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我在教室被强了好爽|bl各种姿势play的纯肉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6:59:01 19 人阅读

就坐到了下午四五点了。直到钓了满满的一网兜鱼,这才晃晃悠悠的哼着小曲儿往村里走去。刚进村,一个婶子就着急忙慌的跑了过来。

“苏秀才,你咋着这个时候回来了?赶紧到山上躲躲吧,派出所来抓你了!”

 

“派出所?他们来抓我?脑子有病呢吧!”听着婶子的话,苏羽有些纳闷的说道。

 

不过转念一想,立刻就想明白了。估计是上午被他修理的那几个孙子招来的。苏羽就是这么个人,你跟我讲理,那我就跟你讲理,你要是跟我耍横,我比你还横!

 

一想到那几个孙子找来了派出所的,苏羽立马来了脾气,“躲啥躲,老子又没犯啥事儿,他派出所能拿老子怎么样!婶子你先回家吧,我去会会这帮鸟人!”

 

说罢,苏羽就往村头走去。

 

严格的说,小溪村在这个山谷里,像是个半岛,因为那条唯一的出村的路是正南方向,所以整个村子的主路,村头就在靠近码头的地方。

 

放羊的山谷在后山,坟地在东头,上午钓鱼的地方,则是在小岛的西面。所以这派出所的人来,也是从正南边儿来的,苏羽即使坐在湖边,也是看不到的。

 

这还没走到村头呢,就听着一群人在嚷嚷着。

 

“派出所办案,你们别拦着,都给我让开!”

 

“你说让就让?这路是你家开的咋地?今儿不给我说出个一二三来,甭想从这儿过!”这声音,一听就是村长赵二黑的。

 

“我们是来抓人的!你们村有个小子恶意伤人,请配合我们工作!”

 

“配合?咋着个配合法?我们小溪村民风淳朴,啥时候听说有伤人的事儿了?”赵二黑毫不客气地说道。

 

其实打从一开始,这帮派出所的一说长啥样,他就知道是来找苏羽了。整个村的人对苏羽都十分的照顾,平时这孩子虽然淘了一点,但没啥坏

“我告诉你,别搁这胡搅蛮缠,耍横!惹急了按照妨碍公务拘留你!”被阻拦了很久都进不去村,领头的那个警察怒吼道。

 

可是他这一句话,直接把整个小溪村的人惹毛了,顿时围了过来,“哟!派出所的很厉害?警察就很牛逼啊,俺们不认你是什么狗屁警察,只认理儿!你要是说不出个道理来,休想进村!”

 

“真他妈的是穷山恶水多刁民!居然敢妨碍警察办案!来人,把带头闹事的给我铐起来!”被村民们这么一围,领头的那个警察直接火了。

 

想他王涛,好歹也是堂堂北湖乡派出所的副所长,居然让这群刁民给围住了,这让他的面子往哪儿放?

 

平时走到哪个村都他娘的有人巴结,唯独在这个地方吃了瘪。

 

“来来来!你拷着试试?来来来,我手给你,你拷啊!”别说他火了,走在最前面的小溪村的村民一个个的都火了,直接伸出双手来,冲着这帮大盖帽吼道。

 

群情激奋下,跟在四五个派出所民警后面的那个上午被苏羽修理了一顿的长毛刘少,一眼就看到了从后面走了过来的苏羽,当即是激动的恨不得冲上去咬人,“是他!就是那个小畜生!王所长,给我把他铐起来!”

 

“小畜生指谁呢?”推开围观的人群,苏羽缓缓地走上前来,大声说道。

 

“小畜生指你呢!”一想到上午让苏羽几个大耳光子甩的满地打转,长毛刘云恨得牙根痒痒,直接破口而出。

 

“嗯,真乖!”微微一笑,苏羽淡淡地说道。

 

周围的村民直接哄然大笑,一个个乐翻了天,“嘿!这小子还真是自觉,知道自己是个小畜生。”

 

不经意的被苏羽给羞辱了一番,刘云顿时暴跳如雷的吼道:“笑!笑尼玛逼啊笑!你个小畜生!老子非弄死你!还有你们这群乡巴佬!”

