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绑住双腿玩弄花蒂,他埋头舌尖吸她的花蜜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7:21 27 人阅读

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开口是好。

张秀芬一看葛小亮不好意思开口,紧走了两步绕道葛小亮的面前去查看。

 

这一看之下,顿时羞红了一脸。

 

原来这个小犊子竟然把裤子的拉链夹在了裤头还有那层薄皮上面了。

 

“你这还崽子,咋弄的,这么不小心呐!”张秀芬连忙就要伸手去帮葛小亮解开。

 

葛小亮不好意思的往旁边一躲。

 

张秀芬也一下尴尬的面脸羞红,她似乎忘了记面前的人是葛小亮,把葛小亮当成是她自己的儿子了。

 

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张秀芬索性咬了咬牙说道:“怕啥的,婶子还能把你怎么地了啊,宝贝的像个好东西是的!”

 

葛小亮一听到张秀芬这么一说,才妞妞捏捏的转过身来。

 

“二婶子,你轻着点疼着咧!”葛小亮疼的一呲牙说道。

 

张秀芬没好气的白了葛小亮一眼就伸手过去。

 

虽然隔着裤子,但是张秀芬还是能感觉到葛小亮那根硬邦邦的东西透出来的温度。

 

“小兔崽子,你急着忙啥的。”张秀芬一边说,一边开始帮葛小亮往下接裤子。

 

不是自己的肉夹在里面,哪能知道有多疼,虽然张秀芬已经够小心了,但是还是弄的葛小亮呲牙咧嘴的。

 

眼看着就已经要弄出来了,谁知道外面又来了人添乱。

 

“亮子在家呢不!”

 

葛小亮的大瓦房外面忽然有人喊道。

 

张秀芬一急手上不由得用大了力气。

 

而葛小亮吃痛猛地往旁边一转身,可就是他这么一转身,裤裆里那个直挺挺的玩应一下子就抽到了张秀芬的脸上。

 

感觉到那火烫的东西在自己的脸上贴着,还碰到了自己的嘴,张秀芬脸上一阵燥热。

 

而葛小亮也傻了眼了,他哪知道自己的那玩应竟然怼到了张秀芬的脸上。

 

当下就慌乱的提起了裤子。

 

外面的喊声越来越近,葛小亮提起了裤子就去扶蹲在地上的张秀芬。

 

“二婶子,快起来,来人了。”葛小亮焦急的说道。

 

虽然两人屋里啥也没有做,但是被人看见了也难免说闲话,要是个正经人葛小亮就也不怕什么了,但是来人偏偏是李三棍那个二流子,这事儿要是让他给撞见了,指不准出去要咋嚼舌根呢。

 

张秀芬红着脸站了起来,不敢看葛小亮的脸连忙的往外走。

 

走到门口的张秀芬正好和李三棍迎面走了个顶头碰。

 

“暧呦,二嫂,你咋在这呢?”

 

李三棍看到张秀芬的时候也是一愣。

 

这鱼塘不是说给葛小亮了么?咋地这是葛老二反悔又要回来了?

 

李三棍心里想到。

 

不过还没等他问出口,屋内的葛小亮就走了出来。

 

“找我啥事儿啊!”

 

葛小亮此时已经提好了裤子,不过脸色稍微有些不太正常。

 

“你……你俩这是……”李三棍用手指了指张秀芬,又指了指葛小亮说道。

 

张秀芬的心里一阵突突,心想咋就这么倒霉,让李三棍这个二流子给撞见了,还好他没有看到什么,不然这事儿一准传出去。

 

“哦……是三棍啊,没啥事儿,我找小亮商量一下给俺儿媳妇验身的事儿,你们有啥事儿说吧,二嫂这还有事儿,就先走了!”说完张秀芬就扭着水蛇腰走了。

 

李三棍扭头着看晃悠着大屁股走远的张秀芬,挠了挠头,心中有些疑惑。

 

“一大早上过来嚎,啥事儿啊?”葛小亮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对于这货。葛小亮是半点也看不上,他倒是一点感觉没有,还找上门来了。

 

“嘿嘿!”李三棍嘿嘿一笑说道:“小亮,俺也是好信想过来打听打听,葛大傻子他媳妇啥时候验身啊。”

 

