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他抬起她的臀 不停的撞击着_bl双腿拉开白浊顶弄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5:36 17 人阅读

门砰得一声就关上了。

张富贵摸着自己的脑壳,没想到,这包花生竟让兰兰这么生气,他这才体会到,这人不能太实诚,本来自己舍不得吃这包花生,留给她吃,反倒让她生气,张富贵后悔自己太老实,这不麻烦了,不知道这兰兰还会不会再理他。

 

张富贵独自吃了午饭,见兰兰躲在房里,以为她还在气头上,于是空着手出去了,因为他答应了秀花要帮她们家干活,在他看来,男人说话当一言九鼎,说到做到。

 

兰兰却在门缝看着外面,见张富贵往外走,气得直跺脚,“哼,这个死富贵,也不来哄哄我,自己走了。”自己又放不下这个面子叫住他,只有任其离开了。

 

过了好一会,兰兰才出来吃饭,一边吃着饭,一边还在生着气。

 

张富贵去了秀花家,秀花很高兴,拉上小莲一起下地去了,用她的话说是,“你富贵叔来了,咱们一起去,正好一下午把红薯全收了。”

 

小莲很不高兴,几乎是被秀花拖着走的,她一路嘟着嘴,时不时骂张富贵,“你个死张富贵,都怪你,要不是你,我怎么会被拉来干活?……”

 

张富贵听着,傻呵呵地笑着,骂吧骂吧,总有一天,老子会叫你在老子跨下呻吟。

 

她们娘两在外面空着手走着,张富贵挑着担子像老长一样在后面跟着。

 

一边跟着走,一边盯着她们娘俩的屁股。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小莲果然是青出于蓝,她的屁股比她妈的大多了,还翘着,看着看着张富贵居然有了反应,心里想哪天要是能摸摸小莲这丫头的屁股就美死了,但一想自己不行,又不禁哀叹起来,哎,真是命苦啊!

 

到了地里,张富贵就铁锹挖红薯,先把土挖,再伸手进去把红薯从土里给一个个捞出来。

 

秀花忙活着剥掉红薯上的泥巴,然后轻放进箩筐里,看着一颗颗大大的红薯,里面美滋滋的,晚上做饭的时候要是在灶里埋上几个,等熟了,剥开那皮一看,里面的肉肯定红红的、热乎乎的,香气扑鼻。这样想着,秀花就兴奋了起来。

 

不曾想,小莲这丫头,没干几下,就跑了开,在河边勾着莲子和荷花,她蹦啊跳啊,很是开心。

 

秀花看见像小孩子一样,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哎,这小莲好像永远也不长不大,不做点正经事。”说着,她的脸上满是担忧和苦涩,你说把她嫁了吧,家里就剩下她一个人,往后家里就冷冷清清的,她想着就害怕,可是不把她嫁了吧,年纪嘛十八、九岁也不小了,老是像半大的孩子,可把秀花给愁死了。

 

“老嫂子,你别叹气了,她还只是个孩子,让她去玩吧”张富贵见她叹气就这样安慰着。

 

“还小啊,都大姑娘,要不是这就一个宝贝女儿我早把给嫁了。”

 

大哥心想,嫁给我怎样?我尚未娶亲呢?但这话也只是他心里想,嘴上哪敢说,一说出来,指定会她们娘俩唾沫星给打死,于是又端着他的招牌笑说,“呵呵,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就不要操心了。”

 

“不操心?不操才怪,反正你光棍一条,当然不会明白我们当父母的难处,跟你讲也是白讲,干活吧!”

 

秀花这不经意地说,不曾想说到了张富贵的痛处,是啊!他妈的,老子还是光棍一条,孩子更不知道在哪里,想操心也没得操了,想到这张富贵心里有点难过,神情暗淡了起来。

 

秀花一看张富贵那神情,她苦笑了一下,“哦,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说你的。”

 

张富贵却呵呵地笑着,掩饰着他内心的酸楚。

 

秀花见他傻笑着,心想他一个傻子哪懂这些?于是不去管他,继续忙活着她的红薯。

 

突听“啊”地尖叫一声,两人同时一惊,这不是小莲的叫声吗?秀花和张富贵一同朝河边看去,小莲那么大的一个人竟不见了,秀花大骇,她叫了起来,“小莲,小莲……”,一边叫着,一边人也朝那边跑去,张富贵一看不妙,赶紧把手里的铁锹丢在了一旁,也跟着跑了上去。

