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大尺度到肉黄文_被春药蹂躏的欲死欲仙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5:30 24 人阅读

挂着凶厉的神色。

叶小宝看了小胖子一眼,手腕一转,银针掉落,却被他的另一只手稳稳接住。

 

随即,他另一只手握着银针,轻轻插入了林瑶额头上的一处穴位。

 

他的动作很快,小胖子都还来不及反应,他就已经完成了所有动作。

 

反应过来的小胖子,当下就怒了,原本还想着等兄弟们来了,在好好让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敢和自己抢女人的家伙吃尽苦头。

 

但是现在,小胖子等不急了。

 

趁着叶小宝低着头的时候,小胖子随手抓起靠在墙角顶门的木棒,没有丝毫犹豫地向叶小宝的后脑扫去。

 

站在一旁的林大川看得分明,一双浑浊的老眼瞪得大大的,哆嗦着嘴唇张了张,却最终没有发出声音

 

叶小宝在听到脑后的劲风声,就察觉到了那小胖子的动作,恼怒之余,眼神中寒光一闪而没。

 

只见他头也没回,左手闪电般的一抬,“咻”地破空声微响,一枚颤微微的银针便已然插在了那小胖子的肩膀。

 

小胖子只觉得浑身力气顿消,“当啷”一声,那根木棒顿时掉落在地上,人也动弹不得。

 

“你你你……你特么的对我干了什么?”

 

没理会小胖子的大呼小叫,叶小宝慢条斯理地按了按林瑶的人中穴,不过几秒,“嘤咛”一声后,林瑶便睁开双目清醒过来。

 

见自己躺在叶小宝怀中,林瑶脸上顿时飞起一阵红云,如中了箭的兔子一般跳了起来,指着叶小宝,刚打算说什么。

 

就看到村长的儿子林园,也就是那个小胖子杵在一旁。

 

只见他依然保持着那弓腰发力的姿势,双臂却又无力地垂在双侧,整个人的模样看上去古怪之极,林瑶看得莫名其妙。

 

看到林瑶醒来,林园便破口大骂:“你个不要脸的骚蹄子,快叫那龟儿子放了我?”

 

这时,林大川见女儿安然无恙,俏生生地站了起来,又惊又喜连忙上前几步拉着女儿问道:“瑶瑶,你没事吧,你怎么那么傻,爹不是故意的!”

 

“我没事,爹,林园他……”

 

面对林瑶的询问,林大川有些胆怯的看了叶小宝一眼,却不敢开口说话,老实说,他已经被叶小宝震慑住了。

 

见状,林瑶瞪了叶小宝一眼,叶小宝无辜的撇撇嘴。

 

一旁的林园看在眼里,当下就感觉这一对奸夫**当着自己的面在眉目传情啊。

 

他心头憋屈不已,在这大禹村里,他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哇?

 

当即,便继续开口大骂:“你们这一对不要脸的……”

 

林园话还没说完,便听到“啪啪”两声脆响,眼前一花,那叶小宝已然面沉如水地上来给了他大嘴巴。

 

而且叶小宝顺手抽了林园肩头的银针后,转身一记潇洒之极的侧踢,正中林园那满是肠油凸起的肚子。

 

此刻才听到叶小宝从牙缝里挤出来轻飘飘的两个字:“找死……”

 

仿佛被千斤巨锤砸中一样,林园整个人成“C”字形飞跌出院门外,一跤跌的七荤八素后才昏头昏脑地站了起来,腹中如翻山倒海般一阵剧痛。

 

“你给我等着……”

 

林园勉强翻身爬起后,恶狠狠的低声骂道。

 

此刻他的脸蛋肿胀得几乎发亮,本来细小的眼睛现在含满了泪水,看他那表情似乎快哭了出来。

 

他并不是个傻子,自己这一百七八十斤重量,居然被人一脚踢出了好几米远。

 

由此可见那满脸阴沉的家伙收拾自己是分分钟的事情,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撂下两句场面话后,便灰头土脸地落荒而逃。

 

林瑶还好,她好歹也是见识过叶小宝的脾性。

 

而林大川则再次被震慑。

 

好半天反应过来后,他当下打了个激灵,指着叶小宝,有些胆怯的说道:“你……你居然打了村长的儿子……”

 

在这大禹村里,村长就是天啊,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刚才居然打了村长唯一的宝贝儿子?

 

林大川满脸灰败,脸上的褶子更显深沉,他感到天都快塌下来了。

 

打了村长儿子,以后在这村里,还有活路么?

