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宫口一闭 浓精流不出来/好湿好紧好浪好大好爽岳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6:59:09 32 人阅读

还可以喝到那甘甜的乳汁,要是自己也能够将嘴巴放上去喝上两口那该多好呀。

 

“哇……哇……”

 

就在这个时候,刚刚还闭着眼睛吃着奶的孩子突然叫了起来,或许是吃了奶的原因吧,声音比之前大了好多,吓得张小纯花容失色,再次紧张起来了。

 

回过头求助的目光看着老姜,惊慌失措的说:“姜大夫,您快看看,孩子这又是怎么了?”

 

老姜急忙走过来,用手摸了摸孩子的脸,确定孩子没有问题之后,有些疑惑的说:“孩子没事,是不是又没有奶了?”

 

“我……我不知道呀!”

 

张小纯急忙挤了一下,因为紧张,也没有避开老姜,看的老姜心都颤抖起来了。

 

果然没有奶了。

 

张小纯再次着急起来了,孩子还没有吃饱呢,下意识的就对老姜说:“姜大夫,您帮我再摸一摸吧!”

 

老姜自然不会拒绝,就那又白又嫩的大宝贝,他就算是玩儿一辈子都不会厌烦的。

 

不过尝到甜头之后的老姜,却已经不满足只是揉捏了,他有了更多的需求。

 

“先把衣服脱了吧!”

 

张小纯的俏脸再次泛红,只是因为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就没有那么纠结了,很快就将上衣脱掉,露出了那一对诱人的大宝贝。

 

看着那白嫩诱人的宝贝,老姜心跳加速,一双眼睛几乎同一时间就黏在上面下不来了。

 

“姜叔,可以了吗?”

 

张小纯被老姜看的羞涩,下意识的握紧拳头,心里居然生出了一点点的期待。

 

不过这种想法又很快被她给压下去了,她一个劲的说服着自己,自己只是找老姜治病,没有别的想法。

 

“嗯,可以了!”

 

老姜屏住呼吸,伸出手便握住了那诱人的一对尤物,一只手一个,然后小心翼翼的揉捏着。

 

那柔软细腻的感觉,让老姜心生荡漾,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要是能将脸贴在上面就好了,最好是可以吸上两口。

 

“啊……”

 

被老姜刺激到,张小纯下意识的就娇喘出声了,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俏脸红的像是在往下滴血。

 

“姜叔,刚才怎么回事,突然有奶了,怎么突然又没有了?”

 

为了让自己不那么尴尬,张小纯便出言问道。

 

之前一点奶水都没有的时候,张小纯可能已经绝望了,也没有抱什么希望,可突然有了奶水,张小纯又有了希望,想要更多了。

 

“你等等,我让仔细检查检查,只不过检查的时候会有点疼,你要忍住!”

 

老姜一本正经的说着。

 

张小纯也收起来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变得认真起来了,一脸坚定的点了点头说:“姜叔,你来吧,我能忍的。”

 

说完之后,张小纯的脸又红了,一股羞涩的情绪从心底蔓延出来,实在是这句话说得太那个了。

 

老姜自然明白张小纯害羞了,也就没有继续逗她,手上的力气加大,刺激到了几个穴位,尽量将堵塞的细胞给揉开。

 

这是正常的治疗过程,就算是老姜想要怜香惜玉都不行。

 

果然,被老姜这么一刺激,张小纯就露出了难以忍受的神色,原本还红润的俏脸瞬间便白了起来,额头上渗出密密麻麻的香汗,皱着眉一副痛苦的样子,可就算是这样,她依然一声不吭,没有让老姜轻点,或者停止。

 

这种忍耐力,也是让老姜有些佩服。

 

疼痛缓解了之后,张小纯才松了一口气,要是再这样下去的话,她有可能坚持不住。

 

看了一眼自己的那里,并没有如想象中的那样,按摩完了之后就有奶水出来。

 

看到老姜停了下来,张小纯有些焦急了,顾不得还没有散去的疼痛,紧张的问道:“姜叔,怎么样了,难道不行吗?”

 

看着张小纯眼里的担心,老姜不仅没有出言安慰,反而一脸忧愁的说:“问题比我想象的严重,估计直接按摩还不行,还需要配合别的治疗。”

 

“会很疼吗?”

 

张小纯没有多想,自然也猜不到老姜的心思,只看到老姜为难的样子,还以为会比刚才还要疼呢。

 

“没关系,我还能忍,您继续吧!”

 

说罢,张小纯直接闭上了眼睛,想到刚才肯定是她露出了难受的表情,影响了老姜的治疗,心里多少有些惭愧呢。

 

老姜看到张小纯这个样子,心里其实也有点犹豫,可当他的目光再次放在张小纯那对诱人的大宝贝上的时候,那些医德呀什么的,都被老姜给抛弃了。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说的治疗不是按摩,是用嘴巴给你吸……”

 

“什么?吸……这……”

 

张小纯听到老姜的话,不仅吓了一跳,这也算治病?

