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公共精壶器h:啊!摁 摁~啊!用力~好厉害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4:02 43 人阅读

关你什么事!老王我算是看透你了,你还想要我?别做梦了,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而且回去以后还会劝李芳芳,让她以后离你远点!”

老王心中一沉,果然,自己不想见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老王冷笑了一声:“鹤小千,你别以为你那天晚上在我那卫生间里做的事情我不知道,我全程都看到了,否则怎么会找上你?你就是个外表和内心一样的小蹄子而已。”

 

鹤小千被吓的脸色发白,自己那天下意识的自慰竟然被老王看到了,这可怎么办?

 

哪怕是经常到外面玩的鹤小千,现在也有点六神无主了。

 

“而且你最好看看这个。”

 

老王给自己的手机插上耳机,防止声音露出去,把耳机听筒递给了鹤小千,随后播放了自己偷拍的视频。

 

鹤小千听着自己淫荡的声音,看着视频里双腿大张、毫无保留面对着老王的自己疯狂的动作着,脑海里一片空白。

 

竟然真的被老王拍下来了……

 

“怎么样?我还知道你手机里还有一份差不多的,鹤小千,你说你这么喜欢玩,这么会玩,怎么不来找老王我呢?”

 

老王劝道:“你王叔好久没碰过女人了,这体格你也见到了,保证会让你上天的。而且关键是你王叔和你知根知底,你跟我在一起没啥隐患,我也不要你做我女朋友,咱们只随便玩玩,只要你的身体不进入你的生活,这不比你出去乱玩安全得多?”

 

被老王连视频都拍下来了,鹤小千心理上已经处于绝对劣势,再一听老王的话似乎也有道理,她沉默的低下头玩着自己的手指,一言不发。

 

不过老王也看出来了,鹤小千这可能是默认了自己现在的处境,心中顿时大喜过望。

 

于是他二话不说,也懒得浪费时间了,站起身直接把鹤小千拉了起来,抱着她的腰肢往外走去。

 

鹤小千一路上都乖乖的,丝毫没有反抗,任凭老王把她带到了小卖部。

 

老王把灯光全部打开,窗帘拉的死死的,迫不及待的直接将短裙短袖的鹤小千扑倒在了沙发上,感受着这具滚烫弹性和年轻性感的身体,老王感觉亢奋无比,眼前因为兴奋隐隐有些发晕。

 

“老王,你真不是个东西。”

 

鹤小千被老王死死压在沙发上脱衣服,半是抗拒半是从的举起双手,任凭自己的衣服被脱掉,随后一双小巧立马被他一双粗糙的大手死死按住,那力道让她又是疼又是感觉刺激。

 

老王的大嘴迫不及待的堵住了鹤小千特意涂过口红的小嘴,双手手忙脚乱的脱着自己的衣服。

 

鹤小千的短裙被往上掀开,内裤被老王刺啦一声直接撕成两半。

 

没想到老王竟然这么生猛,鹤小千明显显得有些惊慌,隐隐又充满了亢奋和期待,半推半就的任凭老王压在自己最后的防线上。

 

“丫头,用手丈量一下,看看你王叔有没有骗你?”

 

就在开始的最后一刻,老王喘着粗气,问鹤小千。

 

鹤小千嘴巴上不说话,却偷偷的把手放了过去,感受着那尺寸和温度,鹤小千暗暗咂舌,原来老王还真没骗自己。

 

鹤小千的身体几乎是瞬间就软了下来,放弃了一切抵抗,死死盯着那里的眼睛里露出了浓浓的渴望。

 

皮质沙发嘎吱嘎吱的剧烈晃动着。

 

屋内明明拉紧的窗帘似乎也在微微摇晃,在明亮的灯光之下,一具嫩白的躯体犹如八爪鱼一样死死地抱住一个有些黝黑的强壮躯体。

 

老王很多年没碰过女人了,像鹤小千这样又极品又年轻的更是想都没想过,可想而知憋的有多苦。

 

鹤小千以前也找过一些男人,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像老王一样,让她瞬间就脑海里一片轰鸣。

 

感受着如同机器一样的老王,鹤小千小嘴微微张开,只会用无意识的叫声来抒发自己的情感。

 

