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纯肉高H无剧情_粗大浓稠硕大噗嗤噗嗤h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3:07 13 人阅读

像汹涌扑来的潮水,呛得他透不过气、爬不上岸,就那样淹没了他,令他窒息、让他绝望。

可是,他竟然沉浸在这种纠缠的情绪中,无法自拔。

 

在酒吧,任何女人靠近,他都用冷漠疏离,甚至是鄙视傲慢,让人望而却步。

 

偶有不知死活的女人,攀在他胸前身后调情撩拨,也被他毫无兴趣的推到一旁

 

他就像只高冷的雄狮,守着自己的领地,不容许任何人靠近、侵犯。

 

女人们看着这个拥有妖孽般俊美面庞、自顾自喝着闷酒的冷脸帅哥,望洋兴叹地猜测着他的性取向。

 

顾南生把余红豆写的信,看了一遍又一遍。那字里行间洋溢的年少情怀,让他触目惊心。

 

她鼓励他走出母亲给他的阴霾,让他懂得什么是母爱。而他母亲最大的愿望,就是让他为父报仇。

 

她欣赏他的爱好,让他不断增强自信。而他把所有的自信和骄傲都用来完成对她的复仇。

 

她尊重他的理想,鼓励他一路前行。而他的使命,就是让她家破人亡、痛不欲生。

 

她在他的导演下,爱上了他。

 

而他,却设计好了陷阱等她掉落。

 

终于,他用余红豆为她筑起的温暖长城,完成了母亲的期望、自己的使命。

 

她把他从阴霾的深渊里救起,他却亲手摧毁了她幸福的城池。

 

顾南生紧紧攥着余红豆写给他的信,心痛欲裂。

 

从始至终,余红豆对他的关心和爱都是真的。

 

那又是谁篡夺了她的美好和幸福呢?

 

顾南生冷峻的面庞淬然镀起一层厚厚的寒霜,浓墨般的黑瞳深不见底闪着阴翳的寒光。

 

清流咖啡馆。

 

“南生哥哥,你可算出现了,这些日子你都跑到哪里去了?人家担心得要命!”远远的看到顾南生,沈伊雪忙不迭的扑了上去。

 

顾南生疯狂思念余红豆的日子里,除了去公司处理公事,不想跟任何人交流接触。

 

沈伊雪像是被屏蔽了一般。

 

打电话,他不接;去公司,助理总说他不在;到他家,连们都敲不开。

 

她心神不安、焦虑暴躁。好不容易彻底铲除了余红豆这个眼中钉,顾南生似乎还是不在她的掌控内。

 

她想要的东西,始终还没到手,她怎么能放心得下?

 

当顾南生主动联系她时,她兴奋不已。哼着小曲化了妆,匆匆就赶来赴约了,连口红涂出了嘴角都没在意。

 

“有事找你,坐!”顾南生不动声色的退后一步坐在了沙发上,躲开了沈伊雪的亲密接触。

 

除了余红豆,她不想触碰任何女人。

 

“哦,好!南生哥哥,我也有许多事情要和你说!”她还在盘算着怎么和顾南生提结婚之事,偏巧他就主动找上她了。

 

“你说,这些是你写的?”顾南生将厚厚的一沓信封推到沈伊雪面前。

 

看清那些信件的署名后,沈伊雪原本眉眼带笑的表情瞬间凝滞了。

 

“不是?”那一秒错愕,被顾南生捕捉的刚好。

 

“怎么会不是?!”沈伊雪干笑两声,柔柔道,“南生哥哥,你说咱们是不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大千世界,怎么偏偏就咱们两个漂洋过海的做了笔友呢!”

 

为了隐藏自己的失误,沈伊雪顺手开启一封信,“南生哥哥,我那时就一直悄悄喜欢你来着。你看,字里行间都是情深!”

 

心里却一阵腹诽,余红豆那个贱人就是爱矫情,没事就喜欢给别人心灵鸡汤,谁叫南生哥哥喜欢呢,拼了老命也得学呀!

 

顾南生又从西服的内衣口袋里掏出一封信,不缓不急的打开,立在沈伊雪的眼前,“这是红豆写给我的信!这字迹,你可觉得眼熟?”

