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疼不疼 不疼我继续了:小少爷的大棒槌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7:03 52 人阅读

“没有啊,我早说过让你别带着你那个破香囊,也不嫌丢人!”

 

我注意到弟妹的表情不太对,知道她非常着急,便问道:“弟妹,发生什么事了?”

弟妹急的眼睛都红了,慌张的说道:“我一直带着一个香囊,刚才上厕所的时候发现香囊不见了……”

 

听她这么一说,我不禁想起了我兜里的那个香囊,应该就是弟妹说的那个,随即我把手伸进兜里,想拿出来问问她是不是这个。

 

但,我忽然冒出来一个大胆的念头,于是又悄无声息的把手拿出来。

 

我装出一副诧异的表情,问道:“那个香囊很重要吗?”

 

弟妹急的脸色通红,说道:“嗯,这个香囊对我来说,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说完,弟妹又哀求的看着表弟,说道:“冬伟,一定是我今天试婚纱的时候丢的,你带我回去找找,好不好?”

 

表弟却是一副不耐烦的表情,说道:“你那个破香囊那么丢人,丢了正好,省的我给你扔了。”

 

弟妹急的都带上了哭腔,哀求道:“冬伟,我求求你带我回去找找吧,虽然你嫌它丢人,可它对我来说很重要啊!”

 

表弟更加不耐烦了,没好气的说道:“你看看外边的天都黑了,今天都累了一天了,我是没有力气再出去了,再说了,你那个破香囊,说不定保洁阿姨都已经给扫进垃圾桶了。”

 

弟妹当然不死心,凑到表弟身边,摇着表弟的胳膊,哀求道:“冬伟,求你了,带我回去找找吧。”

 

表弟彻底的发怒了,一把推开了弟妹,没好气的吼道:“你他妈的烦不烦?要找自己去找,别他妈的找我,陪你逛了一天了,我都快累死了!”

 

弟妹被表弟一推,没有防备就坐在地上了,然后委屈的流下了眼泪,嘴里喃喃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看到弟妹流下了眼泪,我一阵心疼,急忙说道:“苏柔,要不我陪你回去找找吧。”

 

听到这话,弟妹顿时就一脸惊喜,说道:“哥,那……那就太麻烦你了……”

 

我笑了笑说道:“都是一家人,别客气。”

 

然后,我就站起来,发现表弟已经开始用手机玩王者荣耀了,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对表弟说道:“冬伟,那你就自己在家里吧,我带苏柔回去找找。”

 

表弟眼睛直盯着手机,看都没看我一眼,说道:“哥,费那个劲干嘛,一个破香囊,肯定找不回来了。”

 

我笑了笑说道:“苏柔想去找找,那就去找找看,说不定就找回来了呢。”

 

表弟一边打游戏,一边皱着眉头说道:“哥,你有那个闲工夫,那你带她去找吧,我是实在累的受不了了,我要先睡会儿。”

 

说完,表弟就直接在沙发上躺了下来。

 

我和弟妹对视一眼,两个人都很无奈,然后我和弟妹就出了门。

 

在车库取到车以后,我和弟妹都坐在车上,我心想反正香囊就在我兜里,而且昨天晚上我都已经和弟妹那么直白了,现在我也没有什么可顾虑的。

 

所以,在车上一坐好,趁弟妹不防备,我把脸凑过去,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同时,我也把一只手伸到了她的胸前,另一只手伸到了她的后庭之地。

 

然而,弟妹直接打开了我的手,转过来瞪了我一眼,脸色很不好看的说道:“哥,那个香囊真的对我很重要,我现在没有心思想其他的事,你要是有心带我回去找找,就带我去,要是你带我出来就为了男女那点事,那我就下车自己打车去商场找。”

 

弟妹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过,看着她的眼神,我知道她是真生气了,一时间也不敢再有过多的动作了。

 

而且,我知道现在把香囊拿出来给她,绝对不是一个好时机,因为她都已经急成了这个样子,我忽然把香囊拿出来,告诉她香囊一直在我兜里,那样的话只会让她更加厌恶我。

 

看来只能将计就计,就当是香囊真的丢在了商场,先带她回到商场,再找个时机假装捡到了香囊,还给她。

 

然后,我就开着车,带着弟妹上路了。

 

弟妹急切想要找到香囊,一直催促我开快点。

 

我问道:“苏柔,你这么着急,那个香囊一定有特殊的意义吧?”

