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他埋头她腿间吮嫩软:啊好大好硬H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5:40 45 人阅读

她最后能够抵抗的手段了。

 

“真的不行。”

安芸萱隐隐带着哭腔,眼中已经有些泪水闪动。

 

我的心总算是冷却下来了一些,知道要是敢强行继续,最后也只会彻底闹翻。

 

现在我和她之间的关系总算是开始好了起来,小不忍则乱大谋,一个不小心就得被她送进去,现在我就算是憋得再难受,也不能自掘坟墓。

 

“放心,我不会乱来的。”

 

见我神色认真,安芸萱犹豫了很久,总算是决定给我一点信任,稍微松开了腿。

 

我也深吸了一口气,强行移开了手,放弃了最后一块阵地,只是抚摸着她的大腿。

 

渐渐的,我和她交缠在了一起,我不停的挑逗也渐渐让她迷失,起伏的呻吟声也让我体内的火焰燃得更加旺盛。

 

过了一阵,安芸萱已经有些疲惫了,眼含春水的看着我:“王晟,你好了吗?”

 

我只得一头黑线的看着她,就这样能好才怪了。

 

安芸萱虽然是第一次,但是不代表她不懂这些,见到我的表情之后,不由也有歉意。

 

“我现在真的接受不了……”

 

我摆了摆手:“没事,今天就是个很好的开始。”

 

话是这么说,但是感觉今晚上我要是发泄不出来,怕是真的要萎了。

 

“要不你还是去外面吧。”安芸萱说着,又准备拿钱给我。

 

我一时有些哭笑不得,自己老婆让我出去找小姐,还是她给钱,这事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

 

“不用了,你要是累了就休息吧,这事我自己解决。”

 

停了一下,然后我狠狠的在她的挺翘上摸了一把,然后起来把衣服什么的穿好:“你先睡吧。”

 

安芸萱有些嗔怪的瞪了我一眼,不过还是没说什么。

 

走出房间,我给自己点了根烟,稍微平息一下,然后开始思考这么解决这事。

 

上次是找了安芸初,不过这次单纯为了发泄,安芸初对我又挺好的,用她来发泄,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总不能真出去找专业的吧?

 

突然间,脑子里面灵光一闪,我直接开车出去了。

 

来到目的地,我对着门就是一顿猛敲,里面隔了一会才传来动静。

 

“谁啊?”夏文倩穿着睡裙,睡眼稀松的打开了门。

 

按照她的作息时间,现在估计还没睡醒。

 

我当然是来找她,第一她放得开,第二她为了钱豁的出去,我也没什么心理负担。

 

她就穿着一身睡裙,下摆短到了大腿根,两条修长的腿就这么大刺刺的暴露在空气当中,睡裙里面的风景隐隐约约,也不知道穿没穿,甚是诱人。

 

我本来都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这么一刺激,顿时有些控制不住了。

 

“你的手怎么了?”夏文倩也发现了我手上的绷带,但是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我走进去随手关上门,接着拉住她往沙发上一推,直接欺身吻上,同时左手轻快的穿进睡裙里面,没想到一把就握住了她的挺翘。

 

她里面居然真的没穿。

 

夏文倩还有些搞不懂状况,但是在我的动作下,很快便配合起来,杨柳一般的腰肢轻轻摇晃,一条腿顶起来,在我的裤子上摩擦起来。

 

我们的舌头交织着,我的手也没有丝毫的怜惜。大力的揉搓着,夏文倩顿时发出一阵带着苦痛和愉悦的呻吟。

 

情到浓处,我直接把她身上的衣服全部给脱了下来,她妖娆的身体直接暴露在我的眼前。

 

而她也不甘示弱一般,脱下了我的衣服,一时间两人坦诚相待,场面瞬间火爆。

 

她的欲望已经被我勾了起来,双腿直接夹住了我的腰,媚眼如丝的看着我。

 

“快来呀。”

 

尼玛这谁忍得住,我直接搂着她的腰,一下挺直腰杆进了去。

 

粗重的喘息,放荡的呻吟,一时间全响了起来,我本来就憋了许久,一下释放出来无比激烈。

 

夏文倩也不甘示弱,用着各种姿势来迎合我。我双眼泛红,一时间忘乎所以,脑子里面只剩下最后一个念头,冲刺,再冲刺!

 

这场战斗持续了许久,最后夏文倩终于支撑不住了,腰肢高高的撅起,已经隐隐有些翻白眼的征兆,彻底把自己委身于快感当中。

 

“我不行了,王晟,你真是太猛了……我真的不行了,你快出来吧。”

 

夏文倩哀声求饶,而我也终于到了释放的零界点,速度再度加快,迎来最后的喷发。

 

结束了!