沈伊雪瞪大眼睛看着自己模仿了许多年的字迹,好一阵心虚。

 

下一秒,泪水便溢满眼眶,楚楚可怜道,“南生哥哥,你不会怀疑我吧?一定是余红豆这个贱人故意的!她就是死也不想看到我们幸福,她怎么可以这么恶毒!”

 

这个贱人,死了还要给她找麻烦,她诅咒她永世不得超生。

 

“把这本书抄下来!”梨花带雨也不管用,顾南生随手从身侧的书架上拿出一本书,递给沈伊雪,清冷的眸光一瞬不瞬的看着她,语气丝毫不容置疑。

 

这是要查她字迹的节奏啊!

 

还好她早有准备。

 

自从决定和余红豆抢男人开始,她就一只在学习她的笔迹,模仿的驾轻就熟、如假包换。

 

沈伊雪接过书,一笔一划的抄写起来。

 

“够了!”三五行字足够看出端倪,顾南生拿过沈伊雪的笔迹,对照着余红豆的绝情书,面色越发肃穆起来。

 

没有半点出入,两张纸上的字迹如出一辙,根本分辨不出真仿。

 

怎么会这样?

 

顾南生不知道该相信谁,但心底的天平,却悄无声息的偏向了心中最思念的一方。

 

不能打草惊蛇。

 

真相只有一个,早晚会大白天下。

 

他顾南生一定会把发生的一切,查得水落石出。

 

顾南生把余红豆的绝情书折好,放回左胸口的口袋里,小心翼翼。

 

“南生哥哥,余红豆这个贱人实在是太阴毒了!她怎么就不能活的阳光点呢!”沈伊雪声泪俱下,一副受害者的委屈模样,一张粉白的小脸泪眼汪汪。

 

“先走了!”没有半句安慰、解释,不待沈伊雪反应过来,顾南生收起那些珍贵的信函,转身出门。

 

“南生哥哥!等等我!”等沈伊雪追出大门,顾南生的黑色路虎早已绝尘而去。

 

沈伊雪站在大门口,气得直跺脚,恶狠狠的骂道,“死贱人,为什么你死也不消停!”

 

眼看要浮出水面的真相,居然就这样又沉了下去。

 

顾南生的精神再度萎靡起来。

 

他本以为自己找到了正确的方向,那方向就像溺水者看到了面上的微光。

 

只要朝着那束光游过去,总会到达海面,获得重生。

 

可现在,那道光灭了。

 

他即便有再多的力气,也找不到生的门路。

 

只有下沉,一直下沉。

 

沉到海底两万里,沉到世界最深的尽头。

 

日复一日,顾南生的抑郁症愈发的严重起来,连公司都不愿搭理。

 

夜店,成了他麻醉自己的唯一出路。

 

酒精,成了他忘却痛楚的灵丹妙药。

 

只有醉生梦死,才能让他的精神得到一点点的解脱。

 

“顾南生,你还要颓废到什么时候?”“啪”一巴掌打在脸上,精神迷离的顾南生瞬间清醒起来。

 

眼前,是顾婷一张愤恨萧杀的冷脸。

 

那张脸,跟顾南生极为相像。

 

顾南生置公司于不顾,引起了全集团的恐慌。在董事会的高压下,顾婷终于忍无可忍,在夜店里把顾南生揪了出来。

 

喧闹的酒吧里,她毫不不留情的扇了顾南生一巴掌,就像他年少不肯努力上进时,她恨铁不成钢的惩罚他一样。

“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没出息的儿子?欠债还钱、杀人偿命,他们余家欠下的血债,就要用血来偿!”顾婷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顾南生,“从小我是怎么教育你的,成大事不拘小节,你这样子,能成什么大事!”

