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紫黑的硕大疯狂捣弄,把她绑在玉势上调教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6:06 51 人阅读

“老伯,刚才坐在这儿的小姑娘被谁带进去了?”

“还能有谁,蛇头那一伙人呗。赶紧报警吧!”

 

王国强和唐伟民刚见了工人,身上都是不同程度受伤,问题不大,主要是害怕了,害怕蛇头继续报复,所以都不敢上工地了。

 

简单慰问了几句,然后侯青青的电话就打过来了,留下唐伟民继续慰问,王国强开着车马不停蹄的回来了。

 

“被带进去多久了?”王国强脸色阴沉道。

 

“不到十分钟!”

 

王国强二话不说,开着车一头开到施工道路那儿,跳下车就抓住车头上面的一个小混混,抓着他的长头发一路拖了下来,在地上拖了四五米,这才掐住这人的脖子说道:“说,你们这里谁是负责人?”

 

这人完全吓蒙了,平时在这里吆五喝六的,也没见什么人敢动他,此时满头满脸都是擦破脸皮流出来的血,让后面几个跳下车的混混都停下了脚步。

 

只是威吓道:“我们是蛇头的人,快把他放了!”

 

“不说是吧!”王国强当年也是个狠人,抓住这人的胳膊就伸到车轮底下,然后对侯青青说道,“开车!”

 

唐媛媛是在侯青青的陪同下被人带走的,因此她也非常自责,再加上她也是恨透了这群小混混,一时间把油门开到最大。

 

那被王国强抓住的人吓得大叫:“大哥,我真不知道哪里得罪你了,大哥!”

 

“你们工地上的负责人是谁?营地在哪里?”王国强也不啰嗦,直接找到对方的营地就行,唐媛媛也只会被带到那里。

 

“我说,我说!”

 

进了大门,王国强直奔小混混说的营地。

 

而另一边,虎哥把技术员的衣服脱了下来,顺便把里面穿的也一次性给脱了,唐媛媛像个受惊的小猫一样缩在角落里,眼泪吧嗒吧嗒的流。

 

“叔叔,你放过我吧!”唐媛媛感到绝望不已,她把眼一闭,然后全身缩成一个团。

 

“贱人,叫你举报我,让我净身出户,这次也让你尝尝厉害,虎哥可是会好好疼爱你的,他最爱你这种清纯可爱类型的小女生了。”刘茜双手叉着腰竟然站在一旁看好戏。

 

“婶婶,是你。”唐媛媛没想到陷害自己的竟然是自己的婶婶,她虽然也看到了网上曝光的视频,可是那个视频真的不是她拍的。

 

“还想否认吗?曝光我的视频用的手机和你手上的手机是一个牌子,还想否认?”刘茜一脚踢在唐媛媛的腿上。

 

“真的不是我……”唐媛媛柔弱的小手根本挡不住虎哥,转眼间,外套就被虎哥给撕碎了。

 

“你看看,哪里有学生穿这么花里胡哨的,分明心里就是想当绿茶,虎哥,这样的人,一定要接受教训!”刘茜在一旁煽风点火,同时嫉妒唐媛媛清纯美貌的身材。

 

“那是,那是。”虎哥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女生,这一定是学校里的校花级别的,虎哥擦着口水。

 

自从被蛇头安排到这里搞施工,他已经两三个月没有尝过荤腥了,工地上的生活真不是人过的。

 

“小妹妹,不要害怕,你把虎哥伺候舒服了,等会儿虎哥给你五百块钱买点营养补一下。”

 

唐媛媛一面躲着虎哥的魔爪,一面还要忍受着刘茜言语上的侮辱,她只希望那个保护他的身影能再次出现,她的第一次不能落在这样的坏人手里,看着那人肚子上一抖一抖的肥肉,她根本没有任何的感觉,只有无限的恐怖。

 

“叔叔来咯!”虎哥抓住唐媛媛的两只脚,挣扎中按在了办工桌上,一只手按着唐媛媛。

 

正准备开始的时候,砰的一声,门被一脚踹开了,王国强双眼红通的看着屋内的情况,然后一脚就放倒了惊慌失措的虎哥,然后把外套盖在唐媛媛的身上。

 

“你是谁,你他吗谁让你闯进来的……”虎哥话未说完,后面一群白帽子、红帽子和蓝帽子闯了进来,拍照的拍照,讨论的讨论。

 

而王国强竟然面对这些人,哇的一声率先哭了出来。

 

“各位领导,你们一定要替我们做主呀,我们的项目被他们阻拦,现在实习的资料员也被他们哄骗到这里来,差一点就要被他们……哇!”

