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虐 玩 胸 乳 绳 绑_大桥下的警花和乞丐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3:09 36 人阅读

葛小亮的一直揪着的心这才算放了下来。

“没有倒是没有,但是….但是他是想欺负我来这,只不过我没依跑了出来。”林凤凰抹了一把眼泪说道。

 

“啥?”葛小亮顿时急了,这个葛大傻子他妈的还真是胆肥了啊,没验身就想着洞房。

 

不过仔细想想,那么葛大傻子保不准没那样的心眼,兴许是葛老二那个驴日的让的。

 

昨天葛老二在自己哪里碰了壁回来一准不顺心,以那个狗日的坏心眼子没准真的会这么干,到时候他一句他不知道咋回事儿,都是他那个傻儿子干的,谁还能说出个啥来的啊。

 

驴日的,就知道他没憋着啥好屁,难怪今天没在去找他张罗着验身的事情。

 

“这可咋整,葛老二那个驴日的货真他娘的该死!”葛小亮嘟嘟囔囔的骂了一句。

 

林凤凰看到葛小亮焦急的样子心里一阵的暖和,自打她嫁到七里屯的那天就已经心死了,要不是葛小亮的出现,她没准现在已经被那个大傻子破了身了,但是葛小亮的出现又让她看到了一丝丝的希望,最起码自己的身子绝对不能给那个大傻子就是了。

 

“小亮你也别急,我已经和葛宝柱说了,一天不验身,就一天不会洞房的,他不要清白,我还要清白呢,总不能以后总被别人戳着脊梁骨过日子。”林凤凰出言安慰葛小亮说道。

 

葛小亮这才稍微的放下一点心来。

 

“嫂子,你这边先拖住,办法我在想,葛老二昨天在你走的时候来找俺商量验身的事儿了,不过俺已经拒绝了,这个狗日的现在想把这件事儿悄悄的办了,但是俺让他选日子,他要是不答应,俺是坚决不会如了他的意的。”葛小亮说道。

 

林凤凰点了点头。

 

这时外面响起了脚步声音。

 

林凤凰给葛小亮使了个眼色之后就连忙的抹去了眼泪。

 

“小亮你要买啥?”林凤凰问道。

 

“哦,那袋面条,再装两个鸡蛋,回去做点晚饭。”

 

林凤凰从柜台后面占了起来回身就给葛小亮装鸡蛋。

 

看着碎花裙子下面的大屁股和水蛇腰,葛小亮又咽了咽口水。

 

“嫂子,够了,有几个就够了!”

 

看着林凤凰使劲往袋里装着鸡蛋,葛小亮说道。

 

林凤凰也没有回头,直到装了又二斤多的鸡蛋才停了下来,连秤也没有量直接就送到了葛小亮的面前,还装了一包挂面在里面。

 

“嫂子,这太多了,吃不了这些啊。”

 

葛小亮挠了挠头。

 

“拿着小亮,吃不了留着下顿吃。”林凤凰微笑着说道。

 

林凤凰这一笑,看的葛小亮心都醉了,仿佛是喝了半斤白酒一样,脑袋和两条腿都飘乎乎的。

 

葛小亮刚要从兜里掏钱,林凤凰就白了他一眼说道:“这是嫂子给你的,还掏啥钱。”

 

林凤凰嗔怪的语气说的葛小亮心里一阵痒痒的厉害。

 

“嫂子,得空你就去鱼塘找俺,到时候俺给你做鱼吃。”葛小亮憨憨的说了一句之后就拎着林凤凰装好的鸡蛋和挂面背着大红盆走了。

 

天色已经差不多晚了,用不了多一会葛老二那个驴日的就会回来,这要是堵住了他和林凤凰在屋里,就算是没看到啥也难免会多想。

 

所以此地不宜久留,虽然舍不得林凤凰,但也没有办法。

 

背着红盆还有林凤凰送给他的鸡蛋和挂面,葛小亮就直接望鱼塘走去。

 

还没等走到家门口,就看到了一个拄着拐棍干瘦的老头正在鱼塘子的四周转悠着。

 

老瞎子!

