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宝贝,宝贝腿开大一点摸摸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5:13 36 人阅读

我理应担心你的安危,你不要想多了。”

“我先扶你去亭子里休息一下吧,你这伤口还没全部愈合,医生说适量运动可以,可你这明显运动过量了啊!”

 

萧雅扶着我往花园中心的凉亭走去,边走边说着。

 

我嗅着从她身上飘来的香味,脑海里忍不住想起和她之间的那些暧昧场景,心跳都快了几分。

 

走到凉亭坐下,我装作不经意的问:“萧老师,陈老师什么时候回来?”

 

萧雅愣了一下,随后道:“他这几天就回来了。”

 

“怎么这么快?”我瞪大眼睛道。

 

但话一说出口,我就后悔了。

 

萧雅遭遇了这样的事情,陈文作为丈夫,自然是回来的越快越好,可我这说话方式,好像还不乐意他回来似得。

 

“那个……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挠了挠头,笑容有些尴尬。

 

萧雅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她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道:“对了,这次的事情已经传到了学校,王海和孙昌两人,已经被学校给开除了。”

 

“开除了才好,这种人渣在学校也是祸害女人,不仅要开除,还要判刑!”我一脸快意的说道。

 

谁知萧雅却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事情可能没你想的那么好,我听人说,孙昌估计很快就要被放出来了。”

 

“什么?他要被放出来了?”我惊讶的说道。

 

那家伙趁我不备,从后面捅了我一刀。

 

要不是那些租户机智,我真可能流血过多而死了,可这怎么也得判个杀人未遂吧?

 

现在居然说他放出来了,这不是开玩笑吗?

 

萧雅一脸无奈的说:“没办法,孙昌不知用什么手段,买通了王海,王海改口供,把全部责任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孙昌手上的血迹,被说成是制止王海行凶过程中,不小心沾上的。”

 

“至于刀柄上的指纹,也是这么来的,现在物证无法证明谁是直接凶手,唯一的人证还是王海,孙昌应该会被无罪释放。”

 

“呵呵,还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我恨恨地咬着牙,十分不爽的说道。

 

萧雅静静地看着我,说:“所以平常你多注意一点,这次你坏了孙昌的好事,而且还害他丢了工作,他肯定会报复你的。”

 

我一听,眉头不禁皱了一下,反问道:“萧老师,听你这话的语气,怎么感觉把你自己给摘出去了啊?”

 

“我要不是为了保护你,能招惹上这个孙昌吗?在这之前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萧雅俏脸一红,急忙道:“我又没想甩责任,我这不是在照顾你吗?”

 

“照顾?”

 

一听到这两个字,我就来气儿。

 

我看着她,说:“你说的照顾,就是指让一个我不认识的女孩子扶我去上厕所?你知道我和她当时有多尴尬?”

 

“那……那还不是你昨晚对我做了那种事,你,你就知道欺负我!”

 

萧雅也被我说恼火了,丢下一句话后,就愤然起身走掉了。

 

我在后面叫喊了半天,她也不搭理我。

 

无奈,我只好自己拄着拐杖,慢悠悠的回病房。

 

“这女人,竟然还和我耍起小脾气了!”我摇头一笑,心里却是有些欢喜。

 

其实我并不怕萧雅骂我,打我。

 

我就是怕这女人摆出那副冷漠的脸色,要和我划清界限。

 

只要她还肯搭理我,我相信总有办法可以感动她,但她要是坚决想和我拉开距离,那我就真的无计可施了。

 

回到病房,我没看到萧雅的身影,却发现方悦正勤快的在那扫地整理床铺。

 

“方悦,你这是在做什么?”我走进病房,笑着问道。

 

方悦一回头,看到我立即露出一抹欣喜的笑容,“张大哥,你散步回来了啊,萧老师下去找你了,你没遇到她吗?”

 

“遇到了,但她好像接了个电话,又急匆匆走了。”

 

我当然不能暴露我和萧雅之间的关系,就随便扯了个谎。

 

但谁知道这女人跑什么地方去了,我现在腰上有伤,也没办法找她。

 

回到床上躺下,方悦又很细心的给我端茶递水,还给我削水果,中途更是扶我去了趟卫生间。

 

有了上午的经历后,方悦现在更大方了,全程都没有一点避讳的意思。

 

这让我相信了她之前在疗养院当过护工的说法。

 

“方悦,你这么会照顾人,你男朋友一定很幸福吧?”我吃着水果,笑眯眯地对着床边的女孩道。

 

方悦脸蛋微微一红,抿嘴道:“张大哥,我还没谈过男朋友呢。”

 

一听这话,我顿时惊呆了。

 

像方悦这种温柔漂亮,还容易害羞的妹纸,简直就是男人趋之若鹜的对象啊。

 

方悦看出了我的震惊,解释说:“张大哥,我现在只想多赚点钱,不想把心思花在情情爱爱上面。”

 

“我父亲去世的早,母亲得了的病,需要大笔的钱买药吃,我还有一个妹妹在上高中,学费和生活费也要我提供。”

 

“所以我的压力其实挺大的,哪还有精力去想那些呀。”

 

听到这个,我才面露恍然之色。

 

“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我感叹道。

 

方悦腼腆一笑,而后看着我道:“那张大哥你呢?白天来看望你的那位美女,真的是你姐姐吗?”

 

“为什么这么问?”我笑着说。

 

方悦眨了眨眼睛,露出一抹调皮的笑容。

 

“虽然那位美女说是你姐姐,可她和你长得一点都不像,而且她对你的关心,可不像姐弟间的,反而像是……”

 

“像是什么?”我好奇的看着方悦。

 

“像是女朋友看男朋友之间的眼神。”方悦斟酌了一下用词,最后才说道。

 

“是吗……”我神情透着几分恍惚,最后摇头失笑。

 

秦思思心里应该还是把我当成她的弟弟。

 

会想和我发生关系,主要还是她寂寞太多年了。

 

与其随便找一个男人上床,亵渎她内心深处对她亡夫的那份感情。

 

还不如找我这个曾经救过她的男人,用她的话说,选择我的话,会让她心里的愧疚少一些。

 

毕竟那其中还有些许报恩的成分。“张大哥,你还没说呢,她到底是不是你女朋友啊?”方悦见我在发呆,忍不住追问。

 

“我说不是你信吗?”我笑道。

 

“怎么可能呀!”方悦惊讶的大叫。

 

“你看我说了你又不信,那我干脆就承认了吧。”

 

“这还差不多……”

 

不知为何,方悦总有一种让人开心的能力,有她陪着时间都感觉过的飞快。

 

一下午时间很快就过完了,等护士给我换完药,方悦扶我去了趟厕所以后,她就先回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也是以方悦照顾我为主。

 

萧雅好像跟我怄气似的,偶尔来看我一眼,见我没事就匆匆离开,好像多停留一秒,我就会把她吃了一样。

 

我当然没那么心急,好汤还要慢火炖,萧雅这个女人,我吃定了!

 

而这几天来,我也没松懈给自己的锻炼。

 

发生秦思思这档子事以后,我决定重新开始练拳,把身体素质锻炼上去,拥有足够的自保能力。

 

这样既能减轻秦思思的压力,要是今后萧雅再遇到类似的麻烦,我也不会像这次这么衰。


性百科 » 宝贝,宝贝腿开大一点摸摸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