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脱得一二净无内裤 男人撕开奶罩揉吮奶头

喜欢有点年纪的男人,是因为渴望父爱。

从学生时期的师生恋开始,那是我不能承认的心动,因为也无法被任何人承认。我总是在课堂之后问英文老师问题,看着他黑色胶框眼镜之下的眼角浅浅细纹,修长手指夹着蓝色的签字笔,在我的考卷上一边圈圈画画,一边发出好听流畅的英文句子。

我想尽办法英文考试都考班上前三名,是为了能当上英文小老师跟在老师身边。当他拍拍我的肩或摸摸我的头轻声说著:“谢谢妳”或是“继续加油”时,我觉得心里小鹿乱撞紧张得不得了。直到毕业前的谢师宴上,看着老师身边跟了一个长发飘逸样貌清秀的女朋友,我才发现回家时的泪水不是毕业感伤,而是失恋。

“你介不介意我是个老人?”你问我。

“老人?哪有多老啊!”我笑着,望着你的黑发里头开始夹杂着白发丝,抬头纹和法令纹也毫不客气刻画在脸上,连声音都带点岁月的沧桑。

“四十到五十岁,不算老?那算成熟吧?”你挑起眉,我搂着你的脖子撒娇说:“算是个大叔。我就喜欢大叔!”

夹菜、倒酒,在餐桌上听你年轻时的风花雪月,像是搭配的小菜,也听得津津有味。每次约会,你就是问店家有什么招牌菜,问我爱吃什么,拿酒单出来。上面的酒我都不认识,听你知识渊博地解说著,而买单的时候眉头都不皱一下。不只是事业积累之下的财力,岁月和经历让一个男人更有智慧的魅力,也深深吸引着我。

在床上的大叔也是体贴的,喜欢先取悦我。你一边吻我,一边单手脱开我的胸罩,低头埋首于我的双峰之间,轻轻吻舔,温柔的舌尖舔弄挺立的蓓蕾,吸吮著乳尖。你亲吻我的腹部、肚脐、小腹,轻柔地抚摸大腿内侧,再亲吻敏感带,双唇贴上我的私处。我呻吟著,在激情的时候和你十指紧扣,让你的唾液和我的体液濡湿了床单。

没有横冲直撞,只有细细品味的前戏。在进入我之后,还注意着我每个呼吸,关心着我每个细微表情。结束之后一定将我揽入怀里,亲吻我的头发,在我耳边呢喃细语。我喜欢这样被悉心照料著,但是现实总会敲醒我的美梦。

“我们,就这样了吗?”我心里还抱着期望。

“妳知道的,我不想结婚,从来都不想。”只有这个时候,你的声音既遥远又冷静。

“不会因为我而改变?”每次都当作是最后一次的询问。

“我已经跟妳说过很多次了……。不要再在这个问题上打转了好吗?我们可以好好相爱相处一辈子啊!”你的心很柔软,但脑子却如钢铁般坚硬。

“但我也越来越老了啊,爸妈都开始催婚了。下个月还帮我安排了相亲,我能去吗?”我的声音越来越微弱。

“我没有资格阻止妳……”这就是你的答案。

我是个大叔控,但我也希望有个大叔愿意带我回家,在我成为大婶以前,和我一起建立一个家。

到这里找艾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