从沙发到地毯,从地毯到茶几,甚至鹤小千还被放到了小小的电视机上。

 

随后又是窗台、门边、马桶、衣柜……最后才是床上。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足足持续了三个小时,鹤小千从刚开始的亢奋,到后面都开始苦苦求饶了,但老王还是不放过她。

 

对于老王来说,鹤小千是极为难得的,虽说很大概率鹤小千以后就离不开他了,但女人的事谁说的准。

 

抱着一次不亏的原则,老王能怎么使劲就怎么使劲。

 

三点多的时候,因为疲劳和刺激昏过去的鹤小千缓缓醒转,发现老王已经没有在她身上了,而是正站在窗户跟前通气。

 

凌乱不堪的房间被稍微收拾过,不过还是遗留着连鹤小千都感觉羞愧的味道。

 

“不仅床单,连床褥都沾满了,你让我明天咋睡觉?”

 

老王抽着一杆香烟,悠悠然吐了口气,回过头看着坐起来,双臂抱着膝盖看着他的鹤小千。

 

鹤小千脸色一红,感受着身体的疼痛和到现在都没缓过来的麻木,呸了一声:“你还好意思说,真是个老变态,不知道多少年没找过女人了。”

 

老王哼了一声:“我是挺变态的,所以没有下次了,一会儿我就把你微信删了。”

 

老王这么一说,鹤小千顿时心里有点慌乱。

 

诚然今天的自己并非是自愿的,算是被老王胁迫的。

 

但自从老王和她开始,鹤小千就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充实,以前自己找的那些男人,跟老王比起来简直可笑。

 

尝过老王这样,还能要别的?不可能的。

 

鹤小千小嘴微微撅起,出于女生基本的羞涩,她又不想挽留老王。

 

“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得到我们的身体以后,还这样对待我们。”

 

鹤小千越想越气,顾不上难受的下面,撑着身体下来去找鞋子,她现在就要离开老王家里,以做和他的对抗。

 

老王看到鹤小千真的生气了,不由哈哈大笑。

 

他走了过来,把刚踩在地上眉头露出一丝疼痛的鹤小千抱了起来,往卫生间走去。

 

“放开我,禽兽。”鹤小千挣扎道。

 

老王嘿嘿一笑,咕叽一声,在鹤小千猛然张开的小嘴中再次开始了征战。

 

鹤小千实在有点怕了老王,连忙开始求饶,老王也没太难为她,没一会儿以后就放过了鹤小千,温柔的帮她洗澡擦拭身体。

 

不久后老王换好了被褥床单,关掉了灯,在温暖黑暗的被窝里,把光溜溜的鹤小千抱在怀里。

 

“丫头,你不会真的这么讨厌我吧。”

 

老王的手在鹤小千一双翘臀上用力按压着,将它变成千奇百怪的形状,鹤小千眯着眼睛,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要是正常见网友看到你也就算了,我还觉得你挺强壮的,加上又聊得来,八成晚上就便宜你了。”

 

鹤小千说:“可谁叫你一副伪君子的样子,在我和芳芳面前装的人五人六的样子,想不到背后也像别的男人一样。”

 

老王瞪了她一眼:“这话说的,哪个男人平时不装一下?另外就因为我认识李芳芳你就对我有看法?你不把她带坏就不错了,感情还为她考虑?”

 

“性感不是骚……”

 

鹤小千抗议道:“我和芳芳真的是好朋友,我在外面找男人可不代表我也希望她被人祸害,所以你知道了吧,为什么刚才我那么生气。”

 

随后鹤小千又问老王,让他能不能不要打李芳芳的主意,以后有需求找自己就行了。

 

这个要求老王怎么可能答应,有需求他当然不会放过鹤小千,但李芳芳他可是打算娶回来当媳妇的。

 

等以后又有李芳芳这个纯洁小美女可以调教,又有鹤小千,好闺蜜一起,这简直是男人的巅峰啊。

 

第二天,在老王这又休息了半天的鹤小千回去了,开门做了大半天生意的老王,也在下午的时候再次见到了李芳芳。

 

“王叔,今天晚上到我们家去吃饭吧!”