 

再说了,要是老公还好说,老姜都这么大年纪了,要是让他给自己吸的话,那岂不是……可这里又没有别的人,自己又够不到,除了老姜,还能有谁?

 

老姜看到张小纯犹豫,便知道不能再纠结了,于是灵机一动又说:“小纯,这可不是我胡说,这件事都是你老公的原因,人的身体是有记忆功能的,你的那里都已经记住了你老公的力度,你乳腺堵塞的原因也是这里,孩子的力度达不到你老公的力度,奶水出不来,新的奶水就生不成,然后便造成了坏死,这才是导致你没有奶水的罪魁祸首。”

 

老姜的说一套一套的,关键是张小纯听起来还挺有道理的。

 

于是咬牙犹豫着说:“那我让我老公回来再吸一下行吗?”

 

自然是不行的,就算是行,老姜也不会让张小纯这么做的。

 

于是,老姜急忙摇头说:“吸必须要配合我的按摩一起进行的,要不然就没有效果,而且为了让孩子以后一直有奶,在吸的时候,还要循序渐进,掌握好力度,这要是稍微出点差错的话,孩子以后就真的没有奶了。”

 

“这么严重?”

 

张小纯的脸色变了,一脸紧张的看着老姜。

 

老姜一本正经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可真的让老姜吸,这是不是太……

 

老姜看着张小纯又开始犹豫了,不得不再加一把火。

 

“你自己考虑吧,我该说的都说了,不过也希望你不要考虑的时间太长,要是时间过了,就算是你答应也没有用了,按摩的效果过了之后,吸也没有用了,你刚才的疼也就白受了!”

 

这话一说,张小纯就变得紧张起来了。

 

刚才的疼痛现在还让她记忆犹新,她也不要让孩子没有奶,于是,一咬牙就点头答应了。

 

“那就麻烦姜叔了。”

 

说完这句,张小纯一副认命的样子,虽然闭上了眼睛,脸颊上的红晕却是更多了,不过,除了这种羞涩,她心里却有那么一点点的期待。

 

老姜心里大喜,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成了,看着那殷红的地方,高高顶起,就好像在期待着他的接触似的,老姜心里更是火起,白大褂的下面,那帐篷就撑得更大了。

 

砸吧砸吧嘴,老姜便朝着张小纯凑了上去……

 

“那我来了……”

 

“嗯!”

 

张小纯早就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任由那白嫩的,颤巍巍的风景暴露在老姜的面前,紧张的额头再次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老姜不再犹豫,直接含住了他渴望已久的红嫩。

 

将那红艳艳的果实含住之后,老姜的腮帮子慢慢开始用力……

 

轰隆一声,张小纯的脑海中突然变得一片空白。

 

老姜唇温暖炙热,嘴巴的周围有密密麻麻的胡茬,扎在她白嫩的肌肤上不仅不疼,反而有一种麻酥酥的感觉。

 

那个地方是她最敏感的地方,此刻就被老姜含在嘴里,再加上老姜在吞进去的时候,舌尖还在上面游走了一圈,更刺激的张小纯连呼吸都暂停了。

 

就好像有一股及细的电流,就那么从那个地方钻了进来,瞬间便扩散到她的四肢百骸,让她的身体猛地一哆嗦,紧接着,便又舒服的想要叫出声。

 

“啊!”

 

虽然极力隐忍,可张小纯还是叫了出来。

 

那如同野猫一般的声音,极具诱惑,让老姜心里也痒痒的不行,一双手直接抱在了张小纯的大宝贝上,开始加大力度吮吸起来。

 

随着老姜吮吸的力度,张小纯觉得身体越来越空虚,恨不得立马让老姜将她填满。

 

娇喘声越来越难以抑制,声音也越来越大,双颊绯红,双腿并拢,尽量的不让自己表现得太过强烈,以此来抗拒着那越来越强烈的欲望。

 

低头看去,老姜的神色也有些不对,毕竟是成年人,而且都是经理过那事儿的,张小纯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要是再这么下去,俩人要是真的干柴烈火做出那种事情的话,那她还怎么有脸去见在外打工的丈夫。

 

想到这里,张小纯便一个激灵从那种强烈的幻想中醒悟了一点,急忙催促着老姜:“姜叔,好了吗?我有点难受……”

 

老姜心里得意,难受就对了。

 

不过这样的话他不敢说出来,而是接着加大了力度,使劲的吸了一口,那淡淡的奶香味便弥漫了整个鼻腔,那美妙的味道,比老姜吃过的任何的珍馐美味都要让他迷恋,要是每天都能吃上这么一口那就好了。

 

压下这种渴望,老姜这才有些不舍的松开了嘴巴,看到红着双颊,一脸羞涩的张小纯,一本正经的说:“马上就好了,还剩下最后一步。”

 

听到老姜说马上就好了,张小纯在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心里又有一种淡淡的遗憾,身体上那种强烈的需求并没有得到满足,反而更是想要了,要是在家的话,她会用手自己去满足,可这里是诊所,当着老姜的面,她自然不能做出那种羞人的事情。

 

“那就麻烦姜叔了!”