 

顾婷天生好胜心强,报复心重。她丈夫被害死后,她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报仇血恨。

 

从顾南生呱呱坠地那一刻起,血液里就流淌着顾婷赋予他的复仇基因。

 

三岁,顾南生喜欢邻居家的小狗,忍不住逗弄,不小心被咬了一口。

 

当晚,顾婷就把小狗套了回来,当着顾南生的面勒死了它。

 

三岁的孩子,被吓得嚎啕大哭。

 

顾婷却一巴掌打在他粉嫩的脸上,把他拎到小狗的尸体旁,按着他的头说,“不许哭,顾南生!你记着,你活着的目的就是复仇!

 

不管人畜,欠我们的,都要还回来!你没有资格玩,你需要做的,就是用好每分每秒让自己强大!”

 

三岁,顾南生懵懂的内心里,种下了仇恨的种子。

 

而他,再也不敢亲近任何人、任何动物,甚至是任何的花草树木。

 

“顾南生,他们余家欠我们的两清了,你也算报仇成功了!可你也没有资格懈怠,你必须振作起来,你要完成你爸爸的遗愿,你要把环球做大做强!”顾婷继续咄咄逼人。

 

“好痛!”巴掌扇在脸上,顾南生却捂着胸口,脚步有些踉跄,“早知道报仇成功会这么痛,我宁愿一辈子恨她!”

 

真的好痛,周身上下,从头到脚,每一个细胞都在痛。

 

失去她,几乎要了他的命。

 

“顾南生,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顾婷揪着顾南生,试图把他拽醒,“你真有出息啊,居然对仇人的女儿念念不忘!”

 

顾南生的痛苦,顾婷不是不知。

 

可仇恨蒙蔽了她的双眼,他对顾南生的情深装作视而不见。

 

“顾南生,就这一回!以后不要再让我听到你唧唧歪歪的抱怨。你没有资格,你需要做的就是赶快给我振作起来,你是环球集团的掌门人,你有义务把它照顾好!否则,你爸爸死不瞑目!”

 

顾婷眼底的心疼隐藏的很好,她永远不会像别的妈妈那样,安慰受伤的儿子,她永远都只能咬着牙,保持强硬的姿态。

 

警告,又是警告!

 

从三岁起,他的人生就开始在妈妈的警告声中度过的。

 

时刻告诉他,他没有资格享乐。

 

时刻提醒她,他身负血海深仇。

 

时刻警告他,他必须要强大、要振作。

 

顾南生真的很想变成顾婷所期望的那种冷血动物。

 

那样,他就不会痛了!

 

可他变不成,他的世界出现过温暖的余红豆,教会了他至真至诚、至善至美。

 

他活该活得这样痛苦不堪。

 

“顾南生,你听到没有!”顾婷的声音,在噪杂的酒吧里越发显得清冷尖锐。

 

顾南生支撑起颀长的身躯,脚步凌乱、一摇一摆的朝外走去。

 

大门,被摔得格外响亮。

 

顾婷站在原地,眼角隐忍的泪,缓缓落下。

 

只一瞬,她便扬起高傲的头,抹干泪水,保持着胜利者的姿态阔步而出。

 

仿佛方才那一瞬,为儿子脆弱流泪的母亲是旁人一般。

 

次日,顾宅。

 

“阿姨,您看这条蚕丝裙子上周才在巴黎时装周展出,我托了朋友找渠道,给您买了一件,您看看这花色可还喜欢!”沈伊雪一进门,就迫不及待的送礼谄媚。

 

讨好顾婷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沈伊雪经常为了赢得未来婆婆的欢喜而煞费苦心。

 

“找你有正事,弄这些花花绿绿的东西做什么!”顾婷眼皮一搭,连看都懒得看,自顾自的坐到沙发上。

 

“是呢!阿姨,都是我不好,那咱么先说正事,您找我来?”沈伊雪丢下裙子,讪讪地跟了上去,贴坐在顾婷身边,无比乖巧可人。

 

“我问你,南生这段时间在干什么,你可知道?”顾婷言语间透着不满。

 

“那个,南生哥哥这段时间一直很忙。我,我就没有打扰他!”沈伊雪紧张的搅着手。

 

“说话就说话,别畏畏缩缩的!难怪南生不爱搭理你,小家子气!”顾婷瞥着沈伊雪挑剔道。

 

论门第、论相貌,顾婷真看不中沈伊雪。

 

就算跟死去仇人之女余红豆比,她也差远了。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才最适合他的儿子顾南生。

 

她天生目的明确,永远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而且,出身不高,好把控。

 

沈伊雪立马放下手,挤出一丝笑容道,恭维道,“是呢,人家就是爱害羞!以后还得多跟阿姨相处,您一句话就够我好好学一阵的!”