 

弟妹点了点头,说道:“嗯,那个香囊是我妈妈缝给我的,缝好以后没多久她就去世了,所以这些年我一直带在身上……”

 

说着说着,弟妹开始啜泣起来:“没想到今天给弄丢了,那是妈妈留给我唯一的遗物,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找到……”

 

看到弟妹哭泣的样子,我又是一阵心疼,带着歉意说道:“对不起啊,问到你的伤心事了。”

 

弟妹擦了擦眼泪,说道:“没关系,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

 

我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伸过去握住了她的小手,说道:“苏柔,你让心,既然是对你这么重要的东西,那我就是掘地三尺也一定要给你找回来!”

 

弟妹没有躲闪,而是也紧紧握住了我的手,一脸感激的看着我,说道:“哥,不管能不能找到,我都感谢你这份心。”

 

感受着她手心里的温度,我很欣慰,在她无助的时候,我给了慰藉和安全感,看来我又向她的心里走进了一步。

 

当我们赶到婚庆大厦,并且把车停到地下车库以后,时间已经是七点多了,天也全黑了。

 

这种专卖婚庆商品的大厦,一般下午关门都很早,我拉着弟妹的小手,一路小跑来到大厦门口,却看到大厦已经关门了。

 

只有一个值班的保安,正在门口巡逻。

 

我拉着弟妹的小手,赶紧跑向了那个保安,气喘吁吁的跟保安把事情说清楚,恳请他把门打开,让我们进去找找。

 

保安听后,摇了摇头,说道:“那不行啊,公司有规定,我不能擅自给你们开门的。”

 

弟妹听后,更加着急了,带着哭腔连连哀求道:“保安大哥,求求你帮我一次吧,那个香囊对我真的很重要,我们就上去找找,很快就下来。”

 

保安还是摇头,似乎对于弟妹的哀求一点都不在意。

 

弟妹的情绪有些崩溃,哭的梨花带雨的,看到弟妹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我的心都软了,可保安却是很冷漠,让我都想痛揍他一顿。

 

可我知道,我现在揍保安也没用,况且保安的行为说不定对我有好处呢,现在弟妹有多着急,待会看到香囊后,她就会有多惊喜。

 

弟妹啜泣着,把脸埋在我的胸前,无助的说道:“哥,他不让咱们进去,怎么办啊?”

 

我抚着弟妹的长发,安慰她说道:“苏柔,别哭了,这里一切有我呢。”

 

弟妹似乎感觉到了安全感,还真的就不哭了,抬起头来用红红的眼睛看着我。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对她温柔的一笑,我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种异样的情愫,我知道她慢慢的对我动心了。

 

然后我就走到那个保安面前,从钱包里拿出五百块钱,塞到保安手里。

 

保安一下子有些慌乱,急忙说道:“哎呀,你这是干啥……”

 

我赶紧劝道:“大哥,这点钱你拿去买包烟,只要你给我们把门打开,我们就进去找十分钟,找不到立马就下来。”

 

“你这……”保安有些纠结。

 

我赶紧趁热打铁的劝道:“放心吧,就十分钟,你悄悄的把门打开,不会有任何风险,你要是还不放心,我把身份证押给你。”

 

说着,我就把身份证拿了出来,放在保安的手上。

 

保安又犹豫了一下,最终咬咬牙,说道:“好吧,那你们快去快回。”

 

“多谢了!”我说道。

 

然后,保安一看四周没人,便悄悄的打开了锁,开了一个小缝,我和弟妹钻了进去。

 

里边黑漆漆的,一点光亮都没有,我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路过一个塑料模特的时候,吓了弟妹一跳,弟妹直接撞进了我怀里。

 

我告诉她别怕,然后用手搂着她纤细的腰肢,继续往里边走。

 

终于到了我们买婚纱的那家店,弟妹从我怀里出来,也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四处寻找,我也装模作样的四处寻找,趁弟妹不注意,我悄悄的从兜里把香囊拿出来。

 

“苏柔,你看是不是这个?”我惊讶道。

 

弟妹一看,顿时喜极而泣,激动万分的说道:“对对对!就是这个!”

