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小坏蛋太大了老师受不了了_变态虐乳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4:07 16 人阅读

俏脸一红,说道:“坏家伙……这么调皮!”

 

说完,另一只手就在赵狗蛋的裤腰带上一拉。

 

啪嗒!

 

还没等李春娥从满脸的震撼中反应过来,一股尿液如同水龙头一样而出!

 

哗哗!

 

伴随着急匆匆的水声,一些甚至溅到了李春娥的脸上。

 

可现在赵狗蛋管不了那么多了,足足过了一分多钟,赵狗蛋才心满意足的提起了裤子。

 

赵狗蛋一转头,发现身旁的女人竟然满脸痴迷的看着自己,顿时傻笑道:“嘿嘿,春娥婶,我撒完了……”

 

李春娥伸出小手,抹了一把脸上,伏身在男人肩膀上,说道:“傻狗蛋……你这回可得好好赔一赔婶子才行!你看……你都把婶子的脸弄脏了……”

 

赵狗蛋听到李春娥这么说,故意皱着眉问道:“春娥婶,我赔你了,腊肉,还有酒,我赔了。”

 

李春娥一听这傻狗蛋竟然还知道讨价还价了,也觉得和一个傻子调情没什么意思,不如直接引导他,告诉他该怎么做就好了。

 

李春娥一把将赵狗蛋的手抓着,然后压在自己身上。

 

赵狗蛋下意识的一缩手,连忙又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个傻子,不能表现的太反常。

 

李春娥媚笑着说道:“春娥婶才不稀罕你那点腊肉和酒呢,春娥婶要你好好赔我!”

 

赵狗蛋涨红着脸,想要退一步,却发现茅房空间太小,容下两个人已经是很挤了,根本退无可退。

 

赵狗蛋被压在李春娥身上的手下意识的动了动,痴痴的说道:“春娥婶,怎么……怎么赔?”

 

李春娥舔了舔嘴唇,一下吻在了赵狗蛋的脸上,说道:“别急,婶子好好教你!”

 

说完,李春娥干脆把自己身上的衬衫扣子解开来。

 

“咕噜!”

 

赵狗蛋忍不住的吞了一口唾沫,从刚才到现在,他的目光就没离开过女人身前。

 

对于赵狗蛋的反应,李春娥很是开心,媚笑着说道:“傻狗蛋……婶子好看吗?”

 

赵狗蛋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看女人的身子,只知道木讷点头,痴痴的说道:“好……好看……”

 

“咯咯……你个傻狗蛋!”

 

李春娥娇笑一声,对赵狗蛋的比喻似乎很受用。

 

女人又伸出两只手抓着赵狗蛋的手,说道:“傻狗蛋……想不想碰婶子?”

 

赵狗蛋痴笑的说道:“嘿嘿……想!”

 

李春娥刚想将赵狗蛋的手放在身前,感受着男人粗糙的手掌,李春娥媚眼如丝,整个人都瘫软在了赵狗蛋的怀里,喘着粗气。

 

赵狗蛋反应更加强烈,面露难受的说道:“春娥婶,狗蛋难受,好难受!”

 

李春娥瞅了一眼茅房,然后强忍着内心的异样,拉了一把赵狗蛋,说道:“别……别在这里……去婶子的房间……”

 

赵狗蛋哪里还忍受的了?

 

只见赵狗蛋一个俯身,便贴了上去。

 

李春娥被赵狗蛋突如其来的动作惊了一下,紧接着便是一股酥麻的直冲天顶盖,不由得说道:“哎哟……不……不要在这里……傻狗蛋……不可以在这里……”

 

笃笃笃……

 

正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马达发动的声音。

 

声音慢慢进入李春娥门前的大平地,然后熄了火。

 

李春娥当下一个机灵,赶忙把伏在自己怀里的赵狗蛋扶了起来,喘着气说道:“狗蛋……你快走,从茅房走!你大猛叔回来了!”