 

我喘着粗气坐到一边,夏文倩躺在那里已经没有丝毫的力气,过了好一会,才终于有点动静。

 

“王晟,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我坏笑着看着她:“不是你说随时可以的嘛。”

 

“我是说过,可是你这也太突然了。”夏文倩说着,想起刚才的激烈,眼里快泛出水来,“王晟,你也太猛了。”

 

说着,她站起身来:“我去洗一下,你要一起来吗?”

 

我不禁眯起眼来,看她眼含秋波的样子,怕是又想要了。

 

果然,只有累坏的牛,没有耕坏的田啊。

 

我休息了一会,也开始有些抬头的势头,既然你要求,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又在浴室云雨一番,我这才心满意足的回去。

 

已经到了深夜,我蹑手蹑脚的回到房间。

 

但是没想到,安芸萱居然还没睡,而且我打到一半的地铺也收回去了。

 

见到我,她似乎响起了之前的场景,脸颊染上了一抹好看的红晕。

 

“你没事了吧?”

 

我不知为何有些心虚,挠着头:“没事了。”

 

“没事了就睡觉吧。”安芸萱微微埋下头去,显得有些娇羞,“你一只手打地铺也不方便,要不今晚就睡床上?”

 

我愣了一下,随即变得狂喜起来:“真的?”

 

安芸萱没有再回我,而是睡下别过头去,特意留了一半床出来。

 

我压制住心里的激动,躺了上去,心跳居然变得越来越快。

 

这个距离,一翻身就能碰到,好闻的香味也不停的往鼻子里钻。

 

渐渐的,我变得有些心意阑珊起来。

经过这么一晚,我和安芸萱的关系变得缓和了许多。

 

只是可惜,那晚的香艳,后面并没有再发生。

 

其实也能明白,那次是为了安果额外开恩,距离她完全接受我还有一段路要走。

 

而安果这边,其实还有事情要处理。

 

薛明这个王八蛋,敢那么对我,我暂时处理不了你哥哥,但是对付你还不是小菜一碟?

 

伤好之后,我总算是跟着安果再度返回学校。

 

刚到门口,就听到里面有人在大声吹嘘。

 

“那个王晟自己以为自己多厉害,惹到了薛明,最后还不是没什么好下场。”

 

“这段时间他没来,就是因为在住院呢。”

 

“别看他在我面前牛气,当初还不是跪在薛明面前求饶。”

 

这声音我可算熟悉,在班上能和我不对付的也就只有徐龙了。

 

安果的脸色并不好看,低声到:“你不在的这段时间,这家伙到处诋毁你。”

 

我冷笑一声,走了进去,一眼就看到后排的徐龙,还在不停的吹嘘着。

 

“真是可惜当时我有事不在场,不然真该拍下来,拿给你们看看。”

 

我咳嗽了一声,然后朗声到:“你拿给谁看啊?”

 

徐龙声音顿时制住,面带不悦的扭头:“哪个王八蛋打断我……”

 

话说到一半,徐龙顿时愣住,脸色一瞬间变得惊恐起来,张着嘴如同被掐住脖子的鸭子,滑稽无比。

 

“继续说啊,谁跪在薛明面前求饶来着?”

 

我玩味的看着他,一步步走过去,只见他猛吸了一口气,整个人忽然瘫软,撑在桌上。

 

“王晟,不是,王哥,你怎么来了?”薛明整个人都炸了毛,语气里隐隐带着哭腔。

 

我现在要是吼他一声,估计他都能被吓得尿裤子。

 

不过我现在没有心思跟他这种小丑浪费时间了。

 

“你去找薛明,跟他说安果有事找他,不许跟他说我来了。”

 

薛明紧张的咽了咽口水:“现在吗?这都快上课了……”

 

但是看到我的脸色阴沉,他瞬间止住:“我知道了,这就去。”

 

薛明慌忙的跑出去,他那几个小弟也静若寒暄不敢看我,周围的同学一个个看向我的眼神里面都带着敬畏。

 

等了一会,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让人厌恶的笑声。

 

“那小妞这突然想找我?肯定是耐不住寂寞,想和哥哥探讨一下生命的真谛。”

 

安果脸色微微一变,低声呸了一声:“真是恶心。”

 

果然,薛明很快走了进来,但是一见到我之后,顿时愣住了。

 

不过只是愣了一瞬间,薛明又变得嘲讽起来。

 

“哟,这不是王晟么,怎么手臂好了?”

 

我冷冷的笑着,朝他走过去,周围的同学见势不妙,一窝蜂的跑到了外面,透过窗户看着我们。

 

“托你的福,我好得很。”

 

我边说着,边随手抄起某个同学的钢制保温杯,薛明见状,表情顿时有些凝固。

 

不过他还是强装着:“我可警告你,上次放你一马你可别不识抬举,再敢惹我,我让你死无全尸。”

 

我点着头:“恩,我知道,我也没想惹你啊。”

 

话是这么说,但是我的脚步却没有丝毫停顿。

 

就在快要靠近的时候,薛明总于绷不住了,后退了两步:“你给我站住,不然我不客气了!”