 

只见小莲倒在了河边,已经不醒人事,秀花慌了神,扑了过去,推着小莲,“小莲,小莲,你醒醒”

 

没有反应,秀花一个劲地推一个劲地喊,但是小莲还是没有反应。

 

张富贵看不对劲,他走了过去,检查着小莲,只见小莲的身材凹凸有致,但瞧她的脸虽然昏睡着仍然皱着眉头,表情有些痛苦,张富贵知道她肯定受过什么伤害。

 

于是张富贵把她的身子翻来翻去,查看她有没有受伤。

 

秀花一看,打他的手,“你一个大男人占我女儿便宜啊?”

 

“我在检查她有没有受伤“说着,张富贵又检查了起来,朝她身上摸来摸去。

 

秀花又打他的身,“嘿,别乱摸,她还没出阁呢”

 

“好,那我不管了。”张富贵站了起来。

 

“别,别,你别不管,你不管,我们娘俩怎么办?”秀花束手无策,此刻这个在她看是个傻子的张富贵却成了顶梁柱。

 

张富贵看着秀花无助而惶恐的眼神,又蹲了下来,朝小莲的身上又摸来摸去,只觉小莲全身像豆腐一般柔软娇嫩,他摸过她的前胸、腰肢、臀还有她圆润的大腿,当摸到小腿的时候他发现了问题,只见她裸露的小腿肚上有几个洞眼,这个张富贵是有过经历,他一惊,“不好,她被蛇咬了”,他赶紧将她横抱而起来,放在田埂上。

 

秀花跟着过来,脸有些唰白,“怎么办?”

 

“不知道是不是毒蛇,得赶快给她把毒血吸出来,要不然危险,你是她妈,你来吸。”

 

“啊,毒蛇?我不敢”秀花吓得发抖。

 

“算了,算了,反正我贱命一条”说着,张富贵的头伏了下去,给小莲的脚肚上吸毒,然后一口一口黑色的毒血吐在地上。

 

小莲突然醒来,却见张富贵亲着她的脚肚,她惊道“你干什么?”

 

张富贵没有理她,而且抬起来,又吐出了一口血,头又伏了下去。

 

“小莲,你醒了,你富贵叔在帮你吸毒血,多亏他了”秀花说着,对张富贵闪去感激的眼神。

 

“啊……,原来你是在救我。”小莲也吃了一惊,没想到这傻里傻气的人还会救她,以前她对他的态度那么差,他居然还要救她,小莲不禁有些惭愧,但被一大男人吸着她的脚肚,她脸飞上两朵红云。

 

张富贵吸了一阵,吐出来的血越来越红了,这才停了下来,来到河边,捧着水漱口。

 

漱罢,张富贵又将小莲横抱而起,便朝村里走去。

 

小莲一惊,面红耳赤,“你快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你被蛇咬了,不能乱动,否则毒液会扩散”张富贵杜撰着,心想老子舍了命地救了你,这不得让老子好好抱抱你啊?这样想着,他一边抱着她的走,一边两只手还不安份上下动不动用手掌触摸着她柔软的肌肤。

 

小莲眉头紧皱,只见他傻呵呵地笑着,笑得那么无邪,以为他是无意的,所以也没说什么,只是脸上火辣辣,第一次被男人这样抱着,她娇羞不已,来往的路人都向她投去异样的眼神,更她难为情,即便她妈跟在后面不断地解释说她被蛇给咬了,她索性闭上了眼睛。

 

张富贵这才恢复到他的本来面目,斜着眼欣赏着她的俏脸,只见她脸色绯红而娇嫩,美目紧闭,长长的睫毛抖动着,瓜子脸,确实是个美人胚子,尤其是她的两片红唇,既薄又性感,张富贵看着她的小嘴很想亲一口,但显然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心里笑了起来,嘴角露出一丝得意,嘿嘿,你个臭丫头,你也会有今天?叫你对老子视若无物,叫你朝老子瞪眼,老子可将你全身给摸了个遍了,老子现在是你的救命恩人,看你还敢那样对老子?你以为老子真是傻子吗?

