受啊!

 

  楚梦韵到厨房洗了碗筷之后,就将楚传宗的那一袋子钱拿出来数了数,一共四万零三百块,虽然已经是一笔巨款,但是距离十万还有六万块的差距啊!

 

  六万块,对于楚梦韵来说,也是一个天文数字了。今天离合约的还款期限就只剩六天了,接下来就必须要一天赚一万块以上才行,但是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明天那批西瓜就算能全部卖出去,顶多能收入一千五百块左右。接下来就算砸锅卖铁,也无法在六天之内凑齐六万块的。

 

  想到这些,楚梦韵心中也是一阵惆怅。如果实在不够钱还债,那就嫁给陈品文吧,这四万块留给三妹上大学用好了。

 

  于是,楚梦韵便将钱拿到自己的房间里,放到抽屉里收起来。

 

  从房间出来后,楚梦韵才想起还没有给楚传宗洗澡,于是便说道:“传宗,快到洗澡房来,我给你洗澡。”

 

  说完,楚梦韵便给楚传宗找了一套干净的衣服。

 

  楚梦韵家中的洗澡房虽然简陋,但是很大。夏天都是洗冷水的,而农村都是用自来水的,一条大水管架在洗澡房的墙头,扭开水龙头,水就直接从水管上喷出下来,非常的方便。

 

  楚梦韵给楚传宗脱了衣服,便一如既往地给他擦洗。

 

  楚传宗喝了龙虎凤大补汤之后,身体狂躁不安。

 

  而楚梦韵同样也是吃饱喝足了龙虎凤大补汤的,早就感觉到体内有些异样了,此刻见到楚传宗的身体,不由俏脸微红。

 

  二十四岁的正常女孩子,说不想男人那是骗人的,楚梦韵也会在寂寞的夜里渴望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出现,只可惜目前还没有遇到能令她心动的白马王子而已。

 

  这时,楚梦韵又想起了母亲临死前的那个遗愿,实在没法给楚传宗找到老婆,那就让他做入赘为婿,让他给楚家传宗接代。

 

  楚传宗那么傻,这辈子估计是娶不到老婆了,而自己马上就要嫁给陈品文了,让楚传宗入赘为婿也是不可能的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在自己出嫁前,先怀上他的孩子,以后再想办法让这个孩子认祖归宗!

 

  想到这里,楚梦韵的芳心怦怦直跳。她一边给楚传宗擦洗,一边想,自己的婚期将至,用倒计时计算的话,过了今天就只剩下五天的时间了,造人大计已经迫在眉睫,刻不容缓了,自己和传宗又没任何的血缘关系,可以的!

 

  可这种事,只做一次未必成功,得在有限的时间内,多做几次成功的机率才会高一些。现在二妹和三妹都不在家,正是天赐良机,就趁着今晚吃饱喝足有力气,得抓紧时间从今晚就开始行动吧!

 

  想到这里,楚梦韵的脸瞬间红透了。问题是,传宗他一个傻子,什么都不懂,该怎么跟他说呀?

 

  楚梦韵心如鹿撞,在给楚传宗洗完之后,突然灵光一闪,计上心头。

 

  于是,她红着脸,跟楚传宗说:“传宗,从小到大我帮你洗了十几年的澡,今晚应该轮到你也帮我洗一次了。”

 

  楚传宗闻言,顿时一愕。梦韵姐今晚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

 

  “梦韵姐,我……我不会洗啊!”楚传宗说话都不流畅了。

 

  “不会没关系,我教你怎么洗。”楚梦韵说道。

 

  “这……这不太好吧?我不敢……”楚传宗实在不敢想象那种画面。

 

  楚梦韵佯装生气地样子说道:“哼,我帮你洗了这么多年,你帮洗一次都不行,你要是不给我洗,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楚梦韵生气的样子也是非常迷人,楚传宗真怕她以后再也不理他了,他不敢违抗,只好答应了下来:“好,好,那我就帮你洗一次,以报答你十几年来为我洗澡之恩。”

 

  “嗯,真乖,这才像话。”楚梦韵的脸红得像滴血,不管了,为了能完成母亲的遗愿,为了能给楚家传递香火,就这么干了!

 

  “那我先穿衣服,然后再给你洗。”楚传宗说道。

 

  “别——别穿!”楚梦韵急忙制止,要是楚传宗穿上了衣服,那自己的造人大计就泡汤了。

 

  于是她解释道:“你穿上衣服的话,容易被水溅湿衣服,那就没衣服挽了。”

 

  “哦。”楚梦韵的这些要求,让聪明绝顶的楚传宗,头脑都有些短路了。

 

  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实施造人行动,楚梦韵便不再犹豫。她背对着楚传宗,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除了下来。

 

  她也是非常不好意思与面对楚传宗的,所以选择背对楚传宗脱衣服。

 

  随着楚梦韵的衣服一件件脱下,楚传宗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呼吸都不顺畅了。

 

  本来就喝了龙虎凤大补汤补过头了,不一会楚传宗的鼻血就无法自控地流了下来。

 

  只是看见楚梦韵的背部,就已经让他的鼻血流了下来,要是看到正面,岂不是要喷血毙命?

 

  楚梦韵站到了水管之下,让水冲在她身上,然后娇羞地说道:“还愣得干嘛,快点拿我的沐浴球,放点沐浴露在上面,帮我擦背呀!”

 

  “哦……”楚传宗回过神来,拿下楚梦韵的沐浴球,将沐浴露放在沐浴球上,然后就心惊胆颤地给她擦背,不敢偷看她正面一眼。

 

  楚传宗一边流着鼻血,一边给楚梦韵擦洗。

 

  洗着洗着,楚传宗突然一声哀嚎:“梦韵姐,我好难受呀!”

 

  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给楚梦韵这样的大美女洗了这么长时间的澡,都会难以自控的,楚传宗也不例外!

 

  楚梦韵回头一眼瞥见了楚传宗的异常情况,知道火候到了,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能否给楚家传递香火,就在此一举了!于是楚梦韵面红耳赤地说道:“传宗别怕,我有办法让你不难受。”

 

  “什么办法?”楚传宗莫名其妙地问道。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楚梦韵也是紧张极了,自己也没有经验,不知道会不会很痛?不管了,反正女人迟早都要经历这一关的,给陈品文还不如给楚传宗!

 

  念及至此,楚梦韵就一咬嘴唇,背对着楚传宗,双手扶着墙,慢慢地将腰弯了下去……

 

  楚传宗顿时血脉贲张,他的理智在这一瞬间化为了乌有,剩下的只有人类最原始的冲动!

 

  然后,已经兽血沸腾的楚传宗,鬼使神差地向楚梦韵靠近…

 


性百科 » 小东西,这才一根而已_教官啊水真多轻点好痛动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