 

我眼睛微眯,手中的保温杯陡然握紧:“我倒是想看看,你能怎么不客气!”

 

话音一落,我直接朝他的头打过去,速度之快,即使是薛明都来不及反应。

 

只听一声沉闷的响声,保温杯狠狠的砸在了他的头上,薛明顿时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鲜红的血液从他的脑袋上流了下来。

 

外面顿时传来一阵惊呼,而我淡漠的丢开保温杯,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薛明终于害怕了,满眼恐惧的看着我:“王晟,你可别乱来……”

 

我气极反笑:“我这就算乱来了?之前你可还准备废我一只手来着。”

 

边说着,我边拿着薛明的手臂放在讲台台阶上。

 

他刚被我爆了头,这会暂时控制不了身体,只能恐惧的看着我,慌忙的摇着头。

 

“你想干什么!”

 

我没有再回答他,只是拿起一边的凳子,朝着他的手臂狠狠砸下!

 

“啊!”

 

只见薛明的手臂朝着一个诡异的方向扭曲起来,惨叫声响彻了整个教室,那双眼变成赤红,额头青筋暴现。

 

他的手臂,直接被我给打断!

 

至始至终,我的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昨晚这一切后,也只是淡漠的丢开椅子,冷冷的看着他。

 

“这是你欠我的。”

 

接着,我又一脚踢在他已经断掉的手臂上,薛明终于承受不了如此剧烈的痛苦,昏死过去。

 

整个教室陷入了诡异的安静,包括在外面看热闹的人,也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特别是薛明,简直是面无血色,心里一阵心悸。

 

要是他刚才也这么对我的话……

 

一想到这里,薛明就止不住的发抖。

 

几秒过后,刺耳的上课铃响了起来,接着外面传来一阵骚动,只见班主任蒋薇站在门口,铁青着脸,紧紧抿着嘴唇。

 

她也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而已,见到这一幕难免也会害怕,过了好一会,才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王晟,跟我到办公室来。”

 

来到蒋薇的办公室,蒋薇显得很生气,但是对我又毫无办法,只能无奈到。

 

“王晟,你怎么能把他打成这样?我怎么向学校交代?”

 

我也是到了气头上,毫不退缩的看着她:“那我倒是想问问,当初薛明叫人来学校停车场堵我,这都几个月了,学校又给过我什么交代?”

 

蒋薇脸上闪过一抹纠结,叹了口气:“这事是学校不好,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把薛明薛明打得这么狠,他肯定会报复。就算你不怕,安果呢?”

 

这种事情,来之前我当然都已经安排好了,不过现在看到蒋薇这么关心我们,心里还是有几分感动。

 

“我当然考虑到了这点,所以想跟你请个假。”

 

蒋薇点了点头,拿起笔来准备写请假条:“也好,你请假先避避风头。”

 

我不禁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咳嗽了两声:“老师,你误会了,不是我请假,是安果,我后面还要来正常上课的。”

 

蒋薇手中的笔陡然滑落,震惊的看着我:“你还要来上课?!”

 

蒋薇现在肯定觉得我脑子有问题,明知道薛明会报复,还要明目张胆的来报仇,这和找死有什么区别。

 

“王晟,你这是何必呢?可别为了一时要面子毁了自己。”蒋薇看着我,严肃而认真。

 

我也只有笑笑,这事还真不是为了面子。

 

这事之前就和安芸萱说过,这次我返校想干嘛她也知道,她特意给了我二十万,用来处理这事——毕竟这方面的事情还是我比较熟。

 

而我也相当干脆,二十万请陈威出手足够了,而且名正言顺。

 

我继续上学,不过是为了引蛇出洞罢了。

 

“老师,你只需要给安果批请假条就够了。”

 

见我再次强调,蒋薇也拗不过,只好给安果批假了。

 

中午的时候,我就先让安果回去了。

 

下午放学,我正收拾东西,蒋薇忽然走了进来,拍了拍我的肩膀。

 

只见她脸上带着纠结和不忍,探寻的看着我:“你就这么回去,会遇到危险吧?”

 

虽然我挺想薛光他们今天就找过来,但是多半不可能,也就笑到:“没事。”

 

蒋薇的脸上忽然多了几分怒意:“你就这么不顾自己的安危吗?”

 

我有些哭笑不得:“老师,你找我到底啥事啊?”

