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在下面涂满奶油:男友半夜用黄瓜折磨我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32:15 22 人阅读

“别这样嘛,校长,等等……啊……等一会!” 
    翠云村小学校长办公室里,传来诱人的呻吟声和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嘿嘿,小浪蹄子,等待会张大奎那傻子拿来了千鞭丸,看我这次不把你搞得上不了课!”。 
    此时,一个二十左右的小伙子正朝这里走来,小伙子看起来有些傻傻的 
    等接近校长办公室时,听到里面传来的淫声浪语,小伙子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李德柱这家伙,竟然公然在学校里搞这种事?妈的,以前我是真傻,不过现在我恢复了神智,看看这现场直播,就当是叫了我那么多年傻子的利息吧!” 
    走到校长办公室门前,张大奎敲了敲门,傻里傻气道:“校长,我来了!” 
    里面的淫声浪语戛然而止,过了一会儿,校长李德柱从里面走了出来。 
    门没关严实,从外往里看,校长办公桌上正躺着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张大奎认出来了,这是学校里教低年级语文的文若娴老师。 
    文老师早就嫁做人妇,平日里温柔端庄,但是现在却是满脸媚态,连衣裙也撩上去大半,露出两条雪白的大腿。 
    “大奎啊,现在学校有件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李德柱一脸严肃。 
    张大奎一脸激动认真:“校长,我保证完成任务!” 
    “张大奎你很不错,好好表现,年底考虑给你加工资。”李德柱呵呵笑道。 
    “谢谢校长!”张大奎一阵傻笑。 
    “我整天为学校的事情操劳,身体都搞坏了,你去村头卫生室给我拿药过来,郑医生知道的。”李德柱道。 
    “没问题!”张大奎说完转身撒丫子跑了。 
    回到办公室里,文老师捂着嘴轻笑:“你没告诉张傻子他要拿的是千鞭丸?” 
    “嘿嘿,我就是告诉他,以张傻子的智商也不知道千鞭丸是啥,宝贝,让我再亲亲下面……”李德柱说着淫笑起来。 
    “你怎么那么急嘛……人家……人家都没洗澡。”文老师娇嗔。 
    “就喜欢你不洗澡,那样才够味!” 
    很快办公室里再次响起诱人的声音。 
    张大奎一路狂奔出学校,直奔村头卫生室。 
    卫生室里,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美丽女人正坐在药品柜台后面玩手机,脸上带着迷醉的神色。 
    女人三十岁左右,五官非常精致,皮肤白皙,身材娇小玲珑,但胸前的规模却不小,即便是宽松的白大褂都掩饰不住那两座高耸,鼓悠悠的让人见了就忍不住想去抓一把。 
    她就是村里唯一的女医生郑雪云,不过这会郑雪云的神情与平日里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有些不同,她虽然表面上在玩手机,可小手却伸到了下面。 
    随着小手的动作,她脸上的迷醉之色也就越浓,呼吸也粗重了许多。 
    就在这时,张大奎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郑……郑医生,校长……校长让我来拿……拿药!” 
    郑雪云被吓了一跳,尖叫一声,小手也赶忙抽了出来,上面隐约还沾染了什么东西。 
    当看到是张大奎时,郑雪云才松了口气。 
    “张大奎,嘟嘟囔囔说什么呢?” 
    “郑医生……”张大奎猛地抓住她的小手,满脸的急切,“校长的药……让我来拿!” 
    郑雪云忍不住浑身一颤,张大奎抓的正是她湿漉漉的小手! 
    “咦?郑医生你洗手了没擦干净啊!” 
    郑雪云脸上瞬间浮现出两朵红霞:“你管那么多干什么?药在那纸包里,赶紧拿走!” 
    她用力把小手从张大奎手里抽出来,张大奎刚才很用力,她那葱白般的小手都被攥红了。 
    郑雪云脸红红的看着张大奎拿起桌上用纸包的药,这是李德柱前几天就委托她老公带来的药,郑雪云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拿了药,张大奎挥挥手示意自己走了,挥手的刹那,郑雪云还看到他刚才握住自己小手的手上似乎沾了什么,那是自己的……
第2章


