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喜欢让人,我下面免费观看,稚嫩的小身子破瓜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7:32 20 人阅读

把陈宇的嘴巴给堵上了……

幸福来的如此突然,陈宇当真是把持不住,而且他也不想把持。

那迷人的豪景,直让他此刻心中充满了贪婪,将狂暴的欲望发泄到了淋漓尽致。

 

而因为刘刚的再次激怒,心中斥满放纵情绪的李馨也完全配合着他,享受着来自陈宇的纯爱。

 

那种前所未有的感受,充分将李馨内心深处的欲望勾动出来,挥发到酣畅淋漓。

 

手抓弄着李馨挺翘的香臀,陈宇暴躁了,那种暴躁直接作用在李馨的身上,让李馨感受了个清清楚楚,也让她预感到了即将到来的结局。

 

只是她顾不上许多了,哪怕脑海再次泛现出表妹的身影,她也已经顾不上了。

 

没有什么是比眼下将娇躯最深处的欲望发泄出来是更重要的,没有。

 

此时此刻李馨只想肆意的放纵,享受她身为女人本就应该享受到的欢愉!

 

只是下一瞬,就在陈宇试探着将手掌探入到她裙底的时候,刚刚碰触到大腿的,隔壁屋子就响起了特殊设定的手机铃声:急诊科室来电话了,急诊科室来电话了……

 

李馨是急诊科室的护士,为了方便接听电话,她给科室的座机号码设定了特殊铃声。

 

所以听到这个铃声后,李馨就迅速冷静下来。

 

科室在大晚上的打来电话显然不是为了找她聊天,只会是有工作让她做。

 

而那种工作必然是事关病人生命的,因而尽管她可以不接,但是良心却过不去。

 

所以在紧随其后的,李馨如同本能反应那样此刻蹭地一下子起身。

 

在陈宇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赤着上身迅速往隔壁卧室跑去……

 

不多会儿李馨回来了,脸上斥满了赧然的色彩。

 

“陈宇,对不起,医院里急症病人,其余护士没有入手术室的经验,所以……”

 

话都没说完的,李馨就红着脸拿起了自己衣服,然后往身上套去。

 

她知道今晚很对不起陈宇,可是没办法,毕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不过就在她套衣服的时候,陈宇却一把环抱住了她纤细的腰身,随即更是将嘴巴凑在她胸前,狠狠的亲吻了一口,更是拿舌头撩了一把,直撩的李馨娇声嘤咛。

 

但是陈宇随后就松开了手,没有更多更深入的动作,“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李馨原本还以为陈宇要强行留下她,强行跟她发生那种关系,没想到竟然是嘱咐她这样的话,这让她心里对于陈宇的好感更加强烈。

 

之前她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而且还不是在做那个,是在帮助刘刚做饭。突然来了急诊电话后,她想要去医院,刘刚却是不放人,更是表示别人死活关他屁事。

 

想想刘刚,再看看陈宇,两相对比高下立判。

 

无论是从男人的本钱方面还是男人的担当又或者是身为人的善良方面,陈宇完胜。

 

所以在来到客厅门前的时候,李馨犹豫再三还是再次返回,红着脸将褪下的粉色蕾丝小裤交给了陈宇,“我知道你很憋的慌,对不起,我只能帮你到这了。”

 

话说完,李馨就羞红着脸蛋儿着急忙慌的逃离了。

 

这就是属于李馨的善良,也是陈宇走进她心中的表现。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她怎么可能冒着大羞涩,将贴身衣物留给陈宇。

 

所以陈宇纵然很无奈今晚的白挑战旗,但对于能够走进李馨的内心,他还是挺高兴的。

 

于是在几分钟后,他将李馨的粉色小裤拿起来,翻出贴身部位后顶在了自己身上。

 

随后他拿手机拍了张照片,给李馨发了过去……

 

这个时候李馨已经来到了楼下停车场,刚刚打开车门准备上车。

 

收到微信后她下意识的翻开开了眼,结果刚好看到自己底裤的贴身部位被陈宇那里顶着,看起来就好像一根粗壮的旗杆在撑着以免粉色的三角蕾丝花边旗帜似的。

 