 

只见蒋薇咬着嘴唇,试探问到:“要不,你跟我一起走吧,再怎么说我都是榕树高中的老师,他们应该不敢明目张胆的动手。”

 

我一时有些无语,看来这老师真是不懂世间险恶,薛光那些人又不是街边随处可见的小混混,你就算是校长也没用啊。

 

不过终究是一片好心,我也不忍戳破她。

 

“老师,真不用了。”

 

没想到蒋薇忽然强硬了起来:“不行!你好歹是我的学生,我得对你负责。”

 

蒋薇年纪其实跟我差不多,不过整个人看起来很娇小,一米六的身高,偏偏还长了一张娃娃脸,穿着一件白色短袖,初看都会觉得她还没成年。

 

就这幅样子,现在一脸认真的对我说,要对我负责,真是有点怪异的好笑。

 

想着今天应该不会出事,满足一下她的责任心也没什么:“好啊,那就先谢谢老师了。”

 

她这才露出几分满足的笑意,带着我上了车。

 

我们刚开出学校没多久,我就敏锐的发现有一辆摩托在悄悄跟着我们。

 

看样子应该是派来探底的,薛光应该猜到我们不会再正常上课,想找到我们家在哪儿。

 

现在这情况,是肯定不能让他们探到的,而且也不能把麻烦引到蒋薇老师家去。

 

想了想,我看向蒋薇:“蒋老师,前面左拐。”

 

如果我记得没错,那边有条小巷子。

 

蒋薇有些疑惑:“那不是回去的路啊,你想干嘛?”

 

“等会跟你解释。”

 

蒋薇便不再多问,停在了小巷口,然后下车跟我走了进去。

 

到了这时候,蒋薇也察觉到了,有些紧张的问我:“是不是有人在跟着我们?”

 

我点了点头,蒋薇见状有些害怕:“那停下来?赶紧走啊,或者报警?”

 

“用不着,好像就一个。”

 

我们躲在巷子阴暗处,果然,很快便走进来一个人。

 

我本想偷袭他,但是这家伙警戒心很强,一听到有动静,直接一个撤身躲开,同时抽出一把匕首出来,寒光闪闪。

 

“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

 

我把蒋薇护在身后,冷眼看着他:“薛光让你来的吧?”

 

只见那人冷笑数声:“本来上次都放过你了,没想到你还敢把光哥的弟弟打成那样,你死定了。”

 

我并没有理会:“还有其他跟屁虫吗?”

 

“你以为我会说?”

 

“没有,所以我想使用点过激手段。”

 

话音一落,我顿时朝着他飙射而出,足尖轻点一个旋身,另外一条腿狠狠的朝着他的脑袋踢去。

 

这人脸色大变,慌忙抬起手臂横挡,但是却挡不住我的力道,直接被踢得连退数步。

 

薛光能把这人派出了,也可见这人有点本事,只不过稍微接触,就立马判断打不过我,直接一个扫堂腿扫在地上的水坑中,立马激起一大片污水。

 

我快速躲开,但是后面的蒋薇却遭了秧,顿时被污水淋了个遍。

 

那家伙趁着这个空档,手中的匕首又丢了出来,不过目标并不是我,而是……后面的蒋薇!

 

那家伙丢完就跑了,只见蒋薇直接傻愣在那里,看着寒光闪闪的匕首逼近。

 

幸好那家伙慌乱中没什么准头,匕首险险的从蒋薇的头顶飞过。

 

这么一迟疑,要追也追不上了,我只能作罢,走到蒋薇身边。

 

“你没事吧?”

 

蒋薇当真是被吓惨了,缓了一会,才回答我,不过脸色有些难看:“我没事。”

 

说完,她看了看自己身上被弄脏的衣服,愁容更甚:“我还是先回去换身衣服吧。”

 

我挠了挠头:“这个恐怕不行,还不知道有没有人其他人跟着,咱们今晚不能回去,被他们知道了地址,可就麻烦不断了。”

 

蒋薇愁了个小脸:“那怎么办?”

 

“今晚就找个酒店凑活吧,你这衣服就在酒店洗,明天也干了。”

 

蒋薇稍加思索,也没想出其他法子来:“也只有这样了。”

 

看样子蒋薇真的是被吓坏了,想拉着我,但是又怕显得太亲密,只敢紧紧跟着,瑟瑟发抖的和我一起出来。

 

结果刚出来,就被突然蹿出来的一只猫吓到了,尖叫一声直接扑到我怀里。

 

之前还信誓旦旦的说要保护我,没想到转眼就被吓成了这样。

 

“别怕,就是一只猫。”

 

她这才紧张重新站直,不过抓住我的手却不敢松开了。

 

附近正好有一家酒店,要了两间标间,上了楼。

 

站在门口,蒋薇忽然拉住了我,眼里还残存着几分惊慌:“王晟,那些人应该不会来了吧?”

 

我想了一下,然后摇头:“不好说,不过我敢肯定,他们知道我们在这里。”

 

蒋薇顿时有些慌乱:“那他们晚上不会找来吧?”

 

“有这个可能。”


性百科 » 他埋头她腿间吮嫩软:啊好大好硬H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