 

葛小亮一眼就看清楚了那个老头是谁。

 

这老家伙瞎了眼睛还敢在鱼塘边上转悠,真不怕掉进鱼塘子里面给淹死啊。

 

葛小亮嘟囔了一句。

 

还没有等到葛小亮走进,老瞎子耸了耸耳朵就开口道:“可是老葛家大小子回来了!”

 

葛小亮没好气的白了老瞎子一眼,这老家伙的记性还真好,昨天答应他说今晚还有鱼吃,他倒是挺准时的啊。

 

“老瞎子,你一个瞎子在鱼塘跟前转悠啥,不怕掉水里淹死啊,到时候可没有人给你收尸!”葛小亮笑骂了一句。

 

听着葛小亮的话,老瞎子也不见生气。

 

“小哥,别瞅老汉我瞎,但是心里却是明镜一样,别说鱼塘了,就是在大江大河旁边也讨过生活,没见掉到过水里。”个瞎子扶了扶架在鼻子上面的蛤蟆眼睛得意的说道。

 

“吹,你就吹吧。”葛小亮说道:“咋地,这是来蹭鱼吃了被。”

 

“嘿嘿!”老瞎子一笑:“小哥要是不想知道我这酒葫芦里面的酒究竟是咋来的,老汉不吃这口鱼也是行的。”

 

葛小亮打开门之后,老瞎子就吊在葛小亮身后跟了进来。

 

“鱼今个儿是没有了,小爷懒得做,面条倒是有你要是不嫌乎就跟着吃一口!”葛小亮放下大红盆头也没回的说道。

 

“中,老汉不挑只要有口吃的就中!”老瞎子跟在葛小亮身后说道。

 

面条好的倒是快,这次一个半大小子还有一个老瞎子就这样一人端着一个大碗在鱼塘的边上一顿秃噜。

 

“嘿嘿,小哥,既然老汉吃了你的面条,也总不好白吃,你不是想知道这个没兑水的酒是咋来的么。”

 

一大碗面条下肚之后,老瞎子拍了拍鼓胀的肚皮说道。

 

葛小亮放下手里的大碗:“那你倒是说说,我听听看。”

 

老瞎子倒也没有隐瞒,当下就把那酒是咋来的说了一遍。

 

果然不出葛小亮所料,那酒和林绣花还真有关系,不过和葛小亮想的不一样的是,原来老瞎子发现的不是林绣花和李三棍通奸,反而通奸的另有其人。

 

原来林绣花那个骚娘们竟然不止和李三棍通奸啊,这个骚年们可真是可以的,李老蔫脑袋上的绿帽子看来还不止一顶啊。

 

“那人是谁?”葛小亮问道。

 

“嘿嘿。”老瞎子一笑之后神神秘秘的说道:“老汉和你说了之后你可莫要往出去说啊。”

 

“那人就是咱们屯子的村书记葛宝财。”老瞎子说道。

 

“啥?葛宝财?”葛小亮吓了一跳,竟然是那个老货。

 

没想到平日里装的人模狗样的葛宝财竟然也是这么个玩应。

 

平日里那个老货天天夹着个包,装的跟文化知识分子是的,这事儿要是捅出去了肯定是个大笑话,老瞎子凭这个大事儿换来没有兑过水的酒倒也是能说得通。

 

秘密也知道了,面条也吃完了,送走了老瞎子之后,葛小亮就爬到炕上睡了下来。

 

第二天直到上午九点的时候才从被窝子里面爬起来。

 

刚起来葛小亮就吵着裤裆里抓了一把。

 

一根也不知道是尿憋的还是思春的大家伙挺得笔直。

 

穿着个小裤头,葛小亮就推来了后门尿了起来。

 

“大侄子,在家呢么。”

 

张秀芬手里端着一个小盆,站在葛小亮鱼塘前面大瓦房的门前喊道。

 

长在尿尿的葛小亮被下了一条,转头从窗户看过去正好看到了张秀芬。

 

