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粗大贯穿白浊跪趴大开啊…别停,继续快点用力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4:28 23 人阅读

因为这样我就不能睡在她的住处了。

等到她住处,我的气立马消了,因为跟她合租的女孩很漂亮,大长腿,臀很翘,身材很好,正是我的理想型。

 

只可惜她们租的是一个单间加厨房厕所,连厅都没有,我想在那儿过夜都不行。

 

但那女孩一句话就让我乐了,她说我可以留下来睡,反正家里有两张床,她又不跟馨儿睡,我影响不到她。

 

影不影响那是她说得了算的吗?

 

晚上关灯睡觉的时候我躁得厉害,仗着有被子遮掩,我早把自己清理干净了,二话不说就拉馨儿的裤子。

 

馨儿死死抓着,压着嗓子嗔我说:“別闹,凉子还没睡着呢!”

 

凉子就是那女孩,也是她闺蜜,一个纯正的天朝人,只是不知道她老爸为什么要给她取一个岛国名儿,可能是看的岛国片多了,女儿出生的时候嘴快爆出来的。

 

我不管,既然扒不动,我就蹭,反正她背对着我,挺方便的。

 

馨儿终于不行了,拧我腰说:“你小心点,別那么大动静。”说着她自己就把裤子拉下了。

 

我见她这样暗乐,她自己都想了还跟我装。

 

就着暗淡的月光,我往对床一看,正好瞧见凉子没盖好被,把臀给露出来,顿时把我兴奋得不行,立刻就来,馨儿差点叫出声,吓得咬手制止我了:“你是猪吗?让她听到怎么办?”

 

我跟馨儿开玩笑:“不会,我们可以开启静音模式,她听不到。”

 

“去死!你当床不会响呢?”馨儿要把我推开,我死活不肯,好不容易把她哄好,再次开始,动作收敛了很多,但感觉一点不减。

 

我没多久就感觉要完了,馨儿察觉后小声警告我:“你別把床弄脏了。”

 

虽然已经完了,我看着对面还是意犹未尽,手在馨儿身上作怪。

 

我见馨儿挺满足的样子,心想,万一我们俩分手,世界上哪还有男人她能瞧得上眼。

 

“別闹!赶紧睡觉,你再把我的火撩起来,我弄死你信不信?”

 

要搁在平时,我怕她就有鬼了,这会儿却因为在长途车上没休息好,挺累的,所以我放过她了。

 

第2章

 

第二天睡醒的时候,我一睁眼,发现馨儿已经不在了。

 

她在床头给我留了张纸条,说她上班去了,叫我自己照顾好自己,她中午再回来陪我吃饭。

 

我坐起来才发现凉子还在,她把自己包得太严实了,整个上半身都在被子里,只露出了一双大长腿,恰好我的方向看得到。

 

男人早上起来火气都很大,我一看就受不了。

 

那双腿又白又直,我探头瞄不到什么,干脆蹑手蹑脚的下床过去看。

 

这一看可不得了。

 

凉子睡觉太不老实了,我过去才知道她不仅露腿,还有好些地方被子遮盖不到。

 

昨晚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就觉得她挺开放的,果然没看错人。

 

我见她没有丝毫醒来的迹象,大着胆子靠近。

 

太香了,女人都是香水做的吗?

 

可惜没能欣赏更多,气死。

 

我很想直接扑了她,却又知道万万做不得。

 

原想趁她沉睡再占点便宜,她突然翻身吓我一跳。

 

琢磨着都八九点了,做这事风险太大,只好作罢。

 

我正在厕所里洗漱,她突然进来,吓我一跳。

 

她揉着满头乱发,似乎才发现我,却一点不介意让我看到她邋遢的模样,打了个哈欠跟我打招呼说:“早啊!你还没走呀?”

 

我干笑一声说:“没,还要呆两天一夜,麻烦你了。”说话时瞄一眼她的睡裙,真透!

 

昨晚没注意,白天光线好,她里头好像是真空的。

 

想到先前看到的一切,心不禁悸动,居然忘记拍照留念。

 

“嗨!有什么麻烦的,你又不跟我睡。”她眼睛都没怎么睁开,说完竟懒洋洋走到里头的马桶那坐下。

 

我吓一跳,忙说:“你等等,我先出去。”其实只是装模作样,我舍不得离开,感觉她挺好相与的样子,就怕这是馨儿设的局。

 

她瞥我一眼说:“不用了,你就在那呆着吧。”说完把帘子拉上,然后我发愣的瞧着有点透的帘子挪不动步了。

 

这女人疯了吗?她怎么敢就这么在我旁边这样?

