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肉体拍打声和粗喘娇吟_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小说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4:13 28 人阅读

还是不上?

 

禽兽?

还是禽兽不如?

 

这个简单的网络笑话,现在真实的摆在了我的面前。

 

就在我理智的最后一根弦要断掉的时候,乔香云的另外一边手却施施然的去枕头中间的小筐子里拿了一个大白梨咬了一口。

 

我瞬间清醒过来了。

 

这女人是在测试我啊!还好我不是一个真的盲人,不然岂不是中了她的道?

 

我马上想起了叶紫那个女人。她也是这样的。把我推到在床上,裤子上的拉链都给我拉开了。

 

想想一个女人蹲在你的面前,而且帮你拉开了裤子,你低下头就能够看到她漂亮的脸,你的手边就是她,你甚至能看到她贴在你腿边,就差自己脱个精光睡你被窝里了,你能不心动吗?

 

怪不得这催乳师工资这么高,也没人当,天天面对这样的诱惑,一两个月就要憋疯了。

 

我咬了咬舌头,一股痛觉让我清醒过来。

 

我赶紧继续给乔香云催乳,我低下头,不敢看她。

 

亲上去?

 

我赶紧摇头,叶紫说过,绝对不能够用手之外的地方触碰客户的胸部。

 

我还想和嫂子一起把这个家经营好呢,不能这么自毁。

 

“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啊?”

 

乔香云看我却还在催乳。她我要是觉得自己的美丽没有把我吸引到,就有点生气的说:“怎么,叶紫叫你来的,看不起我了?是觉得我老了是吗?”

 

“不是不是!”我赶紧解释,这女人,嫉妒心怎么这么强。

 

“我……我啥也看不见,但是光是感觉,我也知道乔小姐是绝世的美女!这皮肤如此的光滑,怎么可能是老了呢?这感觉就像是十八岁的美女一样好啊。”

 

“哼,算你会说话。”乔香云听了我的话,喜笑颜开。

 

她把她咬了一口的大白梨,塞到了我的嘴前,说:“请你吃梨。”

 

我看到,我正对的地方,正是她咬了一口的地方。

 

这女人,她咬了一口还要给我吃?

 

那我总不能说你啃过了吧?这不就露馅了?

 

我聪明的一大口啃上去,把她咬的那一小块儿全都咬掉。

 

她也不以为意,拿回去之后继续咬了一口。

 

突然她低声柔情的说:“那我让你给我按那里,你为什么不按呢?”

 

又来?

 

我心里不断的默念三字经,这女人,太诱人了。如果我不是为了养家照顾嫂子,我恐怕早就不顾一切的上去跟她春宵一度了。

 

还要叶紫在我家的时候给我来了一场实战模拟,我才能忍住自己的裤裆。

 

这时候,我才发现叶紫和我姐是真闺蜜,居然还提前给我这样实战模拟的。让我摸的,看的,全都享受了。

 

用屁股想我也知道,叶紫不会给其他人这样的待遇。

 

感激了一下叶紫,我连忙一边缓慢的收尾,感受着微微出汗,已然情动的美女肉体,一边斟酌了一下语言,说:

 

“其实吧,我是很想,很想那啥的。但是干这一行一定要守规矩。不能干的事情,绝对不干。”

 

“哼,叶紫在哪找得你啊?我给你一个月三万,你来给我做私人的催乳师如何,可以跟我sex哦。岂不是比你在叶紫那里做催乳师好得多,第一个月过来干,给的钱很少吧。”乔香云笑着问我,有点小动作。

 

总是被这么说,这会儿我发现我有点支持不住了。

 

我吞了下口水。

 

有一位姓马的名人说过,如果给一个人300%的利益,他就可以冒着犯罪被杀死的风险去干。

 

乔香云,正好给了我300%。

 

叶紫给我的实习工资,是一个月一万块加提成。

 

“我……我…..”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叶紫是嫂子的好闺蜜,但是人家给的可是三万块啊!多两万呢!

 

一时间,工作的动作也停了。

 

发现我动摇了之后,乔香云来了兴趣,她把梨子放到篮子里,手在我脸上抚摸。

 

“长得这么帅,你很有天分啊。只要给你做一个眼部的恢复手术,就凭你这张脸和这本钱,在吴松市的贵妇里面还不是轻轻松松一个月几十万?来,听姐的,跟着姐吧。”乔香云拉着我的脸,与她的脸越来越近。

 

一个月几十万?