 

王国强来的路上,就已经通知侯青青尽快联系施工场地内的各种领导,他知道,光是好勇斗狠是办不成事的,想要扳倒蛇头,还需要智商才行。

 

“你们看,那个女人不是视频里的女主吗?”哪里都不缺眼光贼亮的人。

 

这次,唐媛媛反而住进了医院,不过,这个事件带来的也不全是坏的方面,施工方的领导也注意到了黑恶势力的渗透,虎哥被逮捕,而蛇头的动作也不敢太大了。

 

“总包今天找到唐伟民,说他提交的技术方案很完善,可以继续施工了,不过他们想直接聘请唐伟民和他手底下的技术工人。”侯青青一面给王国强捶着大腿,一面向他汇报工作。

 

“今天总包很给他面子啊,唐伟民怎么说?”王国强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

 

“他还能怎么说,他原本就是从公司里跳出来想单干的,总包虽然给的待遇高,他还在犹豫呢,不过王叔,你这次哭戏演的不错,又是以唐伟民合伙人的身份哭诉,得到了业主的同情哦。”侯青青捏着王国强的脚背,然后轻轻放在自己白皙滑嫩的大腿上,轻轻捶着。

 

侯青青转而说道:“要么咱们先注册一个公司吧,我知道唐伟民虽然有一帮手下,但是并没有注册公司,只是以施工队的形式接活。”

 

“注册公司复杂吗?”王国强问道,他以前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

 

“我学的就是工商管理,注册公司就是小儿科。有了公司,咱们就是正规部队了,然后再把那些技术工人安排进咱们公司,他们都是老技术工人了,手艺精湛。有了这个底,我们就不用借别人的资质,自己就可以打发票单据,可以和总包,甚至甲方在桌面上竞标了。”侯青青的想法深合王国强的心,只有自己做大了,才能免受蛇头这样的人纠缠。

 

“你先去注册,我这就和唐伟民商量去。”王国强在侯青青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后者俏脸一红,兴冲冲的出门去了。

 

唐伟民这会儿正在医院陪唐媛媛,他其实自责不已,自己被欺负也就算了,居然还连累媛媛还差点被他们侮辱。

 

“小叔,你先回去睡觉把,我没事的。”唐媛媛非常懂事,这会儿还在安慰唐伟民。

 

“小叔给你削个苹果吧,再过段时间就是高考了,你要把心态调整好,不要受这些事情的影响。”

 

唐媛媛心中一暖,在这个世上,小叔就是她唯一的亲人,亲人就是要一起相互依靠、相互取暖。

 

“伟民,就知道你在这里,我和你商量个事。”王国强把唐伟民拉了出来,就刚才侯青青给他说的,又给唐伟民说了一遍。

 

“这是个好事,不过我只是个搞技术的,管理这块我也不是很懂。”唐伟民心中有些意动,比起累死累活的给别人干活,不如自己成立一家公司,多干少干都是自己的。

 

“青青说她能注册公司,然后你们通个电话,相互了解下吧,我进去看看媛媛。”王国强说道。

 

“那行……”唐伟民一想到注册公司,立刻坐不住了,连忙给侯青青打电话去了。

 

“媛媛,感觉好点了吗?”王国强坐在床沿边上,握着唐媛媛柔弱无骨的小手。

 

小手有点微凉,除了中指指甲边因为经常写字有点茧外,整个手光洁修长,握在手里就像是捧着一块暖玉,王国强受用不已,都不肯放下来了。

 

“强叔,我好多了,真是谢谢你,一次又一次的救我,我真是没用,总是给你添麻烦。”唐媛媛说着眼眶又噙满了泪水,好像下一刻就要落下来了。

 

“千万别这么说,因为媛媛漂亮呀,那些坏人就盯紧了你,想要轻薄你,但强叔可是首席护花使者,就像是动漫里的圣斗士一样,守护我的雅典娜!”王国强这一张嘴,可不是等闲之辈,三下两下就把唐媛媛哄得开心不已。

 

唐媛媛看着自己的小手被王国强凑到唇边,蜻蜓点水一样在上面吻了一下,随后王国强说道:“我的雅典娜,现在好点了吗?”