今天张秀芬穿了一件大红花的裙子,嘴唇上摸得通红,胸口一大片白白花花从领子口漏了出来。

 

看到张秀分之后,葛小亮就回想起葛大傻子结婚那天张秀芬跟他做的事儿,顿时一阵口干舌燥,悄悄的就从屋子的后面绕到了张秀芬的后面

 

张秀芬站在葛小亮的新房子前面,并没有看到从后面悄悄走上来的葛小亮。

 

轻手轻脚走过去的葛小亮一把从后面抱住了张秀芬,裤裆的帐篷直接就顶在了张秀芬大磨盘一样的打屁股缝里。

 

张秀芬感觉到猛的被人抱住,顿时妈呀的一声。

 

可扭过头一看竟然是葛小亮,这才四下看看周围有没有人。

 

“小兔崽子,吓死你婶子了,赶紧撒手,让人看到,回头你二叔把你的腿打断。”感受到屁股后面顶着的东西,张秀芬心里突突直跳。

 

“我滴个娘啊,小亮那活儿最少有那个狗日的两个那么长。”

 

张秀芬心中一喜,这次算是真的捡到宝了。

 

“快撒开,莫要让人瞅见!”张秀芬挣脱了一下。

 

但是那里能整的过葛小亮那双有力的臂膀。

 

“俺不撒,撒开婶子就跑了!”葛小亮孩子气的说道。

 

“跑啥跑,婶子这就和你进屋。”张秀芬颠了颠手里捧着的盆说:“看这事婶子给你带的好吃的,还有大肘子,端进屋你先吃点。”

 

葛小亮这才松开了抱着张秀芬的手,不过却在张秀芬大磨盘屁股上面狠狠的抓了一把,刺激的张秀芬那条小河一阵春水泛滥。

 

“小兔崽子,你可别让婶子失望啊,要不是你家二叔是个短枪腊头,婶子也不会出来找汉子。”

 

张秀芬跟在葛小亮的身后,心中暗自想到,泛滥的春水已经流过了大腿根,那种滑腻的感觉很难受,又痒又酥的。

 

进屋后张秀芬救把手里端着的盆放在了锅台上,还不等她直起腰,就感觉到一只大手从她背后的裤子中伸了进去,在她的屁股上面摩擦。

 

“小兔崽子,你就不怕你二叔知道了来找你!”张秀芬一双手柱在锅台上面,扭动着水蛇腰。

 

“婶子,提那个人干啥。”葛小亮有些不高兴的说道,手上的动作也是一顿。

 

张秀芬一看葛小亮生气了,立刻转过身来出言安慰道葛小亮说道:“婶子不提就是,不提就是,你莫要生气。”

 

葛小亮的脸子这才好看了一些。

 

转过头的张秀芬正好看到了只穿着一个小裤头的葛小亮,那裤裆被里面的东西顶的老大一个大包。

 

张秀芬心里就是一阵酥麻。

 

其实她今天来之前还是很是纠结的。

 

话说葛小亮和他的儿子岁数也就差不多,这事儿要是真被人知道在传出去,那她在屯子里面可就真是没法呆了。

 

但是一想到葛小亮裤裆里的那个活儿又是忍不住的往那方面想,自打上次在她家里摸过葛小亮裤裆里之后,她这心里就总惦记着是一回事儿,就连晚上做梦都是那个事儿。

 

葛老二那个不争气的玩应顶多也就是两分钟了事,每次都弄得她心痒难耐的,要不是趁着没人的功夫还能自己摸一把,估么着她早就找野汉子钻苞米地去了。

 

“二婶子,你这一大早的来找俺啥事儿!”葛小亮问道。

 

虽然心里有些期待,但是葛小亮毕竟还是个雏儿,真要让他做些什么他也不知道从哪下手。

 

“咋滴小兔崽子,婶子没事儿就不能过来看看你啦!”张秀芬有些嗔怪的说道:“刚才还生龙活虎的,这会咋就蔫了呢。”

 

葛小亮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刚才俺是睡的有些迷糊了,以为还在梦里呢!”

