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咬住红肿的花蒂猛吸|我是棒槌你是啥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6:59 19 人阅读

吻着吻着,王婶忽然停顿了下来,一把推开了我,然后摘下了自己的眼罩。

 

四目相对,我能看到王婶眼中的惊恐,我同样吓得魂飞魄散。

王婶下意识张开了嘴,想要出声大叫。我脸色一变,急忙用手捂住了王婶的嘴,低声说道:“王婶,你冷静一些……”

 

王婶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听到我这话后,她虽然停止了说话,但眼睛还是死盯着我。

 

“王婶,只要你答应我不要大喊,我就松开手。”看着王婶,我说道,又提醒道,“王叔现在就在外面。”

 

王婶听到这话,眼眸瞪大,被定住了似的,一动也不动了。

 

我看王婶应该也是被吓到了,就松开了手,我一松手,王婶就把我推开了,有些呜咽地质问道:“王力文,这是怎么回事?”

 

我看王婶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心里顿感一阵心疼,生怕王婶以为是我强奸她,然后讨厌我,就急忙解释道:“是王叔他让我进来和你做的……”

 

我把所有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了王婶,然后王婶就哭了,把头埋在双腿之间,低声抽泣着。

 

我在一旁看着,内心愧疚到了极点,同时还有担心。心中想道,此刻的王婶肯定很伤心很生气,说不定一怒之下就会辞退了,为了保住饭碗,我跪在床上,急忙认错道歉:“王婶,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打我骂我吧,你不要再生气了!”

 

闻言,王婶抬起了头,脸上全是泪花,气道:“能不生气了,你王叔那样对我,就为了那点点财产居然就把老婆给松了出去?”

 

我无言,更加愧疚。

 

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王婶停止了哭泣,眼睛却还红红的,她看着我,问道:“昨天摸我,帮我口的那个人是不是也是你?”

 

“是……”

 

我心虚地低下了头,毕竟我是不仅是看光,摸遍了王婶的身体,还彻底占有了她。

 

“抬起头。”王婶忽然说道。

 

我不敢违背王婶的话,抬起了头,然后就看到王婶用略显复杂的目光看着我,我有些看不透王婶在想什么。

 

王婶的眼神很快恢复平静,看不出任何情绪,冷冷地问:“你为什么答应你王叔?”

 

“因,因为王叔他当时看起来很着急,而且,想到平时他那么照顾我,我就……”我支支吾吾地回答。

“难道我对你就不好吗?”王婶瞪眼。

 

我缩了缩脖子,不知道怎么回答。

 

良久,王婶才又道:“其实这件事也不能完全怪你,你只是李宏斌的帮凶,他才是罪魁祸首。”

 

说到着,王婶咬牙切齿,气道:“想我跟了他八年,都没有嫌弃他性功能不行,他现在居然还把我拱手让出去,让我怀别人的孩子!”

 

说完,王婶看向了我,问道:“王力文,如果下次你王叔还让你对我做这种事,你做吗?”

 

“不,不会了!”我赶紧摇头,像个拨浪鼓一样。

 

王婶看我这样,脸色缓和了几分,又道:“你王叔的目的是让我在我体内留下你的东西,让我怀孕,所以等下你出去就跟你王叔说,很顺利,知道吗?”

 

“嗯,知道了。”我忙点头。

 

“你知道个屁。”王婶忽然脸红的骂了一声。

 

我不知道为什么端庄的王婶会骂脏话,顺着她的目光往下看,我便看到自己的大东西上的被子已经落了下来,露出那跟长牙舞爪的庞然大物,上面还残留着王婶的春水。

 

我脸红,赶紧用手遮住,忙说道:“对不起王婶,我这是生理反应,都是因为王婶太漂亮了……”

 

慌乱之下,我有些语无伦次,心里的想法都给说了出来。

 

我偷偷看了一眼王婶,却发现她并没有生气,而是面色羞涩,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瞪了我一下:“对王婶瞎说什么呢?赶紧出去,你王叔发挥超常顶多也就5,6分钟,久了他难免会怀疑。

 

王婶的鹅蛋脸上,面带羞赧,眉目含春,细而弯的柳眉之下是一双大眼睛,黑漆漆,水汪汪,睫毛弯曲,红唇欲滴,更加妩媚……

 

我一时居然看呆了。

 

“王力文,你听见我说话了吗,发什么愣?”王婶脸红了一下。

 

“算了,你这样出去肯定也会被怀疑,你过来一下。”王婶又道,脸上露出丝丝无奈。

 

“啊……”我愣了一下,有些不明所以。

 

“啊什么啊,让你过来你就过来。”王叔道,脸更红了。

 

我只能唯唯诺诺地站了过去。

 

王婶看了我一眼,冷哼了一声,脸却红透透的,道:“哼,我这是为了报答你之前帮我做的。”

 

话音,我就感觉到王婶滑腻的小手摸上了我的大东西,指尖环绕住我的前端,揉搓着,酥酥麻麻的,很舒服。

 

接着,她的手滑到了我的大东西的根部,把东西整根握住,却握不完全。王婶脸上露出点惊奇,最后她只能双手齐上,才彻底握住了我的大东西,然后就开始前后揉搓着。

 

忽然,还没等我完全反应过来,我的感觉到我的大东西被一鼓紧致温热包裹着,我舒服的低哼了一声。

 

王婶居然在帮我口?我有些难以置信,低头看下去,王婶双手在我的根上前后摩擦着,樱桃小嘴含住了前端,我一想到刚才这个东西进入过王婶的那个地方,上面还残留着王婶的春水,现在王婶却连她的水也一起含进了嘴里,内心更加兴奋,神经也变得更加敏感。

 

“王婶,我快到了……”

神经上的强烈刺激很快使我到了要射的边缘,王婶闻言,手中的动作没有停下,嘴上也加快了速度,然后就伸手朝旁边拿了几张纸过来,准备好要帮我接住。可是太过刺激,我犹如失去理智一般,居然两手抓住了王婶的头发,腰主动动了起来,每一次抽插王婶的嘴都含过了我的根。

 

王婶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双手抓住了我的手,挣扎着想要把我推开,可是她的力气怎么可能大的过我呢?

