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总想 我下面/把珠子一颗颗的挤出来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7:16 42 人阅读

眼眶之中带着一股惆怅,后悔。

我不忍心,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只能默默的看着她离开,越看越觉的她是个好女人。

 

唉……

 

我无奈叹了一口气,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还没出去,就看到门口一个人鬼头鬼脑。

 

“干嘛呢?秀花婶。”我走出去喝了一声,把她吓了一跳。

 

“臭小子,你想吓死老娘呀!”李秀花拍了拍胸口,狠狠的刮了我一眼。

 

李秀花也是我们胡同院的,大家也认识。

 

我看着她惊吓的样子,笑道:“秀花婶,怎么是我吓你了,是你自己在我门口鬼鬼祟祟的。”

 

秀花婶又白了我一眼,跟着嘴角浮起一道冷笑盯着我。

 

看着她那笑容,我有些瘆得慌:“秀花婶,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呢?”

 

“臭小子,好呀,连我们胡同院最美的人都给你上了。”李秀花笑笑的说道。

 

我却被吓了一跳,慌忙看了看周围见没人也才松了一口气:“秀花婶,你胡说啥,什么最美的人。”

 

秀花一听我的话,哼了一声:“你小子少给我扯皮,刚才那柳淑英在你房间里面做什么事情,我可都听到了。”

 

“你听到了什么呀,你听到了呀!”我立马瞪起眼睛喝道。

 

心里却一阵慌乱。

 

李秀花可是我们胡同院里最出名大嘴巴,她要是真发现我跟淑英婶的事情,估计明天整个胡同院都知道了,我倒是无所谓,坏了淑英婶名声,那我怎么对得起她。

 

“臭小子,婶是过来人,我刚才可都听到了,还看着柳淑英从你的房间里面走出来,你们做什么事情,我会不知道。”李秀发不屑的笑了笑道。

 

我只能死不承认。

 

李秀花见我嘴硬,又道:“好,你不承认,那你说说刚才柳淑英叫的那么欢快是干嘛?”

 

我一阵头皮发麻,看着李秀花笑笑的样子,知道她这种人就是吃软不吃硬的主,直接凶道:“秀花婶,你知道什么,我刚才是帮淑英婶检查胸知道不。”

 

“检查胸。”李秀花噗嗤一笑:“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呢?就检查个胸会叫的那么欢快。”

 

“怎么你不信。”我瞄了瞄李秀花那一对大那处,冷笑道:“要不要我帮你也检查一下,保证让你叫的更欢快。”

 

“哟,臭小子,你还想占我便宜是不。”李秀花立马挥了我一拳。

 

我也没生气,而是冷笑道:“秀花婶,这是你自己不信而已,不信我只能证明给你看咯。”

 

其实我对李秀花没多大感觉。

 

虽然李秀花在我们胡同院里头也算的上是一个美女,可浑身上下都带着一股骚味,很多人都传过李秀花还到新城区那边找个男妓,跟胡同院里头几个年轻人都有一腿。

 

所以一直以来我对李秀花不太感冒。

 

即便她的娇躯很诱人,看着也没太大感觉,我这么说也只不过是想要堵住李秀花的嘴。

 

而且李秀花是我们胡同院出名了高傲。

 

老公在电力公司上班,据说捞了不少油水,家里有几片闲钱,好像看谁都不得劲一样。

 

我看着她那样子,冷笑一声道:“秀花婶,你是不敢吧!”

 

“不敢。”秀花婶一听,立马挺了挺胸道:“臭小子,我还就不信你的话了,好,我今天就豁出去让你碰一把,但你要是不能让我叫成柳淑英那样,我饶不了你。”

 

“任凭处置。”我无所谓一笑。

 

自己一手催乳术加中医针灸,就算是一个性、冷淡只要被我一弄,照样让她浪叫不已。

 

更何况李秀花这个骚货。

 

我看只要碰一把,就会让她叫声连连,所以我根本不放心上,只是看着李秀花进房间那摇摆的肥臀,忽然涌起一股恶趣味道:“秀花婶,这我要是不能让你那么叫,我任凭你处置,我要是可以呢?你又怎么样呢?”

 

李秀花黛眉微微一皱:“你想怎么样。”

 

“让我睡一下。”我直接脱口而出。

 

“臭小子,你就是想要占我便宜是不。”李秀花瞪起眼睛喝道,扬手就要打我。

 

我连忙往后一躲:“秀花婶,你这是不敢吗?”

 

李秀花因为高傲,就是受不了人刺激,一听我的话,哼了一声道:“赌就赌,有什么不敢呢?”