细细看,甚至还能看到那些湿润的痕迹,已经沾染到了陈宇的身上……

 

看到这一幕画面后,李馨那张俏脸顿时通红通红的,火辣到滚烫。

 

“陈宇,你这个大流氓。”

 

没有发送语音,李馨只是红着脸娇嗔了一句,随即就把手机放到旁边,开车走人了。

 

只不过一路上她的心里都好旖旎,时不时就会看一眼那没有自动熄灭的屏幕。

 

每次看到屏幕上的画面,都会让她心里猫爪狗挠似的急躁着。

 

她原本是想给里衣的,可是没有里衣的话就会有凸起的痕迹,会被别人发现。

 

所以她给的是底裤,希望陈宇可以自己借助她的底裤去解决一下。

 

哪知道,陈宇竟然会竟然那样做,而且还给她发了过来,让她心里乱乱的。

 

同时脑海中也忍不住泛起之前陈宇说的那句话:你的东西现在接触到了我那里,就相当于我们两个人在一起了。这样的话语会想起来,让李馨脸上次满无尽娇羞。

 

不过在到达医院后,她还是迅速收敛心情,穿好护士服后,立刻投入到了工作当中去……

 

而这时候的陈宇则自己躺在家中,并没有用李馨的底裤做些什么,只是放在鼻前嗅了下。

 

有种腥涩的味道,但是却不刺鼻,反倒让人心中斥满了旖旎。

 

很迷人的感觉,让陈宇脑海中总是忍不住回想起李馨那具娇媚的身子。

 

所以下一刻,他把手机摸了过来,然后打了个电话。

 

“舒爽,你来我这,现在。”

 

只一句话,陈宇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听他打电话的语气,分明就是在吩咐下属一样。

 

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舒爽就是他的下属,而且是家里给安排的联系人。

 

要知道,陈宇可不是刘刚想象的那眼,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农村来的打工仔。

 

事实上他的背景一点也不普通,是本省最大企业陈氏集团董事长的儿子,唯一的儿子。

 

这也就意味着,他是企业将来唯一的继承人。

 

老爷子去年嫌弃他大学毕业后整天不务正业,所以就把他给丢到社会上摔打。但是还担心他在外面吃亏,所以又留了个联系人,舒爽就是负责跟他联系的人。

 

舒爽今年三十五岁,以前是集团的办公室主任,不过却因为长的漂亮,就被陈宇给要来当联系人了。所以这让原本前途大好的舒爽,对于陈宇心中充满了怨念,但碍于高薪还不舍离职。

 

在给舒爽打完电话后,不多会儿舒爽就过来了,敲响了房门。

 

陈宇拖着石膏腿下床,将房门给舒爽给打开了。

 

好歹套了条平角裤衩,所以舒爽虽有些不好意思,但也没有那么严重。

 

深吸口气平复下不爽的心情,随即舒爽站在门外问道:“有什么事情你说好了。”

 

陈宇能够理解舒爽的不爽,但是理解却并不意味着他就要顺遂舒爽的心思。

 

所以他直接朝舒爽勾了勾手指,“来,你进来谈。”

 

舒爽不进,腿穿黑色丝袜,上身穿着白色紧身短袖衬衣的她就那样站在门口。

 

“给你三秒钟的时间,你要是不进来,我今晚就把丝袜捣进你身子里面去,不信你就试试!”

这就是陈宇对舒爽说的话,粗鄙而又直接,直让舒爽脸色刹那通红。

 

她虽然是有丈夫的男人,经历过男女之间的那种人,可也不能当着她面说这么粗鄙的话。

 

更何况,陈宇是个成年男人,现在全身上下除了石膏就只剩下那条四角裤衩。

 

这种尴尬的境况,早就了舒爽眼下更下的羞人。

 

但是对于陈宇的无法无天,舒爽是领教过的,她相信陈宇真的能干出那事来。

 

所以纵是羞人,舒爽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是走进房间,随即将房门给闭上。

 

她怕被旁人看到,看到身为人妻的她,跟别的男人以这样的方式相处。

 

在舒爽进门后,陈宇坐在了沙发上,随即斜睨着舒爽。

 

“我知道,你一直都看我不顺眼,认为我是个富二代,无法无天还不学无术,是吗?”

