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阿,好爽,好大,我还要/粗大蜜水白浊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4:23 9 人阅读

虽然在电车对她动手动脚的时候没有认出她是方志明的老婆,可经过昨天晚上这么一试探,他就知道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什么善茬,也不是省油的灯。

一想起昨天晚上偷窥到的一切,他的心思又活络了起来,或许自己可以下手勾搭一下这个寂寞女人也说不定。

 

曾大胆这人其实没有什么节操,加上他和方志明那关系其实薄弱得很,弄一下也没什么。

 

他们家因为没有男丁,可能因为他是男孩子的缘故,所以家里面的人特别的宠他,长那么大,他还真的没有正儿八经的去上过班,一直都是游手好闲,自己想要钱,只要动动嘴皮子就行了。

 

不过他最喜欢的还是到方志明这一边来,因为方志明和他的年纪相差不算大,他比方志明只大了十岁多点。

 

曾大胆眼光挺高的,当初家里面给他介绍的那些女人他通通看不上,不是嫌这个胸小,就是嫌那个臀不够大,反正想要跟他共度一生还真的是挺难,而且他自己还没有定下心来。

 

外面的莺莺燕燕那么多,他怎么可能单单独独的吊死在一棵树上?这不,新的猎物不就出现在他的眼前了吗?

 

白鹭进厨房里端出一盘煎鸡蛋,还有一碗粥放在桌子上就开始吃了起来。

 

曾大胆进去穿好了衣服之后便走了出来,坐在了饭桌上面对面看着白鹭,不得不说白鹭真的是身材十分完美。

 

今天白鹭身上只穿了一件宽领的白色T恤,底下则是高腰的热裤。青春靓丽的模样一点都看不出来是生过小孩的。

 

而且那T恤十分透明,很明显可以看到里面的黑色蕾丝边的里衣,曾大胆还十分清楚的看到那印出来的花边。

 

曾大胆眯着眼看了一下,又继续的把眼睛往下瞥,可惜的是她身下的位置被餐桌挡住了,看不到。

 

曾大胆自然而然坐下来,往嘴里面塞了一块面包,有些含糊不清的询问说:

 

“你今天怎么没去上班呀?志明呢?他去哪里了?”

 

白鹭瞧见老公不在屋子里面,本来不是很想要搭理这人的,但别人都开口问话了,她也不好不回答。

 

“他今天没空,被朋友叫去帮忙看一下车,晚上还有一个同学聚会。”

 

白鹭没好气的说出了这一段话,便匆匆忙忙的把早餐给吃掉,随后砰的一声就把门给关上,进了屋子里面去。

 

曾大胆在餐桌上面眉头一挑,寻思着方志明要是今天一天都没事儿的话,那他还真的是可以和白鹭有一些接触,不过白鹭现在对他有戒备心,他得想想办法才是。

 

白鹭在屋子里面听着歌练了一下瑜伽,快下午的时候,忽然间接到了健身房经理的电话,她立刻接通了,健身房经理和白鹭说有客人到了,但健身房的教练因为比较少的缘故,基本上都有客人了,现在他手头上还有一个学生,问她要不要来带带。

 

白鹭当然愿意了,她心中巴不得多带点学生呢!靠着自己老公的那一点钱还房贷车贷,又没有多余的给她买护肤品之类的,白鹭心里面还是有些不太高兴,她心想,还是得靠自己多挣点钱,保养保养这张脸。

 

“你得来快一点,这客人有点犹豫不决,刚才还是给她看你的照片,她才下定决心要训练的,这可是一条大鱼,回头你多推荐一下咱们家的产品,让她连带着多给一点钱,你也好多拿点提成。”

 

白鹭听了十分的激动,二话不说穿戴整齐就提着包跑了出去。

 

她出去的时候曾大胆还在外面看着电视,见她火急火燎的跑出去了,想也没想就问她要去哪里,可惜白鹭根本就不想理他,也不愿意回答他。

 

