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好大,快进去,快一点受不了了_揉捏硕大晃荡乳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4:00 15 人阅读

叶小宝朝着林瑶挑了挑眉说道。

 

被叶小宝一问,林瑶就羞红了脸,装着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说道:“你少臭美了!”

虽然林瑶嘴上这么说,但其实刚才她还真的让叶小宝给震撼到了。

 

叶小宝“嘿嘿”一笑,也没有多说什么。

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两人终于到了大禹村的村口。

 

从没有出过芦花村的叶小宝,一路上东瞧瞧西看看,还时不时的逗逗林瑶,心情那叫一个舒畅。

 

在村口的一个小卖部里面买了两瓶好酒,叶小宝身上仅剩的压身钱,就这么没了。

 

不过他觉得值,因为在他买酒的时候,林瑶虽然嘴上没说话,但是那表情还是很高兴的。

 

进了村子,遇到了大禹村的几个村民,林瑶很不自然的向他们打了个招呼。

 

在村民们问起叶小宝的时候,不等林瑶说话,叶小宝就自告奋勇的介绍道:“我是林瑶男朋友。”

 

“叶小宝,你怎么能这样呢?”等到村民们离开了,林瑶一脸羞红的看着叶小宝。

 

虽然她对叶小宝有好感,但是两人的关系还没有上升到男女朋友啊。

 

当初说好的,这是假冒男朋友,现在叶小宝明显就是假戏真做。那些村民里面,可是有几个比较多嘴多舌的,估计不出半个小时,她带着男朋友回来的事,就传遍大禹村了。

 

“没事,相信我,只有这样做,才能让你爹不逼你。”叶小宝显然是胸有成竹。

 

“你……唉……”林瑶无奈的叹了口气,向着她家的方向走去。

 

叶小宝跟在后面,欣赏着林瑶那突兀有致的身材。

 

不多时,到了一座砖砌的院子前,林瑶停下脚步,“等会你可别露馅了,还有,我爹性格比较暴躁,他如果说一些气话,你可不许跟他急。”

 

林瑶可没有忘记叶小宝打张二狗那群人时,那狠辣的身手。

 

叶小宝点点头。

 

林瑶推开院门,一进门就大喊了一声:“爹,我回来了!”

 

“瑶瑶,回来了?文喜过得怎么样了?”

 

从屋子里头一瘸一拐的走出来一个拿着水烟筒的四十多岁的男人,穿着蓝布衣服,脚上踩着一双拖鞋,脸色还有些许的黝黑。

 

这人就是林瑶的爸爸,林大川。

 

林大川注意到了林瑶身旁的叶小宝,眉头皱了起来。

 

“这是谁?”

 

“爸,这是我的男朋友。”林瑶有些胆怯地说道。

 

“你好,我是林瑶的男朋友,叶小宝。”为了表示礼貌,叶小宝走前了几步,朝林大川伸出了自己的手。

 

林大川没有理会叶小宝,而是严肃的看着林瑶。

 

“瑶瑶,你是不听爹的话了么?”

 

说这话时,林大川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

 

“没有,爹,我只是不想嫁给林园。大禹村的人,谁不知道林园游手好闲,整天靠着他爹,在村里面欺负村民。”林瑶的声音很小,仿佛很害怕他爹。

 

叶小宝见状,走上前,紧紧握住了林瑶的小手。

 

然后还不等林大川说话,他就开口道:

 

“林叔叔好,我知道,您让林瑶嫁给那个什么村长的儿子,或许是为了让林瑶以后能够过好日子,但是林瑶说得对,像那种整天游手好闲的人,怎么可能会给林瑶幸福?”

 

一旁的林瑶,早在叶小宝握住她的手的时候,就被吓了一跳,这时听到他的话,不由得心里感动。

 

“假戏真做,其实也不错。”林瑶想到。

 

林大川把目光移到了叶小宝的身上,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皱眉道:“那你能给瑶瑶幸福吗?”

 

“我能。”叶小宝的语气,非常坚定。

 

“你凭什么能?你看看你的穿着打扮,你像有钱人吗?”林大川一脸厌恶,双眼瞪着叶小宝,“你爹是村长?还是你是村长?又或者你是做啥工作的?一个月能挣多少钱?”

 

“我是个医生,一个月大概能挣个五六百块吧。”叶小宝认真回答道。

 

“医生,江湖医生吧!”林大川语气嘲讽,继续说道:“而且一个月挣五六百块钱,你知道五六百块钱能干什么?”

 

不等叶小宝回答,林大川接着说道:“我告诉你,五六百块钱,连我打算承包的那片果园的化肥都买不来!”

 

林大川的一番话,说的叶小宝有些哑口无言。

 

林瑶见状,轻轻的捏了捏叶小宝的手,看着林大川:“爹,我这次回来,就下定决心了,我就要和叶小宝在一起,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你!你这个不孝女!!”