 

奇怪的是,听到一个月能挣几十万,我脑子一下子清灵了起来。

 

扯淡呢?

 

就我这张脸,能挣几十万?

 

刘正,你可不能跳这个坑啊!

 

想到这里,我今天晚上第二次拒绝乔香云说:“那个,乔姐,谢谢您的厚爱哈。但是我毕竟是跟着叶姐的,我这不能随便跳,不然别人怎么看我。真是对不住啊。”

 

乔香云的脸色突然阴沉。

 

她双腿一用力,手一拉,突然把我拉的趴在了她的身上!

 

“小子,给脸不要脸了是吧?”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呜呜呜…….”

 

我急忙给自己找解释,但我话还没说出来,乔香云那闪亮的眸子突然贴近,嘴唇上感觉到了一丝温柔…….

 

她居然主动亲上了我!

 

我有点迷茫,但因为在说话,所以嘴是张着的,乔香云的舌头就可以在我的嘴里横冲直撞。

 

我的天!

 

乔香云一个法式湿吻,亲的我有点大脑缺氧。

 

太爽了!

 

一条小舌头,像个小妖精一样的在挑逗着你,在呼唤着你。

 

我理智的保险丝马上就要烧断了。

 

还好她最后放开了我,深呼吸了两口气,乔香云摸着我的脸,充满诱惑者说:“现在告诉我,是叶紫好,还是我好?”

 

“当然是您好。”我二话不说就回答。

 

“为什么啊?”乔香云笑颜如花的问我。

 

我很理所当然的说:“因为叶小姐根本就没有亲过我。”

 

听到我这解释,乔香云噗嗤一笑,她也不推开我,就让我这样趴在她的身上。她拿着梨子放到了我的嘴前,我很识相的把她咬的那一小部分都给啃掉。

 

再把梨子拿回去自己咬一口,乔香云貌似不经意的问我:“她有没有和你那个过?”

 

“那,哪个?”

 

“SEX啊,别说你不懂啊!”

 

我脸一红,羞涩的说:“没,肯定没有啊!我就是一个新来的,叶小姐愿意提拔我我就很开心了。”

 

“你还挺有给她卖命的觉悟,哼哼,她这种女人也就只会笼络一些像你这样,什么都不懂的年轻人了。”乔香云对叶紫好像有点不太喜欢?

 

我不知道这女人是咋回事。你要是不喜欢她,你为什么要让她给你安排催乳师呢。

 

不过我可不敢逆了人家的意思,万一给叶紫投诉我怎么样怎么样,我不是死定了?

 

过了一会儿,我尴尬的说:“那个,要不我先起来?”

 

“哼。”

 

乔香云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也不知道是肯定还是否定?

 

我挣扎的想站起来,乔香云的表情又看起来不满意了。我估摸着,她是不高兴我站起来的。

 

这时,屋子的门被保镖敲了两下。

 

虽然是密室,但床的旁边就是一个连接门口摄像头的通讯器,乔香云踹了我一脚,让我站远点,然后她接通了通讯。

 

保镖那边只有一个麦克风,他低声说:“夫人,李老板回来了。那个催乳师和叶小姐走了有四十分钟了,我就没和李老板提这个事情。”

 

“很好,这种小事,没必要说。你先去看着吧。”乔香云满意的点点头。

 

保镖那边声音小了很多,他突然小声说:“夫人,李老板今天带了一个…….一个小姑娘回来。”

 

我几乎可以肉眼看到,乔香云的脸色变得非常阴沉。她很生气。

 

我也能理解,虽然是嫁给了有钱人,但是好歹是明媒正娶的正牌夫人,还刚刚生了一个闺女,这边老公不但不陪着自己坐月子,居然还在外面找女人,花天酒地。这找女人就算了,还要再带回到家里面,这就过分了。

 

“嗯,我知道了。”

 

乔香云有些气急的使劲儿按在了通讯器的结束按钮上。

 

她真的很生气。

 

看了站在一边的我一眼,乔香云有些勉强的说:“这个屋子他不知道的,你先在这里带着。对了,那边是冰箱,你摸着墙,到另一边墙角就能摸到了。渴了自己拿水,北边那有独立卫生间。我去外面看看他带的是哪个小贱人!”