 

舒爽扫了眼陈宇,“自己心中有数就好。”

 

陈宇问道:“你觉得这种冷嘲热讽的态度,像是该对领导抱有的态度吗?”

 

舒爽嗤笑着回道:“难道你认为,如果没有你父亲的话,你还会是领导吗?”

 

相当的不配合,这让陈宇非常的不爽。

 

之前他懒得跟舒爽计较,但是今天不行了,他现在火烧火燎的,必须得有所发泄才行。

 

所以盯着舒爽那张红润迷人的小嘴儿,陈宇说道:“我想曹你嘴。”

 

竟然又是粗鄙的话语,这让舒爽再度大羞,随即更是心中斥满愤脑。

 

只不过她终究也没有再多说什么,陈宇毕竟是男人,在这种事情都斗嘴,她吃亏。

 

而且她也不愿意跟陈宇有更多的相处,所以她问道:“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

 

陈宇注视着舒爽那张靓丽迷人的白皙脸蛋儿,又扫了扫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最终目光落在了她踩着银色高跟鞋的丝袜玉腿上,这双玉腿是那么修长,那么迷人。

 

所以陈宇说道:“我听说,你丈夫需要动手术,需要一大笔钱是吗?”

 

舒爽的丈夫确实需要动手术,心脏有点问题,需要到国外去动手术,花销很大。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她哪怕当这个联系人当的不爽,她也依旧留了下来,为的就是钱。

 

但是她不了解,陈宇现在突然提起这点,到底是想做什么。

 

当舒爽将不解的目光投射向陈宇时,陈宇做出了回答,“我可以给你五百万,并且让家里帮你联系米国那边的医院,找最好的医生帮你丈夫动手术。”

 

听到这个消息,舒爽心里特别的高兴。

 

她刚才还在为钱发愁呢,哪怕卖了房子也才凑不到三百万,离四百万的手术费还有差距。

 

哪成想陈宇一开口就是五百万,而且还承诺联系医院和最好的医生,这让舒爽发自内心的高兴,只是……

 

她很清楚,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如果涉及到底线的话,她是绝对不会做的!

 

而陈宇当然也不是戳动她底线的人,陈宇的要求也很简单。

 

拍了拍旁边的沙发,陈宇示意舒爽过来坐下。

 

舒爽犹豫再三,但最终还是走了过来,没办法,她需要钱,需要给丈夫动手术。

 

可就在她刚刚落座的瞬间,陈宇就一把抓住了她的丝袜玉腿,抬到了自己的腿上,随即更是将那只银色高跟鞋给摘了下来,丢到了旁边。

 

下一刻,那只裹在黑色丝袜里的精致玉足,就彻底暴露在了陈宇的视线中。

 

黑色薄透的丝袜,衬托的白皙小脚丫那么美,那么性感。

 

而红色的指甲,又如同舒爽冷漠外表之下的火爆激情。

 

所以陈宇在爱抚着那只性感小脚丫的同时,将色迷迷的目光投向了舒爽,“我的要求很简单,用你的丝袜小脚丫帮我,帮我把那个弄出来,弄的我像你的名字一样舒爽就好。”

 

当小脚丫被陈宇给抓在手中时,舒爽就已经羞到不行了。

 

哪成想,随后陈宇竟然还说出这样的话来,这让舒爽顿时羞到了极致。

 

她倒不是因为少女那样的心性羞,而是因为自己是有丈夫的女人,竟然被陈宇这样猥亵。

 

她下意识的就想要把小脚丫给收回,她不接受这么无耻的条件。

 

但是陈宇的手掌却像是铁钳一样将她的小脚丫给牢牢抓住,随即更是有询问声入耳。

 

“怎么,你想眼睁睁看着你的丈夫死去?”