白鹭去了健身房那里,谈好了之后,那个客人当天晚上就要求开始训练,可白鹭还没有制定好计划呢,想了想只能先给她上了一节体能课,上完体能课之后,另外一个学生又来了,她只能够又继续上课,而这一忙就到了晚上9点半,这才下了班。

 

白鹭拖着有些疲惫的身躯下了楼,教学生训练,其实当教练的也是非常吃力的。她累的连路都不想走了。

 

好在下了楼,远远的便看到了一辆车停在对面商场附近,那辆车的车牌有点眼熟,像是自己老公的,白鹭当下就觉得非常的开心,她心想难不成那个榆木脑袋开窍了?赶紧兴冲冲的跑了过去。

 

而此时,坐在驾驶位上面的曾大胆看着白鹭一路跑过来,她的脸上则是露出了一阵欣喜的笑容。

 

明知道她会才会露出这样的笑容跑过来,应该是以为开车来接她的人是方志明。想到这里,曾大胆心中有点不是滋味,可一想到这两个人毕竟是夫妻关系,也就释怀了。

 

曾大胆把车窗摇晃了下来,白鹭走到了跟前,看着坐在驾驶室里面的并不是自己老公,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我还以为是志明呢,原来是舅舅呀?”

 

曾大胆点了点头说:

 

“嗯,我寻思着你们这边挺难打到车的,所以我就过来这里接你回去,我一个人呆在家里面也没有什么事儿,你饿不饿?要不要去吃点东西?”

 

可白鹭委婉的拒绝了。

 

“哪有健身教练那么晚的还去吃东西的,要是在路上碰到了学员,岂不是太尴尬啦?”

 

虽然在看到副驾驶上的人不是自己老公之后,白鹭心里有那么一点失望,但还是上了车。

 

曾大胆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

 

“那有什么关系?要是饿了就去吃东西,反正你明天还要上班,在健身房里面锻炼一下不就瘦了嘛。”

 

白鹭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说:

 

“你们这种没有训练过的就不知道了吧?健身是需要严格一点控制饮食的。况且我刚生完孩子没多久,身体还在恢复状态,虽然现在已经把身材都给锻炼出来了,但这是远远不够的!”

 

白鹭说完这句话后便看了一眼曾大胆,暗暗打量他的身材。今天早上看着曾大胆从屋子里走出来,她并没有看曾大胆的身材,眼睛都聚集在了那儿。

 

白鹭看着曾大胆显示十分平坦的小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想起了自己的老公,因为应酬喝了太多的酒,方志明的身体已经开始发福,赘肉越来越多,摸起来再也没有那种力量感了。

 

想到这里,她当下竟然萌生起了一种想要伸手触碰一下曾大胆身体的冲动。

 

可能是因为白鹭的眼神实在是太过于直白了,或者是这辆车子里面只有他们两个,所以曾大胆轻而易举的察觉到了白鹭心中所想,他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来,开口询问着说:

 

“怎么啦?大教练是不是觉得我的身材不怎么样呀?你要不帮我看看是不是要去你们健身房办个卡锻炼一下?”

 

白鹭被察觉到了心思,但是也不恼他,出于职业习惯,她确实想要知道曾大胆的身材是怎么样的,于是她轻轻咳嗽了一声:

 

“像你们这样的年纪,当然最好是办张卡去锻炼一下,免得身体发福。”

 

曾大胆的胆子果然特别大,见白鹭这么说,他突然伸出手一把扣住了白鹭那白嫩细腻的手腕。白鹭吓了一跳,还没有反应过来,那柔嫩的小手就已经覆盖在了他的肚子上。

 

不得不说,曾大胆到了这个年纪,身材还是保持得挺不错的,触碰上去甚至有薄薄的腹肌,而且肌肉也算是挺结实,要是再训练几个月的话,肯定能够迷倒一片小女孩。

 

肌肉特别结实的男人,其实并不怎么样,因为体质虑的缘故,所以相对来说并不算是非常的壮观,所以白鹭虽然是做健身房的,但是从来不找健身房里面的男人,也不是说一棒子打死所有,可是大部分是这样的。