 

“嗯!”唐媛媛俏脸红扑扑的,身体一阵阵发热,被自己喜欢的人围绕着,别提有多开心了,想起之前在强叔面前时的娇羞,她双眼泛起水雾。

 

而这时,王国强的一只手也伸进被子里。

 

这时,唐伟民兴冲冲的跑了进来,王国强这才罢手,冲唐媛媛眨了下眼睛。

 

唐媛媛转过身,害羞得不敢见人了。

 

事情进行得很顺利,侯青青当天找到工商局,然后和唐伟民沟通过后,就注册了公司,注册资金五十万,然后在法人上面确定是王国强,唐伟民想过了,他只是一个搞技术的,术业有专攻,如果不是王国强找到自己,说不定现在自己已经倾家荡产了。

 

于是他挂了一个技术总工的身份,剩下的管理工作和制度等等都甩给了王国强和侯青青他们,股份的话,唐伟民占比六十,毕竟人、技术和资金都是他的,而王国强占比还是百分之三十,剩下的百分之十,由王国强出资十万,转让给了侯青青。

 

王国强担当总经理,侯青青为总经理助理。

 

东兴县实干施工工程有限公司,也就正式挂牌了。

 

施工继续进行着,几位技术队长也都来上班了,王国强这些天一直在工地上待着,他手下的五个打手也都充当着工人在现场。

 

蛇头在刘茜的陪同下,来过两次,因为没有和王国强见上面,也没有爆发冲突。而唐伟民为了赶上之前的工期,又要大量招人了,侯青青也在协助他,他则一个人在现场忙技术工作,忙得团团转,不过看的出来,他干的很开心。

 

时间已经到了五月底,唐媛媛也是忙得见不到人,高考是人生最重要的一次考试,这一点,不接受任何反驳,很多人都在批评高考的制度,但说实话,正是有了高考,这才让底层的人又了一丝不让拼搏落空的机会。

 

王国强厨艺不错,唐媛媛放学后都不回小叔家了,干脆就住到王国强这里,有时候做作业太晚了,干脆就睡在侯青青的床上。而侯青青一直忙着给唐伟民搞招聘,难得回来一次。

 

“强叔,你做的鸡汤也太好喝了,有没有什么秘诀?”唐媛媛刚洗完澡,赤着脚坐在沙发上,光洁的腿全部露在空气里,就连水缸里的金鱼都吐着泡泡想要多看两眼,更别说是正常人之列的王国强了。

 

眼看到了午夜,也没啥可忙了,王国强坐在唐媛媛的身旁,然后在唐媛媛的惊呼声中,将她的一双小脚揽近自己的怀抱。

 

“强叔给你揉揉,天天这么学习,跟打仗一下,肯定辛苦。试试强叔的手法!”

 

“嘻嘻,好呀,谢谢强叔!”唐媛媛欣然接受,看着自己的一双小脚在强叔的手里来回揉捏,然后一碗热腾腾的鸡汤灌进肚子里。

 

她可算是从身体到心里都被征服了。

 

王国强的一双手慢慢往上游走,按到小腿肚的时候,唐媛媛“嗯”了一声,这里还没有人触碰过,唐媛媛既觉得痒,又觉得好舒服,然后那一双神奇的大手继续往上攀岩,唐媛媛伸直长腿。

 

一双长腿在王国强的怀里动来动去,让王国强心头的火也腾腾的燃烧起来,于是大手往腰身上一按。

 

这时,门却被打开了,王国强吃惊的往门口看去,侯青青正一脸吃醋的站在门口,双手环在胸口。醋意浓浓的说道:“王叔,我在外面可是辛辛苦苦的给你打工,没想到您竟然在这里帮人按摩,要不要也给我按按。”

 

“呵呵,你躺着,我来给你按按。”王国强赖皮的模样让侯青青没了后话,侯青青反而坐到了王国强的另一边。

 

“来哟,王叔,把我按舒服了,我就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王国强哑然一笑,这丫头还上劲了,于是也不客气,大手直奔侯青青,隔着轻薄的衬衫,轻轻的揉按着,侯青青干脆躺在了王国强的怀里,眯着眼说道:

 

“王叔,今天蛇头的电话打到唐伟民那儿了,说想和您见见面,聊一下施工项目的事情。”

 

唐媛媛害羞的跑到厨房里洗碗去了,只见王国强大手往下按摩,然后问道:“你的意见呢?”