 

说完,乔香云气呼呼的脱掉睡衣,就当着我的面,换了一身更加有魅力的衣服。她坐在梳妆台面前,用了几分钟就画了一个漂亮的淡妆,拿起包包推开门就走了。

 

她这是去找那女人决战啊。

 

我看着富丽堂皇的屋子,突然发现旁边的一个电视边上,还连着监控线。

 

我干过杂工,稍微还是明白点的,这个电视应该是这个别墅的总监控台,用遥控器就能看到各个监控拍到的画面。

 

我忍不住打开了这足足有75英寸,画质支持4K的电视机。

 

画面非常的清晰,全别墅有几十个摄像头,我全都能看到。

 

我估摸着,这个屋子应该是乔香云花他那有钱的丈夫的钱置办的。

 

说不定啊,乔香云根本就是的人家养在外面的情妇呢!

 

我这么想着,心里面忍不住就热切起来。

 

情妇,不就是小三儿嘛,小三儿那给人的感觉就完全不一样。

 

那岂不是可以…….

 

我的心里荡漾起来。

 

虽然叶紫不让我跟客户有亲密接触,但是这并不妨碍我想入非非啊!

 

男人意淫一下,怎么了?

 

我躺在乔香云躺着的地方,闻着空气里面的香水味道,不由神情陶醉。

 

过了几分钟,我在电视上看到了乔香云,她穿的非常性感,她腿很长,笔直的,在走廊里面走着猫步。

 

我来了兴趣,赶紧把那个摄像头的画面调到了电视全屏。

 

走廊那边,走过来一个男人,看起来有五六十岁,满头白发,胖大肚子,脸更和善的样子。

 

他挽着另外一个女人,身高足有一米七八左右,穿着银色的小短裙,超模身材,可以说腰下面全是腿!

 

那双大长腿比乔香云的更长,踩着估计有七八厘米的恨天高,看起来分外的性感。

 

她染着金发,有点混血儿的味道,小圆脸更加的充满活力。尤其是那对狐狸一样的骚魅眼睛,看一眼就好像是在放电一样。

 

她更年轻,更好看,更漂亮。

 

乔香云这是快要失宠的节奏啊!

 

我忍不住心里面大叹,最近看了不少宫斗剧,今天居然见到真家伙了!

 

我还真的没有想到,他们家的监控居然这么高级,画面清晰就算了,居然还带声音!

 

我记得我好像看过一个很特别的片,那老板是个喜欢玩绿帽子的,他总是让自己的情妇穿的非常暴露,在自己的别墅里面随便走,遇上保镖就和保镖胡来,遇上清洁工,照样和清洁工乱搞。

 

这老板就看着自己超清的大监控,听着那边火热的声音,和周围的女人胡来。

 

是乔香云有这爱好?我觉得不太像,不过做这么大的监控,肯定没好事。

 

乔香云穿的暴露,却端庄的好像一个大家贵妇,她矜持的扭着猫步走过去,穿的魅惑,却离李老板差了三四步远。她笑着问李老板:

 

“这是谁家的小姑娘来我家做客了?老李,给我介绍一下。”

 

李老板被老婆抓了包,却一点儿也没有羞耻的意思,他哈哈笑着和年轻姑娘挽在一起,说:

 

“香云啊,来,我给你介绍一个人,这是我原先的秘书,叫苏轻烟,这么多年一直兢兢业业能帮我,我想着不能亏待人家嘛。这不,她刚给我生了一个大胖小子,我想着,你这里不是有三层吗?你把第一层分给她。以后你们就一起住了,不能乱打架啊!”

 

什么?

 

我差点没飙出来!

 

你妈的,原来这不是你刚找的妞,是你长期包养的三奶!

 

孩子都有了!

 

等等,这李老板刚刚说她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吧?

 

乔香云别在哺乳期,说明她也刚生了一个孩子。看李老板这独宠一人的架势,难道乔香云生了一个小女孩?

 

我心里非常的好奇,这有钱人怎么这么别扭,非要生一个儿子不可?

 

听到苏轻烟这个火辣的小姑娘居然生了一个男孩,乔香云脸色一百,她是模特出身,耗费了极大的力气才怀上了一个孩子,现在自己丈夫居然背着自己还留了一手!

