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被黑人玩翻白眼的亚裔女|闺蜜用奶头擦我奶头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33:27 20 人阅读

李子牧此刻却满头大汗的站在玉米地里,摇晃着身子,给身边的庄稼施着天然肥料。


李子牧原本只想着在家里睡大觉,但嫂子王春梅中午跟车去镇上交粮时,交代李子牧下午要是变天就给她送把伞过去,李子牧眼看西边的天已经压上黑云,只能徒步前往镇上接自己那个美艳无比的寡妇嫂子回来。

李子牧打小便被李家收养,干爹早早的去世了,唯一的干哥哥李大木,前几年刚娶了个美艳媳妇,谁知道好日子没过几天,便在一次进山打猎中意外身亡,只剩下他和寡妇嫂子相依为命。

在玉米地里开闸放水后,小伙伴这才舒服了些,看着原来愤怒的老鹰渐渐变成温柔小麻雀,李子牧满意的抖了抖,刚要拉上裤子闪人,眼角却瞥见路上来了个骑着自行车的女人,只见她突然停下了车,慌慌张张的冲下了水泥路,向着李子牧所在的玉米地跑了下来。

女人似乎有些不放心她的车,跑到玉米地的边缘就停了下来。

盛夏的天气酷热难耐,现在还没有到下地干活的时候,四下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女人小心翼翼地向着四周张望了一番,渐渐放下心来,背对着李子牧那个方向,悉悉索索的将裤子褪到小腿上,便立刻蹲了下来。

这个女人看上去三十来岁的年纪,颇有几分姿色,尤其是那浑圆的屁股格外的丰满,跑动起来一摇一晃的,倒也是个迷人的美艳徐娘。

哎呦我去,难不成这里是公共厕所?

李子牧暗叹一声,不禁眯着眼睛向着女人蹲着的方向看去。

透过玉米秸秆间的空隙,只见一个白花花的浑圆臀部清晰的显露出来。那两块又白又嫩的屁股瓣儿,向下夹成了一道幽邃的风景,越靠近里面的地方颜色越深,呈现出一种令人炫目的红褐色,在夏日午后浓烈的阳光下显得如此夺目,差点晃瞎了李子牧的小眼睛。

李子牧咽了咽口水,瞪大眼睛更为努力的瞄着女人,眼神渐渐变得火热。

女人似乎已经憋了很久,刚一蹲下,顿时便发出了一阵阵声响,一股水流喷涌而出,将她脚下那一片翠绿的野草都给冲弯了,面前的草地上泛起一片水花。

女人释放的整个过程,李子牧趴在玉米地里看了个一清二楚,整个眼珠子都快看得蹦了出来。

李子牧活了十八年,李子牧还是头一次如此真实地看到一个成熟美艳女人的身体,这可是他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

 文学


成熟.女人的身子,对他这个未经人事的小处男来说,显然有着极大的诱惑力!

李子牧觉得整个身体都在微微地颤抖,一颗心都快要跳到了嗓子眼儿,刚刚已经息怒的小伙伴,此刻也再次剑拔弩张,李子牧感觉它似乎下一秒就要爆炸了一般,就连呼吸都变得异常灼热。

女人的眼睛只顾注意着路上的动静,一点儿也没有察觉到身后李子牧那双炽热的眼睛,依旧叉着两腿卖力的解决着问题,嘴里还发出微弱的呻吟,看起来似乎很畅快的样子。

这时候,女人的水流已经不再是连续不断的喷洒,而是变成了一股一股的喷射出来。

李子牧在一旁看得明白,知道这是快要结束的信号,果不其然,不过片刻,那女人便半蹲着左右扭动着腰身,带着浑圆的屁股上下抖动了几下。

那白花花的屁股在阳光下一阵晃动,反射的光线将李子牧晃得头晕目眩,一股温热的鼻血忍不住的就喷了出来……

真他娘的刺激!

李子牧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

眼见女人搂上了裤子,李子牧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心中竟有种说不出的解脱。他心里清楚的很,只要这个女人再坚持一会儿,那么他喷出来的,或许就不只是鼻血了。

女人整理好衣衫,便立马骑着自行车狂奔而去,可李子牧却没有这个女人那么利索,女人解决问题前后也就不过三四分钟,可就是这三四分钟,却让李子牧在玉米地中整整折腾了三四十分钟才出来。

没有办法,李子牧年轻气盛,火气也旺的很,小伙伴一直坚挺着消不下来,他出门只穿着一条短裤,可不想顶着个帐篷让人围观。

好不容易让小伙伴消停下来,李子牧这才握着雨伞,晃晃悠悠得走出玉米地。

恋恋不舍的瞅了一眼女人远去的方向,李子牧迫不及待的向着镇上跑去。

第二章丰满

这时,天上的黑云越来越浓,空气中似乎都能够闻到潮湿的水汽,风也开始微弱的刮了起来,眼看便是大雨将至。

真该死,撒泡尿竟然耽搁了这么长时间!

