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宝贝舒服吗要不要了h:粗大破花苞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2:08 34 人阅读

看着刘春钰半躺在床上一副客人的模样,老李转念改口道:“还有一些余毒,想要清理出来很麻烦,我回去需要准备一些东西,春钰你要是信得过我,明天可以来找我。”

 

“那……好吧,李哥,麻烦您了。”刘春钰羞涩的低下头,声若蚊鸣。

老李看着刘春钰犹犹豫豫的样子,心里面也犯嘀咕,可眼下毒也处理完了,自己也不能在赖着不走了。

 

忐忑的回到家中,老李准备好了清理余毒的药材,就坐在椅子上左等右等,眼见天都彻底黑下来了,就连老李都以为没戏的时候,外面的门响了。

 

“李……李哥?”

 

刘春钰穿着一件半透明的睡裙,黑丝材质的睡裙,在迷蒙的月光下,与一双皙白的大长腿形成鲜明对比,晃的老李睁不开眼睛。

 

其实刘春钰对于老李还是有些忌惮的,特别是老李那一双眼睛,每次自己看到的时候,都觉得自己像是粘板上的一块肥肉,对方时刻都想把自己吃下去,可自己却又很期待与老李相处。

 

想到昨天自己光着身子被老李抱到床上,刘春钰就感觉脸发烫,水灵灵的大眼睛毫不客气的瞥了一眼老李。

 

那娇嗔的模样,看到老李心尖儿都跟着颤,看了眼左右,急忙问道:“怎么样没事儿吧?”

 

“伤口还是有些疼。”

 

老李思索一下,眉头轻轻蹙起:“行,我这也准备好了,你先进来再说吧。”

 

老李的家要比自己想象的干净许多,刘春钰坐在床边,心绪紊乱,本来想硬挺过来,谁知道到了晚上伤口越发疼了,这才过来敲老李的门,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她也害怕她也慌。

 

只见老李拿着一个小包袱走了过来,接着昏黄的灯光,老李略显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春钰,能把睡裙撩起来么?不然治疗可能不太方便。”

 

老李试探式的一问,却没想到刘春钰直接微微点头,身子朝后面微微躺下。

 

看着她这幅任君采摘的模样,老李激动的手都在抖,老李蹲下身子,颤抖的手伸向了刘春钰的睡裙……

 

第八章

压下心头的激动,老李身手小心翼翼的将刘春钰的裙摆微微上撩,嗅着空气中微妙的香气,老李忍不住一阵心神恍惚。

 

裙摆掀起,一双光洁曼妙的大腿,展露在了老李的眼前。

 

不肥不瘦,老李双眼火热的打量着,心头却是对张成羡慕万分,他小子前世到底干了什么,娶了这么个极品媳妇儿!

 

“春钰,那我就开始了啊!”

 

虽然内心充斥着渴望,但老李并没有立即下手。

 

“嗯。”

 

刘春钰红着脸轻轻点头,旋即羞涩的将头扭到了一侧去。

 

当老李手指头触碰到关键的一刹那,刘春钰浑身一震,身体立刻有了反应,一个机灵,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单手更是牢牢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哪怕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当再次触碰刘春钰的时候,老李还是不得不感叹,这真是一个性感至极的尤物。

 

特别是刘春钰躺在床上,侧过脑袋,在昏黄灯光的侧照下,她的肌肤就如同细腻的软玉,尤其是那披着睡裙的曲线,对老李这样的老男人来讲诱惑异常。

 

说真的,如果不是没有十足的把握,老李恨不得现在就办了她!

 

看着绝妙的躯体,老李心里跟猫挠似的,既然不能直接下手,老李决定换个方法迂回着达到自己目的。

 

“春钰,虽然余毒不多,但是为了你好,清除干净需要推拿一下,运行气血,刺激穴道,所以可能会有些冒犯,你多担待。”

 

老李声音严肃。

 

“李哥,我这条命都是您救回来的,您说怎么办我都没有意见。”

 

刘春钰很享受老李触碰自己时候的感觉,和自己老公完全不一样,带给自己的感觉更加舒服,而且老李这么多年的老中医了,自然不会害她。

 

老李一听刘春钰松口了,心里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连忙说道:“嗯,春钰,有些穴位在很隐秘的地方,所以提前和你打个招呼,到时候要有什么反应,完全是身体正常的反射,你不用太在意……”

 

“李哥,你就直接开始吧,麻烦您了。”刘春钰也知道事情的严重。

 

“嗯,蛇毒虽然被我封住了,但仍然渗透在了你的下身周围,我需要刺激你的三泉穴,会阴穴,玉泉穴,女人的身子敏感,少量的毒蛇,都会影响你今后的生活,所以我可能会冒犯一些。”

 

老李一张老脸跟被火烧过一般,要知道他说出的那几处穴位,都在最关键的地方。

 

“这些穴位都在那里?”