 

赵狗蛋身子也是一震,暗叹一声好险。

 

刚才因为被李春娥这般撩拨,一下子没把持住,差点失去了理智。

 

两人这是在茅房,这要是被外人撞见了,那可就麻烦大了。

 

而且现在李春娥门口那熄火的马达声,分明就是赵大猛开着他的那辆摩托车回来了。

 

整个山头村,只有赵大猛有一辆摩托车的。

 

赵狗蛋赶忙整理好裤子,一把抱着李春娥,满脸的委屈,苦着脸说道:“春娥婶,我改天来……”

 

李春娥被男人表现出来的幼稚模样逗得一笑。

 

她也穿好了衣服,摸了摸赵狗蛋的头,说道:“放心吧我的小冤家……婶子一定会等你的。”

 

这时,一旁的房里传来一道粗狂的男人的声音,而且声音正朝着茅房这边过来:“春娥!春娥你在家吗?咱家的门怎么坏了?春娥?”

 

就在赵狗蛋刚刚走出茅房门,正打算朝另一个方向逃走的时候,身后男人的声音突然叫住了他。

 

“站住!你是谁?怎么到我家来了!”

 

赵大猛刚刚来到自家茅房门口,便看到一个男人的背影站在这里,顿时心里起了疑心。

 

赵狗蛋心说反正也逃不掉了,索性转过过来,傻笑着看向中年男人,说道:“大猛叔,尿尿,狗蛋尿尿!”

 

赵大猛一看是村里的大傻子,顿时心里的提防已经卸去了大半。

 

自己的老婆李春娥心眼高到天上去了,就算真的打算偷汉子,也不可能偷一个傻子。

 

不过对于赵狗蛋这时候出现在自己家的茅房外,赵大猛还是有点不爽。

 

赵大猛上前一步,一把扯过赵狗蛋的衣领,横着脸冷笑一声说道:“嘿嘿……你说你一个蠢狗子,撒尿哪里不能撒,怎么还会挑地方了呢?”

 

他这么说,并非是怀疑,而是觉得欺负一下这个傻狗蛋,让他心里很舒服。

 

因为好几次赵大猛去田瑶家串门,正要强迫田瑶的时候,都被这个傻小叔子阻拦了下来,甚至有几次都闹得街坊邻居也知道了。

 

只是没有人会相信一个傻子的胡言乱语,而田瑶那女人也根本没胆量敢说出去。

 

现在好不容易抓到机会能够好好欺负一下这个傻子,赵大猛心里可痛快了。

 

对赵大猛的行为,赵狗蛋心里很清楚,但是脸上依旧是一副痴傻的模样。

 

只见赵狗蛋突然一把挣开赵大猛的手,痴笑着说道:“大猛叔,你要狗蛋撒,狗蛋就撒。”

 

说着,赵狗蛋直接一扯大裤衩子,哗哗!

 

一股清白色的尿液直接冲着赵大猛飙射了过来。

 

赵大猛一个躲不及,顿时满身都被溅上了赵狗蛋的尿液,满身的尿骚味。

 

当下,赵大猛的脸色就黑下来了!

 

不过赵狗蛋也没撒太久,刚才那些尿也是努力憋出来的。

 

在赵大猛一个劲步冲上来找自己算账的时候,赵狗蛋已经提好了裤子,一个转身躲了过去。

 

赵大猛扑了个空,脸色越发的难看。

 

今天本来想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傻子,没先到自己倒是先被戏弄了一番。

 

特别是刚才一瞥,看到赵狗蛋那本钱竟然比自己的还雄厚,心里更加不平衡了!

 

一个傻子,直是糟践了好东西。

 

赵大猛抄起身旁架子上的棍子就往赵狗蛋身上招呼过去,口中还恶狠狠的说道:“蠢狗子,今天我就教你怎么好好撒尿!”

 

赵狗蛋一见赵大猛都抄家伙了,脸上也急了,哭喊着说道:“大猛叔,打人了!大猛叔,打人了!打狗蛋,狗蛋死了!赔!”

 

赵大猛呸了一句,吐了一口唾沫在手上,嚷道:“你喊吧,蠢狗子!今天我非得打断你三条腿!我看看谁能拦我!”

 

哐当!

