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坐在腿上吃早餐h调教|小奶妓前后灌满浓精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4:11 23 人阅读

这两天你有没有做自我按摩?感觉怎么样?”

她说:“照着你教的方式做了,确实轻松一些,不过……不过……”

 

她又不好意思。

 

我耐心地说:“不过什么,你就明明白白说,没事的,把我当医生就行。做我们这一行的,也跟医生差不多。”

 

虽然我学催乳术还没几天,不知不觉已以医生自居,自我感觉还挺装逼。

 

梁小雨继续闭着眼,她告诉我,虽然做了自我推拿之后,总感觉会放松一些,但过没多久。仍会有胀痛感,不知道是不是跟她最近来大姨妈有关。所以,还是想找我按一下。

 

我点了点头,用各种方式在她胸上一会儿捏一会儿揉。

 

她的身子总微微颤抖,两只小手不知不觉已抓紧床单。

 

她微微抬起布满红晕的脸,显得非常妩媚而性感。

 

我都不敢看,怕再看又会忍不住。

 

半个钟头左右我就问:“小雨姐,现在有没有轻松一点?”

 

梁小雨微微张眼,我看她眼神迷蒙一片,像含着两汪湖水,看着就让人心生爱怜。她点点头又摇摇头,带着几分困惑的语气:“舒服是舒服很多了,但是……但是好像……这还不够……程度吧,没上次你给我按得那么舒服。”

 

这就让我的骄傲受到些打击。

 

我说:“不可能啊,这几天我一直都努力练习,只有比上次更熟练,应该会让你更舒服更畅通才对的嘛!”

 

梁小雨张张嘴巴,像是想说什么,却叹了口气,闭上了眼。

 

没说了。

 

她脸上好像透出些微失望。

 

这让我看着心里头很不好受。

 

难道我真的还没上次按得那么好?

 

要真这样,我到底哪里按错了呢?

 

但我又不方便问,因为梁小雨好像也不大愿意说。

 

她的神情总是有些古怪。

 

又给她按了十几分钟,她忽然咬了咬下嘴唇,仍旧闭眼,忽然开口说了一句话。

 

我没有听清楚。问了句:“小雨姐,你说什么?”

 

她局促不安地又说出一句,我还是没有听清楚。

 

太含糊了,这简直就是蚊子叫嘛!

 

只听到她好像在说。让我像上次那样……

 

可上次的手法我全部都用过来了,没有其它了呀。

 

我把疑问说出。

 

梁小雨张开眼看了我一下,眼神里好像带着几分嗔怪,让我看得莫名其妙。

 

她很难为情,又赶紧闭上了眼。

 

接着,嗫嗫嚅嚅地,就从那张樱桃小嘴里吐出三个字。

 

这回,我听出来了,但却不敢置信!

 

我不敢相信,梁小雨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震撼地问:“什么?小雨姐,你刚才说什么?”

 

梁小雨幽幽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说没什么。

 

看来,她实在没勇气说出刚才那三个字。

 

我一阵尴尬,真怕自己听错了,真不敢确定啊!

 

哪怕是听出来了。

 

可是,这样的三个字,不可能从梁小雨的嘴巴里说出来呀。

 

太荒诞了!

 

我鼓起勇气,又带着几分战战兢兢地说:“小雨姐,我虽然……听清了,但又不敢相信,要不……你再说一遍,让我确定一下好么?”

 

我都几乎是在哀求了。

 

梁小雨再次睁开眸子,有些无奈地看着我,用力地咬了咬下嘴唇。

 

终于,从她的嘴巴里又说出了那三个字——

 

是的,就是我刚才听到的那三个字。

 

我确定了!

