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仙子玉臀翘起迎合巨龙/乖女的的嫩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4:01 13 人阅读

丫都有俩了。还让家里的去寻死,不行,“桂兰嫂,你一定不能死啊!”

 

啊?

 

李桂兰不明白他为啥有这么大的反应,抬起头两只眼睛看着他。

 

张大头怒道:“他张二狗子不是人,可是你可不能因为他作恶而轻贱自己,这不是反倒成全了那个二奶嘛。”

 

“可是……可是我就是难过,不想活了,你还是让我死了算吧。”李桂兰说着又是一阵伤心欲绝,没心再活的样子。

 

“放屁,你想想,若是你真为了这对狗男女自己寻死了。小虎和小雪可不就成了孤苦伶丁没娘亲的野小孩了么,到那时那二奶被接回来,不但抢你老公占你家,还打你小孩,你就这么成全她?”

 

张大头瞪着牛眼质问,一副气鼓鼓为她不平的样儿,李桂兰一听句句在理心里不由一阵感动。想不到还有个人这么关心自己,以前怎么没发现呢,又想起刚刚醒来时看到张大头亲自己的样子。

 

心里顿时一阵异样的甜蜜闪过,“这个,大头你说得在理,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李桂兰此时也是没了主意,之前一心寻死,可是这会儿发现死是那么痛苦的事。

 

而且他们这对狗男女做了对不起的事,凭啥让自己去寻死成全他们俩,若真死了,那还真有可能成了张大头说的那样。想起一对儿女,她心里更是万分的不舍,那所有的爱都在这一刻给涌了上来。

 

张大头一拍胸口道:“当然是好好活着啊,而且要活得比他们还精彩、快活,这样才能对得起自己。”

 

“啊!可是,要怎么才能精彩快活?”李桂兰早早就嫁了人,后来一副心思在儿女的身上,她一个小妇人又能有啥可精彩快活的。

 

这话说得就有点儿难度了,张大头小心思一转,顿时就有了主意,“既然他张二狗对不起你在先,他做初一,你做十五,你也可以再找个自己喜欢的玩个痛快,顺便也给他戴顶儿绿草帽。”

 

李桂兰一听,眼神不由就跟他接触上,原本已经褪去的潮红腾地又出现了红晕。

 

不由把头缩到了高耸的胸口,喃声道:“这……这怎么可以,我,我没有喜欢的人,也没人喜欢我……”

 

“谁说,嫂子那么漂亮,我就一直喜欢你!”张大头看着她那娇羞的模样,顿时一阵冲动,脱口而出道。

 

啊……

 

李桂兰闻言更是一呆,她哪儿听过这种表白的话,当下也不知作何反应,心里跳得砰砰响,就像是有只鹿儿在跳一般,双手拢在胸前,只把那两团圆滚滚的球给夹得快要破出衣服来,却都没有发觉。

 

可是看着那道深不见底的雪白沟子,可是把张大头眼珠子都快瞪爆出来。

 

李桂兰可是看后背就能硬上三天的主儿,这会儿近距离看着她这副娇羞模样儿,偏偏还把那两团给挤成那样,张大只感到一股邪火儿烧起来。

 

下边顿时有了反应,刚刚忙着救人,虽然心花花的,可是身体还是挺老实。这会儿功夫谈过心,人也放松下来后,却是整个活泛了过来。

 

记得老王头曾经流着哈喇子说过,李桂兰就是那种叫小家碧玉的,长得好看,身段儿一看就知道好生养。看看张二狗那混蛋,一年回来没几天,就能怀上了。

 

张大头想起老王头的话,眼睛也定定地看着李桂兰,她的皮肤不算很白,可就像是麦子那样,很干净。而且一看就细腻得跟没毛孔儿似的,让人一看就恨不得舔上几口。

 

她的身段儿比刘翠儿可还要好,刘翠儿虽然胸也大,可是没那么挺拨。屁股蛋也没那么圆,她这儿可是又挺又圆,

 

