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当兵男朋友要了六次:丰腴美妇撅着雪白的肉臀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7:17 38 人阅读

“跟你算完帐,不用你请我也会出去。”

王中强冒出一身冷汗,强挤出一丝笑意:“我跟你无冤无仇,没什么帐可算吧?”

 

“是吗?”叶成功随意拿起办公桌上的一支钢笔,耍在手中,冷言冷语道:“我怎么听说你收买警察,想弄死我啊?”

 

王中强一哆嗦,遮遮掩掩道:“绝对没有的事,我跟你又没有什么仇恨。”

 

“难道是我听错了?”叶成功突然出手,一把抓住王中强的头发将他按在了办公桌上。

 

王中强摸不准叶成功是否真的知道了,他暗中耍手段收拾叶成功的事情,继续嘴硬道:“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真的没有收买警察想整你。”

 

叶成功命令道:“把右手伸出来,放到桌子上。”

 

王中强不明白叶成功想干什么,受制于人他只好乖乖的照做。

 

“发誓可是会遭报应的。”叶成功快速抬起胳膊,手中的钢笔如锋利的匕首般扎向王中强的右手。

 

“啊!”王中强脸都绿了,吓得大叫一声。

 

“当!”笔尖从王中强的手缝中穿过,钉在了桌子上。叶成功故作惋惜道:“扎偏了,下一次你就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

 

“我说,我什么都说。”王中强吓破了胆,颤颤巍巍的将找牛光虎和警察收拾叶成功事情和盘托出。

 

“早说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嘛,起来吧!”叶成功松开了王中强的头发,王中强才敢站起身,“你整出来的事情,打算怎么解决?”

 

王中强想了想道:“我会让牛光虎那边撤诉,对外宣传事情私了,保证不会有你的任何责任。”

 

叶成功道:“我在警察局时,有两名犯人和一名胖子警察想教训我,结果被我打了!”

 

王中强急忙保证道:“我会处理,警察局那边绝对不会找你的任何麻烦。”他心想先把这尊瘟神打发走,然后再做打算。

 

叶成功疑惑道:“这么配合,让我怎么相信你?”

 

王中强咬牙道:“我在德盛公司上班,如果我处理不好,你可以随时来找。”

 

“还算有点诚意,不过我不相信你。”叶成功一把抓住了王中强的脖领子,右手食指和中指呈剑指状,在王中强的胸口和小腹连戳几下。

 

王中强一脸痛不欲生的表情,每次被剑指戳上,都会传来钻心般的疼痛。

 

叶成功收手道:“你轻轻按下脐下三寸的地方。”

 

王中强依言照做,不按没有任何感觉,轻轻一按又是一阵钻心般的剧痛。他惊慌失措道:“这是怎么回事?”

 

叶成功轻描淡写的说道:“给你一点惩罚,三天之内不把事情办好,你就会时刻承受钻心之苦,直到疼死。”

 

王中强脸上顿时没有了任何血色,低头哈腰道:“不用三天,最多一天时间,我会把事情处理好。”他对叶成功的话半信半疑,但他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叶成功轻轻拍拍王中强的肩头,吓得王中强又是浑身一哆嗦:“那我就不打扰王经理办公了。”

 

王中强终于松了一口气,这家伙太会折磨人了。他还不能露出任何的不满,强挤出满脸的微笑:“叶哥,我送你。”

 

两人走到办公室门口,王中强抢先一步打开房门。叶成功却停下了脚步,拍拍脑门:“你瞧瞧我这记性,差点忘记没钱花了。王经理,借点钱花花,等我有钱了马上还给你。”

 

王中强欲哭无泪,这钱借出去没个能还回来,就当是破财免灾了!他屁颠屁颠的跑回办公桌,从抽屉中拿出一打红票子,又快步走回叶成功身旁,双手恭敬的递给叶成功:“叶哥,这是一万块钱,算我请你喝茶的,不用还。”

 

叶成功毫不客气的将钱揣到兜里,嘴上说道:“别啊!这钱是我借你的,肯定会还。王经理工作繁忙,就不用送了。”

 

