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囊袋 拍打 白沫:糟老头夺走了我的第一次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32:30 35 人阅读

 大家都听说川藏公路女游客搭车的事,可很少有人知道,在海庄村也有一些女驴友或是女文青喜欢搭船前往青岛。

    根据村里上一辈的人说,这些女文青都是单身女,但村里的男渔民很乐意载她们,而他们家里的婆娘却极力反对,其中的原因大家都懂得。

    今天是秦林头一回出海捕鱼的日子,还真就遇到了一对前来搭船的夫妻。
    男的似乎四十来岁的样子,戴着金丝边眼镜,穿着很考究。那女的长得很漂亮,穿得也时尚,两人一看就是城里人的打扮,尤其是那盈盈的细腰,看得秦林眼睛发直。
    经过沟通,那男人愿意给一千块钱的船费,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能够在船上待上三天!
    走海的人,在海上漂上十天半月的都没啥问题,因为是头一回出海,秦林也想船上有个伴啥的,想了想也就答应了下来!
    秦林的渔船是铁皮的,空间不算太大,只有一间休息室和一间储物室,看在船费的份上,他把休息室腾出来给了这对夫妻。
    日头偏西的时候,秦林把渔船停泊在了一个荒废的礁岛上,叫那对夫妻一起吃了晚饭,席间才知道男的姓唐,女的姓洛,至于他们叫什么,秦林也不方便问。
    夜深之后,秦林躺在储物仓,耳边是海浪声,昏昏欲睡的的时候,却听到夹板的另外一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秦林好奇心大起,把耳朵贴在了薄薄的铁夹板,听到那边传来女人压低的声音:不要!被船老板发现就不好了。
    男人笑道:怕什么?那船老板早就睡了。
    接下来,两人砸吧砸吧的,那种声音,真是让人想入非非,秦林听得心里直痒痒,便把夹板上的螺丝帽悄悄扭了下来。
    眼下正是八月天,天气炎热,休息室里此时亮着微弱的灯光,透过帽缝,秦林看到男人用舌头舔着女人明艳的俏脸,一边把手伸进女人的衣服里,上下捏揉搓着。
    女人拼命地咬着嘴唇,似乎很怕被人听见。
    秦林没想到还能看到这种香艳的画面,双眼死死地盯着女人的身体,一刻都不想放过。
    这时男人另一只手强行钻进了女人的热裤里,肆无忌惮的上下求索,他的动作很粗鲁,女人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
    秦林看得都好一阵心疼,觉得这男人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要换成他,那还不得好好捧在手心里,不过令他奇怪的是,女人虽然痛苦,但好像又很享受的样子,连带着嘴里发出了嗯嗯哼哼的声音。
    她的声音好听极了,秦林听得心猛烈直跳,连带着下面都支了起来。
    过了一会,男人开始拉扯女人的衣服。
    女人拼命地想要挡住,可好像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一具又嫩又白的身体呈现在了秦林的眼前。
    咕哝!
    秦林拼命地吞了口唾沫,气息变得愈发的急促。
    要说女人是敏感的,突然她眼睛往秦林这边瞅了过来,露出了惊异地神色,似乎已经发现了秦林在偷看,羞得面红耳赤,可又不敢告诉男人,只能死死瞪着秦林这一个方向。
    娘的!
    难道只准你们弄,就不准我偷看了!
    对于女人眼里浓浓的警告,秦林直接选择了无视。
    或许是发现并没有效果,女人有些无奈,索性闭上了眼睛,不过她似乎也是第一次体验在偷窥的环境下弄这种事,气息异常的粗重。
    经过这么一段前奏,男人掰开了女人两腿,开始卖力的表演,不过他是个快枪手,没几下就交代了。
    唉!老了!
    男人发出一声叹息,然后沉沉睡了过去,没一会儿就打起了呼噜。
    女人好像完全没有得到满足,看起来又急又气,却又莫可奈何,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把衣服穿好,最后目光再次扫了秦林这个方向,背过身去像是睡着了。
    没热闹看了。
    秦林翻来覆去的,脑子里全是女人那白皙嫩滑的胴体,心里那团火没有平息,反而越烧越旺,他把身上的衣服脱掉,可发现还是热得厉害,怎么都睡不着了。
    可就在这时,休息室那边又传来了一阵异响。
    秦林心道,难道又有热闹看了?
    想到这,他蹑手蹑脚地又凑了过去,这一看却发现了更加狗血的剧情。只见女人轻咬薄唇,身上的衣服又脱了个精光,撅起了屁股,她那葱翠的玉指不断地深入其中,上下活动着。
    女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突然换了个方向,把尾巴正对着秦林这边。
    秦林看得心里那团邪火直窜,那弯弯的溪流地,此刻早就泛滥成灾,看来刚才男人撩起了女人心里的那团火,完全没有平息!
    她的动作很娴熟,看来不是第一次自己弄了,不过她这个方向,让秦林莫名地浮想联翩,难道她是想……
    秦林心里突然升起一团渴望,想要亲手摸一摸那白花花的臀肉。
    这个想法一产生,就再也抑制不住,因为两个房间的夹板是后来加装上去的,只要把螺丝帽全部拧下,他就能完成自己的渴望。
    想到这里,秦林悄悄地开始拧螺丝帽。
    女人自顾自地享受着,动作越来越大,似乎也越来越忘我。
    秦林总算把夹板卸了下来,看到女人的臀只离他不过几厘米的距离,尤其是湿漉漉的小溪地,发出极致的诱惑。


性百科 » 囊袋 拍打 白沫:糟老头夺走了我的第一次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