 

张秀芬听闻白了葛小亮一眼,略带微笑的说道:“咋滴,梦里梦见婶子啦?”

 

张秀芬说完这话就感觉到脸上一阵臊得慌,她一个快四十的女人了,竟然跟一个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大的小子在这里唠骚话。

 

不过越是这样想,张秀芬心里就觉得越是痒痒。

 

葛小亮低着头没敢回话,到底是咋回事儿他心里明镜似的。

 

“来,小兔崽子,婶子给你带的大肘子,赶紧趁热乎吃吧。”张秀芬把放在锅台的小盆掀开,里面正是一个囫囵的大肘子。

 

闻着香喷喷的大肘子葛小亮眼了眼唾沫问道:“婶子咋对俺这么好,一大早就给俺送大肘子。”

 

张秀芬伸手在葛小亮红的发烧的耳朵根子拧了一把说道:“婶子对你好那还不是应该的啊,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点肉,还张的更结实一点。”

 

张秀芬说着,眼神不自觉的瞟葛小亮的裤裆,雪白的脸上镀上了一层红霞。

 

“赶紧穿上个个衣服,让人瞅见多不好看!”张秀芬轻啐了一声说道。

 

葛小亮挠着头嘿嘿的傻笑一声就进了屋。

 

看到葛小亮进了屋,张秀芬用手轻轻的在他那还大白胸脯子上拍了拍。

 

这小兔崽子,也不知道是吃啥玩应长大的,咋滴就那么大。

 

张秀芬回味起刚才葛小亮的裤裆定在她后面的屁股缝中的时候。

 

这要是能那啥一下…..

 

“哎呦~~!”

 

张秀芬正在胡思乱想着,就听到从葛小亮的屋内传来了一阵轻呼。

 

推开里屋的屋门,张秀芬连忙问道:“咋地了小兔崽子,好好地喊啥啊!”

 

葛小亮此时套着裤子背对着张秀芬。

 

听到张秀芬在叫他,回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张秀芬一眼。

 

这时张秀芬也发现了葛小亮的异样神情。

 

这小兔崽子咋滴两个手都放在下面,莫不是在做那事儿?

 

不过想想又觉得不想,哪有守着媳妇不上上老丈母娘的道理。

 

“二婶子,我……我这……”葛小亮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开口是好。

 

张秀芬一看葛小亮不好意思开口,紧走了两步绕道葛小亮的面前去查看。

 

这一看之下,顿时羞红了一脸。

 

原来这个小犊子竟然把裤子的拉链夹在了裤头还有那层薄皮上面了。

 

“你这还崽子,咋弄的,这么不小心呐!”张秀芬连忙就要伸手去帮葛小亮解开。

 

葛小亮不好意思的往旁边一躲。

 

张秀芬也一下尴尬的面脸羞红,她似乎忘了记面前的人是葛小亮,把葛小亮当成是她自己的儿子了。

 

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张秀芬索性咬了咬牙说道:“怕啥的,婶子还能把你怎么地了啊,宝贝的像个好东西是的!”

 

葛小亮一听到张秀芬这么一说,才妞妞捏捏的转过身来。

 

“二婶子,你轻着点疼着咧!”葛小亮疼的一呲牙说道。

 

张秀芬没好气的白了葛小亮一眼就伸手过去。

 

虽然隔着裤子,但是张秀芬还是能感觉到葛小亮那根硬邦邦的东西透出来的温度。

 

“小兔崽子,你急着忙啥的。”张秀芬一边说,一边开始帮葛小亮往下接裤子。

 

不是自己的肉夹在里面,哪能知道有多疼,虽然张秀芬已经够小心了,但是还是弄的葛小亮呲牙咧嘴的。

 

眼看着就已经要弄出来了,谁知道外面又来了人添乱。

 

“亮子在家呢不!”

