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扒开我的下面舌头伸进去 解掉女同学的胸罩吃奶

太阳的光芒已经在远处天边蔓延开来,我睁开惺忪的眼睛,小心翼翼的抽出枕在Mary金色长发下的左臂,有些麻木,但并不严重。 看着身旁,丰满的Mary脸蛋比东方姑娘还要秀气一些,些许雀斑看上去如此俏皮可爱,尤其当阳光洒落在她脸颊上更是如此。 抽手的轻微晃动有些打扰到熟睡中的她,她抱得更紧了一些,性感的大奶子紧贴在我身上,丰满的大腿也缠在我腰间,脖子上的皮肤能感受到她呼出的气息,有些荷尔蒙的味道。 我忍不住用力揉了揉她的大奶子,另一只手抚摸着她圆润高翘的肥臀。

......

不知何时,Mary已经睁开了她碧绿的眼睛,火辣的眼神灼烧着我,那么性感,那么

诱惑。 拥抱亲吻...... 她主动舔舐我的耳朵,脖子,乳头和已经睡醒的小弟弟。

想起昨夜的雄风,我信心十足的对这性感尤物发动了

进攻。

......

办公室今天有些清闲,剩下的工作手下的兄弟都能很好的完成,大家状态也都

还不错。

今天一上午上了五次厕所,可能是早上激烈的运动之后喝水太多了,但更像是纵欲的后遗症,尿液走得不是很通

畅。

尿池旁我思索著一些工作上的事,对以后的工作进行规划

改善。

老大好,一声撇足的中文向我问候

著。

汤姆,有些嘻哈风的黑人小伙子,来公司有两年

了。 最近跟着我们工作组走了一些地方,比寻常的黑人劳工还是勤奋不少。 会一点中文,听说曾经去中国游玩过一段时间,他算是跟少数几个会中文的老外了。

尿完之后,我也跟汤姆打了个

招呼。 整洁的厕所传来他放水的哗哗声,我还是忍不住瞥了一眼。 虽然一直很好奇黑人有多雄伟,但这确实是我第一次看到真实的黑人大鸡巴。 目测比我勃起时还大了不少,有些嫉妒,不敢想像勃起时该有多大。 如果这东西挤入静紧致的小穴里,会是怎样一番景色,有些着魔! 随后我收敛了神思,简单的聊过几句就回了办公室!

......

下午的工作有些魂不守舍,发现自己有些思念起家乡,思念起

静。 随后又发送了两个消息静都没有回复,我情不自禁的想着静是否在白日宣淫,那会是怎样的场景! 开始神游天外!!!

下班回到房间已经是下午6点多,Mary的邀请被我婉拒了,身体最近感觉快要被掏空

了。 高频率的撸管加上昨夜的劳累,我有些想好好休息一下,也想听听静的声音。 都说家花没有野花香,但是自从属于我的私有的后花园被别人灌溉之后,我觉得静这朵家花是越来越水灵,越来越风情。

打开电脑,强哥今天传来的都是一些静在生活中

的照片。 有低头品尝美食的,有逛街购物的,还有打保龄球的,生活看来并不无聊。

强哥最近给静弄了很多滋补养身的美食,也给静添置了很多或时尚或性感的衣服,还带着静去运动健身,貌似比我这个正牌老公更加称

职。

...... 晚上七点多静打来了电话,

老公,今天辛苦吗?

我也想你了,今天一天脑子里都是

你。

咯...... 静笑得很是开心!!!

你是真的想我还是在想坏坏的事情

呢? 静小声问道,有种看破真相的语气。

我想弟弟也想。

呀! 静挑逗著说道。

强哥没把你伺候舒服吗,给老公说

说! 老公最近可憋坏了!

每天都想着你,一想到你每天被强哥操,我就硬得

难受。

老公...... 你坏死了!

静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鼓起勇气

说道。

如果...... 如果...... 我让强哥以外的一些男人操了,你会生气吗?

听到静这么说话我有些高兴,有些性

奋。 看样子她有些想和我坦白,又想试探一下我。

不会,我的老婆这么漂亮,肯定要让大家分享一

下。

多P这种场面我可幻想过太多次了,只要老婆你觉得爽,怎么玩我都

接受。

真的???

老公!!!

真的! 爽还来不及,哈哈哈哈!!!

老夫老妻了,我全世界最美丽的老婆还不懂我的心思

么!

我表了一番决心,看静能否袒露心扉了,也更想听一下她当时的感觉是否

刺激。 在一起这么多年,虽然现在静已经让好些男人操过,但我能感觉到她内心依然是柔弱的,依然非常需要我的认同与支援。

如果...... 我是说如果...... 跟很多男人做的那种呢? 静试探著。

只要你爽我就开心,一想到我的大美女老婆让不同的男人操,我就觉得特别刺激,怎么会

生气!

老公,你个大

变态! 静笑骂道。

你今天才知道呀,我的骚

老婆。

快给我说说这段时间有什么趣事

发生!

那我说了你不要生气

呀!

紧接着,静把上次发生的事娓娓道来,香艳的情事被静用认罪的语气一点一点的吐

露。 我偶然插嘴问问静当时的感受,在她的愉悦中寻找刺激。

在厕所里面被野汉子操爽不,骚

货!

嗯,爽,很

刺激!

哪个鸡巴操你最

爽!

都爽,当时太乱了,记不得那么多,感觉小屄屄都要被捅坏

了。

是大鸡巴捅的

吗?

嗯...... 是...... 是的! 有个叫老马的,那家伙特别大...... 静有些犹豫的说道。

你说的什么家伙

啊? 骚老婆......

就是...... 就是他鸡巴嘛! 还有什么。

大鸡巴操你舒服

吗?