 

张小纯低下头不敢去看老姜,弱弱的开口。

 

老姜又将手放在了张小纯那个地方,在其中的一个穴位上刺激了一下,这个穴位对身体的敏感有很大的控制作用,老姜又熟悉这一点,将度把握的很好,在他刚开始揉捏的时候,张小纯的脸色就变了。

 

“啊!”

 

就那么一下,就好像黄河断流一般,那冲天的巨浪就那么冲了出来,像是要在她的身上找到释放点,而且来势汹汹,根本就不是她想要控制就能够控制的。

 

又是接连的两声娇吟,终于,那股力量便找到了释放处,然后哗啦一声冲了出来,在那种强烈的刺激下,张小纯好半天都处于那种恍惚中难以自拔。

 

“怎么样了,舒服吗?”

 

老姜一看张小纯的表现,就知道怎么回事,下意识的就问了起来。

 

张小纯听到老姜的声音之后,一个激灵,那种释放过后的舒服感袭来,同时,两腿中间,那种黏糊糊的感觉就强烈起来。

 

就算是穿着衣服,那股淡淡的味道也弥漫来了,若是仔细嗅的话,还是能够闻到的。

 

想到老姜会发现,张小纯就更羞了,急忙点头说:“舒服……”

 

话刚说出来,张小纯就意识到这句话有些不对,更是羞得恨不得立马离去,然后又急忙解释道:“我是说,被疏通的感觉很舒服……”

 

解释了还不如不解释,张小纯越来越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舒服就好,现在应该已经疏通了,回头我再给你找一份菜单,你照着菜单做,也能起到催奶的作用,慢慢的奶水就会多起来的。”

 

看着张小纯坐立不宁的样子,老姜心里的火怎么都压不下去,那里更是胀痛的厉害,想要立马释放,可看到张小纯的样子,明显已经有了离去的心思,不过张小纯的丈夫常年不在家,只要取得了张小纯的信任,以后有的是机会。

 

想到这里,老姜也就没有那么急迫了。

 

“谢谢姜叔,诊费多少,我给你钱。”

 

说话间,张小纯已经穿上了衣服,就要从衣服口袋里拿钱。

 

老姜急忙上前将张小纯的手按住,笑着说:“要什么钱呀,也没有多麻烦,就是按一按吸一吸,大家都是邻居,相互照顾也是应该的,有没有用药,钱就算了,以后要是有啥事的话就来找我,你一个女人带着孩子也不容易!”

 

张小纯的手被老姜摁着,老姜的手结实而有力,她压根就动不了,只能红着脸点头说:“那就麻烦姜叔了!”

 

老姜又有些不舍的在张小纯的手上摸了一下,那滑嫩的感觉,要是能用这样的手帮自己一下就好了。

 

拿开了手,老姜又说了一些注意事项跟客气的话,张小纯才转身离开。

 

看着张小纯那诱人的背影,老姜砸吧着嘴,有些感慨的想,今天还真是好运气,两个美人都让自己得了好处,以后这样的事情要是多一点就好了。

 

唯一遗憾的是,就是亏了裤裆里的伙计,这会儿还难受着呢……

 

看到时间不早了,老姜也没有在诊所多做停留,关上门就回到了家里。

 

家里空荡荡的,一个女人都没有,老姜就更加想念白日里那两个美女了,躺在床上不知不觉就进入到了梦想,梦里,一会儿是高甜甜,一会儿又是张小纯……

 

第二天,老姜按时又到了诊所,刚开门,便看到了徘徊在诊所门口那道俏丽的声影。

 

“甜甜,你来了怎么不进来?赶紧进来呀!”

 

在看到高甜甜的那一刻,老姜的眼睛就黏在高甜甜的身上挪不开了。

 

昨天让高甜甜离开之后,老姜就后悔的不行,脑海中全部都是高甜甜那白嫩的身体,以及她趴在自己面前等着自己进去的样子。

 

原本老姜以为,高甜甜短时间不会来了,却没有想到只一个晚上,高甜甜便出现在了门口,这让老姜欣喜若狂。

 

听到老姜的声音,高甜甜有些羞涩的走了过来,红着脸小声的说:“那个,姜叔叔,我来找你换药!”


性百科 » 宫口一闭 浓精流不出来/好湿好紧好浪好大好爽岳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