 

“没事,一人做事一人当,我等他来。”

 

叶小宝浑然无事般摆摆手。

 

像这种村霸类型的家伙,典型的欺软怕恶,跟张二狗一个品种,揍几次狠的,他自然是不敢再行造次。

 

叶小宝心中有数,自然是没有把这点小事放在心上。

 

他仔细看了看林瑶脸色,叮嘱道:“这两天就不要洗脸了,伤口见不得水,要不然留下疤痕那就难看啦。”

 

林瑶听叶小宝说可能会留下疤痕,便情不自禁抬头摸了摸那处药膏,同时,也哀怨地瞟了自家老爹一眼。

 

“哈哈哈……那龟孙子给老子滚出来,看你家大爷怎么收拾你。”

 

叶小宝仅仅喝了几口水的功夫,院外便响起林园嚣张跋扈的狂笑声。

 

原来这林园刚到大禹村的村口,就遇见了自己那群替自己去请老神仙的兄弟。

 

他之前来林大川家,就是为了告诉林大川,自己安排兄弟请了一位老神仙给林大川治腿病,好借此让林大川对自己更加感恩戴德,只可惜,遇到了叶小宝。

 

坏了他的好事,还把他揍得鼻青脸肿的,好不凄惨。

 

当下,他就带着这帮兄弟轰轰烈烈的杀了回来。

 

仗着人多势众,而且还有老神仙撑腰,林园又恢复了平日里鼻孔朝天的做派,还未进门,那张扬的叫嚣便响遍林家小院。

 

见到一帮凶神恶煞的混混抢进院门,林大川骇得面无人色,连忙上前几步,来到林园面前点头哈腰。

 

“园园,大家都是一个村子的人,你可别乱来啊。还有,你要找就找那江湖医生的麻烦,可别怪罪到我头上。”

 

好歹自己即将就是他的老丈人了,这混球应该不会对自己怎么样吧?

 

林大川心头忐忑,脸上也苦的跟吃了黄连似得。这都是什么事啊,都怪那死丫头乱来,找个不靠谱的江湖医生,搞出了现在这么大的麻烦。

 

“行了行了。”

 

林园不屑地一把推开林大川,咧了咧嘴,似乎脸上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待看到叶小宝皮笑肉不笑地看着自己时,不由气冲斗牛,指着叶小宝大声道:“龟儿子地……”

 

“你还想挨揍?”

 

叶小宝似笑非笑地扬了扬手中的银针,林园顿时气焰立消,缩了缩脖子,待看了看身边十几个横眉怒目的混混后,这才有了些底气。

 

“日你仙人板板,老子这么多弟兄还怕你。狗子,给我上,揍得连他妈都认不出他来。”

 

那叫狗子的小混混长得人高马壮,闻言扭了扭脖子,瞪起如牛般骇人的眼珠,双手握拳捏了捏指关节,顿时响起了如连珠炮般的炸响声。

 

摸了摸自己的小平头,狗子咧嘴笑道:“像这种小白脸,老子一只手就能收拾他。”

 

话还没说完便径直向叶小宝冲去,抬手就是一拳。

 

凌厉的拳风呼啸着,在众人眼里,足足高出叶小宝一个头的狗子,完全如大人欺负小孩般轻松。

 

而此刻的叶小宝,仿佛被吓呆了一般竟然动也不动,就算是再怎么反应迟钝的人,起码也得条件反射般偏偏头吧?

 

一时间,跟着林园的那群混混脸上都绽放出笑容,正准备看一场好戏时,异变倏生。

 

眼看自己拳头即将打在对方脸上,狗子正准备享受一番蹂躏弱小的快感,突然感到拳面如有针刺,力气全消之下,不由骇然退后两步。

 

他仔细看了看自己那钵盂般大小的拳头,又惊疑不定地看了看叶小宝,不知道自己刚才的异状是不是对方这小子弄得。

 

待看到叶小宝手指间那根寒光闪闪的银针后,狗子狞笑着从腰间解下一根钢链,瓮声翁气地喝道:“居然敢拿针来扎老子,就别怪老子下狠手了。”

 

这狗子根本就是个浑人,一看赤手空拳要吃亏,立马就拿出了自己平日用的武器,他这钢链是他专门在县城托人打造的,抽在人身上,以狗子的力气,基本就是个筋断骨折的下场。

 

以前有个外地收粮食的人没拜码头,跟林园起了争执,可不就是狗子几链子下去,差点弄出人命来了么。

 

林瑶此刻却被吓得够呛,即使知道叶小宝身手不错,可这狗子在大禹村的光辉事迹是在太多,积威之下,不免就开始心虚起来。

 

上前一步横在叶小宝面前,林瑶仰着如玉般的脖子,瞪大杏目娇喝道:“狗子,你敢在我家动手试试?你们要是继续在我家里胡来,我就打电话叫派出所的人来了……”

 