 

林大川气极,狠狠的吸了一口水烟筒,平复了一下心情,指着林瑶和叶小宝,“他有什么好?林园是村长的儿子,家里既有钱,又有势,你嫁给他,至少不吃苦,而且,我想要给你承包个果园,也必须要村长点头才行”。

 

“那我就不承包果园了!”林瑶一脸坚决,虽然承包果园是她毕业后一直想要做的事,但是如果为了果园,就要牺牲自己的幸福,她怎么也不能接受。

 

“你要是真想和这个江湖医生在一起,就不要怪我不认你这个女儿!”林大川狠狠的瞪了林瑶一眼。

 

婆娘去世得早,他一个大男人不但要拉扯林瑶,还要种地维持生计,这些年,受尽多少苦楚,好不容易林瑶长大了,他就想着给林瑶说门亲事,好让她以后能有个幸福安稳的生活。

 

谁成想,女儿却不愿意听自己的话了。

 

想到这里,林大川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叶小宝,“都怪这个江湖医生。”

 

林瑶已经被林大川的话气哭了,叶小宝刚想安慰林瑶,就察觉到林大川的目光。

 

紧接着,叶小宝就看到林大川将手中的水烟筒狠狠的向自己砸了过来。

 

“靠!”叶小宝暗骂了一声,犹豫自己是该反抗呢,还是任由“老丈人”砸自己出气。

 

就在这时,原本哭泣的林瑶嗖一下就挡在了叶小宝身前,那动作之快,连叶小宝都来不及阻拦。

 

“咣。”一声,水烟筒狠狠的砸在了林瑶的额头上,林瑶痛乎了一声,便向地上倒去。

 

叶小宝连忙冲上前去,一把将林瑶搂在怀里。

 

这时,林瑶已经被砸晕过去了,额头上,冒出了猩红的血迹。

 

林大川已经呆住了,他完全没有想到,林瑶会冲上去护着那个江湖医生。

 

眼看着女儿被砸晕,他一时间手足无措。

 

下一秒,他反应过来,冲到了叶小宝身边,“瑶瑶,你怎么样了,你可别吓爹啊,爹不是故意的。”

 

林大川看到林瑶额头上的血迹,痛苦着,想要从叶小宝怀里把林瑶接过来。

 

刚伸出手,就被叶小宝一把打掉。

 

只见叶小宝一脸气愤,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这一眼,让原本想要开口骂叶小宝的林大川惊骇了。

 

他仿佛感觉到自己被山里的野兽盯上了一样,一股冷气从后脊背升起,他不敢再有任何举动。

 

叶小宝蹲坐在地,将林瑶放在自己腿上,然后取下了自己的药箱,拿出了一副药膏,贴在了林瑶额头上出血的位置。

 

“你家有没有酒精灯?”叶小宝看着林大川。

 

林大川摇摇头,他现在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被刚才的叶小宝吓坏了。

 

“火柴和酒精呢?”

 

叶小宝话音刚落,林大川就踩着拖鞋,一瘸一拐的走向屋里。

 

不多时,他拿着火柴和白酒放在了叶小宝面前。

 

叶小宝把白酒倒在了银针上,随后火柴一点,把银针给烧的火热。

 

就在这时。

 

“林大川!”

 

一个大大咧咧的声音从林瑶家的院门外响起。

 

一个身穿一条光着膀子的大褂,脚上踩着一双人字拖的的小胖子走了进来,一副脑满肠肥的样子。

 

小胖子一进来,就看到林瑶被叶小宝抱在怀里,当下就火了,不问事情缘由,就指着林大川的鼻子,厉声问道:

 

“林大川,怎么回事?你不是说要把林瑶嫁给我么?现在怎么会被这小子抱着?”

 

林大川看了一眼叶小宝,随后小声给小胖子讲述了之前发生的一切。

 

听完之后,小胖子看了一眼叶小宝,给林大川说了几句话,就见那林大川仿佛松了一口气。

 

这时,叶小宝感觉银针烧的差不多了,便拿出药箱里面的一个小瓶子。

 

小瓶子里面,装着一些仿佛清水一般的液体。

 

他轻轻擦拭了一下银针,然后将银针的针头轻轻伸进液体中。

 

片刻之后,他拿出银针,想要给林瑶行针。

 

那个小胖子却跑了过来,一把抓住了叶小宝的胳膊。

 

“小子,你想要干嘛?”小胖子肉嘟嘟的脸上,挂着凶厉的神色。

 

叶小宝看了小胖子一眼,手腕一转,银针掉落,却被他的另一只手稳稳接住。

 

随即,他另一只手握着银针,轻轻插入了林瑶额头上的一处穴位。

 

他的动作很快,小胖子都还来不及反应,他就已经完成了所有动作。

 

反应过来的小胖子,当下就怒了,原本还想着等兄弟们来了,在好好让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敢和自己抢女人的家伙吃尽苦头。