王中强心想:就是你还钱,我也不敢收啊!他将叶成功送出办公室,看着叶成功走入电梯后,脸上才露出焦急无奈愤恨等各种复杂的表情。

 

他掏出手机向总裁请假,然后慌里慌张的下楼,开车直奔医院。

 

回到陈落雪的办公室,叶成功摸摸手中的钱,玩味的笑道:“想一万块钱就把我打发了,哪有这么容易的事。”

 

像王中强这种人教训他一顿就得来点狠的,否则迟早会好了伤疤忘了痛。叶成功折磨歹徒的手段多的是,不怕他不就范。

 

王中强在医院做了全身大检查,结果被告知没有任何的毛病。查不出毛病才是最大的毛病,他开始对叶成功的话深信不疑,赶紧去处理相关的事情。

 

“弟弟,下班了。”直到下午六点半,陈落雪才返回办公室。

 

叶成功伸个拦腰,从沙发上站起身:“姐,我晚上有点事,先把你送回家。”

 

陈落雪笑眯眯的问道:“啥事?还不让姐跟着。”

 

从昨晚两人共患难,同进警察局后,两人间的关系无形间拉近一大步。根本不像是只认识两三天的男女,更像是认识好多年的朋友。

 

叶成功道:“私事,还真不好带你去。”

 

“如果是去约会,姐就不跟着凑热闹了。”

 

叶成功哀叹道:“我到想去约会,可惜没人约啊!”

 

陈落雪诱惑道:“要不姐就委屈下,假装你的女朋友,跟你去约个会?”

 

如果让陈落雪做女朋友,绝对能拿得出手,要身条有身条,要脸蛋有脸蛋,没有可以挑剔的地方,叶成功颇为心动。他挠挠头道:“我考虑考虑。”

 

陈落雪给叶成功抛个媚眼:“仅此一次机会,过期不候。”

 

“那不用考虑了,咱去约会。”叶成功一把抓住了陈落雪柔滑的玉手,走出办公室。

 

陈落雪只是开个玩笑,没想到叶成功这么大胆,缩了几下手,也没能从叶成功的手中挣脱,只好任由其抓着。

 

下电梯,路过大堂时,一些下班的工作人员看到公司第二大美女跟一名其貌不扬,衣着简朴的男子手牵手走过,个个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如果这家伙是陈助理的男朋友,真是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了。

坐上车,陈落雪才问道:“弟弟,准备带姐去哪约会?”

 

“和平路,东海明珠大酒店。”

 

“没看出来,你还挺有情调的嘛!”

 

叶成功纳闷,去个酒店也算有情调?

 

当叶成功来到东海明珠大酒店,才明白陈落雪这话的意思。原来东海明珠大酒店紧邻海岸,还是家奢华的五星级酒店。

 

海岸线上一片各式各样风格的建筑群,翠绿的植物和五颜六色的鲜花点缀其中,灯火璀璨炫目。似雪一般的洁白沙滩,轻柔的海风迎面吹来,如情人柔若无骨的玉手抚过,充满了浪漫气息。

 

地下停车场各种豪车云集,一辆奇瑞QQ驶入,显得格格不入。连负责看守停车场的保安,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驾车的叶成功。

 

陈落雪道:“知道你来这,我就开公司的车了,起码不让你丢脸。”

 

叶成功面上也有点挂不住,佯装斥责道:“肤浅,开什么车跟丢不丢脸没关系,就算我骑自行车来这吃饭,服务员照样对我笑脸相迎。”

 

陈落雪展露出小女人的一面,对着叶成功吐吐舌头。

 

一身职业装的成熟性感美女做出如此可爱的举动,顿时把叶成功萌翻了。

 

我的个乖乖铃叮咚,这女人真是妖孽,能再可爱点嘛!

 

看看时间七点四十,叶成功发了条短信:“我到了,你呢?”

 

时间不大,短信回复:“我刚到,海边十六号餐桌。”

 

叶成功突然觉得这根本不像是去见人谈事,有点地下特工的味道。

 

出了停车场,叶成功带着陈落雪直奔海边:“姐,等下我跟人谈事,你能不能自己先找个位置坐会?”