李桂兰感觉到灼热的目光,抬头一看,顿时就更加羞红了脸。却是看到坐一边的张大头高高支起的帐篷,她顺着目光落在自己胸口的那道雪沟子上,连忙松开双手把那两只球给放下去,还下意识用手后在前面。

 

张大头也反应过来,这么看人怕不会把人给吓到,当下连忙解释道:“嫂……嫂子,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我就是喜欢你,就是看着你就感到高兴儿。”

 

李桂兰脑袋像只鹅一般,支着大舌头不敢看他,“别说了,嫂子知道,你……你这个年纪自然是想……”

 

说到这儿,她已经说不下去,用手一支地上就想站起来。可是脚上却不得劲,身子一歪,张大头眼急手快,直接就一把给抱住。

 

两人搂成一团滚在地上,张大头可是把她当宝贝儿也似的哪肯摔着了,直接就把自己给垫在下边。李桂兰整个身子都压他身上,垂落的长发落在颈上脸上,只感觉身上多了一团软棉棉又香喷喷热乎乎的人儿。

 

张大头下一意识就一把搂紧喽,李桂兰嘤咛一声,感觉下边的身子结实粗壮,还把自己保护得那么好。心里不由一阵感动,加上身子骨使不上力气,她居然手上一软就伏在他身上不想动弹。

 

这下子可就不得了,两团柔乎乎的东西一下就抵在了胸口处,张大头定眼一看。直接就看到那道雪沟儿就在眼前,这种近距离的冲击之下,下边那条火烧棍不由自主给挺了一下。

 

直接就被李桂兰给感觉到,这下再也呆不住,连忙用手撑着他的身子想要起来。

 

张大头那个懊悔啊,多好的一幕,这被这不老实的玩意给搅黄喽。是你自己不急气,可不是老子不行哩……

 

感觉着身上李桂兰柔软的身子坐在上面,他心中自是万分不舍,却是连忙把手伸出来将她手给抓住。

 

“嫂子,我来扶你起来!”当下也不管她的反应,直接就从起身来,双手将她腰给揽住,腰间一挺就给站起来。

 

两人的身子紧紧贴着,下一秒,李桂兰就反应过来。连忙一挣,身子弹开去。

 

这一站起来,李桂兰就感觉头上有点儿晕眩,连忙又下意识一把抓在张大头的衣裳上。

 

张大头顺势抓住她的手腕,两只手给当宝也似的挽扶着她,“哎哟,嫂子,可别逞强,要是真不行我就背你回去。”

 

李桂兰一想这哪行,若是给别人看到了,哪不被口水给淹了。

 

“这……这不合适,我休息会就好,你容我再站会儿吧……”说着抽了抽那只被抓着的手儿,可是张大头给牢牢抓着生怕她再摔下去一般,这一抽没抽出也便任由他抓着了.

 

只是脑袋却又恨不得缩到胸前那雪沟子里去,像只驼鸟一般窝着。

 

张大头一瞧顿时就小心思乱转,经过刚刚的的试探,却是知道她虽然生了两个娃,可是却比那刘翠儿要保守上许多。只是稍稍那么一试探,都会让她脸红。

 

就算是初哥,也知道这个时候可不能猴急,不然一吓到她就啥都指望不上了。

 

“嫂子……”

 

“嗯?”

 

张大头指了指她脖子上的青紫色淤伤,一副心疼的样子道:“你这伤可挺显眼哩。”

 

“啊……”李桂兰一摸,顿时就感到了一阵刺痛,这一下自然是知道伤口必然会被一眼看出来。这要是直接回村里,可不知道要被人给说成个啥样。

 

一想到这里,她顿时又开始急起来,眼圈儿都在眶里打着转。张大头连忙又拍胸口道:“嫂子别怕,有我呢,我把衣服脱下来给你围着不就行了。”

 

虽然围着男人的衣服她也有些抗拒,可是相比被人看到那道伤痕却还是容易接受多了。

 

张大头一瞧她没有反对,直接就把上衣一卷给扒了下来塞过去。

 

李桂兰下意识接过,一股强烈的味道就扑面而来,张大头今天干活感觉还挺轻松,出的汗不多。

 