 

听着声音,我都要疯了。

 

她倒是淡定,边解决边问我说:“你呆会儿有地方去吗?要不要我带你到处逛逛?”

 

我想答应的,还是担心是个局,赶忙说:“不用了,这地方我还挺熟的,来过好几次了。”

 

“是吗?那算了,还想免费给你当导游呢!”

 

凉子解决完之后拉开帘子突然贼兮兮的探头问我说:“听馨儿说,你很厉害,是真的吗?”

 

第3章

 

“什么?”我都傻了,她弯着腰,领口里头我都瞧见了,她是不是忘记自己真空了?

 

“问你话呢!”凉子说完才发现自己走光了,白我一眼捂着说:“还以为你是正经人呢,没想到跟別的男人没两样。”

 

我厚着脸皮说:“我是不小心看到的。”

 

“切!你就是承认想看我也不会怪你。你还没答我话呢!”

 

靠!真开放,很怀疑她是做特殊行业的,也不知道馨儿是怎么认识她的。

 

我疑惑问她说:“什么话?”我是真没听清,或者说没理解。

 

她眼睛往下看,撇嘴说:“不用说我都看到了,是挺吓人的,就是不知道好不好用。”

 

擦!我懂了。

 

NM,这女人一天到晚都聊些什么呀?怎么这种话也跟闺蜜分享。

 

不过我是真被凉子诱到了。

 

这女孩大胆的作风我已经无力吐槽,现在又想扑她了,猜想她大概也不会反抗,但馨儿始终是我过不了的坎。

 

郁闷的正想出去,她一副垂涎的样子拉着我说:“你让我见识一下呗。”

 

NM,这女人不诱死人不罢休。我犹豫着说:“这……不好吧?”其实挺想给她看的,虚荣心男人也有。

 

她狐狸精一样笑着:“有什么不好的,看一下又不会掉块肉。”

 

我都被说服了,手放在裤腰上,她却反悔了,往外走说:“算了,不看了,万一想了怎么办,没有男朋友的女人真可怜!”

 

她摇头晃脑的,我从后看着她心痒难挠,很想说我可以帮她。

 

这女人太会撩了,我都想变身了,反正家里也没別人。

 

我按捺住冲动翻馨儿的脏衣服,凉子看到好奇,问我在干嘛,听我说要给馨儿洗衣服,她挺感慨的:“这年头,会洗衣服的男人不多了,愿意给女朋友洗衣服的更少。”

 

她们那没洗衣机。

 

我笑笑不说话。

 

凉子突然凑过来跟我撒娇:“军哥哥,你也帮我洗几件呗!”

 

我听着心头一热,没控制住,装作无所谓的说:“行啊,拿来吧!”

 

给自己女朋友洗衣服跟给別的女人洗衣服可不一样,我都热血沸腾了。

 

“太好了。”

 

凉子翻衣柜,一堆衣服砸下来的时候我就后悔了。

 

这女人跟馨儿一样,都是积一堆衣服都不洗的主儿,估计也是干洗店的常客。

 

她还没完,眼珠子一转,从衣柜找了身干净的衣服,然后跟我说:“你稍等,我把身上穿的也脱给你。”

 

靠!她当我是佣人呢?

 

她背转身当着我的面就扒,睡裙去了,露出美背小蛮腰才回头嗔我说:“你怎么不转身呀?”

 

靠!还以为可以随便看呢!

 

我舍不得的瞄一眼才转过身去,听着窸窸窣窣的声音我躁动难安,她说可以的时候我有些迫不及待,一转身她就把衣服扔给我了。

 

见她已经穿好衣服,我很是失望,看到手里抓到的东西才怨气全消。

 

第4章

 

她把裤子都扒给我了,我顿时就不行了。

 

她瞥一眼我,伏过来吐气如兰的跟我说:“你可千万別做坏事哦,我能闻得出来的。”说完格格笑着出门说:“走了,我约了人。”

 

我正要嗅一下她的味道,她又拐回来问我说:“你就不好奇我约了什么人吗?”

 

我忙把手放下说:“跟谁?”

 

她笑嘻嘻的说:“我约了个男的,解决一下。你们昨晚太没人性了,弄得人家好想要。我又不能跟馨儿借男朋友,只好随便找个男人解决咯。”

 

靠!昨晚她在装睡呀?她这话也太……好想说可以随便借。

 

她见我不说话,只是傻傻看着她,再次语出惊人,一挑下巴跟我说:“诶!昨晚看着我兴不兴奋?我故意那样睡的,別跟我说你没看我。”

 

我都要暴走了,结果她说完话一吐舌头就把门拍上了,都不给我机会回应。

 

一气之下,我哪管她能不能闻出来,这样给她洗衣服的时候我心理才能平衡。

 

洗完衣服累得够呛,我琢磨着馨儿应该快下班了,就给她打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来。

 

馨儿说很快,电话刚放下门就被敲响了,一开门馨儿就扑我怀里,说想死我了。

 

我把她打包回的盒饭扔一边,抱起她就往床上扔。

 

正扒着,她突然诡笑问我说:“你想不想玩点刺激的?”

