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他埋头她腿间吮嫩软|鞋底慢慢在舌头上蹭过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32:21 20 人阅读

要不我来帮她吸吧,你一个男人,不太好啊!

我说我来处理吧,你继续联系车队!说着我把对讲机塞给梁千韵。

林若抿着贝齿,脸颊红红的,眼眸微微颤抖说:苏星柏你来吧。

说着她闭上眼睛,睫毛一颤一颤地,就好像待在地羔羊。

她当时娇软的身子彻底靠在了我身子里,软软的,带着一种温热的娇嫩。

我把她抱到了旁边一块石头上,脱下自己的衣服替她垫上,她当时紧紧地抱着我的脖子,慌张坏了。

我看着她一双大白腿,漂亮又细腻,修长紧致的肌肤,诱人得不行,这漂亮的妖精,要是能和她那样,真是做鬼都值了!

我掀开她的裙子,她当时或许是感觉到下半身的发凉,身子颤了一下,我目光都盯着那小小的内裤,有点挪不开目光似的,心里来了强烈的感觉,可是我没看到她大腿上有咬痕。

这时候她支支吾吾地说:在……在屁股。

我看着那边在呼叫着对讲机的梁千韵,心扑通扑通跳着翻转林若的身子,当时我就看到她娇臀上很接近那里的位置,有两颗毒牙的痕迹,有一点点血往外流。

她那里被小内裤包裹得痕迹都出来了,可爱又诱人,真的有种凑过去亲一口的感觉。

不过我知道什么更重要,我压下欲望,我让她趴低身子,两只手捏动着那一股灼热的丰润雪白,我捏动着就吸了一口。

她手指紧紧抓着我,很小声地就说:“好了没有?”害羞而忐忑,我估计不是怕死,而是怕羞。

“哪有那么快。”我吐着鲜血,这血有些发苦,都黑了,我一边吸着,一阵阵女人特殊的芳香钻进鼻子里,让我的感觉喉咙里堵着烧烧的滚烫,心跳一阵阵加快。

“那你快一点知道吗?要是你敢占我便宜我回了公司一定要炒你!”

我忍不住对着她娇嫩的翘臀白了一眼,这女人,都什么时候了。

我没回答她,把废血一口口地吐掉,一直吸了五六分钟才吸出鲜血,她当时已经不催我了,可我知道,她现在还是中毒了,就算能延长时间,可24小时不得到救治必死。

我不舍地狠狠嗅了一口那种特殊的女人香,深深地看了一眼内裤包裹下的肉感才挪开脑袋,等我替她放下裙摆说好了,心脏扑通扑通跳着。我拿着矿泉水一遍遍漱着嘴巴,这五六分钟而已,我嘴巴已经麻得有些没知觉了。

林若放下裙摆,一双白腿紧紧夹着,脸色绯红地看着我,我注意到她有生气,有愤恨,似乎有点开心,又有点复杂。

梁千韵白了我一眼,“便宜你了,让你这么占我闺蜜的便宜。”

说实话我还有些意犹未尽,不过林若那眼神,我又有点心虚说:“联系到公司车队了吗?我们赶紧往里走吧。”

梁千韵神色顿时又没那么开心了,她摇了摇头说:“我们往里走吧,天黑前应该能到。”

我看着林若:“要不我背你吧?”她现在腿脚不便,要是走的话会很慢了。

林若当时顿时警惕地看着我说,不用了,还是千韵扶着我一起往里走吧,是吧韵韵?

她说着就搂着梁千韵的手臂,说什么也不让我碰似的,脸红得不行。

我摆了摆手说好,那我联系车队,你们先扶着,我们走吧!说着我拎起了背包,梁千韵就留扶着林若,我沉着情绪联系公司的车队,可对讲机里除了沙沙的声响什么也没有;之前对讲机里面让人都不要去,那种惊恐,就仿佛即将死亡一样的感觉,我越想越觉得不安。

大概走了二十分钟,梁千韵就气喘吁吁的,累了,林若脑袋上散着微汗,很疲惫。

“喂,苏星柏。”

她突然生硬地叫我,其实我一早就猜到,还是得我来背她。

我笑了笑,“怎么了?老板?”