李子牧嘴里嘀咕着,脚下一溜烟儿的跑成了一股风。

来到镇上的粮食所门口,远远看到那里聚着一大群人,李子牧一眼就在人群中找到了自己的嫂子王春梅。

没有其他原因,只因为王春梅实在太漂亮,无论在哪,都能够一眼认出!

要论身材长相,这十里八乡结了婚的女人,恐怕没一个能赛过她的。

王春梅长着一张农村女人少有的那种瓜子脸,就算是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可是她的肤色依旧那么白皙光洁,今天的她扎着利索的马尾辫,穿着一身简单的翠绿色短袖薄衫,胸前的一对丰满呼之欲出,露在衣衫外的玉臂看上去就像刚出水的莲花一般。

或许是在阳光中晒了很久的缘故,王春梅雪白的脸上红扑扑的,这让她看上去就像是个正在害羞的大姑娘,在这一群村妇面前显得是那么的亭亭玉立清纯动人,让周围的那些庄稼汉子看得眼珠子发直。

事实上王春梅不过二十来岁,嫁给李大木之后,没多久,李大木就死在了山里。

李家向来人丁单薄,就连李子牧也并不是李家亲生的子嗣,而是李大木的老爹从山里捡回来的。

李大木走得急,连个种子都没来得及留下,依照王春梅如此的模样条件,要是放在城里绝对能再嫁的,可山里的人家观念保守,都觉得她是克夫命,方圆百里竟没人敢要她。

王春梅也早已断了再嫁的念头,与李子牧相依为命,虽说是磕磕绊绊的,可好歹是走到了今天。

嫂子!

李子牧远远的冲着王春梅挥了挥手。

走到王春梅面前,看着她修长的大腿,李子牧也不知道为什么,眼前就浮现出刚才那女人白花花的丰臀,他双腿间可耻的再次支起帐篷,李子牧的脸立刻变得通红,急中生智下,急忙将手中的雨伞竖起来,遮挡身前。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李子牧觉得小伙伴今天实在是太过兴奋,可是却拿它又没有丝毫的办法。

一个十八岁的小伙子,正值血气方刚时,更何况,之前在玉米地里的偶遇,更是刺激了他的感官。

小木你也真是的,跑那么快做什么,看看都热成了什么样子!快来歇歇!

王春梅心疼的把李子牧拉过来,伸出手来擦拭着他脸上的汗,道:这鬼天气,可真闷死人了,早知道嫂子就不该嫌麻烦,拿把伞来就好了,现在都晒了好几个小时,你看看,嫂子的脸和手都晒黑了。

王春梅站在李子牧面前,像个小女孩般,摊着双臂给李子牧看,那双白皙的玉臂,顿时惹得李子牧心里一阵荡漾。

李子牧咧嘴一笑:嘿嘿,嫂子,就算你晒得再黑,这里也没人比你白。

就知道贫嘴!王春梅右手点了点他的鼻尖,笑道:来,把伞给嫂子!

王春梅说着,顺势拿过了挡在李子牧身面的雨伞。

刚才王春梅给他擦汗的时候,身上的香气不断的冲向李子牧的鼻子,感受着近在咫尺的美人,还有那呼之欲出的丰满,李子牧的身体被刺激得更厉害,这让原本就有些失控的局面彻底失控。

李子牧沉浸在王春梅的香气里,脑子里晕晕乎乎的,也没怎么留意王春梅的动作,随着雨伞被王春梅拿开,一个高高的帐篷立马就显现了出来。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李子牧才反应了过来。

哎呀,嫂子,不要啊!

第三章秀色可餐

李子牧刚想起来要阻止王春梅的动作,可是却晚了半步,雨伞已经握在了王春梅的手里。

好你个臭小木,不好好读书,脑子里成天都在想些什么东西!

王春梅自然是将李子牧身体的窘况看了个一清二楚,拿着伞呆呆的愣在了那里,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一张俏脸顿时红的像盛夏的晚霞,指着李子牧的脑袋娇嗔道:小木,和嫂子说实话,是不是想女人了?