葛小亮翻了翻眼皮,心说就知道这货没按什么好信,啥时候验身和他啥关系,上次他想趁乱占林凤凰便宜的事儿还没得空收拾他,自己就又上来找不自在来了。

 

“你问这个干啥!又不是你媳妇你跟着操的歌毛蛋心。”葛小亮没好气的说道。

 

李三棍的脸色瞬间就拉了下来。

 

“葛小亮这个瘪犊子,果然是个吃独食儿的货,他特么是想把好事儿都自己占咯。”

 

虽然心里这么像,但是李三棍嘴上并没有说出来,林凤凰也不是他媳妇,他说出去也名不正言不顺。

 

“呵呵,三哥就是打听打听,没别的意思,你别急啊!”李三棍嬉皮笑脸的说道。

 

李三棍虽然嘴上说得好听,但是心里早就早就开始骂娘了,要不是怕葛小亮那股虎劲儿,指不准就开始破口大骂了。

 

这屯子里能让他李三棍害怕的人还真不多,就连他大哥李老蔫平时就不敢管教他,但是这葛小亮却偏生好似他的克星一样。

 

也是他当年在镇子上面被这小子拿着菜刀给追怕了。

 

“呵呵,小亮啊,听说这葛老二的鱼塘子可是给你了,这次你可是要发财了啊!”李三棍瞅着外面那亩鱼塘说道。

 

“你要有事儿就说事儿,没事俺这还有事儿呢!”葛小亮靠在门边子上不耐烦的说着。

 

“有事儿啊,当然有事儿啊,我这不是说着呢么,你忙啥的啊!”李三棍说道:“是这么个事儿,三哥听说你得了葛老二的鱼塘,这不是想来给你指一条发财的道道么。”

 

李三棍嘿嘿笑着说道。

 

他哪里有什么发财的道道,如果要真是有,那还能轮到葛小亮。

 

这狗日的货整天在屯子里面游手好闲的晃悠,种地嫌累,给人打工嫌钱少,整个就一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的主儿,没事就想着捡点小便宜啥的,这些年要不是他个李老蔫拉吧他,没准找就他娘的饿死了。

 

葛小亮不削的撇了撇嘴,没搭话。

 

“是这样的小亮,你说你守着这么大一塘子鱼,总不能自己个儿吃吧,那待吃到猴年马月去,这样,三哥在林家村有两个哥们是收鱼的,你这塘子里的鱼他们收,两块钱一斤大草鱼,三块钱一斤大鲤鱼,咋样,是比不错的买卖吧!”李三棍得意的说道。

 

俺就日了你嫂子了。

 

葛小亮在心里骂到,这狗日的是捡便宜见到他们家门口来了。

 

昨天葛小亮已经到镇子上打听过了,镇子上收鱼的草鱼都给到四块钱,大鲤子鱼给六块,这狗日的可倒是会算数,上来就给砍了一半!

 

其实李三棍心里是有他自己的小九九的。

 

林家村那人出价是大草鱼给三块钱,大鲤子鱼给五块,照比镇上也就低了一块钱。

 

但是如果这样他李三棍不就跟着买忙乎了么。

 

所以就擅自抽了点调,把价钱又往下压了一压,但是他哪里知道葛小亮昨天已经到镇子上面去打听过了。

 

“滚!赶紧给小爷滚,再不滚小爷打断你的腿!”葛小亮指着李三棍骂道:“狗日的,你他娘的还想占小爷的便宜,也不兹泼尿看看自己是个啥玩应!”

 

李三棍被葛小亮骂的也是一愣,没回过神来。

 

“葛小亮,你他娘的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李三棍被葛小亮骂的也急了。

 

最主要的是他没弄明白葛小亮这个犊子为什么要骂他,在他看来,这分明就是一件好事。

 

“狗日的李三棍,你当小爷傻是不是,镇子里面啥价钱你真当小爷不知道啊,你他娘的向跑小爷这占便宜,真他娘的美的你,滚不滚,还杵在那等小爷给你开饭呢!”

 

葛小亮一边说,一边走到灶坑旁边拎起了烧火棍子。

 

李三棍一看葛小亮抄了家伙,顿时脚下一软,一溜烟的就跑到了葛小亮的大瓦房外面。

 

自己的奸计被人戳破,李三棍又羞又怒,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比划了半天也没干扔葛小亮,最后气愤的扔到了鱼塘子里面。

 

噗通~!

