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他把头埋在她胸前的蓓蕾/老爷 书桌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2:30 19 人阅读

表情迷离,一只手揉着胸前的雪白,一只手在下面…….

殊不知,外头正有一双眼睛,紧紧盯着里面。

 

“啧啧,这大清早的,没想到王医生竟然在自我安慰,还真是会玩。”

 

楚晨砸吧着嘴,眼睛都看直了。

 

换做以前,他才不知道眼前的女人在干嘛呢,因为三年前楚晨家里发生了一些变故,父母暴毙,他也成了傻子,整天惶惶度日,远在外地打工的哥哥去年也意外去世,只剩下嫂子带着小孩和他相依为命,受了不少欺负。

 

可前两天,他去树上摘果子,不小心摔下来,阴差阳错恢复了神志。

 

他没有把这事儿声张出去,主要是做为傻子,村里的女人们都不会顾忌他,甚至有时候去河里洗澡还会叫他望风,这样的福利,其他男人可是享受不到的。

 

当然了,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父母突然暴毙,他觉得这件事有蹊跷,才决定继续装傻,方便暗中查出真相。

 

“嘿嘿,看你这幅模样,让我来帮帮你。”

 

笑了笑,楚晨往后退几步,然后装作慌慌张张的样子,猛的冲过去推开了门。

 

“王医生,王医生,买药,买药!”

 

王玥琪被吓了一大跳,腾地一下就站起来,慌忙整理衣服扣子,另一只手麻利的抽出来,只是上面,似乎还带着些晶莹。

 

等看清楚来人后,她才松了口气。

 

“楚傻子,你慌慌张张的赶着投胎?”王玥琪皱眉道。

 

换做平日,她也没有这么大火气,可正在兴头上被突然打断,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让她实在难受得很。

 

她已经二十七岁了,长得肤白貌美,胸大腿长小蛮腰,是个大美女。前几年大学毕业后,她回到村里当了卫生所的医生,两年前在家人的介绍下,嫁给了同村的张大柱。

 

可是这张大柱结婚没几天,就外出打工了,只有春节才回来一次,每次都待不了几天。

 

更重要的,是他那方面不行,几分钟就完事儿,根本满足不了王玥琪,所以每当自己想要了,她就会自我安慰一番。

 

“对不起,王医生,我……”

 

话没说完,楚晨就一眼看到王玥琪胸前的两片雪白,瞬间就有了反应。

 

发现到他的目光,王玥琪下意识用手挡住胸前,可就在这时候,她看到了楚晨那处,满脸不可置信,惊呼一声。

 

“好大!”

 

这么大的规模,就算在小电影里,也没见过。比起自己家那男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只可惜,这种宝贝竟然长在了一个傻子身上!

 

咕噜!

 

王玥琪盯着楚晨那处,咽了咽口水,只感觉浑身燥热,就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小,小晨,你买什么药。”

 

楚晨自然发现了她的目光,故意挺了挺腰身,那里的轮廓越发的明显。

 

“王医生,嫂子让我来买干毛巾。”楚晨傻笑道。

 

干毛巾?什么玩意儿?

 

王玥琪愣了一下,然后立马反应过来,“你说的是感冒灵吧?”

 

楚晨赶紧点点头,“对的对的,感冒灵,嘿嘿!”

 

“好,等着,我给你。”

 

王玥琪迅速翻出感冒灵,递给楚晨,楚晨接过的时候,故意抓住她的手,好奇的问了一句。

 

“诶,王医生,你的手上的是什么?”

 

第2章 有的治

 

听到这话,王玥琪赶紧抽出手,俏脸羞红。

 

“没,没事,你的药,赶紧拿着回家去。”

 

手上沾着的东西被一个男人看到并且摸着,让她内心觉得很羞耻。

 

看到她这种娇羞的小女儿姿态,楚晨内心一阵翻滚。他没接过药,反倒是指着下面,诚惶诚恐道:“王医生,我这里怎么肿了啊?”

 

肿了?

 

王玥琪看了看,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若有所思,感情这傻小子压根不懂自己的生理反应啊。

 

这么大的宝贝,真是浪费了。要是能体验一下,那得多舒服啊。

 

本来她就处于不上不下的状态,这么一想,那股感觉更加强烈了,顿时有些口干舌燥,反正这是个傻子,就算和他发生点什么,只要叮嘱他不说出去,应该没事的吧?