 

当陈宇的话传进耳中后,舒爽心中挣扎了,她开始纠结于这件事情。

 

同意陈宇的龌龊交易,她会得到钱,可以给丈夫治病动手术的钱,但会失去尊严。

 

拒绝陈宇的龌龊交易,她会保留尊严,但是丈夫能不能熬到她攒够钱手术,就是个未知之数。

 

所以此刻的舒爽很纠结,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

 

如果她是个不要脸的女人也就罢了,可以肆无忌惮的放纵自己,但偏偏她不是。

 

而在这个纠结的过程中,陈宇也抓住了她的性感小脚丫,轻柔的爱抚着。

 

“舒爽,你的脚真美,跟你的人一样美,美的没有一寸肌肤不透漏出性感的味道。”

 

这种话让舒爽心里很羞,尽管也是另类的赞美,可是总有着一股子猥亵的味道。

 

在舒爽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陈宇依旧将她的小脚丫抬起,凑到了鼻子前面轻嗅。

 

没有任何异味,有的只是一种淡淡的清香。

 

将目光落在舒爽脸上,陈宇坏笑着说道:“漂亮的女人,总是会有迷人的香味,你也不例外。”

 

这种赞美,是舒爽绝不愿意听到的,此刻她宁愿自己是个丑女,如此就不会被陈宇猥亵。

 

而陈宇之前那种捧脚丫轻嗅的行为,也让她心种斥满了极尽的羞辱。

 

在羞恼的加持下,舒爽对陈宇说道:“你无耻!”

 

陈宇点点头,“谢谢赞美,但是夸我无耻的人挺多的,都按单双号排着呢,你也得排队。”

 

舒爽又羞又气,可是却没有丁点办法。

 

直至下一刻,她的身子被陈宇给强行抱起,抱坐在了对面的茶几上。

 

原本是并肩排,这会儿是面对面,这让舒爽能够清楚看到陈宇身下的暴躁。

 

她不是小姑娘,她见识过男人的这东西,也知道能带给她什么样的刺激。

 

所以舒爽眼下比小姑娘见识到这东西后更要羞人,她强行起身就要离开。

 

可就在这时候,陈宇却一把抄起了她裹在丝袜中玉足,让她身体失去平衡,只能跌坐在茶几上。而随后,陈宇更是捧起那迷人的小脚丫,用嘴巴一个指瓣一个指瓣的吸吮着,感受着。

 

这种亲密爱人之间才有的行为,让舒爽羞到要疯,更是破口大骂,“你流氓,你混蛋!”

 

对于舒爽而言,陈宇当然是流氓,对此陈宇也不否认。

 

可是你骂你的呗,你骂的高兴就好,反正我玩的是挺开心的。

 

不顾舒爽的挣扎,强行将她那双丝袜玉腿玩弄个遍后,陈宇这才褪下了底裤。

 

当一切都暴露在舒爽视线中后,她心中遭受到了强烈的震撼冲击。

 

她见识过丈夫的那里,可绝对没有陈宇那儿来的那么暴躁、那么震撼。

 

那种狰狞感,直让她心头悸动,更是忍不住的幻想如果这东西进入自己身体的话,舒服是肯定的,但会不会特别的痛,甚至把自己的身子给撑到撕裂?

 

心中泛起这种念想后,舒爽顿时羞到不行,直埋怨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念想。

 

但陈宇根本不给她思考或反抗的机会,直接就拿着她那双被亵玩过后的丝袜小脚丫,扣合在了身下,然后,舒爽就感受到了两脚心处那种滚烫的、几乎要灼烧进她娇躯深处的火热。

 

舒爽当时就羞急到不行不行的,“陈宇,不要,不要这样,不要……”

 

虽然舒爽喊的‘不要’,但这并不妨碍陈宇的继续。

 

这么娇媚的大美人,尤其是那种在成熟巅峰的风韵,不玩个畅快怎么能行。

 

不过他并不着急,他会一步步的将舒爽玩到床上,彻底征服在自己的胯下,让她纵情欢吟。

 

挪动着舒爽的丝袜玉足,陈宇特别的过瘾。

 

丝袜的爽滑与嫩足的温热交相辉映,让陈宇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惬意。

 

甚至他还故意对舒爽说道:“舒爽,你的性感小脚丫真迷人,你丈夫玩过吗?知道这么爽吗?”