 

虽然还是不可思议,但却一阵惊喜。

 

我决定了,就照着小雨姐说的那样做。

 

这是她说的,还说了两遍,我也听得清清楚楚——

 

她总不至于像上次那样打我,而且还跑出去。

 

我缓缓低头,轻轻张开嘴巴……

 

她刚才说的那三个字就是:“来吸我。”

 

很明显,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

 

之后的我已不顾一切。

 

梁小雨嘴里也冒出带着几分疼痛的哼叫。

 

她并没推开我,甚至还把两只手轻轻放在我脑袋上,像抱着我。

 

过了大概五分钟,我松开嘴,稍微抬脸。

 

梁小雨神情迷离,似乎有些茫然,又有些忧伤。

 

扣我心弦。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问:“小雨姐,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舒服一些?”

 

梁小雨继续闭着眼,稍微一点头。

 

她的声音带出几分沙哑,只说了三个字:“就这样。”

 

我放心了,接着又问:“那么另外一边的……要不要?”

 

梁小雨睁眼看我一下,又飞快地闭上。

 

她带着几分娇嗔:“你这不是废话嘛!”

 

于是我又……

 

后来我都觉得自己有些疯狂。

 

小雨姐也纵容着我。

 

她嘴里发出的哼叫,越来越激烈……

 

忽然她猛然抱住我脑袋,将我的脸紧紧压在她胸上。

 

她的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我吓了一大跳,整个身子都僵硬了,不知道她干些什么。

 

这个情况持续了大概半分钟,她松开了我,还赶紧把我推开。

 

挺起身子,扭过去赶紧把衣服穿上。

 

她说:“谢谢你,现在我感觉舒服很多了。”

 

说着把衬衫扣子也扣好了。

 

我呆呆站在地上,看她那有些奇异的脸蛋。

 

真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还是懵逼的。

 

但是忽然间,我惊呼起来:“小雨姐。你流血了,还流了那么多血!”

 

梁小雨穿着的是一条淡青色的休闲裤。裤裆那里明显透出血迹。

 

她低头一看,哎呀一声,显得更加羞涩。

 

她赶紧说:“行了,你出去吧,这事儿我自己会解决的。”

 

我忽然就明白这是什么情况,有点心虚,大步走出去。把门关上。

 

外边,月姨斜靠在长沙发上。

 

这玉体横陈,让我看着就一阵迷离。

 

她看见我出来,赶紧把双腿放下,挺身朝我走来,问情况怎么样。

 

她的声音也有点紧张。

 

我很心虚,支支吾吾,一时不知道怎么说。

 

她在我肩膀上打了一下:“你倒是说话呀,现在到底什么情况?我可告诉你,王亮堂,如果你不能让梁小雨满意,你就不能做催乳师了!”

 

这满满的威胁,让我有点不高兴。

 

但看在她这么照顾我的份上,刚才还用手帮我解决了一回,没办法,一下子就原谅她了。我朝里头嘟嘟嘴:“你进去看看呗。”

 

月姨瞪了我一眼,就大步走进去。

 

过了大约十分钟左右,两个女人都走了出来,有说有笑。

 

不过,梁小雨一直都没有看我,直接走到大门口,好像当我不存在。

 

月姨把她送了出去。然后关上门,朝我走过来。

 

不知为什么,我的心就有点发慌。

 

梁小雨跟月姨说了些什么?

 

有没有说我用嘴巴给她吸那个地方的事?

 

其实我现在琢磨着,感觉刚才给小雨姐做的,跟上次欺负她都没啥区别,就是没亲她嘴巴而已。

 

月姨好像不知道。

 

梁小雨没跟她说具体经过。

 

她就夸我这次做得不错,控制得够好,说梁小雨很满意。帐也付了。

 

她说:“现在我正式接纳你为我手下的催乳师,希望你好好干,我们的工资计算是这样——底薪一千二百块钱,门店派的单,五五分账,比如说这次,一共得到梁小雨四百块钱,会给你分两百块。如果你自己拉的单子。三七分!”

 

她说得很详细,我听得津津有味。


性百科 » 坐在腿上吃早餐h调教|小奶妓前后灌满浓精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