 

想到这儿,王玥琪故意恐吓道:“小晨,你这是得病了,要是不治疗的话,会死人的。”

 

“切,你骗人,我天天早上都肿,怎么还没死呢,我才不信。”

 

说完,楚晨就翻了个白眼,还很不屑。那眼神,就跟看傻子一样,让王玥琪哭笑不得。

 

她再次看了楚晨那里一样,忽悠道:“我可是医生,你不相信?那我问你,每次肿了的时候,是不是特别难受?要很久才能消下去。”

 

楚晨这才配合的大惊失色,“对对,就是这样的,王医生,救救我,小晨不想死,不想死。”

 

说着,他再次抓住王玥琪的小手,触碰的瞬间,王玥琪浑身颤抖一下。

 

男人粗糙的大手,抓在自己手上,让她有种异样的刺激感觉。她已经好久没有被男人这么亲密接触过了。

 

这一次王玥琪没有抽出来,反而娇嗔道:“放心,嫂子马上帮你检查。”

 

说完,她转身用脚把门踢关上,然后小手颤抖着伸过去,放到楚晨的小腹处。

 

柔声道:“小晨,要检查的话,得先把裤子脱掉,我帮你脱了。”

 

“嗯嗯,听王医生的。”

 

楚晨憨憨的样子,就跟个乖宝宝一样。

 

王玥琪怀着激动的心情,迅速脱下楚晨的大裤衩,下一秒,她彻底傻眼了。

 

这,这还是人嘛?

 

刚刚由于裤子的束缚,规模还有些局限,可现在直接暴露在眼前,那种视觉冲击,让她恨不得和楚晨来一次。

 

“王医生,是,是不是没得治了?”楚晨带着哭腔,甚至眼眶里还有泪水在打转。

 

这演技,不得不服!

 

王玥琪回过神来,赶紧摇摇头,有些语无伦次。

 

“没,有的治,有的治,我这就帮你,你,你别乱动,知道吗?”

 

楚晨乖巧的点点头,王玥琪深吸一口气,然后一把握住……

 

嘶!

 

楚晨舒服得差点叫出声,而王玥琪也很震惊,这还是她第一次,碰到这么大的玩意儿。

 

她动了几下,喉咙不停滚动,声音都沙哑了几分。

 

“小晨,现在感觉怎么样?”

 

“有些麻麻的。”楚晨道。

 

“这是正常的,接下来,你按照嫂子说的做,知道吗?”

 

此刻的王玥琪只想赶紧体验楚晨那处带来的快乐。

 

“怎么做啊王医生?”楚晨一脸茫然。

 

“我趴在桌子上,然后你从后面顶嫂子这儿,看到了吗?”

 

王玥琪指了指下面,细心指导。

 

“哦哦,好的,我知道了。”楚晨一本正经的说道。

 

王玥琪满意的点点头,傻子就是傻子,很听话。她扭过身,双手趴在桌子上。

 

娇声道:“小晨,来呀,往这儿顶。”

 

第3章 治疗

 

看着眼前的一幕,楚晨都快流鼻血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高高在上,在大家眼中是个文化分子的王玥琪,私底下居然这么开放。

 

他屏住呼吸,想要来此深层次的交流,可转念一想,他还是决定继续装傻,以免被怀疑,于是他故意撞在王玥琪的大腿处。

 

“小晨,你往哪儿弄呢,错了错啦。”

 

王玥琪扭动着身体,想要让正确位置对准楚晨的宝贝。

 

“王医生,没错啊,你说的就是这里啊。”楚晨疑惑道。

 

王玥琪翻了翻白眼,真是恨铁不成钢啊,怎么就偏偏遇到这么个傻子呢,要是个正常男人,恐怕现在早就把她弄得嗷嗷叫了。

 

她在心底叹了口气,但嘴上还是温柔的说道:“就是刚刚我给你指的那个地方,知道了吗?”

 

楚晨恍然大悟似的,“知道了知道了,就是这儿!”

 

听到这话,王玥琪会心一笑,可下一秒,楚晨的举动,让她差点没气得吐血,只见楚晨对着她的后背狠狠一顶,嘴里还得意的笑着。

 

“嘿嘿,现在对了吗,王医生。”

 

王玥琪实在忍不了了,往后伸出柔嫩的小手,帮助楚晨找到正确的位置。

 

当她的小手触碰到楚晨时,楚晨浑身一个激灵,反应又强了几分。

 

同时,王玥琪也非常震惊,被撞击到那个位置后,她感觉浑身上下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一样,难受得不行。

 

这种异样的感觉,刺激着她,让她情不自禁发出了轻吟。

 

“不要……”

 

楚晨愣了一下,停下来,疑惑道:“王医生,我弄疼你了吗?不要什么啊?”