 

乔香云嘴角不断的震颤,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后退了两步,气得香肩直抖,非常艰难挤出声音说:

 

“行啊,好,李老八,你厉害。苏妹妹,这李公馆的第一层就归你了,李嬷嬷,你来给苏妹妹介绍一下咱们李公馆,我不舒服,先走了。”

 

说完,乔香云扭头就走。

 

我想这叫李老八的老板总要给乔香云一个面子吧?

 

谁知道李老八就地拉着苏轻烟滚到了旁边一个卧室,他那张胖脸还笑呵呵的说:

 

“妈的…….臭娘们儿总是一副傲气的样子。他奶奶的,大爷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快,给我靠到床边跳一段钢管舞!”

 

苏轻烟照做了。

 

她踩着恨天高贴在床边,扭着娇俏的屁股,大长腿随着腰肢的扭动不停的摆弄出各种姿势。

 

看了没一分钟,我就硬的不要不要的,这哪里是钢管舞,分明就是勾引人的艳舞嘛!苏轻烟一边跳一边脱,跳了两分钟,就脱得差不多了!

 

李老八面色通红,走路都有点虚浮。

 

我看他脱掉了衣服,只留下了一个内裤,肚皮松弛,胳膊上都是赘肉,整个一猥琐老头的样子。裤裆不大,小的像个钉子。

 

分外的搞笑。

 

老头淫荡的嘿嘿笑了笑,就冲过去要抓住热舞的苏轻烟。

 

谁知道苏轻烟这个时候一个诱惑的动作,摆出了一个高难度姿势!

 

这个胸真长,不,这个腿真大。

 

反正,我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我激动的一时间没忍住,又自我安慰了。

 

谁知道这场浪荡的大戏还没有开始上演,主演就马上缴械投降了。

 

这外号叫李老八的老板,居然看着自己的小三儿当场丢了!

 

他裤裆一湿,人的表情马上就尴尬起来。而苏轻烟的表情在电视上也能看到一阵落寞。

 

这李老八,不行啊!

 

忍不住乐呵呵的想,唉你有钱又怎么样?你阳痿啊!

 

你不行啊!

 

“咳咳,我,我去洗洗。你自便。”李老板面色不改,径直穿着内裤去了卫生间。

 

就在我以为这场大戏没了的时,苏轻烟坐在床边,从自己的包包里面轻车熟路的拿出一个东西自用。

 

“嗷~”

 

苏轻烟一阵轻忽,似乎很舒服。

 

这可是现场直播啊,多少男人一般都只能在日本爱情片里面看到?

 

我心里面更加的热切,扫了一眼看到乔香云去了一个卫生间里就不出来了,心想她可能是就哭了,就更加放肆的套弄。

 

过了十几分钟,当苏轻烟一声长叹,结束的时候,我也结束了。

 

妈的,这下子我慌了!

 

我忍不住给了自己一巴掌,这又不是自己家,你浪什么浪?

 

我站起来,赶紧把空调开打,然后甩着枕头,把异味都给吹没,又连忙把乔香云的小内裤拿到了卫生间,粗略的洗了一下,扔到了放脏衣服的筐里。

 

不会被发现吧?

 

我看着监控,发现乔香云在卫生间里面多了20多分钟之后,终于红着眼睛出来。

 

我赶忙关掉监控,然后抓着导盲杖,坐到了茶桌旁边,装作在喝水的样子。

 

砰!

 

屋门被乔香云略显粗暴的拉开,她一看到我嘴角一勾,让我心头小颤。她不会想把对李老八的怨恨,发泄在我身上吧?

 

看到我还在喝茶,乔香云就气不打一出来的说:“你倒是过的挺轻松啊。”

 

“哪有哪有,我就一个平头老百姓。”我赶紧站起来道歉。

 

乔香云好像忽然闻到了什么,她眼一亮,发现床上的小内裤找不到了。

 

“我的内衣呢?你拿去用了?”

 

“哪有!我帮你放在卫生间里的脏衣框洗了。”我赶紧为自己辩护。

 

乔香云却早就看了出来,她拍了拍床,说:“晚上你别去睡客房了,哪里危险,你睡我床上吧。”

 

睡她床上?

 

我傻眼了。

 

这女人不会还是想整我吧?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我打地铺就可以了。”

 

“我这里没有额外的床被,你明白吗?我让你睡床上,你就睡床上!”

