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不能两个一起会坏掉|调教女人跪趴打屁股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7:19 42 人阅读

顾南生剑眉微微促起剑眉。

他不说话,径自走到大厅,将自己摔在沙发上。

 

“南生哥哥,你要不要喝点水?”沈伊雪尴尬的凑上去,端起茶几上刚刚泡好的茶问。

 

连语气,都在极尽模仿。

 

“南生哥哥,是不是闲烫,我来给你吹一吹!”沈伊雪凑到顾南生的身边坐下,鼓起小嘴开开始给茶水降温。

 

热腾腾的水雾扑到顾南生的脸上,顾南生的醉意越发的浓。

 

透过升腾的气雾,看着垂眸吹水的沈伊雪,一时间竟有些恍惚。

 

“南生哥哥,我给你吹一吹,吹一吹就不疼了!”余红豆那张明媚的脸上,总是挂着灿烂的笑容。

 

他爱打球,每一次稍有擦伤,她都会嘟起嘴巴为她吹气,稚气的样子十分可爱。

 

说来也怪,每一次吹完,他竟真觉得不疼了。

 

到此时他才发现,余红豆的一言一行都可以为疗伤。

 

“南生哥哥,你还好么?水好了,可以喝了!”沈伊雪生硬的语气,将顾南生拉回了现实。

 

他摇了摇头,看着眼前瞪着汪汪双眼的沈伊雪,自嘲的勾了勾唇角。

 

再怎么像,她也不可能是余红豆。

 

余红豆才不会这样生硬的跟他寒暄,也从不会这样献媚弄巧。

 

她会在他喝醉后,嘴上怪他不爱惜自己身体,却仔细耐心的帮他脱衣洗澡。

 

他不肯喝水,她就会俏皮的吞一口水在嘴里,嘴对嘴的喂她喝下。

 

余红豆的温柔,谁也学不来。

 

顾南生漆黑的双眸睨着眼前的女子,眸光中透着透骨的冷意。

 

沈伊雪被他看得背后发凉。

 

递过去的杯子僵顿在空气中,送不上去,也不好拿下来。

 

看来顾婷出的主意也不是多好么!没事装什么余红豆,看这样子难不成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管了,必须让他把茶喝掉。

 

“南生哥哥,人家手都举酸了,你就喝一点吧!”沈伊雪撩起额间的碎发,向耳后别去,掩饰着心里的胆怯。

 

顾南生接过水,一饮而下。

 

他是需要清醒一下。

 

男人喉咙里的吞咽声,让沈伊雪放下心来。

 

“南生哥哥,我扶你上楼休息吧!”沈伊雪起身去拉顾南生。

 

顾南生甩开她的手臂,自行朝楼上走去。

 

沈伊雪咬着薄唇忍着委屈,跟上楼。

 

燥热。

 

倒在床上,顾南生只觉得胸膛中好像有烈火在灼烧。腹部向下,更是燥得焦灼

 

越是躁动,酒精的作用越发凸显出来,顾南生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南生哥哥,快睡吧!”恍惚间,日思夜想的面庞出现在眼前,她含情脉脉却又略带娇羞的望着他。

“红豆!”顾南生一把将女人拦在怀里。

 

她回来了,她也舍不得他了!惊喜之色掠过眼波。

 

“南生哥哥!”女人眸光中闪过一丝异色,下一秒却仍甜美的回应着,“是我,我喜欢你!”

 

女人的小手不老实的伸进顾南生的衬衣里,摸索着寻找最敏感的部位。

 

顾南生胸中的烈火喷薄而出,他翻身将女人压在身下,一把撕掉她身上单薄的衣物。

 

“南生哥哥,我要!”干柴烈火即将燃起之际,女人一句话让顾南生再次清醒过来。

 

不,她不是余红豆。

 

余红豆才不会这样卖弄风骚。

 

顾南生戛然而止的动作,让身下的沈伊雪莫名其妙。

 

“滚!”一生怒喝,顾南生暴躁的跳下床,像触碰了什么肮脏之物一样吼道。

 

”南生哥哥!”沈伊雪赤裸着身子,委屈得小脸都变了形。

 

“叫你滚!”顾南生近乎咆哮,“除了余红豆,谁都没资格上这张床!”

 

“南生哥哥,余红豆有什么好?她死都死了,她还给别人生过孩子,她就是个烂女人!”沈伊雪站起身,不甘的控诉,“她不值得你对她这样念念不忘,南生哥哥!”

 

她何其不甘,费尽心力,却始终无法代替余红豆的位置。

 

“啪”清脆的巴掌声震耳欲聋,沈伊雪只觉得眼冒金星,一下趔趄瘫坐在地。

 

“不许说她一个’不’字!”顾南生阴狠的眼神透着杀气,“谁都不行!”

 

他一副嗜血萧杀的姿态,瞬间让房间内寒意丛生。

 

沈伊雪崩溃大哭,却又隐忍着抱住顾南生的腿,瑟瑟发抖道,“南生哥哥,对不起!我只是一时气急!”