 

失而复得,弟妹爱惜的抱着那个香囊,感激的对我说:“哥,真是太谢谢你了。”

 

我笑着说道:“客气什么,既然找到了,那我们就回去吧。”

 

弟妹红着眼睛点了点头。

 

往出走的路上,我很自然的搂在弟妹的腰肢上,弟妹也很自然的靠着我的身体,闻着弟妹身上的香气,我内心升起了邪念。

 

我激动不已,昨天我和弟妹就差最后一步,结果被表弟打扰了好事,现在我和弟妹绝对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等我和弟妹到了地下车库,坐到车上后,弟妹还在爱不释手的抚摸着那个香囊。

 

我也替她感到欣慰,便对她说:“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运气都不会差,这是你妈妈的在天之灵保佑你,她肯定也不想离开你,所以让这个香囊又回到了你身边。”

 

弟妹点点头,感激的抿着嘴唇,说道:“哥,这多亏了你,要不是你大晚上的带我出来找,恐怕我妈妈留给我唯一的东西都要丢掉了……”

 

说完这话,她又情绪激动不已,热泪再次夺眶而出,一下子就扑进我怀里,彻底的放声大哭起来。

 

一边哭,一边对我感激道:“哥,真的真的谢谢你,要不是有你,我真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她说:“没事了,都已经找到了,现在应该高兴点,对吗?”

 

弟妹点点头,我又嘱咐道:“下次可别再这么不小心了,尤其是等你和冬伟回老家以后……”

 

提到表弟,弟妹的哭声一下子就止住了,似乎她的心情也变的复杂起来。

 

而我,看着弟妹楚楚动人的模样,闻着她身上迷人的香气,心中渐渐的有了一些冲动。

 

现在,弟妹心中对我充满了感激,这时候我要是跟她提出那种要求的话,她应该不会拒绝吧?

 

想到这些,我内心变的更加冲动了。

 

我轻轻的抚了抚她的刘海,看着她有些迷离的眼睛,然后便低头吻在了她的红唇上。

 

弟妹似乎也早有意识,不仅没有一丝惊慌,而且在我们嘴唇将要接触的时候,主动的闭上了眼睛,露出一副享受的表情,同时双唇微微张开,迎合着我的动作。

 

我直接热火狂烧,吮吸着她嘴里的温柔。

 

同时,双手探进她的上衣里,覆盖在了两团柔软之上。

 

这一刻,手心里的饱满和紧致,唇齿间的温润,搞的我立刻就产生了强烈的反应。

 

弟妹也在热情的回应,我能感觉到,她已经对我动情了。

 

此刻我在驾驶位,她在副驾驶位,中间还隔着换挡杆,十分的不方便。

 

于是我用嘴凑近她的耳垂,喷洒着热气说道:“苏柔,你明天就要回去了,我想要你的身子,现在咱俩去后座上给我吧……”

 

弟妹一脸羞涩,而且一番激吻和抚摸,她的眼神也变的有些迷离,呼吸也有些急促。

 

“哥,我是想把身子给你,可我们去后座上……在车上怎么做啊……”弟妹有些纠结的说道。

 

我见她同意了,急忙说道:“你别担心,你看现在停车场里也没有几辆车了,而且我这车上都贴着深色的玻璃膜,外边根本看不到里边的。”

 

弟妹娇羞的说道:“可是……我感觉在车上做好奇怪啊……”

 

我看出她已经同意了,赶紧说道:“没什么奇怪的,来吧,苏柔,跟哥来后座上吧。”

 

说完这话,我就打开车门准备去后座,弟妹不好意思的一笑,也跟着打开了车门。


性百科 » 疼不疼 不疼我继续了:小少爷的大棒槌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