 

陈落雪虽然好奇叶成功谈什么事,但别人的隐私还是要尊重的,便道:“行,你谈完事再来找我。”

 

靠近海岸有一片棕色木板搭成的悬空平台,平台下是细腻的沙滩,平台上摆放着五六十张餐桌。陈落雪随便找个位置坐下,叶成功看着餐桌上的号码,找到了十六号餐桌。

 

果然有人坐在餐桌旁,不过叶成功暂时只能看到此人的背影,一头齐耳短发,明显是个女人。

 

他走上前,伸出手,客气的说道:“你好,我是叶成功。”

 

当叶成功看清此人的面容后,先是眼前一亮,接着一愣,然后又变成一脸的尴尬,表情丰富之极。

 

“安队长,怎么是你?”叶成功缩回手,有种想转身逃跑的冲动。白天才非礼了这个大警花,他想躲还来不及,这可好自己主动送上门了。

 

安凝萱冷眼看向叶成功,“你不想明天被全国通缉,就坐下。”

 

还敢威胁我,叶成功真想拍屁-股闪人,但看到安凝萱那一副冷傲女神般高高在上的样子,令他升起一股征服的想法,一下子坐到了安凝萱的对面。

 

叶成功也不说话,故意用炙热贪婪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安凝萱,那眼神就好像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样。叶成功还是第一次如此正式的仔细打量这位警花,前两次都是匆匆一瞟。

 

精干的短发,白皙的皮肤,完美无暇的瓜子脸,线条分明的精致五官,庄重玉洁。微微挑起的柳眉,漆黑明澈的双眸带着几分锋锐,恰如一朵带刺的玫瑰。

 

她穿着略显呆板的深色半截袖上衣。

 

虽然如此,叶成功也难以淡定,狠咽下一口口水。

 

安凝萱实在受不了叶成功如此毫不含蓄的目光,脸上的寒意更胜。她冷森森的说道:“看够了没有?”

 

叶成功心想反正已把这位警花给得罪了,也没指望着被原谅,更没指望着她能帮自己。他嬉笑道:“没有,就算是摆在家里天天看也看不够。”

 

安凝萱想到这家伙的咸猪手,恨得咬牙切齿。“无耻!”

 

叶成功佯作受宠若惊的样子,感激道:“谢谢夸奖。”

 

安凝萱被气得够呛,“见过无耻的,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

 

叶成功坦荡荡的说道:“无耻是我的性格。”

 

安凝萱彻底无语,碰上个脸皮比城墙拐弯还厚的家伙,斗嘴根本占不到任何便宜,只能用冰冷的眸子狠狠瞪向叶成功。

 

叶成功毫不示弱,恢复色眯眯的目光对上安凝萱的眼神。两个人四目相对,大眼瞪小眼,暗流涌动。

 

最终,还是安凝萱首先败下阵来,强忍着怒意道:“如果你是跟我来斗气的,那就请回吧!”

 

“那再不相见。”叶成功起身,拍拍屁-股,准备走人。

 

“站住!”安凝萱冷冷的说道:“你敢走,我就去告你非礼和殴打警务人员,重伤犯人加上你之前在酒吧斗殴,数罪并罚,至少判你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

 

叶成功有恃无恐道:“我跟酒吧的人已经达成私了协议,恐怕这条罪名不成立了。至于殴打警察和犯人,我是纯属自卫,恐怕这点也不能将我治罪。”

 

他大方的瞟向安凝萱想胸前,接着说道:“至于你说的非礼警务人员更不成立,当时是你让我动手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相情愿,法律也管不着。所以我没有任何罪,恕不奉陪了。”

 

安凝萱起身喊道:“站住,是你托的人让我来的,他有话让我转告你。”

 

叶成功问道:“什么话?”

 

安凝萱接到了上面的死命令,必须成功招揽叶成功。她摒弃个人恩怨,彻底收敛怒气,语气平缓的说道:“刚才的事情算我不对,坐下后,我们慢慢谈。”

 

叶成功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女人的态度转变的太快了吧!他有种不好的预感,退回到餐桌旁。“有话快说,我还赶时间去约会呢!”