 

舒爽大羞,她想要挣扎,可根本挣扎不开陈宇的双手束缚。

 

以至于在挣扎的过程中,还让短裙内洞开,被陈宇看到了白色的底裤。

 

那紧贴在身上的底裤,几乎将舒爽的轮廓都勾勒出来了,相当的迷人。

 

“哇,你还穿着白色的底裤,真是性感,不过中间怎么好像湿湿的?”

 

舒爽的底裤当然没有湿湿的,但这并不妨碍陈宇继续说起来撩她。

 

这一句话把舒爽给撩的,当时就俏脸通红通红的,更是将玉腿紧紧闭合,“你放屁,我没有!”

 

在舒爽娇声斥骂过后,陈宇只是笑眯眯地打量着她,根本不恼火。

 

为啥要恼火,这么娇滴滴的大美人,玩还玩不够呢,怎么舍得恼火。

 

所以陈宇更卖力的,疯狂的亵玩着舒爽的那双玉足……

 

整个过程足足维持了四十多分钟,可依旧还没有结束。

 

这可把舒爽给吓着了,她从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

 

她本以为十几分钟就了不得了,可过了十几分钟还有十几分钟,竟然又过了一个十几分钟,而陈宇始终没有结束的迹象,这让舒爽感觉到震惊之余,心底也忍不住有几分遐想。

 

尽管她也知道那样并不合适,可本能的刺激还是让她遐想着,如果做的话是不是会很棒?

 

那种感觉是她无法去幻想的,心中的羞意也根本不允许她幻想。

 

不过就在这时候,陈宇的话音突然响起,“舒爽,你不会被刺激的想要和我做了吧?”

 

心思突然被戳中,这让舒爽大为羞恼,“你放屁,我没有,我根本没有!”

 

“没有你急什么,我就是问问而已,你瞧瞧你那副被戳中心事的样子。”

 

在陈宇把这话说完后,舒爽羞到不行不行的,只能恨恨瞪陈宇一眼,掩饰内心中的慌乱。

 

而接下来的时间里,陈宇依旧在折磨着她的性感小脚丫,直至又过了半个多小时,依旧还没结束,这让舒爽震惊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实在不明白陈宇的战斗力为何会如此强悍。

 

但就在这个时候,陈宇突然说道:“我快要出来了。”

 

什么要出来了,舒爽当然知道,她在震惊于陈宇的持久之余,也心中暗暗庆幸终于要结束了。

 

可心中那口气都还没松出来了,陈宇突然有了动作,一把将她抄起不说还摔在了沙发上。

 

虽然沙发质地柔软,可这猛地一摔还是让舒爽有刹那间的懵然,不知道陈宇怎么了。

 

只是她懵车奴可不懵,直接扑了上去,调转身子压在了舒爽身上。

 

舒爽当时就急了,因为她眼睁睁看着陈宇的狰狞冲她嘴巴来了。

 

她忽地记起了之前陈宇说的那句话——“我要曹你嘴!”

 

她这才意识到,陈宇显然不是说说而已,他是真的要那样做。

 

所以舒爽当时就急了,赶紧闭上了红润小嘴儿,闭到死死的,绝不让陈宇得逞。

 

然而就在这时候,她突然感受到了裙子的被掀翻。

 

舒爽顿时瞪大了眼睛,美眸中斥满惊恐,陈宇掀她裙子干什么,陈宇想干什么?!

 

正在舒爽感觉到害怕、预感到有不妙的事情要发生时,突然,有张嘴巴猛地贴在了她的身下,哪怕隔着丝袜与嫩白底裤,她也清楚感受到了那种火热,对她娇躯最敏感处的刺激。

 

那种如同撩人骨髓的刺激,让舒爽下意识的就发出了迷魂的欢吟……

 

虽然舒爽喊的‘不要’,但这并不妨碍陈宇的继续。

 

这么娇媚的大美人,尤其是那种在成熟巅峰的风韵,不玩个畅快怎么能行。

 

不过他并不着急,他会一步步的将舒爽玩到床上,彻底征服在自己的胯下,让她纵情欢吟。

 

挪动着舒爽的丝袜玉足,陈宇特别的过瘾。

 

丝袜的爽滑与嫩足的温热交相辉映,让陈宇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惬意。

 

甚至他还故意对舒爽说道:“舒爽,你的性感小脚丫真迷人,你丈夫玩过吗?知道这么爽吗?”