 

“我觉得吧……可以再往下一点,对,就是这里。”侯青青脱了高跟鞋,跨坐在王国强的身上,神色一变,“我觉得蛇头这个人不行,而且我们既然成立公司,肯定不能有社会背景,不然做不大的,最好的做法就是这样……”

 

侯青青咬了会儿耳朵,王国强眼睛一亮,笑呵呵说道:“那就这么办。”

 

晚上,唐媛媛和侯青青都不愿意去出租房睡觉,于是挤在一起,和王国强就隔着一道帘子,而对于两女的心思,王国强哭笑不得,同时也是心生慰藉。

 

第二天一大早,王国强先做了一个发型,然后又去县里最大的服装店买了一套西服,换上了一双真皮皮鞋,然后侯青青又给自己挑了一套职业套装,二人郑重其事的来到蛇头负责的施工区。

 

正是因为在别人身上尝到了甜头,所以蛇头才会把目标盯在唐伟民身上,这个既没有背景又没有人脉的理工男身上。

 

“我们老大让你们等会儿,让你们进的时候再进!”一个混混双眼一斜,没好气的说道。

 

“那跟你们老大说一声,什么时候他忙完了,让他再等五分钟我再进去。”王国强既然是要和蛇头谈判,自然不可能还没见面就弱了见识。

 

“哎呀尼玛的,你挺大派头呀,信不信老子抽你呀?”

 

这混混有一米八九,身材魁梧,王国强看着他都需要仰着脖子,不过王国强并不害怕,虎哥才被抓不久,因为猥亵妇女未遂,造成严重影响,已经至少是要被判个五六年了。在这个枪口,王国强都恨不得把脖子伸过去让他打,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果然,又有一个瘦瘦的小混混走了过来,直接请王国强二人进去说话。

 

“还记得我们对号的词啊,不要忘了。”侯青青在王国强的鞋跟上踩了一下,提醒道。

 

两人进了蛇头的办公室,奢侈程度顿时让二人吃了一惊,别人最好的建筑公司用的依然是活动板房,用那种彩钢瓦盖的屋顶,他这好,直接是盖了一间房子在这里,看设计,应该是专门设计的,而且两人一进来感受到的舒适感,这材料估计也不便宜。

 

正对着门的座位上,则是坐着一个稍显英俊的中年人,只是左额头上有块烧伤的疤痕,此外再无瑕疵。

 

这人怀里还抱着个女人,两人进来的时候,这人正好把女人的吊带给扯了下来,那女人虽然疼痛,但是却不敢说话。

 

“坐吧,开门见山的就说吧,唐伟民的那个标,我是真的看重了,之前是兄弟们不对,光想着要了,没和唐伟民说明白,他把那块标让出来,我们给他补三十万。三十万呐,可以在县里买个中等房子了,呵呵……”蛇头一脸藐视的看着王国强二人。

 

王国强一句话不做声,用手指了下侯青青。

 

“王总,唐伟民作为咱们公司的技术总工,前期他一共投入了二百万,现在还将面临总包二十万的窝工罚款,这一共就是二百二十万,如果蛇总想要这个标的话,除去这些钱,还有给机械、后勤的定金,包括后续材料的补给,零零总总,三百万吧!”侯青青念完,末了又加一句,“三十万还不够东兴县的彩礼钱呢!”

 

蛇头一脸阴沉,歪着头说道:“就凭你也够能耐搞我?我手一挥,今天你们都够呛回去。”

 

侯青青冷笑一声,二郎腿一翘,反手就把手机录音亮了出来,还反唇讥笑道:“都什么年代了,还玩打打杀杀。蛇总是想今晚成网络红人?听说政府最近对黑恶势力十分反感,不知道蛇总有几只手几条腿够打。”

 

“小青不能这么说,我们来是和蛇老大协商的,这样,我们也退一步,二百万,然后我们还要蛇老大帮我做一件事情。”王国强到这里才开口说话。

 

二百万?蛇头想了想,他对施工这块不是很熟,但也接触了一段时间,二百万接下来,后面的赚头还是不少的,只要再偷工减料点,利润还是很丰厚的。

 

“什么事情,你说。”

 

“我们总工对他的前妻刘茜和她的情妇侯二深痛恶绝,只要蛇老大能帮我们教训教训他们,那么这个事情还有更好的回还余地。”王国强摩擦着双手说道。

 

蛇头一面细细摩挲着女人,一面把玩着桌子上的茶杯,沉吟了一会儿说道:“这话可是你们说的!”

 

当天夜里,刘茜正光着身爬向蛇头的床上,然后眼前一黑,就被抓进了麻袋毒打了一顿,第二天一早才被人发现坐在垃圾堆里,精神恍惚。

 

而侯二更惨,醉酒的路上被摩托车撞倒,一条腿废了。

 

侯青青也去探望过自己的哥哥,可她对自己的哥哥实在没有感情,读书的时候就为了上位,一度将自己往虎口里送,如今的结局只能是他的报应。

 

只是侯青青找到他,还有更重要的目的,就像王国强找到刘茜一样,为的就是扳倒蛇头的证据。


性百科 » 紫黑的硕大疯狂捣弄,把她绑在玉势上调教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