然而他这一脱,却让对面的李桂兰不由自主地就把眼睛落在他身上,那身结实的肌肉。还油油的发着光,一看就倍儿有劲。

 

只是下一刻她便反应了过来,心里更是有此莫名地慌张,可是这会儿身子还没恢复过来。正不知道怎么办呢,就听张大头说:“嫂子,是不是身上气血没通啊,我跟老王头学过几手按摩,要不帮你按按,通通血也好加快恢复。”

 

这话正合她的意思,李桂兰下意识又是点了点头,可是随即又想到了什么却又不好意思拒绝了。

 

张大头却是打蛇随棍上,一只手就搀扶着“你坐着趟会……”

 

李桂兰随着他摆弄,直接就斜靠在那棵歪脖子树的树根下,这里也不知道是经常有村里的孩子经常来这玩还是什么地。反正地上踩成了熟地儿,一棵草都没有。

 

张大头先是从她脚踝开始按,两只强劲而有力的大手捏得十分舒服,李桂兰忍不住低声哼哼。然后意识到了什么,立即就咬住了嘴唇。

 

手慢慢往上,先是到小腿,这里的肉浑圆而充满弹性,摸起来倒是十分的舒服。随着他的按捏搓弄,李桂兰却是不由自主把感觉放在被揉捏的部位上。

 

感受着那上面传来的强大力量和那热乎乎的手掌,隔着布料都能清晰地体会到这只手所蕴含着的东西。

 

不知何时,他的两大手就已经到了大腿上边,这上边的肉可是又多又软。张大头的两只手才堪堪握住一条腿,只感觉捏起来整条腿的肉肉都跟着晃动,李桂兰却是有些怕痒不由处缩了缩。

 

张大头顿时反应了过来,由捏为搓,两只大手掌直接像是搓面团儿似的在上面揉啊揉。

 

李桂兰半眯着眼睛,却是已经完全沉迷着这种贴心儿的服务当中,这揉着揉着却就接近到了上边的腿缝儿。

 

手轻轻从上边划过去,张大头可不敢去碰那个地方,手掌落在了她的小肚子上。然后又开始轻轻地揉搓起来,眼睛瞧瞧往李桂兰脸上瞅去。

 

却是见她两腮潮红,却是咬着牙没有出声,张大头这一兴奋手背就碰到了一团柔软之极的圆球儿。

 

李桂兰连忙睁开了眼睛,才发现张大头不是故意的,可是这会儿却是再也呆不下去了。“我感觉恢复得差不多了,这就先回去。”

 

啊……哦,好吧!!

 

张大头却是老老实实地伸手过去,李桂兰只是稍稍犹豫一下,就将手伸过来然后被他强劲的力道给拉起来。

 

李桂兰把张大头的上衣往脖子一围,就想走人,可是见张大头一副舍不得的样子,不由又犹豫着道:“大头,我晚上给你洗好衣服,到时你过来拿吧。”

 

张大头一听,晚上?顿时心头一热,连连点头答应下来,“那行,嫂子这会回去可要记得我说过的话,不能让王二狗那两个狗男女看扁喽!”

 

李桂兰想起了些要报复对方的话,瞅着张大头,眼睛却又是不由落在下边去。只见那道帐蓬明显降了下来。可是因为裤子窄的原因,就像是一条大蛇强行被塞进了大腿里边一般,凸了一条长长的粗轮廓。

 

心中不由又是一跳,这混小子真是看不出还有这样的好本钱,若是能跟他玩儿一次,不比那王二狗可强出许多。

 

想到晚上对方就会找来,她心脏扑通扑通就是狂跳不止。

 

再看看那壮实得让人一年就脸红心跳的身板,心头里边更是一片火热。

 

深深看了张大头一眼,这才当先走出了树林子,张大头故意落后两步就跟在后边。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她那背影,重点是那后面个蜜桃,随着走路痕迹更是嘞得颤啊颤的,让他百看不厌。

 

李桂兰感觉身后有异,回头一看,就看到张大头那双眼珠子就落在自己那个地方上面。顿时脸上一热,心里却没有排斥的意思,反而竟是有一丝丝的得意喜悦。

 

走着走着,这腿儿都不知怎么迈了,就感到股间一股滑腻腻的湿意。

 

张大头在后边目送着她远去,这才哼着那歌儿往麦子地里去,这心思一收回来顿时就感到肚子饿得慌。刘翠儿这婆娘不会是把自己给忘了吧,都这会儿了都没有送吃的来,莫不是忽悠自己?