 

葛小亮的大瓦房外面忽然有人喊道。

 

张秀芬一急手上不由得用大了力气。

 

而葛小亮吃痛猛地往旁边一转身,可就是他这么一转身,裤裆里那个直挺挺的玩应一下子就抽到了张秀芬的脸上。

 

感觉到那火烫的东西在自己的脸上贴着,还碰到了自己的嘴,张秀芬脸上一阵燥热。

 

而葛小亮也傻了眼了,他哪知道自己的那玩应竟然怼到了张秀芬的脸上。

 

当下就慌乱的提起了裤子。

 

外面的喊声越来越近,葛小亮提起了裤子就去扶蹲在地上的张秀芬。

 

“二婶子,快起来,来人了。”葛小亮焦急的说道。

 

虽然两人屋里啥也没有做,但是被人看见了也难免说闲话,要是个正经人葛小亮就也不怕什么了,但是来人偏偏是李三棍那个二流子,这事儿要是让他给撞见了,指不准出去要咋嚼舌根呢。

 

张秀芬红着脸站了起来,不敢看葛小亮的脸连忙的往外走。

 

走到门口的张秀芬正好和李三棍迎面走了个顶头碰。

 

“暧呦,二嫂,你咋在这呢?”

 

李三棍看到张秀芬的时候也是一愣。

 

这鱼塘不是说给葛小亮了么?咋地这是葛老二反悔又要回来了?

 

李三棍心里想到。

 

不过还没等他问出口,屋内的葛小亮就走了出来。

 

“找我啥事儿啊!”

 

葛小亮此时已经提好了裤子,不过脸色稍微有些不太正常。

 

“你……你俩这是……”李三棍用手指了指张秀芬,又指了指葛小亮说道。

 

张秀芬的心里一阵突突,心想咋就这么倒霉,让李三棍这个二流子给撞见了,还好他没有看到什么,不然这事儿一准传出去。

 

“哦……是三棍啊,没啥事儿,我找小亮商量一下给俺儿媳妇验身的事儿,你们有啥事儿说吧,二嫂这还有事儿,就先走了!”说完张秀芬就扭着水蛇腰走了。

 

李三棍扭头着看晃悠着大屁股走远的张秀芬,挠了挠头,心中有些疑惑。

 

“一大早上过来嚎,啥事儿啊?”葛小亮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对于这货。葛小亮是半点也看不上,他倒是一点感觉没有,还找上门来了。

 

“嘿嘿!”李三棍嘿嘿一笑说道:“小亮,俺也是好信想过来打听打听,葛大傻子他媳妇啥时候验身啊。”

 

葛小亮翻了翻眼皮,心说就知道这货没按什么好信,啥时候验身和他啥关系,上次他想趁乱占林凤凰便宜的事儿还没得空收拾他,自己就又上来找不自在来了。

 

“你问这个干啥!又不是你媳妇你跟着操的歌毛蛋心。”葛小亮没好气的说道。

 

李三棍的脸色瞬间就拉了下来。

 

“葛小亮这个瘪犊子,果然是个吃独食儿的货,他特么是想把好事儿都自己占咯。”

 

虽然心里这么像,但是李三棍嘴上并没有说出来,林凤凰也不是他媳妇,他说出去也名不正言不顺。

 

“呵呵,三哥就是打听打听,没别的意思,你别急啊!”李三棍嬉皮笑脸的说道。

 

李三棍虽然嘴上说得好听,但是心里早就早就开始骂娘了,要不是怕葛小亮那股虎劲儿,指不准就开始破口大骂了。

 

这屯子里能让他李三棍害怕的人还真不多,就连他大哥李老蔫平时就不敢管教他,但是这葛小亮却偏生好似他的克星一样。

 

也是他当年在镇子上面被这小子拿着菜刀给追怕了。

 

“呵呵,小亮啊,听说这葛老二的鱼塘子可是给你了,这次你可是要发财了啊!”李三棍瞅着外面那亩鱼塘说道。

 

“你要有事儿就说事儿,没事俺这还有事儿呢!”葛小亮靠在门边子上不耐烦的说着。

 