 

“不要停,继续!”王玥琪哀求道。

 

楚晨这时候自然不会再装傻,双手紧紧握住王玥琪的小蛮腰,身体靠了上去。

 

那种宛如电流般的酥麻感,穿过裤子,通过皮肤,慢慢袭遍王玥琪的全身,她已经好久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了。

 

楚晨强有力的冲击感,让她觉得这才是男人该有的能力,想到自家男人,她突然有些后悔当初年少无知,觉得男人只要老实就行,现在才知道,女人能不能幸福,得看那事能不能得到满足。

 

“好舒服,小晨你好棒。”王玥琪放肆的叫着。

 

听到她浪叫,楚晨真想直接扯开王玥琪的裤子,然后让她好好尝尝自己的厉害,可他不能这么做,只能强行憋着。

 

“嗯啊,不行了,好想要。”

 

这种感觉虽然刺激,但始终只是隔靴止痒,并不能满足王玥琪,她扭动着性感的腰肢,狠狠往后抵,仿佛想要与楚晨来一场负距离的接触。

 

一开始她本来只是想过过干瘾,可越这样她越难受,脑海里充满了渴望,这一刻,她只想痛痛快快的享受鱼水之欢,再也顾不得其他。

 

打定主意后,她深吸一口气,转过身,一把抱住楚晨的后背,大眼睛水汪汪的盯着楚晨,眼色迷离。

 

“小晨,嫂子给你进行下一步治疗。”

 

不等楚晨回答,她就缓缓蹲下身子,看着眼前的东西,她舔了舔红唇,小嘴微张。

 

第4章 吴正德

 

楚晨激动得心潮澎湃,无论如何他也没想到,王玥琪这蹄子竟然会用嘴帮他。

 

更重要的是,她还自称嫂子,这可是亲近的称呼。

 

不得不说,王玥琪的活儿很好,三两下,就弄得楚晨醉生梦死,差点直接投降,不过好歹他能坚持,硬生生给憋住了。

 

过了十几分钟,王玥琪累得够呛,擦了擦嘴角,低声问道:“小晨,你有没有种想尿尿的感觉。”

 

“没有,不尿尿,嫂子说不能随地尿尿。”楚晨摇摇头。

 

王玥琪大惊!

 

还真是捡到宝了,这么久都没有要完事儿感觉,那要是真弄起来,还不得吧自己给弄死?

 

她心里痒痒的,迫不及待的想要真正的体验一下,可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人敲门,吓得她慌忙的站起来。

 

“糟了。”王玥琪看了看傻头傻脑的楚晨,哄骗道:“小晨,咱们来玩个游戏好不好?”

 

“什么游戏啊?”楚晨道。

 

“躲猫猫,你到里面去藏起来,嫂子来找你。”

 

“好啊好啊。”

 

楚晨雀跃的拍拍手,提起裤子往里屋走去。

 

其实他心里也慌得一批,这要是被别人知道了,哪怕大家知道他是个傻子,估计也会被骂死打死。

 

到了里屋,楚晨立马从后窗翻了出去,他可不愿意在这儿死等着,万一被发现就完了。可走到半路,他突然想起自己忘了拿药,这要是空手回去,嫂子那边怎么交代?

 

想到这儿,他又转身往卫生所走,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男人正在和王玥琪推推搡搡的。

 

那男人是村里小学的语文老师,叫吴正德,三十多岁了,有个非常漂亮的媳妇,也是小学的老师。

 

“吴老师,你可是有媳妇的人,别动手动脚的。”

 

王玥琪皱着眉头,露出厌恶的表情。

 

她本以为是有人来看病,没曾想居然是个醉鬼。这吴正德那方面不行是人尽皆知的,满足不了他媳妇,导致他媳妇脾气越来越暴躁,总是一言不合就骂他。

 

这不,大早上就被骂了,心情不好多喝了几口,酒精麻痹之下,他才壮着胆子跑到了卫生所,想要调戏调戏漂亮的王玥琪。

 

“那个死婆娘不是我媳妇,我,嗝,我要你做我媳妇。”

 

吴正德摇头晃脑的,伸手就朝王玥琪胸前抓过去。

 

“啊,吴老师,请你自重!”