 

安凝萱本来是想利用叶成功的麻烦,威逼利诱劝他加入。结果两人一番斗嘴,她这边没有了任何的优势,主动权反而落到了叶成功手中。

 

两人重新坐会到椅子上,安凝萱组织下语言,才说道:“叶成功,男,二十四岁,狼牙特种大队的王牌特种兵,骁勇善战。因犯了严重的纪律性错误,提前退伍。”

 

叶成功眉头一皱,“好像你们警察局没有权限调阅我的秘密资料吧?”

 

安凝萱打算和盘托出,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劝说叶成功。“我表面的身份是警察局重案组副队长,实际上我隶属国安六局。你的资料是赵局长给我的,也就是你的老连长。”

 

叶成功疑惑道:“老连长不是在公安系统嘛,怎么跑到国安局去了?”

 

安凝萱道:“这本来是保密事项,但赵局长希望你能加入国安局,继续为国效力。所以才会将实情告诉你,希望你能保守秘密。”

 

叶成功直接拒绝道:“加入国安局,没兴趣。”

 

安凝萱诚恳的说道:“你别着急拒绝,只要你答应加入国安,你现在惹的麻烦我都可以替你解决。”

 

叶成功淡淡的说道:“我的麻烦我已经解决了,谢谢你的好意。”

 

安凝萱有些懊悔,刚开始不应该跟叶成功针锋相对,白白浪费了大好的机会。“赵局长对你的评价很高,非常看中你的能力,希望你可以认真考虑考虑。听说你曾是他手下的兵,赵局长也非常希望能够跟你再次并肩作战。”

 

如果这番话是老连长亲自对叶成功说,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加入国安局,但是安凝萱说出来的,他有各种理由拒绝。“我已经散漫惯了,不希望在受到任何的束缚。还请你转告老连长,我不想加入国安。”

 

安凝萱无计可施,“希望你再考虑考虑,想加入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为了表示诚意,你的麻烦我会替你解决。”

 

“谢谢你的好意。”叶成功起身,低语道:“如果你不发脾气更漂亮。”

 

这次安凝萱没有生气,目送叶成功离开。

叶成功走到陈落雪所在的餐桌旁,陈落雪看看安凝萱的方向,挤眉弄眼道:“弟弟,那个大美女是谁啊?个子好高,不会是个模特吧?”

 

叶成功回答道:“我的一个朋友,她可是人民警察。”

 

陈落雪不住的摇头道:“不去当模特,真是可惜了。”她凑近向叶成功,带着审问的语气道:“如实交代,你怎么会约她来这种地方?”

 

叶成功道:“姐,你搞错了。不是我约的她,是她主动要求来这的。”

 

陈落雪追问道:“老实交待,你对人家是不是有什么企图啊?”

 

叶成功摇摇头,“没有,我对她没兴趣。”

 

陈落雪撇撇嘴,“刚才我可是看到某个家伙色眯眯的盯着人家看个不停,十足的大色狼。换成是我,早把他踹飞了。”

 

叶成功暴汗,形象毁于一旦啊!他急忙转运话题道:“姐,你还没吃饭吧,咱赶紧吃饭。服务员,点餐。”

 

一名身穿艳红旗袍,身材窈窕的服务员款款的走来。“先生,这是菜单。”

 

不得不说,东海明珠大酒店的服务员都是百里挑一的美女,令人赏心悦目。叶成功偷瞟了一眼这名服务员,二十岁左右,长得明眸善睐。无双容颜上灵动的大眼睛如同会说话一样,长长的睫毛,挺直的秀鼻,红润的小嘴,带着如水芙蓉一般清丽脱俗的气质,非常好看。

 

他将菜单推给了陈落雪,“姐,今天我请客。”

 

陈落雪调侃道:“怎么有钱了?能请的起姐吃饭了?”

 

叶成功想起初见陈落雪时,她一个劲要求叶成功请吃饭,叶成功再三推脱,他估计陈落雪肯定怀恨在心。“今天刚借了朋友点钱,随便点,绝对请得起。回头,我把那一千块钱还给你。”

 

陈落雪瞪了叶成功一眼,板着脸说道:“不拿姐当朋友?我又没着急让你还钱,你还借别人的干嘛!”