 

白鹭舔了一下红润的嘴唇,这个动作正好落在了曾大胆的眼中,曾大胆立刻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简直是一个狐狸精。

 

“还算是不错,不过我觉得你还是得多加功夫去训练。”

 

白鹭说完这句话,有些依依不舍的把手给缩了回来,她见识过曾大胆的过人之处,现在又感觉到了他那身强体壮的身子,要说自己心里没有一点心猿意马,那肯定是骗人的……

 

“反正这段时间我在这里也挺闲的,不如去你们那边报一个班吧,好像跟你报班的话你是有提成的吧?”

 

曾大胆询问道。

 

白鹭想着曾大胆这钱进去了还要走一遭才到她的口袋里面,到时候水分都缩减了…可是自己家里面又没有其他的健身器材,要训练的话还是得走健身房。

 

可曾大胆并不是住在这里的,前几年他那几个姐姐还有家里的人一块筹钱给他在市中心那买了一套房子,后来又买了车,总之他的生活可以说是风生水起。但正是因为太早得到这些东西,也让他也没有任何斗志,每天就只知道游手好闲。

 

方志明买的房子则不在市中心,相反的,距离市中心有点偏僻,但好在都是在同一个城市里。

 

最近也是因为方志明出差半年多,挣了不少钱,觉得房子都是以前的老装修,便宜货,他跟白鹭便想着翻修一下,正好曾大胆以前做过这个,方志明这才拜托了曾大胆过来帮忙。

 

曾大胆当然义不容辞了,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再说了他在市中心里也吃腻歪了,本来他还寻思着正好到郊区这边弄几个女大学生,但这会女大学生他还没看上,倒是把主意打到白鹭身上去了。

 

“你这样可不行,赶紧把安全带给系好。”

 

曾大胆看到白鹭还没有把安全带系好,于是伸出手来,一把拉过了安全带给白鹭扣上。

 

眼看着安全带深深的陷在了白鹭的身上,本来她穿着健身服看起来就特别的诱人,这会被安全带拉扯了一下,那看起来更加迷人。

 

白鹭看见曾大胆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有些疑惑,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已经春光外泄了,她立刻红了脸,用手捂住了自己,嗔怪着说:

 

“难怪别人都说男人是天生的狼,看来舅舅也逃不过这个例外。”

 

曾大胆也知道自己刚才的那一个举动有点失态了,但仍然为自己辩解着说:

 

“哎,这话可不能这样说,你舅舅我也是身经百战的男人,见过的女人可多了去了,可没有一个能让我的目光流连忘返的。”

 

白鹭因为身材好脸蛋也不错,所以在健身房里面经常会遇到那一些男的,专门点她给自己辅导,加上白鹭因为生了小孩之后心态也开放了不少,有时候谈论的话题都是男女之间的这种荤话,她也见怪不怪。

 

不过出自于曾大胆的口中,白鹭还是有种被调戏了的感觉,她暗含警告撇了曾大胆一眼:

 

“舅舅,你这话要是被志明听见了,指不定会怎么样呢!”

 

曾大胆眉头一挑,并不在意,就冲着白鹭没有把在地铁上发生的事情告诉方志明,他就敢肯定,白鹭绝今天也不会把这些话告诉方志明知。

 

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但面上还是要意思意思一下的,所以曾大胆赶紧赔笑说:

 

“不好意思啊,舅舅这嘴巴开过光了,说出来的话你可千万不要见怪啊,我像你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说这些话了,你放心!”