 

正在赵大猛拿着大棍子追着赵狗蛋满院子跑的时候,茅房的门突然开了。

 

李春娥整理好了衣服,从茅房走了出来,喊道:“你们在什么?赵大猛,人家狗蛋是来给咱们赔罪来的!”

 

赵大猛楞了一下,说道:“赔罪?赔什么罪?”

 

于是李春娥就将自家的菜园被赵狗蛋的水牛拱了事情说了。

 

赵大猛一听完,整个人的脸色更是难看了起来。

 

然而经过这么一整,赵大猛倒是忘了,自己的婆娘李春娥是从茅房出来的,而赵狗蛋刚才又站在茅房外面。

 

赵大猛冷笑着说道:“蠢狗子,你家那头水牛把我家的菜园拱了,你拿什么赔罪来了?”

 

赵狗蛋一转头,说道:“腊肉,酒,赔春娥婶。”

 

李春娥一听赵狗蛋说赔她,顿时脑子里又想到了自己在茅房和赵狗蛋说的话,俏脸上一片烧红,不过赵大猛现在的心思显然不在自己的婆娘身上,根本没注意到这一点。

 

李春娥怕自家男人还要找赵狗蛋的麻烦,顿时上前一步拉住赵大猛,拉下脸来说道:“赵大猛,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人家一个傻子一个寡妇,本就是无心之过,能来赔罪就不错了,你可别扯虎皮拉大旗!”

 

赵大猛意外的看了一眼自家的婆娘,好像一下还没反应过来。

 

这话怎么可能会从自家婆娘口中说出来呢?

 

以前要是有机会敲诈别人一笔,李春娥比起自己都要积极!

 

李春娥一下也意识到自己表现的太刻意,顿时脸一横说道:“傻狗子,你还不回去,还想我留你吃饭不成?回去告诉你家那寡妇嫂子,要是你家水牛再糟蹋庄稼,就干脆充公算了!”

 

一听李春娥说拿赵狗蛋家的水牛充公,赵大猛顿时眼睛一亮。

 

赵大猛一个劲的点头,说道:“对!蠢狗子,你家那水牛干脆充公算了!反正村里耙田的水牛也不够用!”

 

赵狗蛋一听赵大猛和李春娥竟然把主意打到了自家的水牛身上,顿时脸色也涨红了起来。

 

大水牛是他父亲赵涛走后,留给他唯一的一点家产了。

 

而且这么多年来,大水牛也早就和自己有了感情,赵狗蛋一直都将大水牛当成家人一样看待的,怎么可能让赵大猛骗去充公?

 

说是充公,到头来还不是变成了村长和赵大猛家的东西了?

 

赵狗蛋脑子一转,弯腰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作势就要往赵大猛脑门子上招呼,一边还涨红着脸说道:“水牛,狗蛋的!水牛,狗蛋的!不给你!”

 

赵大猛一看这傻子竟然来真格的了,顿时也泄气了。

 

一个傻子要是失手把自己打死了,那估计自己哭都没地方哭去。

 

法律上都制裁不了这个傻子!

 

不过现在赵大猛也看出来了,那头大水牛在赵狗蛋心里的地位还真不一般。

 

赵大猛连忙一个摆手,板着脸说道:“行行行!蠢狗子,我不要你家大水牛了,不过你家水牛把我的菜园拱了,赔点酒菜就想万事大吉?”

 

一听赵大猛这话,赵狗蛋知道他葫芦里又打起了另外的算盘。

 

手上的大石块也没放下,瞪着眼说道:“赔了!春娥婶,赔了!”

 

李春娥也被赵狗蛋手上的大石块吓坏了,这要是真给赵大猛脑门上来一下,估计自己下半辈子可就真的要守寡了。

 

虽然赵大猛床上功夫不行,可好歹也是山头村的生产队队长不是?

 

平日里捞的油水也不少,夫妻生活虽然不和谐,但物质生活倒还过得去。

 

李春娥连忙走过来一把拉住赵狗蛋拿着大石块的手,说道:“傻狗蛋,你干啥呢?大猛叔和你闹着玩呢!不要你家大水牛就是了,快把石头放下!”

