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两个男人 我胸_撞击高贵美妇的娇臀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7:24 18 人阅读

我对那个家庭的背叛,我整个人就更茫然了!

远处落下的夕阳,照得睁不开眼,我道:“去你那里……替我按按,我最近太累了!”

 

相同的包厢,相同的昏暗灯光,只是这一次没有黄婷婷,只有我和八号。

 

他脱下了黑色西装,换上白色衬衫,整个人显得更加清爽干净。

 

“你……缺钱吗?”我忍了又忍终究没忍住。

 

我一直很好奇,像他这样的男人为何会做这一行,他的气质与那些油头粉面的鸭子很不搭。

 

“嗯,算是吧,不过也不是很缺,只是你不觉得做这行很有意思吗?”他说着把我扶到白色的单人床上。

 

手指轻动,扯掉了我束发的带子,青丝流下,我感觉得到他在我打开的发丝间用手指轻轻地按着我的头。

 

他的力道不轻不重,刚好合适,我舒服的喟然长叹。

 

“有什么意思呢?”

 

“比如说可以遇到很多有趣的人,像……你,你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客人,凡是来这里的人享受过我服务的人,还没有拒绝我的!”他的手指抚到我的肩膀,慢慢地下移,按完了两条手臂。

 

然后搭到了我的背上,也许他说的有道理,因为他的手指像有着某种魔力似的,所过之处,我的身体就着火了,我甚至感受到了下面好像有些湿乎乎的液体流出。

 

“唔……”在他的手指按到我的大腿根时,我终于忍不住快活地叫出了声。

 

他没有像胥教练那样强行用手指穿透我,而是弯腰将我抱起翻了过来。

 

灯光下,他的脸立体好看,我的心被他的温柔撩拨得竟隐隐有些期待起来,他会怎么做?

 

“啊……”我无法自抑地轻呼,因为八号俯身吻住了我的脸颊。

 

他灼热的呼吸打在我的侧脸,我身子情不自禁地颤抖。

 

“许雅姐,你好美!”他试探着用手触碰我胸前鼓鼓囊囊的两团。

 

就算平躺着,那上面也有着非同寻常的弧度,我看到他喉咙轻动,双手小心翼翼地握住,然后近乎虔诚地轻轻揉捏。

 

“啊……”我受不了了,他的手指太灵活了,正好摸到那处突起,我已经感受到它硬了,像一颗小花生米似的,隔着衣服与他的手指紧密相贴。

 

他温柔地摸完,并未再继续,而是往下滑去,我感受到的全是他的温柔,一点的亵渎的意味都没有,似乎我就算在他面前睡着了,他都不会强硬地侵犯我。

 

况且他的技术真是不错,按到了穴位,让我昏昏沉沉的大脑一点一点地舒缓,这种舒服的感觉怎么说了,就好像在泡温泉中似的,让人昏昏欲睡,却又舍不得睡去,感受着水流在全身上下涤荡。

 

“啊……好舒服!”我忍不住叫出声。

 

他的手指抚在我的小内上,隔着裤子他也准确地找到了我最敏感的点,轻轻地拨弄着,嗓音低沉:“想要吗?”

 

“嗯……”我意•乱情•迷地点头。

 

他轻轻将多余的东西脱•下,我身上一凉,这才察觉我的上半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光了。

 

橘黄色的光影打在那峰峦迭起的弧度上,像新鲜出炉的蛋糕,又香又诱人。

 

就连八号这种久经沙场之人都忍不住发出粗重的喘息声,他吻着我的小腹,手指在下面打着转儿,含糊不清地道:“好美,好美,我想要你!”

 

“啊……”话音未落我叫出了声,他的手指进去了。

 

我感觉我好像化身吸盘将他紧紧地吸住了。

 

他疯狂起来,贴着我身旁躺下,不停地亲我,摸我。

 

我突然想到了我刘向海,以前他也这样过……

 

我心里突然就空了,身体莫名僵硬:“不,不要,我不想要了!”他的攻势太凶猛了,相比于胥教练那种,他的温柔更容易让人陷进去。

 

所以我才会在享受他按摩的时候差点被他攻陷。

 

我强行推开他,抱住衣衫裹住自己。

 

他苦笑地伸手,把从我下面摸到的水给我看:“你确定不要,我怕你会难受!”