 

石头砸落在水塘里,溅起了一大片的水花!

 

“葛小亮,你特么给老子等着,看老子不给你鱼塘给你祸祸了,你让你卖,让你卖个屎!”李三棍离得远了些,哇哇大叫的喊着。

 

葛小亮一听鼻子差点没气歪了。这狗日的还想祸祸自己的鱼塘,当下拎着烧火棍子就追了出来。

 

李三棍一看葛小亮追了出来,当下就蔫了,他也就是嘴上狠的怂货那里真的敢跟葛小亮这个虎犊子叫板,脚下抹油顿时跑的老远。

 

葛小亮都快追的岔了气,也没有追上李三棍。

 

拖了个烧火棍子葛小亮就回到了鱼塘子跟前。

 

虽然他相信李三棍并不是真的敢祸祸他的鱼塘子,但是这玩应就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万一哪天趁着他不在的时候,那个狗日的真来偷他的鱼他也不知道啊,看来是要想个法子。

 

沿着鱼塘子转悠了两圈之后,葛小亮也没想出个什么好办法来,最后也只得溜溜的进了屋。

 

喝着老瞎子送来的酒,吃着张秀芬送来的大肘子,葛小亮美美的造了一顿之后就躺倒外面的草垛子上晒起了太阳,顺便想着应该咋防着点李三棍那个狗日的。

 

而此时已经跑到村另一头的李三棍也坐在一个树墩子上面喘着粗气。

 

“葛小亮你个狗日的,真把老子逼急了给你鱼都他娘的药死!”

 

一边穿着粗气,李三棍嘟囔着。

 

也不知道葛小亮那个狗日的走了啥好运,凭啥好事儿都让他一个人摊上了。

 

葛大傻子媳妇验身就不说啥了,谁让他年纪大了,没有赶上,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儿。

 

但是他借机占新娘子点便宜咋了,又不是他媳妇,他跟着急个毛线,还好他灵机一动拉了电闸。

 

既然他不让老子占便宜,那就谁都他娘的别想占便宜,你不是验身么,看你还验个球的身。

不过这也就算了,偏偏葛老二那个完犊子货因为这个验身的事儿,还把鱼塘子给了葛小亮,凭啥啊,能沾着新媳妇的便宜,还白捡一个那么大的鱼塘,他李三棍咋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

 

就这俩事儿,李三棍越想就越是升起。

 

现在倒好了,本来以为别人吃肉,他多少能跟着喝点汤了,但是现葛小亮连汤都不让他喝。

 

穿了半天粗气的李三棍把脚下的一石头踢得老远。

 

“娘的,老子让你去县里卖鱼,等你去卖鱼的时候,老子非把你鱼都给偷光了不可。”李三棍狠狠的想到。

 

要是真让他给葛小亮鱼塘下药他是不敢的,但是偷几条鱼他还是敢的。

 

…………

 

一百天葛小亮哪都没有去,除了中午吃饭的功夫,就一直守在了鱼塘傍边,这一阵子他是甭想这消停了,有李三棍拿着贼种惦记,他一时三刻还真的离不了这个鱼塘,除非啥时候他相处来办法对付那个瘪犊子,不然指不准哪天就给他整出点什么幺蛾子来。

 

下午吃完饭之后,葛小亮就在草垛上面晒起了太阳,身边还放着他屋里厨房的大菜刀。

 

菜刀当然是给李三棍那个狗日的预备的了,可是那家伙的狗鼻子好像是能闻到危险的味道一样,整一天都没在鱼塘的边上出现,也不知道跑哪去放骚去了。

 

不知不觉中葛小亮就躺在草垛子上睡着了,知道太阳都落了山,天已经完全黑下来的时候他才被夜里的露水给冻醒了。

 

“卖娘皮的李三棍,要不是你,老子能受这鸟罪等俺抓到你,狗腿给你打折。”葛小亮嘟嘟囔囔的从草垛子上面下来。

 

到后院兹泼尿就准备回屋接着睡大觉。

 

外面老大的月亮地,葛小亮解开了裤子掏出那个大家伙就开始放水,一边放还一边吹着口哨。

 

现在已经是八点多了,挨家挨户的灯也都灭了,早早灭灯的一般都是有媳妇的人家,刚吃完饭这个点正好上炕整那事儿,全当是饭后的活动了。

 