 

李芳芳穿的青春时尚的,清纯气息展露无遗,看的小卖部里其他男生目不转睛的,还有几个在偷偷吞口水。

 

在鹤小千身上泄过一次火的老王,现在看李芳芳的眼神也没有那么急色了,他慢条斯理的问道:“你妈病情好了?”

 

“是啊,都要多亏王叔呢。”

 

李芳芳很是感激的对老王说,要不是周围站着一些同学,她都忍不住想过来挽住老王的手臂以示亲昵了。

 

“那行,我晚上准备准备就过去。”

 

老王点点头,刘梅芳的关系自己是要处理好的,否则以后怎么好开口问人家要女儿?所以多见见他也求之不得。

 

晚上的时候老王来到了李芳芳家里。

 

李芳芳的家境很普通,不过刘梅芳为了感谢老王做了很多好吃的,老王刚开始有点紧张,但后来发现刘梅芳一点都不知道两人的事情,于是渐渐就放松下来。

 

“我的眼睛多亏了老王你,现在又可以去上班赚钱了,等芳芳读完书找到工作,我也可以松口气了。”

 

刘梅芳和李芳芳不断的感谢老王,还给他敬酒,说了些家长里短,很快,老王和刘梅芳的关系也拉近了很多,知道了李芳芳家里不少的事。

 

吃饭的时候老王就坐在李芳芳的跟前,忍不住伸出手,偷偷碰了下李芳芳的屁股,李芳芳心中一惊,想到母亲就坐在对面,连忙死死咬住嘴唇不敢说话。

 

她身体轻轻扭动着,心里对老王一阵埋怨,这个王叔实在是坏死了。

 

看着李芳芳又刺激又不敢随便乱动,生怕刘梅芳发现的样子,老王心里一乐。

 

不过他也不敢太过分,这要是被刘梅芳发现的话,他估计马上就要被赶出去了。

 

时间渐渐晚了,老王打算回去了,眼睛还是有点不太方便的刘梅芳,连忙让李芳芳出来送老王。

 

李芳芳此时有点怕老王,还用幽怨的小眼神去瞪他。

 

老王几次想要去拉她的小手,都被李芳芳躲过去了,不由有点无奈。

 

“算了,芳芳你回去吧,我一个大男人在路上还能碰到危险不成。”

 

老王摇摇头,强扭的瓜不甜,干脆让李芳芳回去了。

 

“王叔你不会生气了吧。”

 

李芳芳小心翼翼的问,随后挺起胸膛走了过来:“大不了你想拉人家的手就给你拉算了。”

 

老王心道你王叔可不是只想拉你小手那么简单,最后还是拒绝了李芳芳,一个人摸黑往大学城赶。

 

大城市的晚上灯火通明,车水马龙,非常繁华。

 

但也有一些偏僻的地方,比如此时老王路过的一条街道,周围很多路灯都是坏的,马路也不怎么好走,一般人都会绕过这里。

 

老王一路走到了街道的深处,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高跟鞋的声音。

 

他抬头看去,只见一个黑夜中显得很是窈窕的身影跌跌撞撞的朝着他的方向跑来,后面一片呼叫声,凌乱的脚步响个不停。

 

“麻烦好心人帮我报警,有人要绑架我!”

 

女人见到了老王,没有直接朝着他冲去,而是试图绕过他,并且开口要老王帮忙报警。

 

女人的声音清脆而低沉,差不多三十岁上下的年龄,好听极了。

 

老王看得出女人并不想祸水东引,要他做的也只是帮忙报警而已,不由对她好感大增。

 

老王只是一个普通人,年轻时候蹉跎了岁月也没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平平淡淡的活到了现在,要说唯一的亮点,那就是一身肌肉还算引以为傲。

 

“我觉得老王活了一把年纪,现在也该做点什么了。”

 

老王咬了咬牙,直接朝着女人后面的一群人冲去,一声大吼:“光天化日你们想做什么?”

 

老王的一声吼,把后面的一群人吓了一跳,不过随后就越发暴躁的朝着老王冲来。

 

“小杂种,关你屁事,我看你是想死了。”

 

“果然是个浪货,一开口就把这沙比迷的命都不要了。”

 

几个阴狠的声音响着,随后五六个人哗啦啦一下就把老王围起来了,一个个用阴森的眼神看着他。

 

“你别逞能,快逃命,这些人不是好人!”

