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让人 我下面的感觉|花液粗大 红肿 外翻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5:27 35 人阅读

两性关系越主动的那个,往往最后越容易失去主动权。

李小沛不明白这么关键的时候,老张为什么会突然下了逐客令。

 

她狠狠地瞪了老张一眼,大步地离开。

 

吃了中饭,门诊开始忙碌了起来,今天来店看病的人不少,因为老张是一个人,忙里忙外,等到全部弄好之后,已经是晚上七点。

 

关了门,上楼,他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视频,慕容雨果然出现在视频里,他心里隐隐有些激动,可看了一会儿,慕容雨换上了睡衣,在被窝里看着书,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举动。

 

随便吃了口饭,老张躺在床上迷糊地睡着了。

 

半夜,他被慕容雨那甜蜜优美的声音惊醒,快速翻身跃起跳到电脑前,快速地点开监控系统,入眼的场景立刻让他沸腾起来。

 

慕容雨的隔壁传来了一阵嗯嗯哼哼的叫声,而她竟然自我安慰起来。

 

老张不禁暗恨,李小沛大白天还来勾引他,晚上就投入了别的男人怀抱,下次要是再来勾搭他,他肯定不会再客气。

 

沉下心思,他开始细细地观赏慕容雨,来回不断地拉伸视频距离,寻找出最佳的欣赏位置。

 

终于,他固定了视频距离。

 

十五分钟后,慕容雨喘息着,又再次把被子蒙在了头上。

 

妈蛋的,李小沛真是个小浪货。

 

老张一边暗骂,一边关了电脑,他感觉有些累,直接躺在床上准备睡觉,可刚躺下睡得迷迷糊糊,就被叮咚的手机铃声给吵醒了。

 

“张,张叔,在干嘛。”

 

是慕容雨发的信息。

 

嘿,这小丫头,肯定被对面吵得睡不着。

 

老张心里泛起一阵恶趣感,立刻回了句,“在想你啊,想得都睡不着觉。”

 

“嘻嘻,张叔真坏。既然那么想,那你来找我啊。”

 

慕容雨又回了一条信息,让老张倍加振奋,他立刻回道:“你说的,我现在就来找你。”

 

“别,隔壁有人。”

 

慕容雨生怕老张真来找他,又秒回了一条短信。

 

“唉,真伤心。”

 

老张故意发了一张沮丧的图片。

 

“别嘛,张叔,我,我先睡了,晚安。”

 

这一晚,老张抱着手机来回看了很多遍,他感觉,跟慕容雨的关系又近了一步,那种兴奋别提有多爽了。

 

迷迷糊糊他睡了过去,恍惚间感觉有人钻进了他的被窝,娇滴滴地叫唤他:“老张,老张,我好想你。”

 

“小雨,你,你怎么可能在这儿?”

 

老张眯着眼一看,慕容雨一丝不挂地抱着他,大长腿搭在他身上,含情脉脉地凝望着他。

 

“我,我是你老婆,我不在这儿又在哪儿?”

 

慕容雨亲吻了他的脸,嗔道。

 

老张大喜,急切地扑了上去,可接着他发现自己居然扑了个空,睁开双眼,哪里有慕容雨的身影。

 

呵,竟然是梦。

 

折腾了一宿,老张凌晨才睡去,等到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洗漱好后,他拉开诊所的卷闸门,没想到房东李姐站在门口等他。

 

“张哥,你这怎么回事?都等你老半天了。”

 

李姐见开了门,立刻挤了进来。

 

“有什么事吗?”

 

老张心生警惕,不由地问道。

 

“我有个远房亲戚,她刚生产不久,可是一直出不来奶,你不是老中医吗?帮我一起去看看。”

 

老张本来想要拒绝,但碍于租了她的房子,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只要她不骚扰自己,也就好了。

 

“好吧,我陪你走一趟。”

 

老张关了诊所的卷闸,跟在李姐的后面,两人很快来到了一个高档小区。

 

李姐似乎对这一个高档小区很熟悉,转了几个弯,直接进入了一栋洋房,推开了门,她示意老张跟进去。

 

房间的光线很暗。

 

李姐反锁了门,迫不及待地贴了过去,撒娇道:“老张,你看人家的手机怎么回事?刚打电话的时候,突然弹出了这个,是不是中毒了?”

 

老张心里暗叫不妙。

 

果然,下一秒,老张就感觉背后被人拦腰给抱住了。

 

老张不由吓得往后一退,谁知道这一退,脚下没站稳,直接就往一旁的沙发上倒去。

 

眼看失去重心,老张下意识地拉住了李姐。

 

李姐唉哟一声,直接面朝老张倒了下去,把他压了个严严实实。

 

老张有心要推开,可李姐的分量可不轻,他怎么也推不开,反而李姐的脸正好对准了他,嘴唇开始在他的脸上乱啃。

 

“张哥,人家喜欢你很久了。你就从了我吧。”

 

老张大口喘着气,却发现喉咙里被塞了一颗小药丸,这一刻,他后悔都来不及了,没想到李姐色胆包天,居然把他骗到了家里,还给他喂了药。

 

老张一脸惊恐,“你,你给我吃了啥?”