 

王玥琪吓了一跳,双手死死捂住胸口,往后退一步。

 

楚晨见状,赶紧跑过去,一把推开吴正德,傻里傻气道:“你走开,不许欺负王医生。”

 

吴正德愣了一下,然后破口大骂。

 

“你个臭傻子,别多管闲事,滚开。”

 

说着,他就一脚踢在楚晨的肚子上,同时,楚晨也一拳打在了他的鼻子上。

 

剧烈的疼痛,让吴正德清醒了不少,他捂着鼻子,恶狠狠地瞪着楚晨,“你个小逼崽子,没爹没娘的贱种,你敢打老子,老子弄死你。”

 

“吴老师,你住手,小晨还只是个孩子,你要是再乱来,我可就叫人了啊。”

 

王玥琪急忙上前挡在楚晨面前。

 

吴正德攥住拳头,强忍住怒火,这事儿要是被自家媳妇知道了,肯定吃不了兜着走,犹豫了一下,他恶狠狠地指了指楚晨,然后转身摇摇晃晃的离开。不过他却不知道,身后正有一双宛如毒蛇一样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楚晨从来没有忘记,这个吴正德,每次心情不痛快的时候,都会拿自己当出气筒,那会儿自己傻,被他打骂,还跟着傻呵呵的笑。

 

这些账,他一定要算回来!

 

“小晨,你没事吧?”

 

王玥琪关心的打量着楚晨。

 

“没事,王医生。”楚晨笑呵呵的说着。

 

王玥琪好奇他怎么跑出来了,不过也没多问,只是牵着楚晨的手就往屋里走,毕竟,还有些事情得完成。

 

关上门后,王玥琪摸了摸楚晨的肚子,柔声道:“痛吗?嫂子给你揉揉。”

 

“王医生,你给我吹吹吧。”

 

吹吹?

 

听到这话,王玥琪下意识看到楚晨隆起的部位,俏脸瞬间变得羞红。

 

第5章 赶紧救我

 

下一秒,她撩起楚晨的衣服,对着肚子吹了口气儿,热乎乎的气打在皮肤上,让楚晨感觉酥酥痒痒的。

 

看着王玥琪嘟起来的小嘴,他立马有了反应。

 

“呀!”

 

王玥琪眨巴着大眼睛,“小晨,你这病又犯了。”

 

“王医生,那你赶紧救我啊。”楚晨满脸害怕。

 

“刚刚还没治疗完,嫂子继续帮你,把裤子脱了先。”

 

本来王玥琪还想着怎么才能继续和楚晨做那事儿,没想到这家伙那么敏感,只是对着肚子吹了口气儿,反应就这么强烈了。

 

到底是年轻气盛啊!

 

楚晨麻利的脱掉裤子,站在王玥琪面前。

 

王玥琪肆无忌惮的欣赏着,小腹处的邪火越来越烈,她先是伸手把玩了一下,然后让楚晨坐在椅子上。

 

“小晨,你先坐下。”

 

楚晨坐下后,王玥琪脱掉白大褂,露出里面的白色衬衣和牛仔短裙。

 

王玥琪撩了撩裙子,坐在楚晨大腿上,双手环抱住他的脖子,吐气如兰,“小晨,揉我。”

 

楚晨怔了一下,“揉哪儿啊?”

 

他是真没反应过来,一时间有些懵逼。

 

“揉这儿。”王玥琪挺了挺胸前的两片雪白。

 

投过衬衣口子,能清晰的看到里面……

 

看到这着,楚晨喉咙滚动一下,口干舌燥道:“王医生,你这儿怎么有两个大雪梨啊?”

 

雪梨?

 

王玥琪噗嗤一笑,“你个傻瓜,这不是雪梨,这是……”

 

话还没说话,她才回过神来,面前的男人,不就是傻瓜么,和他解释那么多他也不懂,倒不如顺着他的话说。

 

“对,就是雪梨,小晨你想不想吃啊?”王玥琪诱惑道。

 

“想吃想吃。”楚晨张大嘴巴,“小晨最喜欢吃雪梨了。”

 

说完他直接埋下头,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钻进鼻孔,让他心旷神怡,下身碰到了王玉琪的小腹处。

 

感受着男人特有的浑厚气息,王玥琪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小晨,轻一点,痛。”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可王玥琪还是主动的解开了扣子,她下定了决心,这一次就算谁来敲门,她都不打算开了,今天,她一定要好好享受一次做女人的快乐。

 

楚晨动作不停,双手也下意识开始在王玥琪身上游弋。

 

被这双粗糙的大手抚摸过的每一寸肌肤,都让王玥琪仿佛过电一样。

 

“嗯……”

 

她一边叫着,一边耸动着腰肢,尽量让自己的那个部位与楚晨亲密接触。

 

虽然还隔着一层底裤,但这种感觉,却让她在心理上更加刺激。

 

好一会儿后,她觉得时机成熟了,在楚晨嘴唇上亲了一口,喘着粗气道:“小晨,嫂子给你进行最后一步的治疗。”

 

楚晨也发出低沉的声音,“好,王医生我要怎么做?”

