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把腿张开点公车h_双性受走绳play姜罚play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3:02 16 人阅读

李强东:“……”

不过才说完没多久,刘紫云又开始担心了,“解气是解气了,蓝波港的合同怎么办?这可是答应了老爷子的,要是没办成……”

 

李雪也有些担心,她没有把握。

 

白亦非看着李雪,笑道:“去吧,没问题的。”

 

李雪见此突然感觉很安心,没理由不相信白亦非的话。

 

第二天一早,李雪怀着忐忑的心,来到了蓝波港办公大楼。

 

然而和李雪想象的不一样,她以为会很难进去,结果还是跟她之前一样,直接被总经理的助理小周一路迎接。

 

总经理笑呵呵地拿出合同,道:“签字吧!签了字,立马转账。”

 

李雪愣愣地点头,签了字。

 

等出了办公大楼,回到公司,李雪才真正回神,“就这么签了?”

 

低头看着已经签好的合同,李雪才终于相信了眼前的事实。

 

可同时,她也很疑惑,白亦非的同学到底是什么职位的?

 

李凡没进去这件事她也知道了,那么和她去的时候,两者对比太明显了!

 

可白亦非没有说,她也不好多问,只有拿着合同去找了李老爷子。

 

李老爷子看着合同,高兴点头,“雪儿做的不错!今天累了吧?要不早点儿回去休息?”

 

李雪应了声,就回家了。

 

李老爷子见李雪走了,立马把李二山叫了进来。

 

李二山是李秋颖的父亲,也是财务部的经理,是一个比较斯文的中年人。

 

“爸,我这儿正好找您呢。”李二山说了一句。

 

李老爷子问道:“什么事?”

 

“蓝波港那边把钱转过来了。”李二山回道。

 

李老爷子惊讶一瞬,然后点头道:“不愧是大企业!”

 

李二山跟着点头。

 

“爸,您找我什么事儿?”

 

李老爷子收了笑,沉声道:“通知商界往来的朋友,后天我们在天北大酒店举办一个宴会。”

 

“这,会不会不太好啊?蓝波港那边……”李二山迟疑道。

 

李老爷子轻笑一声,“蓝波港背后是侯爵集团,他们不会介意的。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让其他人都知道,我们的背后是侯爵集团!”

 

“对了,强东他们那一家,就不用通知了。”

 

李二山顿了一下,明白了李老爷子的意思,“知道了,爸。”

 

昨天李老爷子是让步了,但也落了他的面子,李老爷子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

 

等李二山走了,在办公室里的休息室,走出来两个人,李凡和李大海。

 

“爷爷,合同已经签成了,这李雪估计也没什么用了!哼!他们一家还真把自己当什么了,竟敢这样对爷爷!”李凡满脸的扭曲。

 

李大海点头,“爸这怎么做,就是要给他们一点儿教训,不然他们尾巴都要翘上天了!”

 

李老爷子脸色阴沉地道:“好了,经过这次的事,我希望你明白,凡事不要太冲动!”

 

“知道了,爷爷。”李凡恭敬地低头。

 

……

 

白亦非在李雪去蓝波港的时候就去了公司,毕竟是公司的董事长,也不能完全当甩手掌柜。

 

坐在办公室,白亦非一天都在看公司的资料,一直到下班时间,才收了东西,准备下班回家。

 

就在这时,龙玲玲推门进来了。

 

“有事?”白亦非先开口问道。

 

龙玲玲递过了一张请柬,“李氏果业后天在天北大酒店举行舞会,邀请您去。”

 

白亦非有些诧异,打开请柬看了一下,“舞会?”

 

“后天?刚好是雪儿的生日?”

 

这是开窍了?

 

不对,如果是给雪儿过生日,邀请侯爵集团做什么?

 

白亦非突然问道:“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企业要去吗?”

 

“其他和李氏交好都收到了邀请。”龙玲玲回道。

 

白亦非皱眉,果然不是为了雪儿。

 

龙玲玲见状欲言又止。

 

白亦非看了眼她,“还不走?还有什么事?”

 

龙玲玲想了想,道:“董事长,李氏果业不是最好的选择,一次投资这么多,会不会……”

 

如果亏了,那可是一个亿啊!