 

赵狗蛋看了一眼李春娥,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女人胸前上,鼻孔里不由得喷出一股子热气。

 

“老子早晚要给赵大猛戴这顶绿帽子!”

 

赵狗蛋心里恨恨的想着,稍微转个身,将赵大猛的视线挡住了,一把抓在李春娥身上。

 

也不知道是舒服还是痛,李春娥当即发出一声声音。身后的赵大猛连忙说道:“春娥,你怎么了?”

 

李春娥白了一眼身边的赵狗蛋,对这个傻子竟然敢当着自己丈夫的面吃她的豆腐,一时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半响李春娥轻咳一声,恢复了过来,说道:“没事,刚才被蚊子叮了一下!”

 

这时,赵狗蛋也把身体转了过来,将手上的大石头扔在了地上。

 

赵大猛也不疑有他,打死他都不会相信,自己的婆娘会当着他的面和一个傻子调情。

 

他看着赵狗蛋,又说道:“蠢狗子,这件事可不会这么容易就翻篇!要我看,你要不想把大水牛充公,就得付出一点代价!”

 

赵狗蛋涨红着脸,哼哼哧哧的半响没说一个字。

 

因为赵狗蛋知道,这时候他要是说话了,肯定会引起两人的怀疑。

 

李春娥一看赵狗蛋有点受委屈了,顿时也拉下了脸,看着赵大猛说道:“大猛子,你干啥呢?你还真打算找他们叔嫂两人算账不成?一个寡妇,一个傻子……说!你是不是又打起了田瑶那小寡妇的心思了?”

 

说着,李春娥还真觉得有这个可能,顿时化身母夜叉,一把捏住了赵大猛的耳朵,面色凶横的说道。

 

别看赵大猛在外面是生产队队长,可在家里,一切都还得看李春娥的脸色行事。

 

赵大猛脸色一白,嚷着道:“疼疼疼!快松手!你个婆娘,对自己男人下手咋这么狠呢?”

 

李春娥冷哼一声转过身去,说道:“赵大猛!你肚子里那点花花肠子,还当老娘不知道?也不掂量一下自己有几斤几两,赵刚二十多岁的大伙子都死在那个女人的肚皮上了,你要真敢去找那个黑寡妇偷腥,我李春娥立马就改嫁!”

 

说着,李春娥的声音还带上了哭腔。

 

赵大猛一看自己婆娘都生气了,顿时也顾不得疼了,连忙安慰道:“春娥,你说啥呢?我就是有九条命也不敢去招惹那个黑寡妇啊!我这不是刚从镇子上回来吗?明天上面就要派一个新书记下来了,我琢磨着应该给人家腾个安身地方!”

 

李春娥脸色一缓,说道:“那这和傻狗蛋有什么关系?”

 

赵大猛小眼睛一眯,变得猥琐无比,说道:“咱山头村也就这屁眼大的地方,家家户户都有人住,到哪里去找空房子?我寻思着,刘老汉死之前,不是留下了一套空房子吗?”

 

村头刘老汉虽然是一个鳏寡老人,但住的房子却并不差。

 

平日里给村里人看病,再加上自己务农,也积攒了不少的积蓄,盖了一栋土砖房。

 

可是在刘老汉死之前,这栋房子是被刘老汉留给了赵狗蛋的。

 

而且当时村长陈富贵和很多村里的老人都在场,虽然是刘老汉的口头遗言,但这个消息村里人都知道。

 

然而村长陈富贵却以赵狗蛋是傻子的缘由,将这栋房子暂时扣押了下来。

 

所以导致这栋还不错的土砖房至今都没人搬进去住。

 

李春娥一下子想到了自己丈夫打的主意,说道:“可是这房子是刘老汉留给傻狗蛋的,这么让人搬进去,也得问问狗蛋同不同意吧?”

 

赵大猛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道:“他一个蠢狗子,我跟他说啥?”

 

赵狗蛋一听赵大猛和李春娥竟然把主意打到了自家的水牛身上,


性百科 » 小坏蛋太大了老师受不了了_变态虐乳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