 

张富贵一路得意,把小莲抱到了张康年那里。

 

“这丫头咋了?”站在诊所门口的张康年见着张富贵抱着小莲就问。

 

秀花赶紧说,“她被蛇给咬了。”

 

“哦,那,快抱进来。”张康年招呼着,自己先走了进去。

 

张富贵把她放在那张病床上,她这才睁开眼睛。

 

张康年见她醒来,“孩子你没事吧?”

 

小莲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伤在哪?”

 

“我的脚上”小莲朝自己的伤处指了指。

 

张康年用手挤了挤她的伤口,“咦,血是红的嘛,毒没有了,咋回事?”

 

秀花赶紧说“是张富贵吸的。”

 

张康年看了看张富贵,“你跟她非亲非故帮她吸毒,你要知道上次你被蛇咬,是兰兰拼了命帮你吸的,她拼命救你倒也说的过去,她是你弟媳,可是你跟她什么关系也没有啊。”张康年又转向小莲说,“孩子,你今个儿是命大啊,如果是毒蛇,张富贵没给你吸毒的话你就没命了,他也跟着没命,他这次可是拼了命救你的,这思想真是高尚,你得好好谢人家。“

 

张富贵还是傻呵呵地笑着,老实说他真的有点傻,那小莲跟他本身就非亲非故的,就是这种傻劲让他救了这个八杆子打不着的丫头。

 

听张康年这么一说,小莲感激地看着他,他依然傻呵呵地笑着,现在在小莲的眼里,他不再那么讨厌,于是她由衷地说,“谢谢你,富贵叔”

 

呵,终于叫富贵叔了,张富贵很高兴,终于让这丫头对自己的态度有所改观了,不过他马上又高兴不起来,什么?富贵叔?这不是比她大了一辈吗?哎,看样子,这丫头跟自己没什么缘份,这么漂亮姑娘得不到,真是太可惜了。想到这,张富贵有些伤感。

 

他摇了摇头,“没事,不用客气。”

 

小莲把头转了过去,张康年给她打针、上药,然后再包扎一下,接着倒了两颗药丸,一颗给小莲,一颗给张富贵,“你们一人一颗,专解蛇毒,是我刚进的货,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你们现在就吞下。”

 

“好的,这简单。”张富贵一口将这颗药丸吞下。

 

小莲见张富贵一口吞下,她也学他的样把药丸塞入自己的口中,然后咕咚一下吞了下来。张富贵见她学着自己,对着她傻呵呵地笑着,心想,这丫头还挺上进。不曾想,小莲也对着他傻笑,她笑得那么甜,那么傻,那么可爱,秀花和张康年面面相觑,这小莲也傻了?

“看你们气色还不错,你们现在可以走了。”张康年说。

 

“好的”秀花付了医药费,招呼着他们两个走。

 

张富贵很自觉地跨了过去,将小莲抱了起来,因为他觉得她那柔软而温热的身子他没有抱过瘾,但嘴上却说:“你不能动,一动毒液容易扩散,还是我抱吧!”

 

这次小莲没有反对,显然张富贵的歪理把她给唬住了。

 

张富贵抱着头转身就走,但张康年叫住了他,“张富贵,我觉得你有些不对劲。”

 

“啊”张富贵一惊,是他中了毒,还是康叔发现了他的小心思?他缓缓转过身来,“康叔,我哪里不对劲?”

 

“你再说一遍”张康年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

 

“康叔,我哪里不对劲?”张富贵重复着。

 

“嘿,你小子不结巴了?怎么回事?”张康年眼里发出惊异的亮光。

 

“呃……,你问秀花”张富贵把这球踢给了秀花。

 

秀花朝他瞪了一眼,张康年转向秀花,“你说,他怎么回事?”

 

秀花笑了笑说,“哦,说来也奇怪,他被我踹了一脚就不结巴了。”

 

张康年更觉惊奇,他睁大了眼睛,“是吗?有这种事?你踢他哪了?”

 

这一问把秀花给问得楞了一下,难道我踢了他的跨下要让你知道,她傻笑了一下,“就踢了她的……头,对,头,是不是张富贵?”