 

乔香云气呼呼的拉着我,让我躺在床上,然后开始亲手脱掉我的衣服。脱着脱着,她居然抓到了我的内裤上!

 

“这个就不脱了吧?”我抓着内裤弱弱的说。

 

“不行!”

 

乔香云正在气头上,本着顾客就是上帝的原则,我只好脱了个精光。

 

把我浑身上下看了一遍之后,乔香云才满意的说:“你小子还算长得不错,以后要是你愿意了,可以来找我。我说过,能让你成为吴松市的头牌。”

 

“我…….还是算了吧,我又没有多少经验。”

 

我心里觉得乔香云肯定是想利用我报复叶紫,我就赶紧婉拒。

 

“哼,我就不信你情愿一辈子给那个女人当狗。”

 

乔香云点了下按钮,然后关掉了屋子里的灯。脱掉浑身上下的衣服,她就像一条八爪鱼一样的把我牢牢控制住。

 

她裸睡,我也裸睡。

 

我们之间肌肤相亲,她贴在我的身上。我都不敢有动作。

 

“你想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吗?”乔香云问我。

 

我都看到了我还能不知道吗?

 

“不想知道。”我老实巴交的回答。

 

乔香云哼了一声,手在我的大腿内侧掐了一下,疼得‘嘶’的一声,抱怨的说:“你掐那里干什么?”

 

“反正你也用不着!”

 

乔香云高声骂了我一句,又低下头贴在我的胸口。

 

“我快二十二的时候,感觉身体真的支撑不下去了,就找了一个富商嫁了。谁知道这个富商看起来光鲜有老男人的味道,实际上就是一个猥琐男,早早就阳痿了!我跟他结婚到现在,我的处女都是我自己用棒棒捅破的你信吗?”

 

“还,还有这种事情啊!?”我很配合的说,没办法,只好在默念两句,顾客就是上帝。

 

“当然有!他到老了都没有孩子,现在也着急了起来。他到处找医生,打听到国外有医院可以做人工授精,而且技术非常好。他就跑过去,软磨硬泡,花了一千多万,让人家帮他在他的死精里面找到了勉强活着的,给我做了受孕。”

 

“可谁知道!居然生了一个女儿!我更没有想到的是,她居然找了一个婊子跟我一起做人工受孕!那个婊子生了一个男孩。她今天在我面前炫耀的还挺舒服!”

 

乔香云恨恨的骂了几句,发泄了一会儿,她转过身,警告我我说:“我说的事情你就当没有听说过,烂在肚子里,明白吗?别让我在外面听说,有个瞎子在乱传我的绯闻。”

 

“好好,我明白。顾客就是上帝!”我赶忙赌咒发誓。

 

废话,谁他妈敢把这种事情捅出去?我心里面全都是我嫂子温柔的胸膛和充满母乳的宝贝,我恨不得天天都能过喝嫂子的奶呢,谁想管你们家的破事儿?

 

“算你识趣。在手机上设个闹钟,明天早上你6点半起来走。”

 

说完,乔香云就靠在我身上,她的手抓着我的兄弟,让我一直挺着,没法睡着。

 

但是谁让人家是上帝呢?

 

抓的也舒服,我只好苦中作乐的数羊。

 

数了一万多只羊,总算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六点半太阳刚刚露出熹微的时候,闹钟响了。

 

乔香云手里抓着我的小弟,不过这会儿已经躺回去了。她松开手,看了我一眼,突然笑着说:“昨天让你看笑话了。”

 

“哪,哪有。我这种穷人,羡慕还来不及呢。这么好的房子,这么好的家具,我多想要啊。”

 

我艳羡的说。

 

“嘴还真甜,来,这给你。”

 

乔香云站起来,晨光透过纱窗飙进来几道阳光,照飙在她的身上,骨肉匀称,胸部高耸,葡萄粒上还带着点点的乳汁,焕然有一种女神的美丽。

 

裸露的女体,果然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画面啊!

 

我想起了高中画面老师说过的事情,我那个时候还觉得他是一个猥琐的老流氓,现在我都成老流氓了。

 

我再一看,乔香云所以我的居然是一沓钱?

 

我靠,小费啊。

 

我现在是个‘瞎子’我就用手掂了一下,脸上露出了明显的惊喜。这足有几千块吧?


性百科 » 肉体拍打声和粗喘娇吟_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小说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