 

白亦非看着她淡淡道:“我知道。”

 

龙玲玲:“……”

 

知道你还投资那么多,一个亿啊!

 

钱多的没地方花了吗?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富二代,什么都不会,就知道花钱,侯爵集团在他手上,迟早有一天会完!

 

“还有事吗?”白亦非又问。

 

龙玲玲低头回道:“没了,那我先下去了。”

 

说完龙玲玲就扭着翘臀出去了。

 

白亦非不在意地看了眼龙玲玲,她知道龙玲玲的意思,不过他有自己的考虑。

 

收拾好东西,白亦非也回家了。

 

一回到家,看到桌子上的饭菜,顿时心里一暖。

 

李雪看着他回来了,笑道:“你回来啦,过来吃饭。”

 

白亦非有些感动,柔声道:“你不用这么辛苦的,晚饭可以我来做,项目的事情还需要你操心,以后肯定会很忙。”

 

“项目的事情,爷爷好像还没宣布谁来负责?”李雪回道。

 

白亦非一顿,“还没宣布?”

 

而后了然道:“那应该是在后天的舞会上宣布了。”

 

“什么舞会?”

 

“你不知道?”白亦非见李雪这么惊讶,一时间也惊讶了。

 

李雪摇头,“没听到这件事。”

 

白亦非见此立马明白了,他们是根本就没有通知李雪一家,故意不让他们去!

 

呵!看来这个李老爷子还真是不知悔改,一而再再而三地触碰他的底线。

 

既然如此,那他不介意玩儿个大的!

 

白亦非对李雪笑了笑,道:“后天是你的生日。”

 

李雪眼睛一亮,“你记得我生日?”

 

“对,我想给你办一个生日宴,很隆重的那种,到时候我们全家都去。”白亦非笑着道。

 

李雪心里高兴的同时又纠结道:“这不好吧?太破费了,我们简单过一下就行了,而且我也答应了曲儿,我们一起过生日的。”

 

白亦非笑了笑,“没关系,可以让她一起来。”

 

李雪见此只好点头答应。

 

吃完饭,两人便各自回了房间。

 

白亦非有些心猿意马,因为刚才他洗完碗出来,看到李雪已经换好了睡衣,露出了白嫩的胳膊和小腿。

 

李雪见了他也有些不好意思,赶紧回了房间。

 

白亦非不舍地看了眼,可是脑海里那倩影挥之不去,有点儿折磨他的意志。

 

最后不得不深深吸了一口气,洗了个澡后,躺在床上休息。

 

第二天上午,在办公室的时候,白亦非接到了白云鹏的电话。

 

“亦非,明天是儿媳的生日是吗?”

 

白亦非嗯了一声,“你要来?”

 

“……抱歉,我……”白云鹏有些歉意,公司这边实在走不开。

 

白亦非没什么反应,“我知道了。”

 

白云鹏叹了一口气,只好说道:“虽然爸不能来,但我之前已经准备好了礼物,是一个夜明珠,价值八千万,在拍卖场拍卖回来的,让人送过来了,前段时间就到了,到时候你跟儿媳说一声。”

 

白亦非疑惑,夜明珠?前段时间就到了?他怎么一点消息没有?

 

“知道了。”

 

没说几句,两人便挂了电话。

 

白亦非下意识觉得这事儿有蹊跷,白云鹏既然说已经送到了,那么肯定是送到了,可他完全不知道,这其中绝对有问题。

 

但他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只有先暂时放在一边。

 

时间来到李雪的生辰日。

 

白亦非一家人穿着稍微正式一点的衣服到了天北大酒店。

 

周曲儿看到白亦非后,悄声问道:“车子还没送给雪儿?”

 

“嗯。”白亦非点头,“待会儿在生日宴会上送给她。”

 

周曲儿点点头,也不多问。

 

李雪看了周曲儿,什么时候他们走的这么近了?心里有些酸酸的感觉。

 

“你们在说什么?”

 

周曲儿笑了笑,“还能说什么,当然是让他别给你丢脸了!”

 

李雪狐疑地看了眼白亦非,见白亦非对她笑了笑,这才对周曲儿道:“能来这里庆生已经很好了。”

 

周曲儿无奈摇头,无意间看到一个身材玲珑的美女踩着高跟鞋走了进去,顿时惊呼一声,“哎呀!”