 

舒爽大羞,她想要挣扎,可根本挣扎不开陈宇的双手束缚。

 

以至于在挣扎的过程中,还让短裙内洞开,被陈宇看到了白色的底裤。

 

那紧贴在身上的底裤,几乎将舒爽的轮廓都勾勒出来了,相当的迷人。

 

“哇,你还穿着白色的底裤,真是性感,不过中间怎么好像湿湿的?”

 

舒爽的底裤当然没有湿湿的,但这并不妨碍陈宇继续说起来撩她。

 

这一句话把舒爽给撩的,当时就俏脸通红通红的,更是将玉腿紧紧闭合,“你放屁,我没有!”

 

在舒爽娇声斥骂过后,陈宇只是笑眯眯地打量着她,根本不恼火。

 

为啥要恼火,这么娇滴滴的大美人,玩还玩不够呢,怎么舍得恼火。

 

所以陈宇更卖力的,疯狂的亵玩着舒爽的那双玉足……

 

整个过程足足维持了四十多分钟,可依旧还没有结束。

 

这可把舒爽给吓着了,她从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

 

她本以为十几分钟就了不得了,可过了十几分钟还有十几分钟,竟然又过了一个十几分钟,而陈宇始终没有结束的迹象,这让舒爽感觉到震惊之余,心底也忍不住有几分遐想。

 

尽管她也知道那样并不合适,可本能的刺激还是让她遐想着,如果做的话是不是会很棒?

 

那种感觉是她无法去幻想的,心中的羞意也根本不允许她幻想。

 

不过就在这时候,陈宇的话音突然响起,“舒爽,你不会被刺激的想要和我做了吧?”

 

心思突然被戳中,这让舒爽大为羞恼,“你放屁,我没有,我根本没有!”

 

“没有你急什么,我就是问问而已,你瞧瞧你那副被戳中心事的样子。”

 

在陈宇把这话说完后,舒爽羞到不行不行的,只能恨恨瞪陈宇一眼,掩饰内心中的慌乱。

 

而接下来的时间里,陈宇依旧在折磨着她的性感小脚丫,直至又过了半个多小时,依旧还没结束,这让舒爽震惊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实在不明白陈宇的战斗力为何会如此强悍。

 

但就在这个时候,陈宇突然说道:“我快要出来了。”

 

什么要出来了,舒爽当然知道,她在震惊于陈宇的持久之余,也心中暗暗庆幸终于要结束了。

 

可心中那口气都还没松出来了,陈宇突然有了动作,一把将她抄起不说还摔在了沙发上。

 

虽然沙发质地柔软,可这猛地一摔还是让舒爽有刹那间的懵然,不知道陈宇怎么了。

 

只是她懵车奴可不懵,直接扑了上去,调转身子压在了舒爽身上。

 

舒爽当时就急了,因为她眼睁睁看着陈宇的狰狞冲她嘴巴来了。

 

她忽地记起了之前陈宇说的那句话——“我要曹你嘴!”

 

她这才意识到,陈宇显然不是说说而已,他是真的要那样做。

 

所以舒爽当时就急了,赶紧闭上了红润小嘴儿,闭到死死的,绝不让陈宇得逞。

 

然而就在这时候,她突然感受到了裙子的被掀翻。

 

舒爽顿时瞪大了眼睛,美眸中斥满惊恐,陈宇掀她裙子干什么,陈宇想干什么?!