 

“说谁乡巴佬呢?你他妈说谁乡巴佬呢?!”村里人纯朴没错,但也照样很硬气很火爆,好好说话可以,但是如果骂人的话,那就是一点都不客气了!

 

一听刘云直接指着鼻子骂,在场的小溪村的老少爷们们,直接火大了,一声怒吼下,直接就冲了过去,准备抓住刘云暴菜一顿!

 

若是真让这帮刁民们把刘云给打了,那他这个所长直接就可以下岗了。人家老子可是县政府的副书记刘富川啊!眼看事态就要失去控制,王涛直接拔出了枪,指着冲上来的人,一声大吼。

 

“谁敢动!再动我开枪了!”

 

不说这个还好,这一说,直接是把个王二柱给惹毛了。这平时就是个欺软怕硬,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有啥事他都能跟着起哄,直接走了过去,一把抓住王涛的胳膊,脑袋定在枪口上,大吼着。

 

“你开枪啊!你他妈倒是开枪啊!老子借你三个胆子,开啊!”

 

还别说,这货虽然平时愣了吧唧的,但关键时刻脑子的弯儿转的快的很。他知道刘云身为派出所所长,是绝对不敢开枪的,要是开了枪估计都不可能活着走出这里。

 

所以这货直接借着这个机会,想在小溪村村民跟前火一把,充一回老大!

 

其实心里想的是,“奶奶的,以后看你们谁敢惹老子,枪口顶在脑门子上老子都不怕!”

 

不过这么一嚷嚷,村民没倒是也没动手去打刘云了,直接都向着王涛围了过来。

 

“大家都等等吧,人家警察同志要来抓我,那就让他们来好了!也让咱开开眼,看警察是个怎么抓人的!”这会儿还不是捶他的时候,所以苏羽直接走了过来,笑着说道。

 

“这位警察同志,你带着这么些人来咱小溪村,是来抓我的么?”看着被人围在中间的王涛,苏羽笑眯眯地说道。

 

“你小子终于出现了!省的老子去铐你了!来人,给我铐起来!”见到苏羽出现,王涛顿时压力小了不少,直接招呼身后的几个警察过来抓人。

 

“呵呵,你穿着这身衣服,那我尊你是个警察,叫你一声同志。要抓我铐我,没什么问题,只要你能说出个符合国家法律的正当理由来,没人会阻拦你。”苏羽始终是面带微笑,全然没把当回事,就跟个没事人一样。

 

“你无故行凶,殴打他人,光这一条就够抓你回去了!”王涛挺直腰板,一副牛气哄哄的姿态。

 

忽然间,苏羽脸上的笑容全部消失,转而是一副义正言辞而且霸气十足的态度:“你说我打人我就打人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打的?还有你的验伤报告呢?他们伤哪儿了?人证呢?还有你的拘捕令呢,拿出来给我看看!”

 

“呵呵,没想到,你还懂点法律嘛。你无故打伤刘云与他的同伴,人证就在那里,还想抵赖吗!我们派出所是先出警,后办手续的,回去你就看到手续了!”王涛冷笑着说道。

 

“没错!就是你打的刘少,还打了我们!我们可以作证!”上午挨打的那个黄毛叫嚣着说道。

 

“打人肯定是有伤的,那麻烦这位警察同志,你来验伤,看看他们伤哪儿了?”苏羽指着刘云四人,冷声说道。

 

“就是就是!当着大家伙儿的面验伤!我们要看证据!”被苏羽一说,小溪村的村民们顿时热闹了起来,吵着嚷着要王涛当众验伤。

 

无奈之下,王涛只好走了过去,挨个的检查着这几人身上的伤痕。然而,当他看到刘云的那张脸,还有掀起的衣服之后,唰的一下,脸都绿了!然后又迅速的掀起其他几个人的衣服,心里更是咯噔一声。

 

因为这几个人身上,皮白柔嫩的,尼玛一点伤都没有啊!尤其是刘云那张脸,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还有些淤青,可现在,什么都没有!这让王涛有点下不来台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

 

但是,刘云的面子一定要给,刘富川的面子是一定要给的!否则自己这个好不容易弄来的副所长可就真的有可能坐不住了。

 

所以,今天他无论如何也要把苏羽带回去。只要人带回派出所,那伤没伤人,就不是眼前这个乡巴佬说了算了!