 

“嗯……主要是女人有生育功能的部分……”

 

“啊?”

 

刘春钰俏脸红的快要滴出水来,那副纠结的小表情,看的老李喉咙干干的。

 

“你要是觉得过分也没问题,我也是为了根治,如果有余毒的话,对以后的孩子可能有很大问题。”

 

“李哥……你别说了,我相信你!”

 

刘春钰近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老李长出了一口气,语气颤抖的说道:“那李哥可就要开始了啊!”

 

话音落下,老李颤抖的手已经伸进了刘春钰黑色的裙摆下,并且触碰到了他从未碰触过的部位……

 

“这?!”

 

刘春钰眼睛都瞪大了,捂着嘴巴制止发出那种令人想入非非的声音。

 

但是这老李的手就仿佛有一种神奇的魔力一般,就在摁在肚子上的一瞬间,刘春钰感觉整个身体都在发烫。

 

刘春钰如今初为人妇,对男女之事也只是略懂一些,而且村里的男人大多粗俗,新婚之夜对她来说痛苦更胜愉悦,哪有书中写的那么美好。

 

可自打认识老李之后,老李的儒雅幽默,仿佛让她重获新生,隐隐之前,她内心在期盼着什么,特别是老李的那双大手,只要一碰到她,就能让她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

 

尽管她知道,身为一个新婚妻子,深更半夜,来到一个陌生男子家中有多危险,但她还是壮着胆子来了。

 

感受着老李的手顺着睡裙的缝隙探索进来,她索性闭上了眼睛,接受老李的治疗。

 

老李激动的脸色泛红,压箱底的功夫全都掏了出来,单手游走在刘春钰的小腹上,穴位刺激之下,刘春钰身体的反应越来越大了。

 

“春钰,现在是不是感觉到,身体越来越热了?”

 

“唔……是这样的。”

 

“接下来是会阴穴和三泉穴,可能会有些激烈,你忍住啊!”

 

话说完,老李的手顺势下滑,已经接触到了一个新的穴位。

 

“李哥,你快点把……”

 

刘春钰肌肤微微泛粉,细密的汗珠渗透在鼻翼两侧,微微侧身,等待着老李那双大手进一步动作。

 

直到这一刻,刘春钰才意识到,自己对于老李的情感,似乎已经变得不那么简单。

 

老李眼睛忍不住下瞟,隔着小裤裤,老李隐约看得到那令人发狂的画面,忍不住咽了一口吐沫。

 

可令老李措手不及的是,刘春钰猛地将双腿夹紧,直接将他的大手,夹在两腿之中。

 

这也不怪刘春钰,毕竟初经人事的她,此刻也是紧张异常。

 

老李此刻也是分外尴尬,只能小声说道:“春钰,不要紧的,别紧张,你这样子,我也找不准穴位啊!”

 

刘春钰羞恼的低下了头,恨不得提起裤子立马走出去,可也只是想想,羞涩之余也只能放松身体,任由老李拿穴按摩。

 

老李长出了一口气,索性自己的尺度拿捏的很到位,不至于让刘春钰发现自己图谋不轨。

 

老李嘴角微微一笑,手还是朝着穴位摁了过去。

 

三泉穴,女人阴穴之所在,以手法刺激,可促进血液循环,可作为女人最敏感的穴位,在老李的刺激下,刘春钰瞬间就顶不住了。

 

双腿再次合拢,刘春钰感觉两腿之中似乎有许许多多的爬虫,眼中闪过一丝兴奋,她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老李。

 

“李哥,我这里好不舒服啊,求求你,帮我!”

 

说完这话,刘春钰仿佛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而随着老李的点穴按摩,她一时间已经忘却了自己。

 

这种感觉是她从来没有过的,那种温柔细腻的手感,她甚至从内心希望,那夜洞房花烛的人是老李。

 

自从嫁给了张成以后,每天她夜晚的生活是机械痛苦的,每次她都渴望着来自另一半的温柔怜悯,可每次等到的却也只有完事儿之后一个冷漠的背影,所以一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她都会偷偷的幻想,自己心目中理想的对象,不一定要有权有势,长得有多帅,但一定要会疼女人。

 

而且直到认识了老李之后,她才发现,老李比起张成强了不止一星半点。

 

她眯着眼睛,不做声的将目光投向老李,看着老刘撑起的裤子,刘春钰甚至心里还在窃喜,起码证明自己仍然魅力不减,老李年纪这么大了,也不知道还行不行?