阳光透过门前白杨树的叶子,斑驳地洒在僵持着的两人身上,带着稻香的微风拂过,林瑶这句威胁也如这和风般毫无震慑力。

 

如兰似麝的香风袭来,柳眉倒竖,明眸动人,望着林瑶那含嗔带怒的娇颜,在明暗不定的阳光下,竟生生反射出如玉般的光泽。

 

尽管不是第一次见到林瑶这如仙芝玉露般的美态,可狗子还是不由有些看呆了。

 

他是有些浑,可并不傻,知道林园对面前这美女的企图,这女人是他未来大嫂,可不是他能够得罪的。

 

讪讪地退后两步,狗子骂也骂不得,打也打不得,不由有些手足无措,回头看了看正小心揉着脸的林园,无奈地叫了声:“园哥……”

 

林园定睛看去,不由七窍生烟,麻痹的,还没进门呢,就开始知道护着小白脸了,这还了得?

 

“林大川,你特么怎么教女儿的,快给老子把他拉开。”

 

这么多兄弟在这,可真特么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林园龇牙咧嘴的模样颇为滑稽,可林大川可不这么觉得,打了个哆嗦后,连忙一瘸一拐地上前拖自己闺女:“瑶瑶,我的傻女儿啊,你这是干嘛,男人家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

 

之前林大川觉得叶小宝很厉害,一度吓得他大气都不敢出,现在嘛,他又觉得叶小宝不一定是手段毒辣的狗子的对手。

 

这家伙既然打了村长儿子,他就得承担起这份责任,至于后果如何,那可跟他林大川没有半毛钱关系。

 

林瑶粉脸通红,她哪里不知道父亲的想法,气愤之下,眼里珠泪涟涟,却是倔强地怎么也不肯挪动脚步。

 

可她哪里有常年做农活的林大川力气大,连拉带扯之下,她眼看即将被父亲拉走,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用力抖动胳膊甩开林大川,反身死死抱住叶小宝,再也不肯挪动分毫。

 

哎呀额滴个神哟。

 

叶小宝只觉得温香软玉抱满怀,一股醉人的处子幽香让他晕头转向,尤其是胸腹间那充满惊人弹性的圆润触感,更是让他舒服得差点哼出声来。

 

这样一来,周围其他人看得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了。在大禹村里,还从来没有光天化日之下男女搂搂抱抱这种事发生过。

 

不少人斜眼偷瞄林园,就连林大川,也是吓了一大跳,不敢相信自己眼睛般使劲揉着自己老眼。

 

场面顿时安静下来,气氛一时颇为古怪。半晌,随着林园的一声怪叫,这才打破了平静。

 

“狗子,给我打死这对狗男女,日你先人板板,你们都一起上,老子要弄死这两个贱人……”

 

林园站在原地如身上着火了一般跳脚叫骂着,鼻子都差点气歪了,他看上的女人,他即将要娶进门的女人,眼下,居然当着一众兄弟的面前,对别的男人投怀送抱?

 

这特么叔叔能忍,婶婶也不能忍啊。

 

一群混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是谁发出一阵喊后,便乱糟糟地向叶小宝冲去。

 

听到林园的嚎叫后,狗子眼中厉芒一闪,闷不做声地一记钢链,直直向叶小宝当头甩下,这若是打实了,足可以立马将人打得头破血流,当场晕厥过去。

 

却说林瑶,生怕自己会被林大川拉走,情急之下一把抱住叶小宝,当时便反应过来,感觉有些不妥,可一股雄性气息直冲鼻腔,从未跟男子有过这么亲密接触的她,不免有些意乱情迷,俏脸通红下,一颗螓首埋在叶小宝肩膀,却是羞得怎么也不肯抬起头。

 

周围发生的什么事,都好像是在另一个世界,与她毫无干系了。

 

怀里抱着林瑶,叶小宝舒服地叹了口气,遗憾万分地用力推开她,见小丫头粉脸含·春,一双剪水双眸朦胧地看着自己,心头也是微微一荡,头也不抬地反手一捞,将狗子那条钢链抓到掌心,这才温柔地开口安慰。

 

“瑶瑶不用担心,看我来打发了这群野狗……”

 

话音刚落,手里一拉一带,便将狗子硬生生扯到面前,松开那条钢链,在狗子踉踉跄跄脚步未稳之际,叶小宝指缝间不知何时又如魔术般出现一根银针,飞速在狗子身上连扎了四五下。

 

“蓬”地一声巨响,狗子高大的身躯直挺挺地倒下,震起一地灰尘。

 

叶小宝一脚踩在狗子身上,眼见那群混混张牙舞爪地堪堪冲到面前,有心想在林瑶面前卖弄一番,一声长笑后,人已飞身而起,如虎入羊群般不退反进,生生冲入了人群。

 