 

“来人!给我铐起来!故意伤人还拒不承认,带回局里好好审问!”就算是这会儿,王涛手里的枪也没放下来,还定在王二柱的脑门子上呢。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只见苏羽一抬手,猛地一个耳光子甩了过去,直接把堂堂派出所副所长王涛,一巴掌打翻在了地上,手里的枪吧唧掉在了地上。

 

“妈了个巴子,你们这群狗东西,老百姓交粮交税的,就养了你们这帮牲口?!警察很牛逼么?!还敢拿枪指着老实巴交的人?去你妈的!”

 

“要人证是不?老子他妈的也有人证!村长,二愣子,告诉他们我今天都干了啥!”苏羽冷声说道。

 

“上午苏羽在我家吃饭,帮我在书上摘果子,到了晌午我们一起去的河边钓鱼!二愣子都看到了!”赵二黑红口白牙的说道。

 

“没错!我中午经过河边的时候正好看见村长和苏羽一起去钓鱼的!”王二愣子说的跟真的似的。

 

虽然平时有点小仇怨,但在对外的时候,小溪村的村民们还是十分团结的。你一言我一语的,直接把苏羽今天一整天的行程说了个遍,而且竟然没有一点漏洞,就像是提前商量好了似的!

 

这让刚刚从地上爬起来耳朵还嗡嗡响的王涛着实无语,至于刘云,更是快疯了。因为苏羽又是一个巴掌照着王涛的脸上扇去,同时所有村民一拥而上,直接把这一群人围在了中间。也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一场惨无人道的虐打,就此开始。

 

听着那杀猪般的叫声,苏羽笑呵呵的拎起了网兜里的鱼,扛着鱼竿哼着小曲儿往家里走去。

 

在一群人的暴打之下,刘云和王涛那是连滚带爬的,好不容易才从人堆里爬到了码头上,根本顾不上鼻青脸肿腰疼腿疼的,赶紧在其余几个警察的搀扶之下,跳上游艇向着湖中央逃窜而去。

 

看着远离了这群刁民,刘云这才挺直腰杆,冲着远的快不见影儿的苏羽喊道:“你麻痹的!给老子等着!有种你不要走出这个破村子,否则老子让你死无全尸!”

 

“龟孙子,欢迎下次再来做客啊!你放心!你走到哪儿爷爷就打到哪儿!”听着刘云大放臭屁,已经走远的苏羽也不忘大笑着,回头喊了句。

 

“啊!妈的!是谁打的老子!”岸上,也不知是谁拿起个烂土豆使劲一扔,不偏不倚地打在了刘云的脑门上!那技术,不愧是上树大鸟,进村打别人玻璃的,实在是太准了!

 

捂着红肿的脑门,看着那一群幸灾乐祸地站在岸边的村民,恶狠狠地吼道:“你们这群狗日的刁民!给老子等着!我弄不死你们,就不姓刘!”

 

这话刚一说出口,嗖的一下,一个臭鸡蛋又砸了过来。大惊失色之下刘云连忙一闪,可没想到,身后的王涛遭了秧,这揉了一会儿肚子,刚刚扶着腰站起来,啪的一下,就被个臭鸡蛋砸在了脸上。

 

稀黄腥臭的液体直接将这个派出所长的脸洗了个通透!

 

“好你个刁民,垃圾!居然连派出所长都敢打!我看你们是不想混了!不铲平这里,老子誓不为人!”看着王涛那满脸屎一样的稀黄,刘云心有余悸地叫嚣道。


性百科 » 我在教室被强了好爽|bl各种姿势play的纯肉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