 

叶成功胡编道:“是朋友非借给我的,不借他就跟我急眼,没办法。”

 

“那你明天把他的钱还了,我的钱不用还了。”陈落雪看叶成功刚想说话,她严厉的说道:“你再在这件事上纠缠,我就把你赶出家门,让你露宿街头。”

 

这年头还有抢着要借钱不让还的,叶成功也不再纠缠,忙说道:“姐,快点餐,服务员都等着急了。”

 

那名服务员露出职业化的笑容,清脆的声音道:“我不着急,你们慢慢看。”

 

“既然你大方请客,姐就不客气了,狠宰你一顿。”陈落雪拿过服务员手中记录客人点餐的本子,刷刷点点写了几个字。

 

叶成功心里道:反正今天刚借了一万块钱,随便吃。

 

结果菜肴上全,陈落雪一共只点了三道菜,她解释为不忍心杀熟。

 

叶成功一阵感动,真是懂得过日子啊!其实他觉得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吃。

 

吃完饭结过帐,两人来到沙滩上,并肩而坐。吹着凉爽的海风,谁也没有说话,体会着海边独有的令人心旷神怡的宁静。

 

叶成功眼望遥远的天际,脸上露出一般只会出现在经历过风雨磨难的老人身上,那种世事洞明、历经沧桑的气质。

 

陈落雪的长发随风摆动,飘逸动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青年男人身上流露出这种气质,深深的被吸引了,脑袋不由自主的依靠在叶成功的肩头,感到无比的踏实安全。

 

她已经过了少女花痴的年代,知道找托付一生的人可以不在乎他的样貌,不在乎他的身世,不在乎他的钱财,她想要的只是一种安全感。她在叶成功身上找到了这种感觉,眼中多了一丝异样。

 

陈落雪的手臂牢牢的抱住叶成功的胳膊,身体紧紧靠在叶成功身上,用心享受着这一刻的安宁与祥和。

 

直到一阵凉风吹过,陈落雪打个喷嚏。叶成功的思绪才回归现实,环抱着陈落雪的腰肢站起身。“别着凉了,咱们回去吧!”

 

神使鬼差般,陈落雪没有任何的挣扎,好像是为了寻找温暖一般向叶成功怀里挤了挤,半个娇躯挂在他身上。

 

怀抱着水蜜桃般的御姐,嗅着飘来的淡淡体香,叶成功有些心猿意马。

 

来到车前,叶成功才依依不舍的松开陈落雪,驾车离开。车内飘荡着一丝暧昧的气氛,谁也没有去打破。朦胧的月光挥洒而下,幽远的天空中悬着几颗荧光般的星辰。

 

夜已深,路上已经没有多少车辆和行人。

 

公路一侧的人行道上,一名女孩推着自行车在独自前行。

 

叶成功借着车灯,看到女孩推地自行车的后车带是瘪的。他按动几下喇叭,汽车放缓了速度。

 

女孩转头看向车内,露出个如盛开的莲花般清纯的笑容。

 

叶成功看着这名女孩有些眼熟,猛然想起了她是点餐时碰到的服务员。他轻点了一下刹车,喊道:“服务员,需要帮助吗?”

 

陈落雪从窗口中探出头,看看女孩的车子,嗔怒道:“叶成功,你还不停车,有没有点怜香惜玉的精神。”

 

叶成功一脸的委屈,马上将车停在女孩的一侧。

 

陈落雪开门走下,热情的说道:“小妹妹上车吧,我们送你回去。”

 

女孩看到车上是一男一女,放下警惕之心说道:“我的车子没气了,只能推着走。你们送我回学校,不会麻烦你们吧?”

 

陈落雪笑道:“不会,反正是顺路。”

 

叶成功一阵无语,都没问人家去哪,你就顺路。

 

女孩感激道:“谢谢。”

 

叶成功下车,将女孩的自行车放到后车厢中,陈落雪拉着女孩坐到了后排座位上,他才开车继续前行。

 

女孩主动说道:“我叫蒋楚瑶,是东海大学的学生,你们叫我小瑶就行。大哥、大姐,怎么称呼啊?”