 

“不,不,不要了!我……还没准备好!”

 

我已经出轨过一次了,再出一次又怎么样?

 

不行,那是第一次,可我希望那是最后一次!

 

我脑子里有两个小人一直不停地打架,直到我包里的手机尖锐地响起来。

 

我连忙接听,是我老公打来的,他显得异常温柔:

 

“我帮你买了一些阿胶,你每天都要坚持吃,这样才不会痛!”

 

东西已经放在门卫室了,他让我回去的时候取。

 

“我……我走了!”我有些语无伦次,拿了单子签了小费,便飞一般冲出了包厢。

 

晚上回家,面对着那几包包装精致的阿胶,我的心里满满都是愧疚。

 

老公出轨不出轨的我还不曾完全抓住证据,可我却是实实在在地出了轨!

 

我躺在床上摸着湿透的小内,心底的欲•望并没有我的离开而抽离,反而一路都在不停地溢出水来……

 

我陷得越来越深,越来越有罪恶感,可想要的刺激却越来越多!

 

这一次我又用了手,可是它已经完全不能满足我了,我默默地想到了胥教练下面那大得吓人的东西……

 

夏末的周日天气很好,阳光早早爬了出来,我靠着窗前看着外面的风景。

 

人来人往的很热闹。

 

可热闹是他们的,我的心却无比的孤寂!

 

大门再度被敲响,我心神一跳,却迟迟不敢开门。

 

同时电话响起,门口便传来了胥教练低沉的声音:“许雅,快开门,你是不是想让你所有的邻居都知道我来你家了?”

 

我心口一跳,立刻开门。

 

这次胥教练却没有进来,只摇了摇手机让我换衣服跟他出去,他要请我喝咖啡。

 

我冷冷地拒绝:“我不去!”他就想恶魔一样,一出现在我面前就将我好不容易恢复的平静打破,让我重新陷入情•欲的旋涡中。

 

他无奈地抬手:“我不逼你总行了吧,你不同意我决不动手!”

 

我看到他上手机刺眼的光,突然想到视频的事,便抱着双肘道:“你把视频删了我就陪你喝咖啡!”

 

他连犹豫都没有,十分爽快地就删了。

 

我用蜗牛般的速度换了一身格子衬衫和牛仔中裤。

 

他看我穿得这么保守,朝着我依鼓鼓的胸口看了一眼,不怀好意地吹了一声口哨。

 

我见他手机上没有了威胁我的视频,又答应了不会逼我,我觉得整个人都清爽了许多,也不介意他对我的调戏,拎着包走在前面。

 

原来他还是真的请我喝咖啡,我们像朋友一样喝着,之后,他还带着我下三楼的商场里逛了一圈,站在一家卖内衣的店铺前。

 

胥教练单手插在裤袋里,脸上带着温柔的笑:“上次撕坏了你一套贴身小衣,你进去选一套,算我赔你的!”

 

看着那些规矩的内衣我还能平静以待,可当我看到那些情•趣类的,脸颊一下子开始发烫,耳朵根子红红的,很是难受。

 

“我不要!”我当然拒绝。

 

“你要是不要,等会儿我给你挑了亲自送你家里去!”

 

他凑在我的耳边说的,那话里的意思一下子让我明白了他定是又起了邪恶的心思。

 

我连忙转身,随便指了一套黑色的。

 

我的尺码有些不好拿罩杯,必须得试了才行。

 

我在里面刚换上,就见胥教练从另一边绕过来了,我吓了一跳,一双手不知道是该捂上面还是捂下面。

 

他嘿嘿笑着,一双眼睛不停地扫描我的身材。

 

“啧啧,你这身材真是完美!”他说着伸手摸着我祼•露在外的小腹和后背。

 

我又气又惊,终于意识到我又落入了他的圈套,这一切从头到尾都是他在设计我。

 

“许雅,我有半个月没有见你了,我做梦都想念你的身体,你要不要?”