 

曾大胆收回了眼神,一边开着车慢悠悠的往家里面的方向行驶,一路上两个人基本上都没有什么话说。

 

但曾大胆这个老司机还专门挑一些比较颠簸的路况,尽管车子开的很平稳,可是有坑的地方怎么会不抖动呢?每次抖动他就用眼神瞥向坐在自己身旁副驾驶的白鹭。

 

白鹭随着颠簸不断的颤动着,可能是因为天气有点热了的缘故,加上坐在车子里面,环境比较逼仄,他好像真的能够闻到白鹭身上有一股子甜味。

 

尽管开得不算快,但还是很快到家了,曾大胆把车子停在了停车位那里,下车的时候,他伸手帮白鹭把安全带给解开了。

 

这个动作表面看起来十分绅士,事实上他凑近的时候还借机狠狠的吸了一口气,白鹭觉得自己脖子一凉,随后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这种被男性气息包围的感觉,让她觉得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张开了一般,脑子里又不可遏制的想着,要是在车上和曾大胆那个……

 

她忍不住这方面想着,一想到这里她竟然来感觉了,吓她一跳……

 

光想一下就变得这样,连她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怎么啦?还等什么?不下车吗?”

 

曾大胆刚才就是故意的,他已经察觉得出来,白鹭就是那种口是心非的女人,只要稍微聊过一下就知道了,而且生完小孩又没有办法和老公温存,再加上他昨天晚上偷窥到的方志明那一方面,根本就没有办法能够满足得了白鹭,他知道她现在应该是身心都十分需要。

 

反正他和白鹭没有任何关系,而且他和方志明的关系也只是表面和谐,做这样的事情他还真的是一丁半点的压力都没有。

 

白鹭心中忽然警铃大作,因为曾大胆说这话的时候是贴在她的耳边说的,低沉的声音传入到了她的耳中,让她感受到了男人的浑厚,半边身子马上就禁不住软了下去。

 

她轻轻地咳嗽了一声,说今天拉练的有点严重,所以腿有点软,让曾大胆先下车,自己随后就下。

 

曾大胆那双眯眯眼盯上了白鹭,她今天穿的还是健美裤,所以看起来还是有那么一点亮眼,不过她这次穿的这一条裤子比较深色,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异样。

 

曾大胆有一点失望的下了车,白鹭看见他下车了之后,她脸上火辣辣的。

 

白鹭暗暗懊恼,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想的,这分明就是在背叛自己的老公,可心理再抗拒,身体还是不可遏制的想要……

 

她有些燥热难耐,但仍然按耐住了自己的心情。收拾了一下之后,她便下了车跟在曾大胆的后面,两个人若无其事一般的上了电梯,回到了屋子里面去。

 

刚走进屋子,白鹭就看见喝醉了酒歪倒在沙发上面,已经睡得像一只猪一样的方志明。

 

白鹭瞧见方志明居然喝成这个样子,心里的气顿时不打一处来:

 

“志明,你醒醒啊,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白鹭把手里面的包往旁边一放,匆匆忙忙的上前去,蹲下来的时候正好对着曾大胆。

 

刚才在车库里面看不到,因为那里光线非常昏暗,但是家里面的光线十分充足。曾大胆看着那条紧身的健美裤底下赫然出现了…

 

这还真是一个极品!曾大胆在心里面这样想着,眼睛却紧紧盯着不放。

 

白鹭可能察觉到了自己弯下腰来可能会被站在身后的曾大胆所看到,所以赶紧又直起身来,果然,她转过头去便瞧见了曾大胆那一副意味深长的笑容,她不禁咳嗽一声,和曾大胆说道:

 

“舅舅,你看志明喝的太多了,而且身体又很沉,我没有办法把他拖到卧室里面去,要不你帮帮忙吧?”

 

曾大胆笑着点了点头,随后把人从沙发上面架了起来,往卧室那里去,而白鹭则是跟在身后红了脸。

 

刚才自己弯腰肯定被他看到了,心中又恼又怒,可是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刺激感蔓延在自己的心底。

 

白鹭还在想着曾大胆在车子上面所说的那一句话,她知道项曾大胆这样的身价,还有身材和样貌,从来都不缺女人,之所以会在地铁上面欺负人,不过就是为了寻求刺激罢了,偏偏下手的对象还是她。

 

所以,这是不是代表她就是他口中那一个尤物


性百科 » 阿,好爽,好大,我还要/粗大蜜水白浊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