手中银针时隐时现,叶小宝指东打西,只觉得一股源源不断的暖流穿行全身,每一拳击中别人身体,都会不由自主加快暖流的速度,这个发现让他又惊又喜,也不知道是不是《十二锦缎》的奇效。

 

这些混混打斗根本毫无章法,在叶小宝眼中,他们的动作慢得如蜗牛一般,而那拳拳到肉的畅快打击感,却是让自己身心舒畅。

 

叶小宝现在下手很有分寸,这村里打架罢了,又不是什么死仇,所以也就是堪堪将对方击退就算,可时间稍长,见这群混混依然纠缠不休,他就不免有些不耐烦起来。

 

反手捉住一个混混阴险之际的撩阴腿,叶小宝脸上煞气凛然,立掌成刀,斜斜砍在混混的膝关节之处。

 

只听到“咔嚓”一声脆响,那混混惨叫一声,鼻涕眼泪顿时汹涌而出,瘫坐在地上哭爹喊娘起来。

 

叶小宝刚才那一下,竟是生生弄断了他的腿关节。

 

行医这么多年,人体骨骼关节有多么脆弱,叶小宝当然知道,更清楚如何用最小的力气达到最大的打击效果。

 

刚才那一下,仅仅是个开始罢了。

 

只见叶小宝微微侧头,一只拳头带着劲风堪堪掠过他的面前,伸手托住对方肘部,一拉一扯之下,那偷袭未成的另一个小混混便抱着胳膊跳脚嗥叫起来。

 

骨骼脱臼的痛楚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更何况叶小宝存心教训教训这些人,更是特意将他们关节错位。这样一来,增加的痛楚何止扩大的数倍?

 

如此这般施为,不出两分钟,十多个林园的混混兄弟便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惨叫声此起彼伏,一时间林家小院里,顿时纷纷扰扰热闹之极。

 

“嘶……”

 

林大川倒抽一口凉气,一双浑浊的老眼睁得大大的,见到平日里耀武扬威的这群小痞子被整治成这番模样,立马对叶小宝刮目相看。

 

他回头看了看自己那满眼桃心的女儿,不由叹了口气,若这小子他不是江湖郎中,那该有多好哇。

 

拍了拍双手,叶小宝两三步跨到林园面前,皱着眉头不怀好意地打量着这小胖子,顿时让林园头上渗出的汗珠滚滚而出。

 

“你……你想干什么?”

 

林园动都不敢动,眼看自己带来的一帮壮汉连叶小宝衣角都没沾到,自然知道凭自己远远不是面前这小子的对手,生怕对方会揍自己,不免有些缩头缩脑地问道。

 

“你猜。”

 

叶小宝摸着下巴咧嘴笑道。

 

“我爸是大禹村村长林广发,你敢对我动手,他一定饶不了你”

 

“啪”地一记清脆的耳光。

 

小胖子声音明显开始颤抖起来,隐隐带着哭腔。

 

“我爸可是村长……”

 

“啪。”

 

“我爸在镇上有人……”

 

“啪。”

 

“倒时候派出所的人不会放过你……”

 

“啪。”

 

“哇“地一声,林园捂着脸哭着蹲了下来,委屈的泪水滚滚而下。

 

他什么时候见过这种狠人那,以往他搬出自己村长老爸,对方总得要有点顾忌,哪有像叶小宝这样,一记又一记耳光打得如此干脆利落?

 

这耳光打得又响又痛,偏偏又让人无从躲闪,蠕动着嘴唇,“啐”地吐出一口血水,鲜红的血沫中,赫然带有两粒白花花的牙齿。

 

含糊不清地嘟囔着,林园仰头望着抚摸着自己掌心的叶小宝,总算福至心灵地大喊道:“服了,我服了,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说啊……”

 

拍了拍他的脑袋,叶小宝挨着他蹲了下来,如同哄一个小孩子一般地笑道:

 

“你看,早有这般的觉悟多好?啧啧,痛不痛?乖一点就不会挨揍嘛。嗯,以后不许进这个院子知道不?还有,林瑶是我女朋友,你千万别有什么歪心思,要不然……”

 

四处瞧了瞧,叶小宝随手抓起地上一块拳头般大小的石子,在林园惊骇欲死的眼神中,微微用力,那石块便化为石粉飘洒而下,在地上形成了一个小粉堆。

 

别说小胖子林园了,就算刚才还坐在地上呼痛的一帮地痞们,都是不敢置信地看着地上那堆石粉,是猪也知道这次他们撞到铁板上了,而且还是那种钛合金钢板。


性百科 » 大尺度到肉黄文_被春药蹂躏的欲死欲仙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