 

“少在这拍马屁!你把心思多放在南生身上些,不好么?”顾婷不买账。

 

“我有的,阿姨!”沈伊雪柔柔道,“可是南生哥哥总是冷冷的!人家怕他心里没有我!

 

“没有你,你就想方设法让他心里有你啊!你跟余红豆闺蜜那么多年,他喜欢她什么你不知道么?

 

他都能对一个仇人的女儿日久生情,你怎么就学不来,做不好?真实有够笨的!”顾婷气道。

 

沈伊雪被呛得不知如何作答,不由的又搅起了手。

 

心中怨毒的腹诽道:余红豆,又是余红豆,这个死贱人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

 

“算了算了!指望你想主意也不现实!”顾婷摆摆手道,“要我说,你们尽快完婚,早点生个孩子让他收心!”

 

“嗯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沈伊雪脑袋点得跟小鸡吃米一样。

 

“光想有什么用?得让南生肯娶你才行!”顾婷的一句话,让刚来了点精神的沈伊雪,当头泼了盆冷水。

 

“阿姨,我是一心一意要跟南生哥哥在一起的,可是我也不能太上赶着,万一让南生哥哥腻烦了,就更难办了!”沈伊雪忍不住叹气。

 

“顺其自然怕是不行了,只有想别的方法了!我的儿子我知道,虽然看着冷冰冰的,却很有担当!”顾婷双手环胸眯着凤眼,下定决心似的说,“这件事我来办!但是伊雪,你要好好配合!”

 

沈伊雪重重的点了点头,“阿姨,你您只管说,我照办!”

 

顾婷手指一勾,沈伊雪探过耳朵,两人说起悄悄话来。

 

南宫别院。

 

“南生哥哥,你回来了!”顾南生一进门,沈伊雪就笑容满面的迎了上来。

 

上次碰面后,顾婷把门禁给了沈伊雪,让她见机行事。

 

她哪里抓得到顾南生的影子,只好守株待兔,等他回家。

 

凌晨3点,酒吧打烊,顾南生在助理的护送下回到家里。

 

看见着装和妆容都在极尽模仿余红豆的沈伊雪,顾南生剑眉微微促起剑眉。

 

他不说话,径自走到大厅,将自己摔在沙发上。

 

“南生哥哥,你要不要喝点水?”沈伊雪尴尬的凑上去,端起茶几上刚刚泡好的茶问。

 

连语气,都在极尽模仿。

 

“南生哥哥,是不是闲烫,我来给你吹一吹!”沈伊雪凑到顾南生的身边坐下,鼓起小嘴开开始给茶水降温。

 

热腾腾的水雾扑到顾南生的脸上,顾南生的醉意越发的浓。

 

透过升腾的气雾,看着垂眸吹水的沈伊雪,一时间竟有些恍惚。

 

“南生哥哥,我给你吹一吹,吹一吹就不疼了!”余红豆那张明媚的脸上,总是挂着灿烂的笑容。

 

他爱打球,每一次稍有擦伤,她都会嘟起嘴巴为她吹气,稚气的样子十分可爱。

 

说来也怪,每一次吹完,他竟真觉得不疼了。

 

到此时他才发现,余红豆的一言一行都可以为疗伤。

 

“南生哥哥,你还好么?水好了,可以喝了!”沈伊雪生硬的语气,将顾南生拉回了现实。

 

他摇了摇头,看着眼前瞪着汪汪双眼的沈伊雪,自嘲的勾了勾唇角。

 

再怎么像,她也不可能是余红豆。

 

余红豆才不会这样生硬的跟他寒暄,也从不会这样献媚弄巧。

 

她会在他喝醉后,嘴上怪他不爱惜自己身体,却仔细耐心的帮他脱衣洗澡。

 

