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啊!摁 摁~啊!用力~好厉害:bl结合处撑满白浊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4:38 13 人阅读

我不知道是谁说的那句话。

那句话一说出来,越来越多的声音接连响起。

 

他们在围观起哄,不断地说我不回家的那些天都去张茜茜家里睡,还说我每天和张茜茜一起吃饭,一起上下班,还是手拉手一起上下班。

 

我同事越说越过分,更是说我每天必上张茜茜,无论何时何地。

 

何雪脸都气绿了,瞪大了眼睛盯着我,拽着我的衣服,显然有些癫狂的质问道:“周同,你给我解释清楚,你为什么要和那女人厮混,那女人哪里比得过我!”

 

“够了,闹够了没有!”我一把甩开何雪的手,怒气冲冲的瞪着何雪。

 

想着她刚刚找张茜茜麻烦的时候,说的那些话,我心里就越发气恼,她还知道和我在一起那么多年了?还知道我和张茜茜在一起后不爽了?特么和别人厮混在一起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我们在一起那么年了,怎么不想想我的感受。

 

被我这么一凶,何雪先是一愣,身子僵住,震惊的看着我,指着张茜茜的手颤抖着,她哽咽着声音带着不可思议的语气道:“你凶我?周同,你为了这个贱女人、这个婊`子凶我?”

 

我立即沉默了,同何雪相爱以来,我就没有怎么凶过何雪,一直宠着她,爱着她,什么事都想着她。

 

一时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何雪上前几步,一把揪住我的领带,哭喊着质问我道:“你凭什么凶我,你背着我在外面搞女人,你还有脸凶我?这样的女人你也愿意去搞?这女人不过就是一个婊`子,没男人就活不下去的婊`子,一个劲想着勾引别人老公的婊`子!”

 

“闭嘴,到底谁是婊`子你自己心里清楚,你做了多少对不起周同哥的事情,你心里有数!”张茜茜冲了过来,扯着何雪,极力的想要何雪放开我。

 

何雪被这么一说,又被张茜茜扯着,立即恼火了起来,气盛之下,反手就是一巴掌过去,直直的打在张茜茜的脸上,用力之大,立即将张茜茜扇的连退几步,脚下又一个不稳摔在地上。

 

何雪趁机上前,对着张茜茜拳脚相向,还扒着张茜茜的衣服。

 

见此,我立即上前,一把将何雪扯开,将张茜茜给扶起来。

 

我这一举动,立即引起了轩然大波,所有人都在骂我,骂着茜茜。

 

何雪更是气极,一把拽过我,扯着我的衣服,怒道:“你为什么要去帮那个婊`子,你凭什么去帮她,我才是你老婆!”

 

“够了,滚!还闲不够丢人吗!”我一把推开何雪,恼羞成怒的呵斥着她。

 

何雪立即愣住了,楞在原处怔怔的看着我,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哽咽着问我为什么,问我为什么变了,为什么因为别的女人来凶她。

 

我还什么都没有说,何雪就不依不饶的要我给她一个解释,质问我凭什么要她滚,凭什么理直气壮地凶她。

 

说着说着,她就揪着我的衣服,拉扯着我的身子,要我给她给解释。

 

我没说话,就要去找张茜茜麻烦,又要去打张茜茜。

 

周围围观的同事不断地起哄,不断地说,张茜茜就是该死,他们都在同情着何雪。

 

我受够了,脑袋里全是何雪出轨的事情,要不是和何雪在一起那么久了,我还爱着何雪,我早就将手机里拍的照片打出来,拍在她脸上,让她看清楚事情的真相。

 

“周同,你小子特么怎么是这种人!”

 

一同事忽的出声,一瞬间,所有人人豆浆矛头指向我,怒骂我在外面找小三,还理直气壮。说我把何雪那么好的一个姑娘给糟蹋了,说我薄情寡义不顾那么多年的夫妻情分。

 

更是有人开始指责张茜茜,说张茜茜从一开始就想要勾引我。还说张茜茜就是标准的小三、人渣,天生的贱骨头。

 

何雪也是哭着喊着说一切都是张茜茜的错,指着张茜茜的鼻子骂,骂张茜茜贱骨头,狐狸精。

 

骂着骂着,何雪一把推开我,冲到张茜茜面前,一把将张茜茜揪住,死死的揪着张茜茜的头发,扬起手就扇着张茜茜巴掌。

 

张茜茜也不任揉捏,顺手扯住何雪头发,在何雪吃痛松手之际,一把推开何雪。

 

何雪被推开之后,张茜茜顶着两个巴掌印,抹着眼泪哭着,她怒骂出声:“你们以为何雪就是什么好东西吗,鬼晓得何雪……”

 

“够了,都别闹了,张茜茜,这里没你的事,你不要说话。”我打断张茜茜的话,一把拉开张茜茜,张茜茜立即可怜兮兮的看着我,哽咽着嗓子问我:“为什么,周同哥,为什么不把那事说出来呢。”

 

张茜茜问完,我还没有开口,何雪就冲了上来,一边哭着,一边抓住张茜茜就质问道:“你凭什么这么说,凭什么叫人家的老公,叫的这么亲热!”