 

心里正腹诽着哩,可是刚走回到地埂边上,就看到一个地的麦垛里正坐着个人,不是那王梅梅是谁。

 

张大头昨天还把这高高在上的女学生白花花的身子看了个精光,这会看到人,心里就是不由得一荡。

 

王梅梅一见张大头,顿时就是柳眉儿一竖,“死哪儿去了,我们家花钱请你干活,你就是这么偷奸耍滑的么?”

 

张大头刚刚心情还大好呢,这会一听她说这话,顿时就怒从心头起,老子天还没亮就一口气给收了一半的麦子。这可是直接就干了一天的活儿,你特么是瞎了眼么。

 

“王梅梅,就老子这效率,你请两个都赶不上,还想咋地?”

 

王梅梅眼神儿一撇,不屑地道:“两个?就你这脓包样?”

 

嘿……你这什么眼神儿,张大头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双目一瞪,“脓包,老子真男人的一面拿出来吓死你。”

 

张大头的这身板可不是盖的,见他一怒,王梅梅下意识有些害怕,可是随即想到自己怎么怕这家伙,梗着脖子道:“狗屁的男人,有种拿出来啊,老娘在城里什么人没见过,还怕你这土瘪……”

 

呵!张大头还真被她气笑了,眼睛里出现她昨晚在自己河道里划水的那一幕,心里就是一荡下边同时起了反应。

 

他故意把腰一挺,直接就把那帐蓬给支到她面前,王梅梅一看那东西顿时就羞红了脸。

 

“死流氓,去死吧你……”说着就把手里提着的竹篮给扔了过来。

 

里面的饭菜给撒了一地,张大头这下可气得,臭婆娘还真是蹬鼻了上脸了。

 

当即掏出那张五十块,“就这五十块钱,要老子喂鱼收麦子收玉米,打发乞丐都不止这个价吧,去你娘的!老子不干了.”

 

说着把钱往她胸口一按,扭头就走。

 

王梅梅蹬蹬地退了两步,捂着胸口眼睛都红了。

 

“张大头,你混蛋,你给我站住……”

 

然而张大头的背影却一点也没停,反而越走越远。这下她可注傻了眼,在她的印象里,叫这家伙干活能给钱就算是施恩了,现在被抓到偷懒说他两句居然还敢炸毛“张大头,混蛋……站住”

 

干了一早上饭都扔地上,张大头哪里还肯惯着她,真以为这两个钱就能把人当奴隶使唤了。就老子这把力气,就算去干苦力也能挣不少,用得着看你这王毛丫头的脸色。

 

要说这小丫头长得似模似样,穿得一副小姐样,可是嘴巴也忒毒。也不知道模样不像王富贵的种,但性格却不但学了个十足,还青出于蓝。

 

一边走一边想着昨晚晚上的情景,牛什么牛,老子把你都看光光了,长了几根毛都清楚。

 

想到这,心气也不由顺了许多。

 

回到自家那破屋,张大头手脚干脆利落地给整了几块饼下锅,放了油和盐巴,可惜要是有点儿葱花味道就更好了。

 

只是这会儿肚子饿得很,一看已经烙得表面起焦,连忙抄起一块也顾不上烫就咬下一块。

 

以前他吃饭时都是面疙瘩加水,煮一锅能吃上一天,一是因为一个人简单对付,二最重要的原因自然是懒。

 

可是今天干老半天,那喷香的饭菜洒到地上,可把他给气得。那可是刘翠儿给自己准备的大餐,里边大块的肥肉,居然被王梅梅这臭丫头说扔就扔。

 