 

他从后面扑上来舔着我的背,我收住小腹,整个后背都凉了。

 

他的手很方便地穿透着我的身体,我自己脱得光光的,在他面前毫无阻挡之力!

 

我陷得越来越深,越来越有罪恶感,可想要的刺激却越来越多!

 

这一次我又用了手,可是它已经完全不能满足我了,我默默地想到了胥教练下面那大得吓人的东西……

 

夏末的周日天气很好,阳光早早爬了出来,我靠着窗前看着外面的风景。

 

人来人往的很热闹。

 

可热闹是他们的,我的心却无比的孤寂!

 

大门再度被敲响,我心神一跳,却迟迟不敢开门。

 

同时电话响起,门口便传来了胥教练低沉的声音:“许雅,快开门,你是不是想让你所有的邻居都知道我来你家了?”

 

我心口一跳,立刻开门。

 

这次胥教练却没有进来,只摇了摇手机让我换衣服跟他出去,他要请我喝咖啡。

 

我冷冷地拒绝:“我不去!”他就想恶魔一样,一出现在我面前就将我好不容易恢复的平静打破,让我重新陷入情•欲的旋涡中。

 

他无奈地抬手:“我不逼你总行了吧,你不同意我决不动手!”

 

我看到他上手机刺眼的光,突然想到视频的事,便抱着双肘道:“你把视频删了我就陪你喝咖啡!”

 

他连犹豫都没有,十分爽快地就删了。

 

我用蜗牛般的速度换了一身格子衬衫和牛仔中裤。

 

他看我穿得这么保守,朝着我依鼓鼓的胸口看了一眼,不怀好意地吹了一声口哨。

 

我见他手机上没有了威胁我的视频,又答应了不会逼我,我觉得整个人都清爽了许多,也不介意他对我的调戏,拎着包走在前面。

 

原来他还是真的请我喝咖啡,我们像朋友一样喝着,之后,他还带着我下三楼的商场里逛了一圈,站在一家卖内衣的店铺前。

 

胥教练单手插在裤袋里,脸上带着温柔的笑:“上次撕坏了你一套贴身小衣,你进去选一套,算我赔你的!”

 

看着那些规矩的内衣我还能平静以待,可当我看到那些情•趣类的,脸颊一下子开始发烫,耳朵根子红红的,很是难受。

 

“我不要!”我当然拒绝。

 

“你要是不要,等会儿我给你挑了亲自送你家里去!”

 

他凑在我的耳边说的,那话里的意思一下子让我明白了他定是又起了邪恶的心思。

 

我连忙转身,随便指了一套黑色的。

 

我的尺码有些不好拿罩杯,必须得试了才行。

 

我在里面刚换上,就见胥教练从另一边绕过来了,我吓了一跳,一双手不知道是该捂上面还是捂下面。

 

他嘿嘿笑着,一双眼睛不停地扫描我的身材。

 

“啧啧,你这身材真是完美!”他说着伸手摸着我祼•露在外的小腹和后背。

 

我又气又惊,终于意识到我又落入了他的圈套,这一切从头到尾都是他在设计我。

 

“许雅,我有半个月没有见你了,我做梦都想念你的身体,你要不要?”

 

他从后面扑上来舔着我的背,我收住小腹,整个后背都凉了。

 

他的手很方便地穿透着我的身体,我自己脱得光光的,在他面前毫无阻挡之力!

 

这熟悉的声音,我一下子听出来了,转过头去,将她往旁边拉。

 

然后心虚地唤了她一声:“婷婷!”

 

我苍白着脸,神情又紧张,黄婷婷一下子看出了不对劲,便指着胥教练道:“怎么呢?许雅!是不是他欺负你了?”

