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他不停地揉我小豆豆_老师穿裙子毛都看见了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35:55 1 人阅读

 早上山间有些许雾气,空气中弥漫着山间特有干净的气味,叶子上存留着露水,整个山间显得静悄悄的。
    
    “啊哦啊”
    
    何雨轩刚穿过那片近半人高的丝茅草,还没到水潭边,右边的鼠尾草里面突然传出断断续续的喘息声。
    
    难道是在……
    
    何雨轩蹲下身子,挪着步子向前移动,临近了,喘息声越来越清晰。他小心翼翼的扒开鼠尾草,瞪大双眼,伸长脖子望了过去。
    
    一个满头黑色长发,穿着海蓝色连衣裙的女人,斜靠在藤条编织的背篓上,双膝弯曲,两腿完全分开,左手抓着裙摆,右手在小腹不停蠕动。
    
    她的身子跟随右手的节奏不停的晃动着,一次又一次的挤压着身后的背篓。藤条背篓似乎不堪重负,不断发出咯吱的抗议声。
    
    她背对这边,何雨轩看不到对方的脸。不过,那头黑瀑般的如云秀发,看着非常眼熟。那件蓝底子白碎花的连衣裙也有点眼熟。
    
    他小心后退几步,躬着身子在鼠尾草之间穿行,很快绕到了长发女人的前面,然后扒开鼠尾草向那边望去。
    
    当他看清那张无可挑剔完美无瑕比陶瓷表面还要光滑的瓜子脸时,何雨轩好像被雷劈了一样,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大白天的,刚结婚没多久的堂嫂白玉儿一个人跑进山里,猫在草丛里逍遥快活。
    
    白玉儿是六中建校以来最美丽的校花,不但有无可挑剔的精致五官,还有优雅的气质,更有婀娜多姿的魔鬼身材和豆花般的如水玉肌。
    
    村里有人说,白玉儿嫁给何雨轩他堂哥何雨浩是为了钱,给她父亲治病。实情如何,外人无法得知。
    
    “该死的鬼东西,怎么还不出来”白玉儿将两腿又分开了一点,右手活动的幅度更大了。
    
    何雨轩瞪大双眼,目不转眼的盯着白玉儿那白生生宛如羊脂玉似的修长大腿,而顺着视线的上移,瞬间被那片黑色死死的吸引住了。
    
    纯黑色的蕾丝内内,镂空的,里面的凌乱若隐若现,勾人心魄。
    
    何雨轩只感觉腹下蹿起一股邪火,潮水般的传遍了全身,感觉浑身燥热,不停的吞着唾沫,裤子早就高高的顶了起来。
    
    白玉儿的小手在内内里面不停的忙碌着,随着小手的滑动,内内不断起伏,幻起了一浪又一浪的黑色波涛。
    
    而随着身体的晃动,一对雪白不停的上下跳跃,荡漾起了一波又一波的迷人浪涛,勾魂至极。
    
    白玉儿的上面很壮观,估计是D,她这样斜靠在背篓上,裙子的领微微敞开,细长的深勾若隐若现。颤动之时会蹦出来少许,感觉比初雪还白,比豆花还嫩。
    
    “呼”
    
    何雨轩长呼一口气,强忍住冲动,眉头微紧,蹲着身子向前移动,借助鼠尾草一点点的向白玉儿靠近。
    
    他做梦也没想到,居然会碰上这种事儿。
    
    何雨轩这个唯一的幸运观众比白玉儿本人还投入,只顾着不断的前进,反而忘了前面的鼠尾草越来越少,而且越来越矮了。
    
    白玉儿弄得右手又酸又软,还是没有弄出来,喘气之时向前看去,一眼就看见了何雨轩。她愣了一下,突然大声尖叫。
    
    “啊流氓啊!”
    
    白玉儿的尖叫声将何雨轩吓到了。
    
    “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
    
    何雨轩一蹦而起,扭头就跑,逃得比兔子还快。
    
    “回来!”
    
    身后传来白玉儿的叫声,让何雨轩一楞,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轩儿,快回来,帮帮我”白玉儿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你要我帮忙”何雨轩有些疑惑,扭过头缓缓的瞄过去。
    


性百科 » 他不停地揉我小豆豆_老师穿裙子毛都看见了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