 

我咽口水说:“怎么玩?”

 

她推开我,打开凉子的衣柜,拿出一套空姐制服跟我说:“我换凉子的衣服跟你做好不好?”

 

我猛咽口水问她:“凉子是空姐?”可不敢说好,万一她是试探我的呢?

 

“对啊!你等等,我进厕所换。”

 

等馨儿再次现身,我口水哗哗直流。

 

馨儿本来就长得好看,那衣服穿在她身上另有种味道,我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反正很想扑她。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的身高有些欠缺,没凉子那么高挑,短裙让她穿得有点像长裙。

 

不过这不影响。

 

我一想到她身上穿的是凉子的衣服就冲动,扑过去抱着她吻,就像怀里抱的是凉子,太TM刺激了。

 

馨儿都让我弄疼了,埋怨我说:“你轻点。那么激动干嘛?你是不是把我幻想成凉子了?”

 

我还在亲她的脖子,含糊不清的说:“哪能,你是我媳妇馨儿。你不是说过你的梦想是做空姐吗?我看到你这样,就像看到你梦想成真一样,我高兴啊!”

 

“讨厌!哪壶不开提哪壶。”馨儿因为身高的问题没做成空姐,这是她一生的痛。

 

我知道抚慰伤痛最好的办法就是分散她的注意力,于是粗鲁的开始。

 

顿时,馨儿什么都顾不上了。

 

说真的,这样真的很嗨,我弄的虽然是自己的女人,但心里想的却是別的女人,就好像在同时和两个女人一起,感觉翻倍呀!

 

第5章

 

我们俩从馨儿的床上到地上,再到洗澡间,我想抱馨儿到凉子床上才被她拒绝,提醒我说:“不要,你这样会把她的床弄脏的,被发现就完了。”

 

挺遗憾的,不过这一次真的很尽兴,我们俩足足弄了一个多小时。

 

馨儿瘫在床上,累惨了,懒洋洋的骂我说:“刘军,你TM害我下午上不了班我跟你没完。”

 

我嘻嘻笑着,她踹我叫我赶紧收拾战场別被发现,我拿垃圾出去扔,刚把垃圾袋放下就被敲了个爆栗,回头一看,凉子竖着眉头骂我:“你是驴吗?足足一个半小时,还让不让人睡午觉了?昨晚都不见你这么猛,吃错药了?”

 

我愕然尬笑:“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看到她就来劲。

 

“早回来了,一直在外面给你们计时。”凉子往下一瞥,一脸鄙夷。

 

要是让馨儿知道秘密早被发现的话,只怕会很窘。

 

我厚着脸皮跟凉子打商量说:“你再等一下行不行?让馨儿喘口气,我哄她去上班你再回。”

 

凉子怒视我,通通通就往楼梯下面走。

 

我挺愧疚了,害別人有家不能回。她看起来也像心情不好的样子,我却不好去追。

 

等送馨儿上出租车,我有点犹豫不决,因为没看到凉子在楼下,有点想去找她,跟她道个歉。

 

出街没多久就看到她在一间咖啡厅里,正好拿咖啡泼她对面一男的脸上。

 

那男的恼羞成怒,起来一巴掌煽她脸上,人都摔地上了。

 

我一看忍不了,冲进去把凉子扶起护我背后,指着那男的骂:“你丫是不是男人?打女人算什么本事?”

 

“你谁呀?”那男的一看我这样,脸色都变了。

 

也不知道凉子想干嘛,她从后一把搂住我,挑衅的跟那男的说:“他是我男朋友。”

 

她贴我身上,我舒服得不行,一挺腰,很有做人男朋友的觉悟。

 

“他是你男朋友,那我算什么?”那男人都气疯了。

 

凉子说:“前男友。”

 

难怪她说没有男朋友,合着正闹分手呢。

 

那男的过来要打她,我已经很克制了,这时再也忍不住,一脚就把他踹飞了。

 

还不解气,我冲过去踢,没两脚就被凉子拦住了,拉我说:“咱们走吧。”

 


性百科 » 粗大贯穿白浊跪趴大开啊…别停,继续快点用力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