 

我笑了笑,让李秀花往床上躺。

 

她可没淑英婶那害羞,直接往床上一躺,挺起胸。

 

我也不客气,上去连衣服都不脱,直接碰上她的那处,微微一用力,李秀花全身就不由一颤,有些惊恐的看了看我。

 

我看到她的神情,冷笑道:“怎么有感觉了吗?”

 

李秀花没说话,而是皱起了眉头,还强壮着淡定。

 

我看了看就开始用力了一些,啊……

 

李秀花终于忍不住发出一道畅快的叫声,我得意的笑了笑:“怎么样,现在相信我刚才就是为淑英婶检查胸了吧!”

 

“嗯,相信,相信。”李秀发娇喘着点了点头,有些害怕的从床上跳了下来,跟着慌乱的跑开了,我一阵郁闷,怎么这就跑了呢?

 

当然跑了就跑了,刚才跟李秀花说那些话,也就只不过刺激刺激李秀花而已,对她没太大的欲望,上不上无所谓。

 

让我留恋的还是淑英婶,还有玲姐。

 

可想到玲姐现在老公回来了,挺郁闷的,那自己是不是跟泠姐再也没机会了。

 

巧不巧,我还没出胡同院,玲姐就给我打来电话,说要请我吃饭。

 

一下又让我激动了起来。

 

只是到了之后,我才发现不是玲姐要请我吃饭,而是玲姐老公。

 

玲姐老公见到我挺热情的。

 

毕竟我是玲姐的邻居,彼此都认识。

 

他来就是感谢我,帮着铃姐催乳,一个劲的跟我道谢,敬酒,弄到我都怪不好意思的。

 

当然一起吃饭,我更关注的是玲姐。

 

只是玲姐一看到我,就不由的避开我的目光,让我莫名的失落,啪嗒…就这会我的筷子掉到了地上,我低头去捡,抬头那一刻赫然见到玲姐那一双美白大腿。

 

依稀之间我甚至看到了铃姐那裙子里头的风光。

 

“老弟,怎么捡个筷子这么久呀,要不就换一个吧!”玲姐老公说了一句。

 

我慌忙从桌子底下上来,瞄了玲姐一眼。

 

玲姐看到我的目光,俏脸当即浮起一道红晕,她妖媚的样子实在太诱人了,我心中不由一阵慌乱起来,顺着桌子底下就往铃姐那腿上碰去,玲姐浑身骤然一颤。

 

啊……

 

喊了一声。

 

玲姐老公正在倒酒,听到玲姐的叫声,抬头问道:“怎么了。”

 

“没…没事,被蚊子咬了一口。”玲姐苦涩笑了笑。

 

见玲姐主动为我打掩护,我抚碰着玲姐美腿更加卖力了,甚至钻进了裙里头,玲姐一张俏脸微红,带着哀求的眼神看了看我。

 

她越是如此,我越是激动,不断的碰着她大腿。

 

就这会玲姐老公电话响了,看着我笑了笑:“老弟,我去接个人,你等一会呀!”

 

我现在巴不得他走,点了点头道:“嗯,没事,姐夫你先忙。”

 

他走了,我看着玲姐瞪着我,我倒是有些怕。

 

“你怎么这么大胆呀!”玲姐哼了一声,直接伸手拧我的耳朵。

 

疼的我哇叫了一声,求饶道:“玲姐,疼…疼。”

 

见我真疼,玲姐就松开了手,哼了一声道:“让你乱动。”

 

我碰了碰耳朵,一脸苦涩的笑着。

 

玲姐见我这样,黛眉微微一皱:“怎么了,六子,真弄痛你了。”说着,玲姐凑过来,碰了碰我耳朵,一脸的心疼。

 

看着她这样,心里一阵感动,一个冲动直接伸手把她搂紧怀里。

 

啊……

 

玲姐吓的叫了一声,拍了拍我的手道:“快放开我,你干嘛呢?待会我老公就回来了,看到了不好。”

 

“玲姐,你老公要没看到就可以吗?”我抱着玲姐,贴在她耳边吹了吹气道。

 

玲姐的娇躯立马一颤,带着粗重喘气声道:“没…没有,六子,上次我们已经犯错了,我们不能在犯错了。”

 

“可我忘不了你。”我贴着玲姐道。

 

玲姐娇躯又是一颤,身子慢慢瘫软在了我怀里头,显然是心动了,我直接吻上了玲姐的香唇。

 

刚吻上,外面就传来脚步声,我慌忙放开玲姐。

 

玲姐也坐回了自己位置上。

 

她老公回来了,还带了一个女的。

 

我看了看那女的,职业性的看了看她的胸,好大。

 


性百科 » 总想 我下面/把珠子一颗颗的挤出来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