“有事儿啊,当然有事儿啊,我这不是说着呢么,你忙啥的啊!”李三棍说道:“是这么个事儿,三哥听说你得了葛老二的鱼塘,这不是想来给你指一条发财的道道么。”

 

李三棍嘿嘿笑着说道。

 

他哪里有什么发财的道道,如果要真是有,那还能轮到葛小亮。

 

这狗日的货整天在屯子里面游手好闲的晃悠,种地嫌累,给人打工嫌钱少,整个就一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的主儿,没事就想着捡点小便宜啥的,这些年要不是他个李老蔫拉吧他,没准找就他娘的饿死了。

 

葛小亮不削的撇了撇嘴,没搭话。

 

“是这样的小亮,你说你守着这么大一塘子鱼,总不能自己个儿吃吧,那待吃到猴年马月去,这样,三哥在林家村有两个哥们是收鱼的,你这塘子里的鱼他们收,两块钱一斤大草鱼,三块钱一斤大鲤鱼,咋样,是比不错的买卖吧!”李三棍得意的说道。

 

俺就日了你嫂子了。

 

葛小亮在心里骂到,这狗日的是捡便宜见到他们家门口来了。

 

昨天葛小亮已经到镇子上打听过了,镇子上收鱼的草鱼都给到四块钱,大鲤子鱼给六块,这狗日的可倒是会算数,上来就给砍了一半!

 

其实李三棍心里是有他自己的小九九的。

 

林家村那人出价是大草鱼给三块钱,大鲤子鱼给五块,照比镇上也就低了一块钱。

 

但是如果这样他李三棍不就跟着买忙乎了么。

 

所以就擅自抽了点调,把价钱又往下压了一压,但是他哪里知道葛小亮昨天已经到镇子上面去打听过了。

 

“滚!赶紧给小爷滚,再不滚小爷打断你的腿!”葛小亮指着李三棍骂道:“狗日的,你他娘的还想占小爷的便宜,也不兹泼尿看看自己是个啥玩应!”

 

李三棍被葛小亮骂的也是一愣,没回过神来。

 

“葛小亮,你他娘的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李三棍被葛小亮骂的也急了。

 

最主要的是他没弄明白葛小亮这个犊子为什么要骂他,在他看来,这分明就是一件好事。

 

“狗日的李三棍,你当小爷傻是不是,镇子里面啥价钱你真当小爷不知道啊,你他娘的向跑小爷这占便宜,真他娘的美的你,滚不滚,还杵在那等小爷给你开饭呢!”

 

葛小亮一边说,一边走到灶坑旁边拎起了烧火棍子。

 

李三棍一看葛小亮抄了家伙,顿时脚下一软,一溜烟的就跑到了葛小亮的大瓦房外面。

 

自己的奸计被人戳破,李三棍又羞又怒,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比划了半天也没干扔葛小亮,最后气愤的扔到了鱼塘子里面。

 

噗通~!

 

石头砸落在水塘里,溅起了一大片的水花!

 

“葛小亮,你特么给老子等着,看老子不给你鱼塘给你祸祸了,你让你卖,让你卖个屎!”李三棍离得远了些,哇哇大叫的喊着。

 

葛小亮一听鼻子差点没气歪了。这狗日的还想祸祸自己的鱼塘,当下拎着烧火棍子就追了出来。

 

李三棍一看葛小亮追了出来,当下就蔫了,他也就是嘴上狠的怂货那里真的敢跟葛小亮这个虎犊子叫板,脚下抹油顿时跑的老远。

 

葛小亮都快追的岔了气,也没有追上李三棍。

 

拖了个烧火棍子葛小亮就回到了鱼塘子跟前。

 

虽然他相信李三棍并不是真的敢祸祸他的鱼塘子,但是这玩应就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万一哪天趁着他不在的时候,那个狗日的真来偷他的鱼他也不知道啊,看来是要想个法子。

 

沿着鱼塘子转悠了两圈之后,葛小亮也没想出个什么好办法来,最后也只得溜溜的进了屋。


性百科 » 虐 玩 胸 乳 绳 绑_大桥下的警花和乞丐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