 

“你不用管,坐好就行了。”

 

王玥琪推了一下楚晨,让他靠在椅子上,调整好坐姿,然后深吸一口气,屏住呼吸,往下用力一坐。

可下一秒,她就皱紧了眉头,涨得满脸通红。

 

“好痛,好大!”

 

王玥琪还是低估了楚晨的强大,她紧咬贝齿,双眼紧闭,尝试着继续,可只要一用力,她就会痛得撕心裂肺,只能暂时避开,缓冲一下。

 

这种感觉,比她第一次的时候还要强烈。

 

也是这时候,王玥琪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出来一看,脸色变了变,然后皱着眉头接通了电话。

 

“喂,怎么舍得打电话来了。”

 

“嘿嘿,媳妇,这不是比较忙嘛,今天好不容易得空,第一时间就给你打电话来了。”一个憨厚的声音响起。

 

是王玥琪的老公张大柱打来的,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声音,楚晨感觉异常刺激,他下意识在王玥琪胸前的雪白上捏了一把。

 

“啊……”

 

“媳妇,你叫什么?”

 

“唔。”王玥琪急忙捂住嘴巴,可楚晨却在继续用力,她只能再次轻吟出来,“嗯呢……老公,我想你了。”

 

“想我了?我看你是想被我弄了吧?”张大柱嘿嘿笑着。

 

一开始王玥琪有些害怕,可她发现这样貌似比之前还要刺激,竟然连那种疼痛都减轻了不少,于是她打开免提,放到旁边的桌子上,然后俯身到楚晨耳边,轻轻说了一句。

 

“小晨,治病的时候,你不能说话,不然会有后遗症,知道吗?”

 

楚晨哪能不知道她啥意思,赶紧点头答应。

 

王玥琪满意的笑了笑,然后对着手机说道:“是啊,我就是想被你弄了,好难受,啊……”

 

电话那头的张大柱听到这声音,好像也兴奋了。

 

“老婆,你现在是不是在自己弄呢?”

 

王玉琪娇喘一声,“对啊老公,想不想老婆叫给你听?”

 

说完不等他回答,就直接叫了起来。

 

“啊……”

 

“老婆,我也想了。”张大柱嘿嘿笑着。

 

“那你来弄人家啊。”

 

此刻的王玥琪,似乎更浪了,说话的尺度也越来越大。

 

“老婆,你拍给我看。”

 

“才不要,人家现在不想动。”王玥琪哼了一声。

 

张大柱有些失望,“好吧,那你娇喘,我听着,咱们一起弄好不好?”

 

也是这时候,楚晨埋下脑袋,轻轻一咬,王玥琪放浪的叫道:“好,好老公,你好棒。”

 

“老婆,你也好棒,我,我快到了。”

 

张大柱速度是真的快,不到一分钟,就完事儿了。

 

王玥琪无奈的摇摇头,然后看着楚晨,两眼发光,虽然和楚晨一起会痛一些,但那种愉悦,却是无与伦比的。

 

“我趴着,你从后面来,快点。”

 

说着,王玥琪就转身趴在了桌子上。

 

这个姿势,让楚晨越加冲动,直接站起身,上前一步。

 

“老婆,你和谁说话呢?”张大柱有些疑惑。

 

王玥琪娇嗔道:“和你啊老公,人家受不了了,好想要哦。”

 

“你个小浪蹄子,那你趴好,我就来了。”

 

张大柱虽然已经完事儿了,但还是想着要满足一下自家媳妇,可惜只能过过嘴瘾。

 

王玥琪扭头媚眼如丝的看着楚晨,娇滴滴的说了一句。

 

“好老公,快,快来。”

 

楚晨哪能不知道,这是王玥琪在向他发出请求呢。

 

于是他上前一步,双手抱住王玥琪,猛地一挺……

与此同时,张大柱的声音再次传来,“媳妇,先不说了,有哥们叫我。”


性百科 » 他把头埋在她胸前的蓓蕾/老爷 书桌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