 

陈落雪道:“你喊我雪姐,喊他叶成功。女孩子一个人这么晚走夜路是很危险的。”

 

蒋楚瑶解释道:“我在东海明珠大酒店做兼职,今天晚上我们见过面的。”

 

陈落雪仔细看看蒋楚瑶的面容,“我怎么没见过你?”

 

叶成功道:“她是给咱俩点餐的服务员。”

 

蒋楚瑶笑道:“还是成哥的记性好。”

 

三人很快熟络了起来,蒋楚瑶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刚好十点半,俏脸上露出难色。

 

陈落雪问道:“小瑶,怎么了?”

 

蒋楚瑶有些难为情,“学校宿舍十点半关门,我好像回不去了。”

 

陈落雪大方的说道:“这好办,今天晚上去我那住,明天让叶成功送你去上学。”

 

蒋楚瑶单纯的说道:“雪姐不用了,我不好意思再麻烦你们。”

 

“不麻烦!”陈落雪对叶成功喊道:“司机,直接回家。”

 

车子停在小区楼下,叶成功等三人下车。陈落雪走出两步,突然弯腰捂住了肚子,眉头紧蹙。

 

叶成功急忙上前扶住陈落雪,关心道:“姐,你怎么了?”

 

他这才发现陈落雪的脸色苍白,一头的汗水,身体轻轻的颤抖着,情况十分糟糕。

 

陈落雪艰难的说道:“可能是在海边着凉了,肚子疼。”

 

蒋楚瑶紧张道:“附近有医院吗?赶紧去看医生。”

 

“小瑶说得对!”叶成功俯下身,将陈落雪轻轻抱起,生怕令她的疼痛感加剧。

 

“不用去看医生,老毛病了,回家休息会就没事了。”陈落雪心里清楚,她现在的情况是女人特有的问题,每个月都会有这么几天。可能是吹海风着凉提前来了,小腹如针扎似的刺痛。

 

叶成功坚持道:“不去看医生怎么行!”

 

他记得小区附近有家小诊所,但时间已晚,肯定关门了,于是抱着陈落雪向汽车走去,准备去大医院。

 

陈落雪挤出一丝憔悴的微笑,“真不用去医院,我来例-假了,女人的问题。”

 

对女人的问题,叶成功束手无策,只好抱着陈落雪上搂。蒋楚瑶在后面紧紧跟着,不住的安慰陈落雪。

 

开门后,叶成功把陈落雪抱到卧室,轻轻放到床上。

 

陈落雪突然想起了什么,把蒋楚瑶叫道身旁,小声的耳语几句。蒋初瑶看看叶成功,小脸一红,做贼似的跑出了卧室。

 

叶成功疑惑道:“姐,你让她去干啥了?”

 

陈落雪有气无力地说道:“女人的事情,你少问。”

 

叶成功看着陈落雪满脸的痛苦,面露不忍之色,试探性的问道:“姐,要不我给你按摩一下?”

 

陈落雪摇摇头,“按摩也没用。”

 

叶成功道:“我家有一门祖传按摩方法,专治各种疼痛,应该能见效。”他不敢把话说死,还从来没解决过女人痛经的问题。

 

陈落雪没有赞成,也没有反对,紧咬嘴唇,随时可能疼叫出声来。

 

叶成功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姐,冒犯了。”

 

陈落雪轻微的挣扎一下,嗔怒道:“叶成功,你要干什么?”

 

“你别误会,我只是想给你柔柔肚子,减轻你的痛苦。”叶成功解释道:“不过不能隔着层衣服,那样没有什么效果。”

 

这是什么歪理?没听说过不能隔着衣服的。如果不是陈落雪肚子疼,真想狠狠给叶成功一脚,她甚至怀疑叶成功有趁人之危占便宜的嫌疑。

 

似乎是为了急于证明自己的清白,也似乎是占便宜的心理作祟,叶成功麻利的解开了陈落雪的衣服扣子。不过他可没敢全解开,只是解开了最下面的一个扣子。

 

陈落雪脸红的看着叶成功的动作,虽然两人都无甚邪念,可这场面对于她来说也着实太羞耻了一些。

 


性百科 » 当兵男朋友要了六次:丰腴美妇撅着雪白的肉臀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