 

正在舒爽感觉到害怕、预感到有不妙的事情要发生时,突然,有张嘴巴猛地贴在了她的身下,哪怕隔着丝袜与嫩白底裤,她也清楚感受到了那种火热,对她娇躯最敏感处的刺激。

 

那种如同撩人骨髓的刺激,让舒爽下意识的就发出了迷魂的欢吟……

最终舒爽也没有留下结果,直接离开了陈宇的租住处。

 

成功在大美女舒爽的性感小嘴儿中解决过后,陈宇终于舒坦了。

 

回到自己卧室中后,陈宇将转账短信通知之类的删除了,没有留下任何迹象。

 

像是之前借钱交房租似的,倒不是想着特意装穷,还是觉得倒是给曾倩一个惊喜。

 

当然,前提是曾倩可以跟他交往到那一天,哪怕不能的话,只是和平分手他也愿意给曾倩一个富贵,毕竟是曾经跟过自己的女人。

 

躺在床上,陈宇悠哉游哉的,时不时提起李馨的底裤闻闻,保持着自己对她极尽的幻想。

 

这个女人,可是让他迷醉,真是恨不能时时刻刻抱在怀中,然后一下又一下的送她上巅峰。

 

在这种美美的幻想中,陈宇渐渐睡着了。

 

在睁开眼睛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七点多。

 

昨晚一宿没吃东西,今早起来还真是有些饿。

 

于是陈宇掏出手机点了外卖,好歹不能把肚子给亏着。

 

只是刚刚洗漱完毕的时候,敲门声竟然响起了起来。

 

“这外卖,挺有速度啊?”

 

身上就穿条裤衩,开门显然不太方便,所以陈宇就坐在了轮椅上,直接拿薄被单一盖完事。

 

骨碌着轮椅来到门口后,陈宇打开了房门。

 

结果在房门开启的一瞬间却发现,站在门前的哪是外卖员,分明就是刘刚!

 

“你来找李馨吗,李馨不在,昨晚她就接到医院电话,去医院……”

 

话都没说完呢,‘砰’的一脚就踹在了轮椅上,直把轮椅踹的往后倒。

 

要不是陈宇手疾眼快,这一脚非得把他给踹翻在地不可!

 

下一瞬,刘刚就大步来到陈宇面前,满面的凶色。

 

“老子告诉你,你别特么的三岁生孩子没个逼数,还敢让老子的女人伺候你。”

 

“你特么逼的,哪那么大的脸,嗯?是不是老子不教教你做人,你就不懂得见爷爷得跪下?”

 

刘刚很狂,他不光在对陈宇斥骂着,更是挥手不停拍打着陈宇的面颊。

 

陈宇本不想跟他计较,不是不敢,而是担心刘刚事后拿李馨出事。

 

可没成想,可王八蛋不光动嘴,竟然还敢动手。

 

他当时就寒下脸来,“刘刚,看在李馨的面子上,我给你个机会,赶紧滚出去。”

 

“呦喝?!”听到陈宇的话,刘刚当时就忍不住乐了。

 

“还看在李馨的面子上,你特么不知道李馨是谁是吧?告诉你,李馨可是老子的女人,还看在李馨面子上,她的面子用你看,你也配?你算个什么东西!”

 

“告诉你陈宇,你就是个狗屁不是的玩意儿,你连个几把房租就交不出来,你还跟我狂,你狂你马勒戈壁呀!就你这样的垃圾,老子踩你一脚都算是给你脸了,不知死活的狗东西!”

 

“还威胁老子,还给老子个机会,让老子赶紧滚出去。”

 

说着,刘刚一脚又踹在轮椅上,“来,老子给你个机会,你赶紧跪下向老子磕头赔罪,然后再大喊三声爷爷,老子今儿就饶了你。不然的话,老子今天要你好看!”

 

这个狗曰的东西,本就对他火呲呲的,他竟然他还在耀武扬威的。

 

今天不收拾收拾他,他都不知道七个葫芦娃见了老头儿,都特么得喊爷爷!

 

于是下一刻,在刘刚还在唧唧歪歪狂的不行的时候,在刘刚伸手要打陈宇耳光的时候,耳光蹭地一下子从轮椅上站起身来,更是一手掐住了刘刚的脖子,跟掐个小鸡崽子的。

 

“给你机会,你不知道珍惜,那就别怪我不留情面了!”