 

“你骂我是婊`子,你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张茜茜怒斥着何雪,但却引来更多人的谩骂,张茜茜立即被骂的哭了出来。

 

而张茜茜一说完,何雪就立即越过我,猛地一巴掌过去,狠狠地打在张茜茜脸上,狰狞着面孔怒骂道:“你勾引我男人还有理了是吧!”

 

张茜茜立即被打懵了,何雪却是不依不饶,从我面前越过,更是将我推开,气势汹汹的朝张茜茜冲过去。

 

我一把拉住何雪,面色阴沉,低沉着嗓子说够了。

 

何雪不可置信的看着我,面色已经气的涨红,指着张茜茜的手指已然是颤抖着,她瞪着我,泪水已经落了下来,哽咽着声音问我:“你,在给那婊`子,求情?”

 

我盯着何雪,看着何雪的样子,我心在滴血。

 

此时此刻,周围的人不断地在骂着我和张茜茜,他们都在同情何雪,在他们眼里,我和张茜茜就是一对狗男女,何雪是最无辜的。

 

我没有说话,何雪反手就要扇我巴掌,我一把拦住,何雪抬腿就要踹我,嘴里更是不断地叫着负心汉,贱人之类的话。

 

她一边骂着一边哭着,更是不断地抬腿要踹我。

 

“够了!”

 

我怒喝出声,随即在松开她手的同时,反手一巴掌打在何雪脸上。

 

何雪立即被我打懵了,连退几步,险些摔倒,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我。她还没有说话,我就毫不留情的怒吼道:“闹够没有!丢人吗!滚!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丢人?你偷人你还有理了?”何雪反应过来,随即竭斯底里的朝我怒吼着。

 

我没有说话,她就怔怔的盯着我,指着张茜茜,身子颤抖着,声音带着哭腔的道:“你为了这女人打我?”

 

“你聋了吗!我叫你滚!滚啊!”我懒得同何雪废话,怒火夹杂在声音之中爆发出来。

 

何雪僵住的眼泪哗的一下落了下来,她再也忍受不了似的,捂着脸,哭着跑开。

 

围观的同事们纷纷给她让路,看着何雪,他们不断地说着何雪多么可怜,还把我和何雪以前很好的时候,何雪对我是多么多么好的事情全都夸大化。

 

在何雪离开后,他们则是对我和张茜茜议论纷纷起来,说我们就是一对狗男女。

 

我的心在滴血,怒火与屈辱在我心中不断积郁,但我无法爆发。

 

一整天,我在所有同事对我和张茜茜的指责与谩骂中度过。

 

而也就是在何雪离开后没有多久,我将我手机开机了,无数个未接电话和未接短信迎面而来。

 

这些天我都没开手机,我没想到居然有那么多未接的电话和短信。

 

或许何雪心里是有我的,要不然也不会给我手机里也不会有那么多未接的电话和短信。

 

这样想着,我就觉得对不起何雪。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谈,或许我一开始就应该听磊子的,早点把事情给解决了。

 

一时间,我想起了我和张茜茜厮混在一起的时候,想起这些天我一直都在心里指责何雪的时候,我就觉得无地自容。

 

因为我看到,短信里,尽是问我为什么不回家,在哪里,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看着这些内容越发焦急,里面尽是担心话语的短信,我心中就一阵绞痛。

 

就在这时,我又想起了何雪出轨的事情,我的心更痛了。

 

我不明白,明明她出轨了,为什么还要将装作依旧深爱着我的样子。

 

她是真的爱我,还是假装的。

 

我看着那些短信,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将那些短信统统删掉之后,又收到了一条新的短信,短信是何雪发来的,内容很简单,就是让我回家,要和我好好谈谈。

 

我没有回短信,我明白她要谈什么,这事我正要也要和她谈谈。

 

下班后就剩我和张茜茜了,张嘻嘻嘻一如既往的在等我下班。

 

我看着她,想起手机里的短信,心中多少有些愧疚。

 

张茜茜似乎察觉到我不对劲,走了过来,委屈的看着我。

 

她没有说话,我却是将东西收拾好之后,让张茜茜先回去,我说何雪发短信给我,要和我好好谈谈,所以我要先回家一趟。

 