 

张富贵也傻笑着,点点头。

 

张康年一看,张富贵也点头,在他印象中张富贵是不会说谎的,那就真有这事,他满脸写满了惊讶,眼睛发出了亮光,忙戴上老花年,拿起书架上的发黄的医书翻了起来,一边翻着一边还自言自语说,“有这种怪事?”

 

秀花给张富贵使了个眼色,“还不快走?”

 

“哦”张富贵抱着小莲,跟着秀花走了。

 

到了她家,张富贵把小莲放在客厅的椅子上坐,小莲便问,“富贵叔,你真的是被我妈踢中了头,才不结巴的?”

 

张富贵不想再撒谎,“呃……,事实上是,她踢了我的裆部。”,说完他傻呵呵地笑着。

 

小莲一楞,脸都红了。

 

秀花忙用指尖戳了张富贵的太阳穴,“瞧你,怎么可以跟孩子说这事?她还是个孩子。”

 

张富贵却不这么认为,你看小莲那胸,那屁股像个孩子吗?入洞房都没有问题。

 

小莲的美目马上瞪着他,“肯定是你对我妈使坏,我妈才踢了你那里,你活该,看你还敢不敢?”

 

张富贵马上摆手,“误会,误会,那是我跟你妈撞了一跤,她以为我占她便宜才踢得我,我可没想占你妈便宜啊!”,张富贵还是说谎了,他不想自己刚在小莲面前树立起来的光辉形象这么快就毁了。

 

“哦,那还差不多,要不然,我饶不了你。”小莲严肃地说,在她看来,要欺负她妈,得先问问她。

 

“那是,那是,我哪有那胆?”张富贵摆出那副招牌笑,一下子就让小莲信了他,小莲心里在想,瞧这傻大叔,他要是懂得吃女人豆腐就奇怪了,于是乎,一路张富贵没少摸她,她也没当回事,跟个傻子计较什么?他懂什么?

 

张富贵转过头来却对上了一双凌厉的目光,原来是秀花的目光,她那眼神似乎在说,扯淡吧,你胆子会小?老娘没少被你摸?估计女儿也着了他的道,没想到这张富贵还挺色的,秀花在想,这张富贵是真傻还是假傻?

 

张富贵想想,她地里的那些红薯得挑回来,于是他就说,“老嫂子,你在家照顾小莲,我去给你把那些红薯收回来了吧!”

 

“哦,那有劳富贵兄弟了,没想到你人这么好”秀花感激地看着他,这次没给他任何好处他居然主动要求去做事,又冒着生命危险救她的女儿,看来这人真的有点傻,傻得有点让人感动,秀花眼眶湿润了起来。

 

张富贵走了,去了地里,不多一会就挑了满满一担红薯回来。

 

张富贵挑进了秀花的院子,扯开嗓门喊,“秀花嫂,这红薯放哪啊!”

 

“哦,富贵回来了”秀花听到喊声从屋里走了出来,“放井边,我还要洗一下。”

 

“好勒”张富贵说着,把那担红薯放在了井边,他对着秀花说,“那没什么事的,我先回去了。”

 

“那哪行,忙半天,吃过晚饭再走吧?”秀花想着,怎么也得留他吃顿饭。

 

“不了,兰兰肯定在家做好饭了。”其实他有些惦记着兰兰,这么大半天的。如果让她知道他又在给别人干活,她肯定会不高兴的,他想着想着,是不是要放弃自己不撒谎的人生格言了,要知道,兰兰还在生着他的气呢,不能再让她生气了,得想个折才好。

 

张富贵一边想着一边转身走。

 

秀花哪肯让他,她跑了过去,拉住了他的一只肢膊,“富贵兄弟,看你帮了这么大的忙,不在家吃个饭,让老嫂子心里怎么过得去?”

 

张富贵推脱着,“没事的,小事一桩,我得回去了。”

 

小莲也在客厅里喊,“富贵叔,你就留下来吃顿饭,给小莲一个感谢你的机会。”

 

“这……”张富贵见小莲这丫头都发话了,他有些犹豫。

 

秀花见她犹豫着,就趁机把他给拉了到了客厅,把他按在桌边的凳子上,“你先坐一下,陪小莲聊会天,我去做饭,马上就好。”

 

“不行,我得回去”张富贵惦记着兰兰,又站了起来。


性百科 » 他抬起她的臀 不停的撞击着_bl双腿拉开白浊顶弄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