刚提上裤子,葛小亮就好像瞅着远处苞米地里闪过了一个人影,本来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可是当他摸了摸眼珠子在看去的时候,竟然又过去了一个影子。

 

这可把葛小亮吓了一大跳。

 

这五经半夜的是谁没事儿跑苞米地里干啥,该不是闹鬼了吧。

 

可是瞅了两眼之后就发现好像不是,那俩人以前以后猫着腰,手里还想还拎着手电筒正往远处的小杨树林那边走去。

 

距离葛小亮鱼塘不远的地方有一篇小杨树林,是屯子里面村委会栽种的,现在一个个都长得碗口那么粗了。

 

葛小亮正好也睡不着觉,就想着看看那俩人到底去干啥去,万一要是偷树的,被他发现告给村委会说不定还能整俩钱花呢。

 

提上了裤子葛小亮就猫着腰蹑手蹑脚的跟了上去。

 

现在苞米地也就半人来高,该藏不住个人,所以只能猫着腰在里面走,这要是等到苞米地涨到一人多高的时候,那这里面可就热闹了个去了。

 

头年的时候葛小亮还在苞米地里撞见了媒婆王寡妇,不用问都知道那个老骚娘们去干啥了。

 

一路上走走停停,葛小亮生怕前面的那俩人发现他,所以也不敢跟得太紧,只好远远的吊在后面,好在那俩人有一个手里拿着手电筒的,离得老远就能看的见一点光亮,着他才没有跟丢。

 

七拐八拧的好不容易来到了离鱼塘不远的那个小树林里面。

 

密密麻麻的杨树遮住了月亮撒下来的光辉,让小树林里显得有些昏暗。

 

“这俩人到底来干啥啊,这乌漆嘛黑的,不慎的慌么。”葛小亮趴在地上一点一点的往前爬了过去。

 

那束手电光在进了小树林之后就消失了,他只能凭借着远处传来的声音一点点的摸索过去。

 

还没等找到那两个人,葛小亮耳朵里就钻进了一阵淅淅索索的声音,好像是在扯布。

 

套上一条裤子,葛小亮下地准备兹尿。

 

推开屋门,外面老大的月亮地。

 

葛小亮解开裤子就往外面尿上了,一边尿还一边吹着口哨。

 

现在已经是八点多了,挨家挨户的灯也都灭了,早早灭灯的一般都是有媳妇的人家,刚吃完饭这个点正好上炕整那事儿,全当是饭后的活动了。

 

刚提上裤子,葛小亮就好像瞅着远处苞米地里闪过了一个人影,本来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可是当他摸了摸眼珠子在看去的时候,竟然又过去了一个影子。

 

这可把葛小亮吓了一大跳。

 

这五经半夜的是谁没事儿跑苞米地里干啥,该不是闹鬼了吧。

 

可是瞅了两眼之后就发现好像不是,那俩人以前以后猫着腰,手里还想还拎着手电筒正往远处的小杨树林那边走去。

 

距离葛小亮鱼塘不远的地方有一篇小杨树林,是屯子里面村委会栽种的,现在一个个都长得碗口那么粗了。

 

葛小亮正好也睡不着觉,就想着看看那俩人到底去干啥去,万一要是偷树的,被他发现告给村委会说不定还能整俩钱花呢。

 

提上了裤子葛小亮就猫着腰蹑手蹑脚的跟了上去。

 

现在苞米地也就半人来高,该藏不住个人,所以只能猫着腰在里面走,这要是等到苞米地涨到一人多高的时候,那这里面可就热闹了个去了。

 

头年的时候葛小亮还在苞米地里撞见了媒婆王寡妇,不用问都知道那个老骚娘们去干啥了。

 

一路上走走停停,葛小亮生怕前面的那俩人发现他,所以也不敢跟得太紧,只好远远的吊在后面,好在那俩人有一个手里拿着手电筒的,离得老远就能看的见一点光亮,着他才没有跟丢。

 

七拐八拧的好不容易来到了离鱼塘不远的那个小树林里面。

 

密密麻麻的杨树遮住了月亮撒下来的光辉,让小树林里显得有些昏暗。

 

“这俩人到底来干啥啊,这乌漆嘛黑的,不慎的慌么。”葛小亮趴在地上一点一点的往前爬了过去


性百科 » 绑住双腿玩弄花蒂,他埋头舌尖吸她的花蜜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