听我这么一说,张茜茜立即委屈的看着我,声音带着颤抖的问我会不会和何雪离婚。我沉默的转过头去,没有看张茜茜。

 

这时的公司并没有开灯,亮着灯的只有正在关机的电脑。

 

黑暗中瞬间变得无比的安静,我沉默着没有说话,没有去看张茜茜。张茜茜就像是知道了我的回答一样,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一下子就哭了,红着眼睛,流着眼泪望着我。

 

她的声音带着哽咽的问我:“周同哥,刚才都那样了,你为什么不让我说何雪出轨的事情。”

 

我沉默着,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僵硬的开口说,我和何雪都在一起那么久了,想留一点脸面给何雪。

 

张茜茜没有说话,看着我,泪水不断的往下落,我沉默的将头别过去,不敢去看张茜茜。

 

我听到了她一边哭着一边东西的声音,还听到了脚步声。

 

我转过头去,恰好看到张茜茜哭着离开,一如今天,何雪哭着跑开一样。

 

我没有犹豫了,磊子说的没错,这事必须得要有个结果。

 

我路上没有逗留,径直的回到了家里。

 

刚到家,何雪就在客厅等我,看到我,红着眼睛瞪着我,问我为什么出轨。

 

我走过去,坐在她对面,打开手机。何雪立即就急了,哭着问我是不是在和张茜茜发信息,为什么到这个时候了,还要同张茜茜发信息。

 

何雪望着我,带着哭腔的声音中,夹杂的柔情的说道:“你只看我一个人,只爱我一个人不好吗,为什么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你还要想着那女人,还和那女人发信息。”

 

我冷漠的看着何雪,没有说话,直接将我手机递给何雪。

 

手机上,调出了何雪出轨的照片。

 

在我将手机递过去的时候,何雪立即接过我手机,本来还怒气冲冲,一副质问我样子,在看到我手机上的东西后,身子立即僵住,手指头不断地向右滑。

 

她在翻看照片,而那里所有的照片,都是她光着身子,同别人做的照片。

 

我冷漠的看着何雪,说道:“今天在公司,我只是想给你留个面子。”

 

何雪泪水哗啦啦的落了下来,她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对我说着对不起。

 

她说她是迫不得已,不是自愿的。她说她想要和我好好过。她不断地叫着我老公,不断地乞求着我的原谅。

 

但我面上依旧冷漠,她走了过来,试图扑在我怀里。

 

我立即闪开了,刚要说话,何雪却是面露狰狞,弯着身子呕吐了起来。

 

看到这样,我心中一慌,立马扶住她,紧张的问她怎么了。

 

何雪痛苦的看着我,乞求似的问我现在还紧张她,是不是还爱着她,是不是不会离开她。

 

她断断续续的说着,不断地呕吐着,却是什么东西都没有呕吐出来。

 

何雪没有说话,一个劲的呕吐,我立即抱起何雪,将何雪送进了医院。

 

在去医院,以及挂号的时候,何雪都是紧紧的拉着我,抱着我,眼泪汪汪的看着我,哽咽着说着:“老公,对不起,我一直爱着你,我也是迫不得已的,原谅我好不好,老公。”

 

我紧皱着眉头没有说话,带何雪做各种检查的时候,何雪不听的在哭。

 

我心疼啊,和何雪在一起那么多年了,何雪从来没有这样哭过。

 

像何雪这样一直在呕吐的样子,要是真有个什么病,我心里也过意不去。

 

于是,在等结果的时候,我忍不住了,摸着她的脑袋,抱着她,声音在颤抖的说:“别哭了,我们先等结果。”

 

何雪抬起头,红着眼睛看着我,哽咽着声音问我会不会离开她。

 

我张了张嘴,刚要说话,一个女医生就走了过来,看着我们这个样子,笑呵呵的说:“恭喜啊,先生,你老婆不用去检查了,看这样子是怀孕了。”

 

这话落下,如同一道天雷狠狠砸在我头顶。

 

每一次和何雪做的时候,我都会做好安全措施,何雪怎么怀孕的。

 

一时间,我想起了厕所里那瓶避孕药,这一瞬间,我也就明白了过来,何雪怀的是别人的孩子。

 

我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身体更是条件反射一般,松开了何雪,后退了几步。

 

此时此刻,我明白,我已经没得选择了。

 

我颤抖着声音如同我受刺激,在颤抖的心一般,同何雪说道:“何雪,我们离婚吧。”

 

何雪立马止住了眼泪,面如死灰的望着我,眼睛里已经没有了任何色彩。

 

她颤抖着声音说爱着我,说想要和我好好过。

 


性百科 » 啊!摁 摁~啊!用力~好厉害:bl结合处撑满白浊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