 

姜可心没想到自己好心不祸水东引,这个耿直的路人竟然直接冲来帮自己解围了,一时之间又有点感动又充满担心,连忙尖声叫着,随后手忙脚乱的拉开包包拉链,拿出手机准备报警。

 

“我去你大爷的!”

 

老王刚才太黑没看到,现在才发现自己面对的五六个人。

 

这几个人要么身强体壮一身腱子肌,保守也不会比自己差到哪去,哪怕长得瘦小也是一脸凶狠的样子,看着都不好对付。

 

隐隐有点后悔的老王此时骑虎难下,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先发制人的他一拳头狠狠砸过去,直接砸到一个人的眼眶上,随着一声痛叫,这个人当场就蹲在了地上。

 

老王一拳得手,又是一记撩阴腿。

 

这撩阴脚要是踹结实了,又能放倒一个人,老王仓促之下倒也盘算的好好的。

 

不过这次没有奏效,他的腿在空中被别人截住了,两条腿互撞了一下,撞的老王小腿生疼。

 

“先弄死这个老不死的,你们两个去抓姜可心!”一个领头人大叫。

 

老王转眼就被人摁倒在了地上,只是这几个人太小瞧了老王的力气,随着一声虎吼,骑在他头上的一个人被掀翻,肚子上还被老王狠狠踹了一脚。

 

不过老王也被雨点一样的拳脚打的浑身剧痛。

 

感觉再在这里多逗留几秒钟,自己说不定要被打死,老王惊慌的连忙逃窜。

 

老王一边逃窜一边下手反抗,身上多了好几道刀口子,不过也成功把几个人挣脱了,拉着姜可心拼命往街道外跑去。

 

“这他妈的,给我弄死他。”

 

一个暴躁的声音从后面响起,随后老王就听到了一声隐隐约约的破空声。

 

“不好,估计不是刀子就是斧头之类的东西,这些人真不要命啊。”

 

老王吓的后背都僵了,双腿发颤。

 

他赶忙拉着姜可心一个就地打滚,狼狈的趴在了地上,随后只感觉脑袋上空一凉,一把旋转的斧头嗖的一下飞了出去,砰的一声砍在电线杆上,随后又被弹开。

 

女人紧张的说道:“沿着路灯一边跑,警车是从那个方向跑来的,只要我们再坚持三十秒,这些人就不敢追了。”

 

老王此时也没什么主见,拉着早就腿脚发软没什么力气的姜可心一阵狂奔。

 

路灯越来越多,也逐渐见到了行人。

 

几个人终于不甘心的停住了追踪的脚步,骂骂咧咧的往后退散,重新消失在了黑暗中。

 

老王看到他们走了,坚持又往前跑了一会儿,这才累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只感觉头晕眼花,连东西都有点看不清了。

 

他往后背和胳膊上一摸,黏黏糊糊的,拿到手跟前一闻,一股血腥味传来。

 

“糟了,老子被刀砍中了。”

 

刚才一片混乱中,老王甚至没有看清楚对方拿着的什么家伙事,现在才后知后觉,只感觉一阵惊慌。

 

“妹子,老王我为了救你可是差点把小命搭上啊。”

 

老王眼前渐渐模糊,只感觉一阵郁闷。

 

他只知道这女人声音好听,到底长什么模样都来不及看,而且虽然拉着她的手跑了一路,现在一回想也忘记注意是什么滋味了,真是亏死老王了。

 

一张脸凑在了老王跟前说着什么,他已经听不清了,只勉强听到她说出医院两个字,老王眼前就黑了下去。

 

感觉身体一阵颠簸,似乎是被放到了什么东西上,此时正在往哪里转运,老王彻底丧失了意识。

 

不知道多久以后,老王慢慢醒了过来。

 

闻到一股消毒水的味道,他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身上的几个伤疤还传来一股疼痛,不过似乎都被包扎过了。

 

“你醒了?”


性百科 » 公共精壶器h:啊!摁 摁~啊!用力~好厉害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