她生硬地看向旁边,咬着红唇,“你,你来背我吧。”她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才说出了这句话。

我白了她一眼,她顿时有点生气地说:你来不来,不背等我回去我扣你工资!

其实不管怎样,我也不能丢她不管,我蹲下身子,她很不情愿地又问了一句:“你行不行啊?”

我说你放心吧,上来吧。

梁千韵媚媚地看了我一眼,一副大有深意的样子,我背起林若,她软软的身子贴上来,当时我两只手托着她的大腿,感受这她软软地贴着我,心里顿时一热,她带着香气的鼻息还打在我脸上,真是快痒死了。

我背着林若,一边加快地走着,林若的胸前一直在磨着我,分开着腿一直被我背着,然后过了没多久,林如忽然搂紧了我,胸前紧紧贴着我的脖子,喉咙里闷哼着,身子忽然就在我身上抽动着一颤一颤地,“林若你怎么了!”

我急忙问她,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蛇毒犯了。

林若这时候仿佛抑制不住一样,长长地娇吟了一声,又慌乱地说我没事,梁千韵吃吃地笑着,什么也没说,那眼神大有深意地看着我,也看着林若,我当回事一下子就明白过来林若到底怎么了,我心里的热切一下就上来了,妈的这女人可敏感!

我忍不住摸了一把她的大腿,滑腻腻的,她当时搂着我更紧,很没有底气地骂了一句色狼,那时候我欲望和危机感一起燃烧着,可她颤抖着,我却感觉我背后好像湿了。

走了好几个钟,营地根本没人,我们不得不沿着旁边已经开进偏路的车胎痕迹深入,走到深夜一路用电筒照明,可是这么一直走着不见人,我们都开始变得沉默,心里也焦躁得很。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一晃眼好像看到有一只门板大的鸟、扑哧扑哧地振翅飞起,不过我还没看清楚,却注意到了车队,当时车队亮着灯,我急忙背着林若过去,恨不得砸了这他妈比的车队。

“星柏我们快过去!”梁千韵紧张地催我,当时我们接近的时候,我发现估计能有七八十个同事已经到了,马泰带着带着十多个男人,剩下的全是女人,看样子,他们早就跟过来了,可是我们公司一百多人,却少了四五十个人。

林若在我背后挠着我:苏星柏你快放我下来!她大概是担心被公司职员看到了觉得不好。

我说好,我也有些忧心忡忡地,现在恐怕糟糕的不只是林若中了蛇毒,我总感觉真的出事了,心头有阴霾在笼罩。

可就在这时,不远处的车辆闪出几道电花,接着立马有人惊慌地哭着:车要爆炸了!

当时黑暗的树林忽然被一阵照亮,三十多辆车堆积在一起,忽然燃起巨大的火花,轰隆隆地“砰”地炸开,我眼睁睁地看到一片炸飞的车门削飞了一个同事的脑袋,鲜血淋漓地喷涌半米高,汽车碎片好像炸弹一样随着火浪炸开!

我毛骨悚然急忙大喊一声:趴下!

然后张开手把林若和梁千韵一起护在身下,接着一阵阵更热烈的爆炸和热量烘烧了过来,车辆连续爆炸燃烧,我身上的衣服都被热得烤坏了。

这一片树林成了废墟,参天的树木都在燃烧,露出的一片乌黑夜空浓烟滚滚。

“啊……”一个倒霉的幸存者才得以喘息,突然惊恐地大叫:蜈蚣,蜈蚣!

我亲眼看到,他在这火光映照下,面色发紫地抽搐死亡,当时他小腿上居然扒了四五只十多厘米、食指粗的蜈蚣!

这时,我发现梁韵正用一种春情湿腻的目光看着我:“你,你快起来!”我愣了一下,当时我立马被咬了一口,我才发现,林若面色绯红,而我的手,一只放在林若的胸上,另一只,却压在了梁韵的大腿间,隐约能感觉到那一阵柔嫩。


性百科 » 他埋头她腿间吮嫩软|鞋底慢慢在舌头上蹭过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