刘刚都吓坏了,他瘦了吧唧的,一米七的个头九十来斤,瘦的跟根儿黄瓜似的,哪是陈宇的对手。但凡知道陈宇没受伤,他都不敢这么狂兮兮的上门。

 

尤其是感受到脖子被铁钳一般的手掌掐住后,更是痛到不行不行的。

 

但随后他还恐怖的发现,自己的双脚竟然离地了。

 

陈宇只靠一只手,竟然把他给活生生的抓了起来,而且看起来丝毫不费力气似的。

 

这种恐惧,让刘刚心里发抖,但眼下呼吸困难显然更严重。

 

他使劲拍打着陈宇的手臂,示意陈宇放他下来。

 

嘴巴里更是‘咝咝’的发出声音,像是条蛇似的。

 

实际上他可不是有意弄出这种动静,他只是想喊话求饶,但是脖子卡的太紧喊不出口罢了。

 

而对于陈宇来说,像是刘刚这种玩意儿根本就上不了眼。

 

老爷子为什么嫌弃他不务正业,就是因为他不好商业反倒好散打,是十几岁就跟人练那个,整个被揍的鼻青脸肿也不怵,后来更是把别人揍的鼻青脸肿,天天有人上家告状。

 

这虽然是以前的事情了,但从侧面说明陈宇如今的本事之强,根本不怵动手这回事。

 

而面对刘刚,那可就不是不怵那么简单了,而是教训轻了还不行。

 

“刚才挺牛壁的,在我面前挺狂的,是吧?”

 

“行,现在我就让你知道知道,狂完了之后不仅心情舒畅,身体更特么舒畅!”

 

下一刻,陈宇左手掐住刘刚的脖子,右手铆足了力气攥拳,直接捣向了刘刚的眼眶。

 

刘刚看到那充满暴力的拳头奔着眼睛就来了,当时就吓到不行,那挥手拒绝的动作就跟手舞足蹈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跳舞呢,哪怕没有什么美感,倒是挺喜兴的。

 

但紧随其后的他就喜兴不起来了,因为硕大的拳头一下子就捣了他个头晕脑胀。

 

单是头晕脑胀还不算,更是捣了个乌眼青,直让刘刚感觉眼睛都睁不开了。

 

只不过这才刚刚开始而已,就冲刘刚刚才那暴躁的态度,今天不给他来点过瘾的,他怕是都得不到满足,必须得让他用身体去记忆处,啥样的拳头才是滋味最愉悦的!

 

因而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陈宇噼里啪啦的一通暴打,足足暴揍了刘刚五分钟。

 

那狂风暴雨般的五分钟里,陈宇揍了个痛快,刘刚挨揍也是挨的酣畅淋漓。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他觉得自己飘了,感觉灵魂离体了,整个人都飘飘忽忽的。

 

被陈宇松开手站在了地上后,他仿佛都能感受到的地球的转动了。

 

那种感觉,可比喝酒见效快多了,还不上头,主要是头也被揍木了。

 

迷迷瞪瞪的、晃晃悠悠的,在陈宇给他打开门后,直接一脚就给踹了出去。

 

“什么玩意儿,草,揍你一顿都算给你面子了!”

 

往地上啐了口唾沫,陈宇带上房门,直接往卫生间走去,他洗漱完了,牙刷还没涮洗出来呢!

 

只不过刚刚把牙刷涮洗完的,敲门的声音竟然又响了起来。

 

这特么的,挨揍上瘾,飘飘欲仙了?

 

陈宇连轮椅也懒得做了,直接赤着身子就去打开了房门。

 

房门开启的一瞬间,他比划起拳头就对门口那人吼道:“刘刚你是不是找……”

 

话都没吼完呢,陈宇就看到了一个身穿蓝色衣服的女外卖员。

 

那小外卖员还挺漂亮的,看起来也就十九、二十岁左右的样子,满脸青涩稚嫩。

 

她明显被陈宇的拳头给吓了一跳,站在门口有点懵。

 

可是当她目光下移,发现陈宇竟然一丝不挂只有腿上打着石膏后,甚至还看到了那一条后,顿时松开了手中的外卖,赶紧拿手捂住了滚烫的脸颊。

 


性百科 » 喜欢让人,我下面免费观看,稚嫩的小身子破瓜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