李子牧心里郁闷,脸上却冲着王春梅挤出一丝笑容:嫂子,你又取笑我,我学都没上完,才不想女人呢。

说着,李子牧一脸憧憬的说道:不过以后我要是找女人,就找像嫂子你这样的,既温柔又贤惠,还这么心疼我,你这样的女人要是能娶回家,恐怕半夜都能笑醒。

你就知道哄我开心。听到李子牧如此赞美她,王春梅的脸色渐渐缓和下来,冲着他眨了眨眼睛,笑道:小木,和嫂子说实话,你在学校,有没有和女同学做过什么坏事?

嫂子!

李子牧的脸顿时变得通红。

好啦好啦,嫂子不说啦,没有就没有,你这脸怎么还急红了呢?

看着李子牧窘迫的样子,王春梅极具妩媚的笑了笑,将脸庞的发丝向后拢了拢,那一瞬间的娇媚,让那周围的庄稼汉口水直流。

随即,王春梅开口道:小木,轮到咱们了,快把这几袋粮食过称,咱们要赶紧回去。

嫂子,你别动,让我来!李子牧说着将王春梅拉到了一边,挽起袖子就朝着拉粮的车上走去。

队里通知交粮,村长秦富贵让张老.二开着拖拉机,整村的粮食都搁在了车上。刚才李子牧来的时候,一条村的人基本上都走.光了,现在就剩下自己家的粮食在车上。

李子牧过去一看,心中顿时火冒三丈,村里人他娘的全是白眼狼,竟没一个想着来帮帮王春梅的。

不过也难怪,村里的男人们基本上全出去打工,留下来的也都是些怕老婆的,那些男人们可不敢随便招惹王春梅这样的漂亮寡妇。

开拖拉机的张老.二就是例子。

他的粮食早就交了,现在正蹲在车边抽闷烟。不是他不想帮王春梅,而是他不敢,他的婆娘就在车上呢。

小木,来啦!见李子牧满脸的怒气,张老.二咧着嘴干笑着。

李子牧懒得搭理他,闷声扛起粮食就往里走。

张老.二的婆娘牛春花是个三十来岁的娘们,成天不下地,只知道涂脂抹粉,她长着媚眼柳蛇腰,屁股浑圆,胸.脯也大,倒也有些卖弄的姿色。

这次交粮她也跟了过来,出门前她还刻意打扮了一下,原想着能吸引不少男人的目光,可风头却还是让素面朝天的王春梅抢了去,于是这娘们整个中午都在一边生闷气。

见李子牧将粮食扛在肩上,牛春华瞅了一眼蹲在地上抽着闷烟的张老.二,眼珠子转了转,冲着王春梅皮笑肉不笑地道:小梅啊,嫂子上午出来的时候,院子里还晒着被子呢,眼看天就要下雨,嫂子心里好不放心,想要现在走,你看这……

咱去帮小木把粮交掉,抓紧时间回不就得了,可你又不让……张老.二小声嘀咕着。

牛春花一张脸顿时拉了下来,破口大骂道:张老.二,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那点儿心思,今天在小梅身边忙上忙下的,老娘可是全看到了,平时干活咋不见你这么有劲儿?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在图什么,是不是想着夜里去上人家的炕!老娘告诉你,没门!

老子什么时候想过?!

张老.二霍的站了起来,脸红脖子粗的吼了一句。

说到这里张老.二气就不打一处来。

村子里就他这一辆拖拉机,一到农忙的时候就整天整夜不在家,他也知道自家的婆娘不是个好东西,背地里听很多人多说她给自己带了绿帽子,张老.二几次想要捉奸拿赃,可是这个婆娘也忒机灵,每次都侥幸逃脱。

现在牛春花却反过来倒打一耙,说他想要偷女人,就算张老.二一向憨厚老实,这时候也有些忍不住。

嘿,张老.二,你长出息了是不?

张二哥,春花嫂要走,你就带她快回去吧,你们这样,不是让人看笑话么?见到两人越说越来劲,王春梅急忙劝道,伸手就往车上拖了一袋粮食下来。

小梅都这么说了,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滚过来,将这几袋粮食卸到地上?牛春花冲着张老.二叫了一声,转过身来冲着王春梅咧嘴笑着:还是小梅你知书达理,嫂子这也是没有办法,这鬼天气说变就变,院子里的被子要是淋湿,晚上就没盖的了……

嗯,这些我都明白,你不用解释这么清楚的。
 


性百科 » 被黑人玩翻白眼的亚裔女|闺蜜用奶头擦我奶头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