 

我沉默着,胥教练却没好气指向了跑车:“自己看,问她干嘛!”

 

我还没想好,这接下来的戏码怎么唱,黄婷婷已经十分干脆的拍起车门来:“啪,啪,啪啪啪!”

 

车门打开,一道尖细的声音不耐烦的叫嚷:“是谁呀,哟,这哪儿来的小骚货?”

 

黄婷婷一挨骂,这爆脾气分分钟就炸了,抬手扇了那衣衫都没有齐整的女人的脸:“我操你妈的小骚货,不要脸!”

 

她骂完女人又骂男人,指着他的鼻子就骂:“你他妈的不是个东西,跟老娘在一起还在外面乱搞!老娘要跟你分手!”

 

那富二代先是被吓到了,尔后有些生怕,可见黄婷婷居然一点挽留都没有就要分手,连忙抱着她解释:“不是,不是,婷婷你听我解释,不是这样的,她……她勾•引我的,她就是个出来卖的!拿去,两千!”

 

……

 

黄婷婷地掌控力很强大,战斗力也很强,很快就吊打小三,看着她那么厉害,我没什么好担心的,而黄婷婷在骂战小三的同时回头与我叮嘱了两句:“你先回去,等我忙空了给你打电话!”

 

我与她打了声招呼就准备自己上电梯去搭车。

 

可没走几步就被胥教练拉上了他的车。

 

“你不要再碰我,你信不信我喊人了!”我瞪他。

 

“行啦,我不弄你行了吧!凶巴巴地干嘛?”

 

他答应不再弄我,汽车开出去,清风吹拂,我的长发被轻轻吹动。

 

到了小区门口,我远远地看见我家那个窗户好像亮着灯。

 

我吓了一跳,心里猜测着赶紧下了车,随口道了声谢:“谢谢你送我回家!”

 

我看着他的车在前面拐了个弯倒出来之后,却没有走远,还在靠近我时摸了一把我的胸,我有又气又怒,却又拿他没有办法。

 

因为他十分无赖地说我要是不满意他摸我,那么我可以摸回去。我脑袋疯了,我才会摸回去!

 

我踩着水泥路,一步一步接近着那亮灯的地方。

 

“老婆!”我身子顿时一僵,这……这是……

 

“老公!”我回头,身后赫然站着我老公刘向海。

 

他穿着一身标准的黑西装,白色衫衫的扣子,松了一颗,系着红底表花的那根领带,不是我给他买的。

 

这么一想,那些看到的事情便通通回来了,心情一瞬间落到了极至,对于他的回来再也找不到从前的激情与欢喜。

 

我放开他淡淡地问着他的工作:“一切还好吗?”

 

刘向海很是热情地牵着我的手:“当然,都好!就是想你了,特地回来看看你!”

 

他是一个比较斯文的人,平日里跟我吵架都有可能不会说重话的人。

 

“哦,回家吧!”我提不起很大的兴趣,便一切都淡得像一杯白开水。

 

刘向海却突然拦住了我:“老婆刚刚送你回来的人是谁?”

 

我一怔:“是婷婷的朋友,她找了新男朋友,约我吃饭。

 

“怎么又换啊,看着年龄有些大了,我看她换男朋友比换衣服还快,你以后少跟她来往!”刘向海边说边抱住我。

 

我敷衍的应了,放下心防靠在他怀里。

 

还是自己的男人靠得安心,别人的男人,这一挨上去,就像着了火似的,又害怕却又刺激!

 

我闭着眼睛享受着这难得的片刻安宁,却突然看向眼前一道白色身影一闪,是胥教练,他竟然就站在老公的身后,还拉了拉我的手,做了一个飞吻的动作。

 

他太过分了!我吓得心脏紧缩,连忙拉着老公往家走!

 

走出老远,我还看到他左手比了一个圈,右手竖了一根中指,两相互相戳着……


性百科 » 两个男人 我胸_撞击高贵美妇的娇臀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