他不肯喝水,她就会俏皮的吞一口水在嘴里,嘴对嘴的喂她喝下。

 

余红豆的温柔,谁也学不来。

 

顾南生漆黑的双眸睨着眼前的女子,眸光中透着透骨的冷意。

 

沈伊雪被他看得背后发凉。

 

递过去的杯子僵顿在空气中,送不上去,也不好拿下来。

 

看来顾婷出的主意也不是多好么!没事装什么余红豆,看这样子难不成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管了,必须让他把茶喝掉。

 

“南生哥哥,人家手都举酸了,你就喝一点吧!”沈伊雪撩起额间的碎发,向耳后别去,掩饰着心里的胆怯。

 

顾南生接过水,一饮而下。

 

他是需要清醒一下。

 

男人喉咙里的吞咽声,让沈伊雪放下心来。

 

“南生哥哥,我扶你上楼休息吧!”沈伊雪起身去拉顾南生。

 

顾南生甩开她的手臂,自行朝楼上走去。

 

沈伊雪咬着薄唇忍着委屈,跟上楼。

 

燥热。

 

倒在床上,顾南生只觉得胸膛中好像有烈火在灼烧。腹部向下,更是燥得焦灼

 

越是躁动,酒精的作用越发凸显出来,顾南生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南生哥哥,快睡吧!”恍惚间,日思夜想的面庞出现在眼前,她含情脉脉却又略带娇羞的望着他。

“红豆!”顾南生一把将女人拦在怀里。

 

她回来了,她也舍不得他了!惊喜之色掠过眼波。

 

“南生哥哥!”女人眸光中闪过一丝异色,下一秒却仍甜美的回应着,“是我,我喜欢你!”

 

女人的小手不老实的伸进顾南生的衬衣里,摸索着寻找最敏感的部位。

 

顾南生胸中的烈火喷薄而出,他翻身将女人压在身下,一把撕掉她身上单薄的衣物。

 

“南生哥哥,我要!”干柴烈火即将燃起之际,女人一句话让顾南生再次清醒过来。

 

不,她不是余红豆。

 

余红豆才不会这样卖弄风骚。

 

顾南生戛然而止的动作,让身下的沈伊雪莫名其妙。

 

“滚!”一生怒喝,顾南生暴躁的跳下床,像触碰了什么肮脏之物一样吼道。

 

”南生哥哥!”沈伊雪赤裸着身子,委屈得小脸都变了形。

 

“叫你滚!”顾南生近乎咆哮,“除了余红豆,谁都没资格上这张床!”

 

“南生哥哥,余红豆有什么好?她死都死了,她还给别人生过孩子,她就是个烂女人!”沈伊雪站起身,不甘的控诉,“她不值得你对她这样念念不忘,南生哥哥!”

 

她何其不甘,费尽心力,却始终无法代替余红豆的位置。

 

“啪”清脆的巴掌声震耳欲聋,沈伊雪只觉得眼冒金星,一下趔趄瘫坐在地。

 

“不许说她一个’不’字!”顾南生阴狠的眼神透着杀气,“谁都不行!”

 

他一副嗜血萧杀的姿态,瞬间让房间内寒意丛生。

 

沈伊雪崩溃大哭,却又隐忍着抱住顾南生的腿,瑟瑟发抖道,“南生哥哥,对不起!我只是一时气急!”

 

顾南生一脚踢开沈伊雪,摔门而出。

 

顾宅。

 

“你把门禁给的沈伊雪!”顾南生开门见山,毫不客气的问顾婷。

 

“是!怎样?作为我们顾家的儿媳妇,她连门都进不得么?”顾婷的气场绝不输顾南生。

 

这对母子高冷华贵的气质素来极为相似。

 

“我希望她常去帮你打理一下家务,照顾你的起居!”顾婷想了想,转而缓和了一下语气。

 

好不容易看到顾南生恢复了往日的精神,顾婷不想跟顾南生起正面冲突。

 

“我有说过要娶她?”顾南生斜眼睨着顾婷问。

 

“你不是跟她挺投缘么?她适合你!而且,她也喜欢你!”顾婷端起桌前的咖啡,优雅的品起来。

 

“我不喜欢他!”顾南生冷冷道,黑色的眸光中透着王一般的霸气。“最后一次,别再逼我做不喜欢的事!”

