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成人小说 家里就妈妈跟我可以吗

每次聚会喝过酒,他就把手放在我大腿上。偶尔有同事在传,已经结婚的主管怎么好像特别爱妳;虽然这样说,但我们在工作上不曾出什么大错,主管在案子结束后,总是请所有人吃饭,下属被照顾的妥贴,于是在主管旁边特地空下我的位置,妳坐这里,坐在主管旁边;他会主动帮我倒酒,惊讶于我的酒量比他好一些,在所有人讲到什么,笑成一团时,他会在我耳边悄声告诉我:妳今天好香。

他年长我十六岁,看起来仍年轻,我到公司楼下陪他抽菸,他站得远远的,吐出烟雾,然后转过头对我笑。

下班后我走过两个街口,他开车来载我,驶进旅馆,我上楼开房间,他先到楼下抽一支菸;起初我以为是菸瘾使然,后来才知道,他要我用这段时间先去洗澡,我裸著身体,坐在床沿等他,他要看到我已经准备好。

他进房间先是对我笑,从容脱掉皮鞋,走去浴室洗手;我动也不动,心脏跳好快,他来到我面前,在我脚边蹲下来,他亲吻我的小腿,嘴唇蹭着我的大腿,他抬起我的膝盖压着,在他面前张开双腿,我感觉阴道里一阵紧,舌头舔过湿润的唇瓣,我呻吟,抓着他的短发,他把脸埋在我私处好久好久,我弓起身体,喜欢他用嘴巴让我高潮。

等我全身颤抖不已,他才站起来,慢慢解开衬衫釦子、解开裤头的皮带,他跪在我身上,把硬挺的阴茎放进我嘴里,按住我的手腕,摆起腰臀,顶进喉咙,不能呼吸,我踢着脚,他稍微退出来,又会再进来一次。

太激烈的话,有时他会把我弄哭。

他压在我身上,抹去我眼角的泪水,没有停止过用力抽插;我感觉阴道里又痛又热,他顶到最敏感的地方,一抽出来我就失禁,床单湿了一片。他喜欢这样,挺起身体,放进来,抽送之后看我弄湿床单,他把手指伸进去抠,掌心全湿了,最后要我趴着,翘高屁股,用这个姿势做到射精高潮。

我们躺在床上,他会抱着我,讲些无关紧要的事,不谈工作、不谈妻小,他问我以后有什么梦想,他会给我建议,然后我说,我想要我爱的人也爱我。

他哼了一声,没有回答,我告诉他,我不要跟你变成同一种人;他笑了,那等妳结婚,我会包红包给妳,好吗,到时候千万不要再跟我做爱了,知道吗?我涨红脸,不想讲话。

我想我们永远都会是同一种人,我们注定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