我的骚逼老婆,什么叫还好,仔细说给老公听听,老公最近可憋坏

了!

坏老公,贱

老公!

就喜欢看别人操你老婆,没看见过你这么爱戴绿帽子

的。

快说快说嘛,我赶紧催促

道。

当时挺爽的,感觉整个阴道都被塞满了,他插到后来的时候,我感觉快要昏

过去了。

每一次进出都能感觉到他的鸡巴捅到了哪个位置,挺刺激

的。

最后他加速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高潮,尿了好多,丢脸

死了。

我听得很激动,结合之前看的录

像。 整个现场仿佛又出现在我眼前。

老马的大鸡巴填满了静的阴道,每一次撞击都像是撞在我的心

头。 那么震撼那么舒心。

我鸡巴涨得厉害,青筋爆了

起来。 轻轻的撸动着,继续跟静聊著天。

静有些疑惑她最近的状态,感觉每天性欲都特别

强烈。 我随即给她解释,大概是因为最近身心的放松和强哥给她做的丰富美食产生的作用,静对此也有些认同。

嗯...... 你硬了吗? 老公。

硬了,我弟弟在想你

妹妹。

老公,强哥在舔我

妹妹。

啊...... 轻点

你打开腿,让强哥帮你妹妹好好舒服一下。

嗯...... 嗯...... 静的喘息逐渐加深

强哥,快进来,我受不了了。

我要操你老婆了。 强哥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你激动吗?

激动,麻烦强哥你快操死我那骚

老婆! 最好再找几个大鸡巴一起操! 操坏我老婆的骚屄才好! 我有些变态的宣泄这内心的淫欲。

啊...... 啊...... 慢点...... 啊啊啊

静话还没说完就被强哥打断了。

骚逼,舒服

吗?

嗯......

啪啪...... 啊...... 啊

告诉你老公,舒不舒服!

啊...... 舒服...... 老公...... 啊...... 我被强哥操得好舒服!!!

我嫉妒得有些发狂,弟弟却已经心花怒

放。 把你的屄拿去卖好不好

嗯...

老公同意我...... 啊...... 就去!!!

小董,静卖屄你同意

吗?

同意...... 同意,只要鸡巴大,任何人都可以操我老婆。 我低沈的嘶吼。

听见没,骚货你老公让你去

卖。

啊...... 我去...... 我去卖!

小董,让你听听我怎么操你老婆

的。 强哥呼吸有些急促。

啪...... 啪啪...... 啪啪啪

声音越来越清晰,手机被放到了静两腿之间。

听着节奏变幻的鼓掌声,我已经能看到手机对面的镜头

了! 强哥强壮的身躯在静的身上耸动,时快时慢,时浅时深。

静呻吟声盘旋了好一阵才停

下!

骚货,让你尝尝我专门为你买的新

玩具!

好吓人!

狼牙套,这种是特制加长加粗

的! 喜欢吗?

不要,强哥不要,屄屄会被你操坏

的!

水都漫出来了还说

不要!

小董,哥还继续

吗?

强哥,静现在不是你的女人

么! 请你放心的使用。 异国他乡,我享受着淫妻的快乐,也承受着自虐带来的精神刺激!

那我就不客气

啦!

啊...... 轻点!

老公! 我习惯一下!

舒服么,我的\'老婆

\'!

太粗太深了,酥酥麻麻

的!

听着静很自然的叫着强哥老公,在他胯下婉

转! 突然鼻子有点酸酸!

手机被我扔到了一旁,静的呻吟还是传了

过来。 从微弱到尖锐,从激情到嘶哑再到哭泣! 足足经过了一个多小时。

又是一会过去,新邮件传来提醒——叮

咚!

最终,还是没能熬过心魔,我点击开了邮

箱!

一组照片传了过来,是强哥在他的炫耀战

果。

静不著寸缕,躺在强哥的大

床上! 身下的毯子画著一圈不规则的水渍,最远的已经洒到了脚跟处。

一只黑色的狼牙套扔在静的大腿上,精液正滴落,狰狞的软刺上沾了许多白

沫。 套套的入口有一圈皮筋,是箍住睾丸的固定,厚实的套壁能降低很多刺激,龟头部位还有将近5CM的延伸!

在这样一件凶器长时间的蹂躏下,静的肉穴变得红肿不堪,透明的淫水在峡谷间流淌,凌乱的阴毛全都粘在了一

起。

大奶子挂在胸前,被抓的红彤彤的,失神的脸庞流露出一些痴女的神态,双目无神的似开似合,长发散落,有一丝还调皮的挂在嘴

角!

认真的翻看了几遍,感觉图片里的静已经变成了一个男人的肉便

器。

我还是撸了出来,脑补著刚才发生的画面,久久不能

平静!!!

回国的日期越来越

近。

我没有主动联系静,静也仿彿把我

忘了!

mary成了我的私人秘书,我努力的把事业做好,也努力的把mary喂

饱!

............

这么多日过去,未读邮件也只有一

封!

事业我有,家业也有,女人更是

不少! 醋意激励着我不害怕失去!

但是回国前我最终还是选择打开了邮

箱!

昏暗的红灯下,我努力分辨著图片

的内容。

静双目红肿的侧躺在床边哭泣,衣服扔在了地上,床边还扔著一沓钞

票。

看到静的模样,我有些心悸,多年相依,我能感觉到图片里的她并不

开心。

电话没人接听,消息也没有

回复! 强哥只是说了抱歉,告诉我静已经坐车走了很多天了! 并保证没有伤害她,也没有欺骗我!

有种心碎的声音在

蔓延!

我开始担心她,也开始迫不及待的见到她——我的妻子

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