 

顾南生一脚踢开沈伊雪,摔门而出。

 

顾宅。

 

“你把门禁给的沈伊雪!”顾南生开门见山,毫不客气的问顾婷。

 

“是!怎样?作为我们顾家的儿媳妇,她连门都进不得么?”顾婷的气场绝不输顾南生。

 

这对母子高冷华贵的气质素来极为相似。

 

“我希望她常去帮你打理一下家务,照顾你的起居!”顾婷想了想,转而缓和了一下语气。

 

好不容易看到顾南生恢复了往日的精神,顾婷不想跟顾南生起正面冲突。

 

“我有说过要娶她?”顾南生斜眼睨着顾婷问。

 

“你不是跟她挺投缘么?她适合你!而且,她也喜欢你!”顾婷端起桌前的咖啡,优雅的品起来。

 

“我不喜欢他!”顾南生冷冷道,黑色的眸光中透着王一般的霸气。“最后一次,别再逼我做不喜欢的事!”

 

“你这是什么态度?顾南生!”这样和她说话,顾南生还是头一回。

 

以往,不管她怎样强硬霸道,顾南生也绝不顶撞。

 

这一次,让顾婷措手不及。

 

“要娶谁,我的事,你无需插手!”顾南生放下手中的茶杯,语速缓慢却透着不容置疑。

 

“顾南生,如今你当真是翅膀硬了?我的话你也不需要听了,是不是?”母亲的威严受到冲击,这是顾婷无法忍受的。

 

顾南生不再多言,起身就往外走。

 

“你给我站住!顾南生,你的命是我给的,你没有资格对我说不!”顾婷气急败坏。

 

没资格!

 

这是顾婷对顾南生最常用的词汇。

 

她就是喜欢时时处处提醒顾南生,他的一切都必须由她作主。

 

他没有自由的权利。

 

顾南生仿佛没听见一般。

 

“今天你敢出这个门,我就撞死在这里!”顾婷几步抢在顾南生跟前,拦住她的去路,“既然你能做得出大逆不道的事,我也没有什么脸面再活着!”

 

又是以死相逼,在顾南生的记忆里,这是顾婷屡试不爽的招数。

 

“你的命不是我给的,你随意!”顾南生冷冷道。

 

“你说什么?”顾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冰冷的话语,是从她苦心教导二十多年的儿子嘴里吐出来的。

 

顾南生闪身而出。

 

仇已经报完了,他已然完成了所谓的使命。

 

过往复仇的枷锁让他迷失了自己,他像一头困兽般到处疯狂乱撞,伤痕累累。

 

搭上了他最爱的人和最珍惜的感情。

 

代价还不够么?

 

以后的人生,他不需要别人插手。

 

半年后,澳洲斯普利顿医院。

 

女人怀里抱着小小的婴孩喂着奶粉,眼里是花不开的淡淡柔光。

 

“红豆,孩子的各项指标已经恢复正常了,可以出院了!”儿童病房内,周延宗兴奋的举着化验单报喜。

 

闻言,余红豆赶忙起身结果化验单,杏核眼里满是惊喜,“真的?延宗哥哥!太好了,宝宝终于康复了,我们可以出院了!”

 

她一笑,脸颊上原不明显的淡淡疤痕,微微凸起。

 

“真的!我们马上收拾,现在就回家!”周延宗喜不自胜。

 

“延宗哥哥,真的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们母子早就活不成了!”余红豆喜极而泣。

 

当初,从沈伊雪手里接回宝宝,宝宝深度中毒,气若游丝,眼见就要不行了。

 

她疯一般找到周延宗,求他救救她的孩子。说孩子若是有事,她也不想活了。

 

周延宗二话没说,马上动用大量人脉财力,找到国内顶尖解毒专家,总算把宝宝从鬼门关里抢了回来。

 

可因为中毒过深,后期治疗十分繁琐,国内医疗机构根本实现不了。

 

周延宗劝余红豆带着宝宝出国就医,让他远离国内的人和事。

 

经过这一事,余红豆即心灰意冷,又后怕连连。

 

顾南生恨他,若知道她们母子还苟活于世,绝对不会放过他们母子。

 

还有阴狠的沈伊雪。

 

她真的怕类似的事情再度发生在他们母子身上。

 

她要躲得远远的。

 

因此,才想出诈死之计,让所有仇视她们的人彻底死心。

 

半年,为了治愈孩子,他们遍访名医,终于在澳洲找到了最合适的治疗机构。

 

半年的时间里,小小的婴孩一直住在保温箱里接受治疗。而他们,承受了难以想象的煎熬。

 

苍天有眼,孩子终于平安无恙了。

 

“红豆,不要和我说这样客气的话!我早就把你和孩子当成自己生命的一部分了!我会照顾你们一生一世!”周延宗拉起余红豆的手,深情道。

 


性百科 » 不能两个一起会坏掉|调教女人跪趴打屁股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