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么吃奶摸下面非常好 小东西看镜子里的你多迷人

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是在电梯里头偶遇,看了他从15楼走进来,便默默地记住他的楼层…

后来,每天都电梯相遇变成我最期待的事情。

女人是水做的,因为我们除了会梨花带泪,还会散播身体的快乐,汗水跟淫水的差别,只是出口不同罢了。

他在我身上喘息的时候,才说出搭讪我的理由

“妳还记得某一次,妳关心了独自搭电梯小女孩的事吗”

原来是那一次,那时候我看见一个大约五六岁的小女孩,独自搭了电梯,而且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我便开口问了她爸爸妈妈呢,因为平常偶尔会看见她是跟父母一起出现的。

他说那次就觉得我是个很热心也很有爱心的女孩子,便兴起想认识我的念头,只是没想到会先带到床上认识

“那你现在还觉得我有爱心吗?”

“有阿,还散发著母性光辉呢”他便低头往我的酥胸埋

这天晚上,我们在床第间并著晚风缠绵,他房间的窗帘,随着吹进来的风飘荡著,映着月夜,形成美丽的光影,让我们各自的热情与孤独融合起来,他是个怕孤单的人,而我恰好也是,所以说好了,要陪伴彼此。

我们在欲望前面妥协,他说他要开始偷窥我的世界,我笑了笑,对他说了欢迎光临,于是,我们开始了这种不被别人发现的关系…

我们工作的地方有一些距离,却可以在思念彼此的时候,飞奔到对方公司的厕所做爱,有点刺激,也有点危险。幼稚跟成熟之间,我就像朵玫瑰正在凋谢,他一件一件的把我剥光,我享受着他对我的控制。

他将我搂在他胸前,用手指卷着我的长发,我们时常这样,即使不说话,也能享受这样的陪伴

“你会不会觉得这样陪我很无聊”

“不会,因为我不喜欢多话的女人”

“太好了,我也不喜欢聒噪的男人”

他无预警的吻过来,我闭上眼睛感受他嘴唇的柔软,他的手伸过来想跟我十指紧扣,想要我与他更紧密,我从底下翻滚上来,趴在他胸前,食指划过他的嘴唇,接着倾斜了脸颊,再次迎合上他的嘴,我吻得很深,舌头也伸了过去,他紧紧的含住我的舌,拥抱着我的背,并一手解开内衣扣,我双手一缩,内衣就这么掉下来,我双手撑在他胸口,夹住自己的胸,让双乳更集中,他是个视觉系的乳控,看见这画面,当然受不了…

“妳故意的对不对”他笑歪了嘴角,不过看的出来很开心

“对,我想要你受不了的想要我,然后好好教训我”

他的手忍不住的揉上来,接着不断赞叹我雪白的双乳,偏粉的小乳晕

“我等等绝对会填满妳,让妳体内全部都是我”

我就喜欢他占有欲这么强,性欲也是如此

“今天安全期,我不要你戴套”

“宝贝,妳说好我就好”

整个房间都是我的呻吟,有长有短,有喘息有叫声,都是我满足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