 

但是现在,小胖子等不急了。

 

趁着叶小宝低着头的时候,小胖子随手抓起靠在墙角顶门的木棒,没有丝毫犹豫地向叶小宝的后脑扫去。

 

站在一旁的林大川看得分明,一双浑浊的老眼瞪得大大的,哆嗦着嘴唇张了张,却最终没有发出声音

 

叶小宝在听到脑后的劲风声,就察觉到了那小胖子的动作,恼怒之余,眼神中寒光一闪而没。

 

只见他头也没回,左手闪电般的一抬,“咻”地破空声微响,一枚颤微微的银针便已然插在了那小胖子的肩膀。

 

小胖子只觉得浑身力气顿消,“当啷”一声,那根木棒顿时掉落在地上,人也动弹不得。

 

“你你你……你特么的对我干了什么?”

 

没理会小胖子的大呼小叫,叶小宝慢条斯理地按了按林瑶的人中穴,不过几秒,“嘤咛”一声后,林瑶便睁开双目清醒过来。

 

见自己躺在叶小宝怀中,林瑶脸上顿时飞起一阵红云,如中了箭的兔子一般跳了起来,指着叶小宝,刚打算说什么。

 

就看到村长的儿子林园,也就是那个小胖子杵在一旁。

 

只见他依然保持着那弓腰发力的姿势,双臂却又无力地垂在双侧,整个人的模样看上去古怪之极,林瑶看得莫名其妙。

 

看到林瑶醒来,林园便破口大骂:“你个不要脸的骚蹄子,快叫那龟儿子放了我?”

 

这时,林大川见女儿安然无恙,俏生生地站了起来,又惊又喜连忙上前几步拉着女儿问道:“瑶瑶,你没事吧,你怎么那么傻,爹不是故意的!”

 

“我没事,爹,林园他……”

 

面对林瑶的询问,林大川有些胆怯的看了叶小宝一眼,却不敢开口说话,老实说,他已经被叶小宝震慑住了。

 

见状,林瑶瞪了叶小宝一眼,叶小宝无辜的撇撇嘴。

 

一旁的林园看在眼里,当下就感觉这一对奸夫**当着自己的面在眉目传情啊。

 

他心头憋屈不已,在这大禹村里,他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哇?

 

当即,便继续开口大骂:“你们这一对不要脸的……”

 

林园话还没说完,便听到“啪啪”两声脆响,眼前一花,那叶小宝已然面沉如水地上来给了他大嘴巴。

 

而且叶小宝顺手抽了林园肩头的银针后,转身一记潇洒之极的侧踢,正中林园那满是肠油凸起的肚子。

 

此刻才听到叶小宝从牙缝里挤出来轻飘飘的两个字:“找死……”

 

仿佛被千斤巨锤砸中一样,林园整个人成“C”字形飞跌出院门外,一跤跌的七荤八素后才昏头昏脑地站了起来,腹中如翻山倒海般一阵剧痛。

 

“你给我等着……”

 

林园勉强翻身爬起后,恶狠狠的低声骂道。

 

此刻他的脸蛋肿胀得几乎发亮,本来细小的眼睛现在含满了泪水,看他那表情似乎快哭了出来。

 

他并不是个傻子,自己这一百七八十斤重量,居然被人一脚踢出了好几米远。

 

由此可见那满脸阴沉的家伙收拾自己是分分钟的事情,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撂下两句场面话后,便灰头土脸地落荒而逃。

 

林瑶还好,她好歹也是见识过叶小宝的脾性。

 

而林大川则再次被震慑。

 

好半天反应过来后,他当下打了个激灵,指着叶小宝,有些胆怯的说道:“你……你居然打了村长的儿子……”

 

在这大禹村里,村长就是天啊,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刚才居然打了村长唯一的宝贝儿子?

 

林大川满脸灰败,脸上的褶子更显深沉,他感到天都快塌下来了。

 

打了村长儿子,以后在这村里,还有活路么?

 

“没事,一人做事一人当,我等他来。”

 

叶小宝浑然无事般摆摆手。

 

像这种村霸类型的家伙,典型的欺软怕恶,跟张二狗一个品种,揍几次狠的,他自然是不敢再行造次。

 

叶小宝心中有数,自然是没有把这点小事放在心上。

 

他仔细看了看林瑶脸色,叮嘱道:“这两天就不要洗脸了,伤口见不得水,要不然留下疤痕那就难看啦。”

 

林瑶听叶小宝说可能会留下疤痕,便情不自禁抬头摸了摸那处药膏,同时,也哀怨地瞟了自家老爹一眼。

 

“哈哈哈……那龟孙子给老子滚出来,看你家大爷怎么收拾你。”

 

叶小宝仅仅喝了几口水的功夫,院外便响起林园嚣张跋扈的狂笑声


性百科 » 好大,快进去,快一点受不了了_揉捏硕大晃荡乳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