没办法,只能自己想办法稿赏一下肚皮,要说今晚上还有节目呢。一想到要去李桂兰那儿,张大头心里边就是一荡,这大晚上的去指不定就能发生点什么好事儿,可得保持好体力。

 

这面饼可比加水后能煮一锅的疙瘩给顶饿多了,几张下肚,能撑个一天都行。以前农忙时,早上出去带好两张,中午对付一下就能撑到满天星再回来。

 

吃完东西,张大头就到自己瓜地去,赶紧把棚子里的化肥给搬出来。麻利地给撒上,这都耽搁了两天,若是再不紧着点儿,到时这瓜就真的饿成个小包子,那还吃个毛。

 

施完肥,洗了把手,张大头这才施施然走回棚子里边,这一闲下来花花肠子就跟着起来。脑海里李桂兰和刘翠儿的身影交替出现,要说两个人他都抱过捏过,李桂兰的手感要更好,然而刘翠儿也不是没有优点的。

 

她骚啊,手段儿可懂得撩人,张大头可是深有体会。而且还差点就吃上了,对她的印象更加深刻。

 

不过一想起李桂兰那背影,今天可是近距离观摩过,又趁按摩时丈量过手感。那感觉……确实没得说,单单是这一个背影就及得上刘翠儿了。

 

正举起两只手把两人作比较呢,棚子的油毡一下被掀开,一道凹凸有致的身子就钻了进来。

 

张大头眼睛一亮,“咦,翠儿婶,咋这会儿过来呢?”心里却是不由暗笑,就猜这婆娘铁定会为了王梅梅的事过来。

 

不说别的,她为了跟自己整那事儿,出手都大方了那么多。这个中的原因不就是一眼就看出来,哪会肯让王梅梅这臭丫头坏了自己的好事。

 

刘翠儿却是往他身上一凑:“哪有给婶儿干活不给饭吃的道理,那丫头不懂事,被我给训了一顿,瞧给你带腊肉来了,还热着哩,快吃吧!”

 

边说,边把那竹篮子给放下来,里边的大碗掀开盆子就立即升起一阵腊肉的香味儿。

 

张大头却是没有伸手去接,:“这还有啥好说的,你家那丫头眼光可高着哩,俺还是不伺候了,这活儿你还是找别人干吧。”

 

“可别……”刘翠儿一听顿时就有些慌了,就她给的那点儿钱其实还是少了的,要是请两个人干上个几天,钱翻几倍不止,还得好酒好菜招待好了,不然磨洋工磨到下雨可就全玩完了。

 

“那丫头屁事不懂,净瞎搞,嫌钱少婶儿给你再补上,可千尤别摞担子。”

 

“咱谁跟谁,钱的事还好说”张大头撇了撇嘴道,“可是你闺女说得就跟像是给我施舍一样,俺张大头虽然穷,可也是靠自己力气吃饭的,到哪儿不能干,凭啥让她作贱,就凭这俩钱?”

 

“哎呀,你是她哥哥,就多担待着点儿”刘翠儿却是把胸一挺就贴在张大头身上,“这不,婶儿一听说这事,不就立即切了腊肉来给你送饭补偿来了。”

 

张大头感受着两团贴过来的水球,心说你这补偿怕是自己求之不得吧,老子这会儿晚上还要跟李桂兰约会呢,却是不再急着吃这婆娘。

 

瞧他这无动于衷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刘翠儿可就真急了,地里的活只要加钱就有人干,可是她活这么大,就见了这么个天赋异禀的家伙。

 

睁着眼睛都是这号玩意儿的影子,却又能到哪里去再找这么一根,自己那水道都成那样了,还要不要通了?

 

特别这几回的接触,又摸又亲的,最是直观地体验过这号宝贝的特异之处。想想既然是自家丫头闯出来的祸,女儿不懂事,自然得自己这个做娘的给补上喽。

 

当下直接伸手就扒拉着,拿过水瓶往上一浇,搓了搓也顾不上气味儿,张嘴就趴了上去。


性百科 » 仙子玉臀翘起迎合巨龙/乖女的的嫩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