 

想到这里,她嘴角浮起一丝坏笑,胳膊肘趁着老李没有防备,悄悄的蹭了蹭老李。

 

嘶……

 

刘春钰吓得一下子把胳膊收了回去,她从来没想到老李这么一个五十岁的老人,居然还有这种精神头?

 

比起自家那口子甚至还威猛三四分,要知道自己家那口子已经把自己折腾的痛苦不堪了,如果要是换上这个,自己哪里受得了?

 

可奇怪的是,自己心里面虽然有些担心,可在这之余,更多的却是渴望。

 

“李哥,可以再用力一点。”

 

听到刘春钰羞涩的声音,老李更加激动了,他虽然今年已经五十岁了,可自小就跟着爷爷学五禽戏,身体保养的很好,像是这样的认穴推拿,放在别的医生身上或许早就累了,可对于老李来说却不算什么。

 

“就剩下最后一道穴位了,把所有的余毒都逼到一处,我会在帮你吸出来的。”

 

老李的手已经放在了最终的穴位上。

 

三泉穴的位置,更为隐蔽,此刻老李只是微微一触碰,刘春钰便再也绷不住了,身子猛地坐起来,一双手臂直接环在了老李的脖颈上,脑袋就搭在老李的肩膀上,小嘴呼哧呼哧喘着气。

 

老李激动的心尖儿都快挤到嗓子眼了,怀着忐忑的心情,老李侧过头,嘴唇在刘春钰玲珑的耳朵上轻轻摩擦。

 

刘春钰并没有方案,只是侧过头冲着老李露出甜甜的一笑,那样子似乎默许了老李的行为。

 

男女的事情,有时能隔一堵墙,有时却连一层纱纸也不如。

 

“春钰,你舒服么?”

 

“嗯~”

 

“那…你想不想更舒服?”

 

“讨厌!”

 

如嗔似娇的一声,让两个人的身体彻底纠缠在了一起。

 

昏黄的灯光下,照的人影在墙壁上犹如藤蔓与老树一般。

 

刘春钰彻底放开了,居然主动的吻在了老李的嘴唇上,一双小手游走在老李的身躯上,一看时机已经成熟,老李骤然脱下身上的衣服,将刘春钰壁咚在床上。

 

当刘春钰看到老李健壮的身体后,她彻底的痴了……

 

两个人之间真的如同天雷地火一般,刘春钰也彻底忘记了已为他人妇的身份,双臂搂着老李,小嘴如同雨露一般亲吻在老李的身躯上。

 

老李知道已经是时候了,正准备挺身而上突破最后一步,两人身边突然发出手机的震动声。

 

原本激情的气氛瞬间被破坏殆尽。

 

刘春钰连忙从老李身下抽身离去,抓起手机,脸色微变,看了看老李对他摇了摇头,示意他别说话,之后接起了电话。

 

“丑女人,大晚上不在家去哪里了?!”

 

电话那边传来张成粗鲁的声音。

 

“我在外面看医生,不小心被蛇咬到了。”

 

“没事儿,就赶紧回来。”

 

电话那边想起了嘟嘟的声音。

 

刘春钰关了手机,房间陷入了沉默之中,过了好一会儿,刘春钰才把衣服重新穿好,背对着老李道:“李叔,我家那口子回来了,我先回去了。”

 

“额……好吧。”

 

老李暗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张成那一通电话,自己现在就得手了,村子里人多眼杂,下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遇到这样的机会了。

 

看着刘春钰转身就要走,老李连忙叫住了她,手中拿了一包早就准备好了的中药递给了刘春钰:“春钰啊,这是我配的中药,回家一天一次,吃三天差不多就能把身体调养好了。”

 

刘春钰身子一颤,转过头眼睛有些通红,接过老李递来的药,低下的头,突然抬了起来露出个笑容:“谢谢李哥,对了,我可不可以加你个微信啊?”

 

老李乐了,正好他还不死心呢。

 

“行,我也正好这样想呢。”老李拿出了手机和刘春钰互加了对方的微信。

 

看着刘春钰离开自家门口的身影,老李心里不由得有些难受,虽然他老了,但是刚才刘春钰说话离他很近,说的内容他也能听到。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老李都不敢相信这是一对新婚夫妇之间的对话。

 

生硬,冷酷,没有丝毫夫妻之间的感情存在。


性百科 » 宝贝舒服吗要不要了h:粗大破花苞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