 

李雪被吓了一跳,“怎么了?”

 

“那是侯爵集团的龙助理,她也来这里了!”周曲儿兴奋地道,“那是不是意味着,侯爵集团的董事长也来了?天呐,等下可以见到他了?”

 

李雪无语,“你别发花痴了,人家董事长怎么可能看上我们这种阶层的女人?而且你连别人什么模样都没过。”

 

周曲儿哼了一声,没再继续争辩。

 

众人上了酒店电梯,但刚出时,便有保安上前,“您好,请问有请柬吗?”

 

这一问,大家都懵了,他们不是来庆生的吗?

 

保安见状立马就道:“不好意思,没有请柬,你们不能进去。”

 

话落,刘紫云脸色不好看,“白亦非,到底怎么回事?不是你说给雪儿准备了生日宴?怎么现在连门进不去?”

 

白亦非一拍额头,走的匆忙,他把请柬给忘了,只能抱歉地笑了笑,“稍等一下,我打个电话。”

 

“又打电话!”刘紫云抱怨道,“快点儿,我们可不想被人当猴子看!丢人现眼的,全是你这个废物的错!”

 

不巧的是,这时候李凡竟也来到了现场。

 

“哟,我没看错吧?这不是快要被我们李氏除名的一家子废物吗?你们好像没有请帖吧?不请自来?几个人可真够赖皮的!”

 

“你什么意思?”刘紫云沉着脸问道。

 

李凡轻嗤一声,“什么意思?爷爷根本就没有让人通知你们,你们竟然厚着脸皮自己来了,脸皮真厚!”

 

“通知什么?”刘紫云看向了李强东和李雪。

 

两个人也有点儿懵。

 

白亦非眼神闪了闪。

 

李凡见状知道他们是误打误撞来了这里,“呵,不知道说你们什么好,明知道自己没有资格来这种酒店,还非要撑面子!”

 

“李凡,有没有资格不是你说了算的!”刘紫云气道。

 

周曲儿也道:“今天我们是来给雪儿庆生的,凭什么没有资格?”

 

“庆生?”李凡看了眼李雪,明白了,随后嗤笑一声,“你们这种人,要庆生就该找个摆摊的,随便吃点儿不就好了,还来这么高级的酒店,也不怕人笑话吗?”

 

李雪也生气了,“李凡,你不要看不起人,那合同要不是我去签了,现在你们还有心情在这里开什么庆祝宴会吗?”

 

她也不是傻子,先是看到侯爵集团的助理,现在李凡也来了,还有陆陆续续其他一些进来的企业老总,想必是李老爷子为了这次融资开的宴会。

 

“呵!谁知道你用什么手段签的?在这里说的冠冕堂皇,估计早是个人人都能睡……”李凡嗤笑不已:“不过还是得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李氏拿不到融资,没办法启动新项目,我也就当不了现在新项目的第一管理人了!还有你们这伙人,现在没资格在这待着,你们不要脸,我们李氏可丢不起!赶紧给老子滚蛋!!”

 

听到这番话,白亦非不由怒火中烧,站上前瞪眼道:“李凡,你们凭什么不邀请我们?难道说,李家一点礼数没有,只会玩过河拆桥的戏法?”

 

李凡下意识地想起了之前被白亦非打的站不起来的画面,浑身都隐隐作痛,咬牙切齿地看着白亦非,“白亦非,你他妈算什么东西?你就是我们李家养的一条死狗罢了,我们李家人谈话,轮得到你在这乱吠?不过我们李家重来不伤害动物,你要是真像狗一样在地上吠几声,我今天就破例让你们进去,怎么样?”

 

话落,李雪也怒了:“李凡,你做事可别太目中无人!”

 

因为双方争吵声过大,门口的人听到声音都看了过来。

 

“哎,这又是一出好戏啊!”

 

“别说风凉话,那是李家的人……”

 

“李家现在攀上大树了,惹不得……”

 

刘紫云很愤怒,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地被他们这样耍,一个合同,有用到李雪的地方就来请李雪,用完就过河拆桥,任谁也会很生气!


性百科 » 把腿张开点公车h_双性受走绳play姜罚play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