 

“你这是什么态度?顾南生!”这样和她说话,顾南生还是头一回。

 

以往,不管她怎样强硬霸道,顾南生也绝不顶撞。

 

这一次,让顾婷措手不及。

 

“要娶谁,我的事,你无需插手!”顾南生放下手中的茶杯,语速缓慢却透着不容置疑。

 

“顾南生,如今你当真是翅膀硬了?我的话你也不需要听了,是不是?”母亲的威严受到冲击,这是顾婷无法忍受的。

 

顾南生不再多言,起身就往外走。

 

“你给我站住!顾南生,你的命是我给的,你没有资格对我说不!”顾婷气急败坏。

 

没资格!

 

这是顾婷对顾南生最常用的词汇。

 

她就是喜欢时时处处提醒顾南生,他的一切都必须由她作主。

 

他没有自由的权利。

 

顾南生仿佛没听见一般。

 

“今天你敢出这个门,我就撞死在这里!”顾婷几步抢在顾南生跟前,拦住她的去路,“既然你能做得出大逆不道的事,我也没有什么脸面再活着!”

 

又是以死相逼,在顾南生的记忆里,这是顾婷屡试不爽的招数。

 

“你的命不是我给的,你随意!”顾南生冷冷道。

 

“你说什么?”顾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冰冷的话语,是从她苦心教导二十多年的儿子嘴里吐出来的。

 

顾南生闪身而出。

 

仇已经报完了,他已然完成了所谓的使命。

 

过往复仇的枷锁让他迷失了自己,他像一头困兽般到处疯狂乱撞,伤痕累累。

 

搭上了他最爱的人和最珍惜的感情。

 

代价还不够么?

 

以后的人生,他不需要别人插手。

 

半年后,澳洲斯普利顿医院。

 

女人怀里抱着小小的婴孩喂着奶粉,眼里是花不开的淡淡柔光。

 

“红豆,孩子的各项指标已经恢复正常了,可以出院了!”儿童病房内,周延宗兴奋的举着化验单报喜。

 

闻言,余红豆赶忙起身结果化验单,杏核眼里满是惊喜,“真的?延宗哥哥!太好了,宝宝终于康复了,我们可以出院了!”

 

她一笑,脸颊上原不明显的淡淡疤痕,微微凸起。

 

“真的!我们马上收拾,现在就回家!”周延宗喜不自胜。

 

“延宗哥哥,真的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们母子早就活不成了!”余红豆喜极而泣。

 

当初,从沈伊雪手里接回宝宝,宝宝深度中毒,气若游丝,眼见就要不行了。

 

她疯一般找到周延宗,求他救救她的孩子。说孩子若是有事,她也不想活了。

 

周延宗二话没说,马上动用大量人脉财力,找到国内顶尖解毒专家,总算把宝宝从鬼门关里抢了回来。

 

可因为中毒过深,后期治疗十分繁琐,国内医疗机构根本实现不了。

 

周延宗劝余红豆带着宝宝出国就医,让他远离国内的人和事。

 

经过这一事,余红豆即心灰意冷,又后怕连连。

 

顾南生恨他,若知道她们母子还苟活于世,绝对不会放过他们母子。

 

还有阴狠的沈伊雪。

 

她真的怕类似的事情再度发生在他们母子身上。

 

她要躲得远远的。

 

因此,才想出诈死之计,让所有仇视她们的人彻底死心。

 

半年,为了治愈孩子,他们遍访名医,终于在澳洲找到了最合适的治疗机构。

 

半年的时间里,小小的婴孩一直住在保温箱里接受治疗。而他们,承受了难以想象的煎熬。

 

苍天有眼,孩子终于平安无恙了。

 

“红豆,不要和我说这样客气的话!我早就把你和孩子当成自己生命的一部分了!我会照顾你们一生一世!”周延宗拉起余红豆的手,深情道。


性百科 » 纯肉高H无剧情_粗大浓稠硕大噗嗤噗嗤h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