 

“嘿嘿,爱上我的东西啊!”

 

李姐居高临下地看着老赵,一脸得意地笑着说:“进口货,你就乖乖地享受吧!”

 

老张挣扎着,可没想到,他越挣扎,身体内的药性发作的越快,浑身燥热难忍,看向李姐的目光,也开始慢慢有了变化。

 

老张四肢越来越无力,欲哭无泪,感觉自己上了当,今天怕是难以幸免,要遭了李姐的毒手。

 

“老张,我这病,只有你能治,你就发发善心,帮帮我吧。”

 

李姐媚眼含丝,急不可耐地说道……

老张心里很憋屈,他只能继续反抗,但他知道,这种挣扎不过是徒劳罢了。

 

老张后悔的要死,他立刻出言恳求道:“老妹,别这样,强扭的瓜不甜。”

 

“甜不甜没关系。”

 

眼看着马上要被毁了清白,老张一咬牙,暗地里却集聚了身体所有的力气,等到李姐把嘴凑过来准备啃他的时候,直接一手刀砍在了她的脖子上。

 

李姐哼都没哼,便昏倒了下去。

 

老张喘了口气,恢复了一下体力,然后把李姐从身上推到了一边,慢慢穿上了衣裤,跌跌撞撞地出了房间。

 

他浑身燥热的很,刚出洋房没几步,就再走不动了。

 

现在要是有一盆凉水冲冲就好了,他感觉自己要被体内的那团火给焚烧了一般。

 

这时,身后传来了开门的声音,从里面探出了一个女人的头,好奇地打量着老张一眼。

 

老张也忘了过去,跟那个女人四目相对。

 

“是你?”

 

老张不知哪里涌出了力气,想要抓住那个女人,没想到那女人却立刻关了门,他再去敲门的时候,却来了一群保安,把他带出了小区。

 

这个贱人。

 

没想到居然躲在了这里,居然还有脸叫保安把我给轰走。

 

老张满腔的怒火,跌跌撞撞地回到诊所已经是晚上,脑海深处可以隐藏的记忆,全都涌了出来……

 

原来,他从未忘记,只是选择了暂时遗忘。

 

贱女人,我一定会找到你。

 

老张咬牙启齿,打开了淋浴,冷水不断地冲刷,依然没办法冲去他燥热的心。

 

就在这时,楼下响起了一阵嘀哒嘀哒的高跟鞋声。

 

“老,老张,你怎么坐在水里?”

 

李小沛神色略显尴尬,问道。

 

老张还在忍着药劲,看到李小沛来了,咬牙说道:“哦,是,是小沛来了?你快走,我身上不舒服。”

 

老张心里很憋屈,他只能继续反抗,但他知道,这种挣扎不过是徒劳罢了。

 

老张后悔的要死,他立刻出言恳求道:“老妹,别这样,强扭的瓜不甜。”

 

“甜不甜没关系。”

 

眼看着马上要被毁了清白,老张一咬牙,暗地里却集聚了身体所有的力气,等到李姐把嘴凑过来准备啃他的时候,直接一手刀砍在了她的脖子上。

 

李姐哼都没哼,便昏倒了下去。

 

老张喘了口气,恢复了一下体力,然后把李姐从身上推到了一边,慢慢穿上了衣裤,跌跌撞撞地出了房间。

 

他浑身燥热的很,刚出洋房没几步,就再走不动了。

 

现在要是有一盆凉水冲冲就好了,他感觉自己要被体内的那团火给焚烧了一般。

 

这时,身后传来了开门的声音,从里面探出了一个女人的头,好奇地打量着老张一眼。

 

老张也忘了过去,跟那个女人四目相对。

 

“是你?”

 

老张不知哪里涌出了力气,想要抓住那个女人,没想到那女人却立刻关了门,他再去敲门的时候,却来了一群保安,把他带出了小区。

 

这个贱人。

 

没想到居然躲在了这里,居然还有脸叫保安把我给轰走。

 

老张满腔的怒火,跌跌撞撞地回到诊所已经是晚上,脑海深处可以隐藏的记忆,全都涌了出来……

 

原来,他从未忘记,只是选择了暂时遗忘。

 

贱女人,我一定会找到你。

 

老张咬牙启齿,打开了淋浴,冷水不断地冲刷,依然没办法冲去他燥热的心。

 

就在这时,楼下响起了一阵嘀哒嘀哒的高跟鞋声。

 

“老,老张,你怎么坐在水里?”

 

李小沛神色略显尴尬,问道。

 

老张还在忍着药劲,看到李小沛来了,咬牙说道:“哦,是,是小沛来了?你快走,我身上不舒服。”

人老不以筋骨为能,早上老张摸着酸痛的腰骨从床上坐起身,回头看看李小沛。

 

她睡的正香,再想起昨晚的事情,他内心还是很满意的。

 

只不过,他是个糟老头,就怕李小沛随时会离他而去,接着他又转念一想,只要活在当下,能快乐就好,总不能真的拉着李小沛陪着他一个糟老头吧。

 

想到这,他似乎彻底想通了,嘿嘿一笑,这才起了床。


性百科 » 让人 我下面的感觉|花液粗大 红肿 外翻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