 

终于,在极致的刺激下,我的感觉一下子就冲到了云霄,长哼了一声,一股湿热的液体便疯狂宣泄了出来,全部都喷进了王婶的嘴里。

 

舒爽过后,我终于反应了过来,低头看向王婶,只看见王婶脸色绯红,发丝凌乱,不停地咳嗽着,白色的液体不停地从她嘴里流出来,看起来非常淫荡。

 

我慌了神,连忙道:“王婶,你没事吧?”

 

王婶呛的眼泪都出来了,埋怨似的瞪了我一眼:“你想弄死我啊?”

 

刚才我的大东西至少进入到了王婶的喉咙。

 

“对不起王婶……”

 

王婶叹了一口气:“算了,白天我还鬼使神差地想要勾引你,没想到晚上我们俩就真的,唉,真的是我欠你的……”

 

王婶用纸巾擦着嘴,对我说道:“我收拾一下房间,你等下就出去向你王叔报告情况,知道了吗?”

 

“那王婶,如果下次王叔还让我……”

 

“你个小混蛋。”王婶气鼓鼓地骂了一声,“下次来的时候记得告诉我一声就行。”

 

闻言,我喜出望外,然后当即不再留恋,朝门口走去,走到门口边上,回头看了看王婶,见她重新戴好眼罩,我才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门外的王叔看到我出来,第一时间便期待地问道:“成功了吗?”

 

我点了点头说道:“成功了。”

 

王叔往我下面看了看,看到我那东西湿漉漉,软趴趴的,当即也没有了疑虑。

 

“那你王婶发现你了吗?”王叔又问。

 

“没有发现,我一直很小心。”我回答。

 

王叔面怀喜色,低声对我说道:“你先回去吧。”

 

说罢,王叔便走进了房间。我却没有离开,而是趴在门口听里面的动静。

 

只是一会儿,里面便穿来了王叔和王婶的声音。

 

“老公,刚才你又去哪了?”王叔问道。

 

“哦,我去换了一条内裤,对了老婆,这次我表现的怎么样?”王叔笑着说道。

 

“中规中矩吧,对了,我先去洗个澡,你射在我里面的东西太多了,都快流出来了。”王婶嗔道。

 

闻言,王叔大笑道:“下次我肯定可以更加厉害,老婆你就期待着吧。”

 

然后我便听到了脚步声,看来王婶已经去浴室了。

 

我有些遗憾,下了楼,洗了一个澡就躺在了床上,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我只感觉有些梦幻,无数人觊觎的绝色美艳的王婶居然不仅被我占有了,而且还帮我口了,尽管不是完全真正意义的占有,因为我只是在里面抽插了几下而已。

 

但是王婶愿意帮我口,意味着王婶早晚有一天会被我彻彻底底地占有。

 

想着想着,我脑子里便浮现出了王婶一丝不挂的完美身体,下面又鼓起了大帐篷,睡都睡不着,像上次那样冲了一个冷水澡之后才睡着。

第二天。

 

我开车将王叔送到公司后便出去随便买了一份早餐回到车上吃了起来。

 

很快到了中午,王叔发了一条信息让我到他的办公室去。我就立马锁好车,进了公司,来到王叔办公室里面。

 

“王力文,等下你王婶的闺蜜就要到机场了,你去接一下。”

 

“好。”我点头。

 

“还有,今天你王婶闺蜜会在我们家住,我们很难找到机会,但是我还是会尽力想办法的。”王叔又道。

 

“还要弄?”我表面惊异地问,实则不是惊异,而是兴奋,这说明晚上我还有机会一亲王婶这个绝色美人的芳泽,怎么不让人兴奋?

 

“当然要弄,你以为你是神枪手,一发就能命中红心,让你王婶怀孕?”王叔没好气道,看起来心情有些不太好,也是,毕竟谁愿意把自己的老婆送出去给别人干?

 

“还有,你王婶那个闺蜜,你提防着点,那个女人行为有些不检点,别让她带着你王婶乱搞。”王叔又提醒了一句。

 

我唯唯诺诺地点头,然后走出了办公室,离开了公司,坐上宝马前往别墅。

 

开了几分钟,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王婶的电话,我立马接通了。

 

“你现在反悔的路上了吗?”王婶问道。

 

“嗯,已经差不多到市郊区了,大概还有十分钟就到了。”我回答。

 

“刚才你王叔对你说了什么吗?”王婶又问。

 

“王叔他让我去接你闺蜜。”我回答道。

 

“没有其他了?”王婶的语气带着点质问的味道。

 

“没,没有了……”我有些心虚。


性百科 » 咬住红肿的花蒂猛吸|我是棒槌你是啥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