    一想到那东西是什么,郑雪云只觉得脸蛋火辣辣的,怎么就偏偏让他给遇上了呢。 
    不过她也庆幸,幸好来的人是张傻子。 
    张大奎十几岁的时候家里发生变故,父母去世。 
    从那以后,张大奎就呆呆傻傻的,做事也是一根筋。 
    村里见他可怜,就让他去学校当个门卫,平日里也可以给学校里干点杂活。 
    郑雪云在里面庆幸张傻子对这方面什么都不懂的时候,殊不知外面的张大奎却已经跑到没人的胡同里,满脸冷笑拆开了这包药。 
    “千鞭丸,啧啧,看来李德柱这老家伙是真不行了。” 
    张大奎忍不住摇头,他又伸出手来,用鼻子一嗅:“看来郑雪云的老公那方面也不咋地,不然她能光天白日就在诊所里自己抠?” 
    若是有村里人看到这一幕绝对会惊呆了,因为张傻子现在的表现可一点都不傻! 
    清醒过来后,张大奎并没有立刻告诉别人自己病好了的事情。 
    毕竟这几年浑浑噩噩过来,他什么生存技能都没学会,现在的他还需要这份在学校里打杂的工作。 
    “嘿!李德柱真是废物,弄个女人还得吃千鞭丸,干脆让老子替你多好!”张大奎冷笑着。 
    “还有那文若娴,平日里装得为人师表,没想到背地里竟然是这种浪货。还有她老公,夫妻俩都在一个学校教书,竟然还被绿了,真他妈没用!”张大奎的语气带着讥讽,甚至还带着几分快意。 
    回想起自己当傻子的这些年,他心里对这些人一点好感都没,他们压根就没拿自己当人看,有时候甚至当面嘲笑辱骂他,他也听不出来别人是嘲笑,反而跟着一起傻笑。 
    想到这些,张大奎眼里就带着憎恨。 
    张大奎把药匆匆包好,又跑回学校,这会文若娴正一个人在校长办公室里百无聊赖的坐着。 
    刚才李德柱突然接到村长电话,急忙跑去村委商量事情去了。 
    偏偏文若娴已经被他挑起了欲火,眼下无处发泄真是难受。 
    就在这时,张大奎匆匆跑过来敲门:“校长……药……药我拿来了!” 
    听到外面张大奎的声音,文若娴突然眼前一亮,这张傻子虽然傻,但他也是个男人啊。 
    虽然肯定不能和他真刀真枪的来一场,但是眼下有个男人在总比没有强。 
    她咳嗽一声:“那个大奎,进来吧。” 
    张大奎推门走进来,看到只有文若娴一人时,脸上有些疑惑:“文老师,校长呢?” 
    “校长出去了,你把药放桌上吧。”文若娴随口说道,同时眼睛在张大奎身上上下打量着。 

 文学

    虽然人傻,但张大奎发育的还不错,高大威猛,身板壮实,穿着宽松的衬衫和大裤衩。 
    看着张大奎的装束,文若娴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这想法让她浑身燥热,似乎更痒了。 
    “大奎啊,你的裤衩快掉了,还不赶紧往上提一提。”文若娴故意说。 
    张大奎一愣,他的裤衩压根就没掉,可文若娴为什么这么说? 
    不过按照自己以往的表现,现在他应该按文若娴说的办,于是张大奎就抓着裤带硬是往上一拉,宽松的裤衩瞬间就变成了紧身裤。 
    文若娴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他那里……怎么那么鼓囊囊,里面该不是塞了棉花吧? 
    她当然知道张大奎不可能塞棉花,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张大奎那里真的就有这么大。 
    “这样好了吗文老师?”张大奎傻傻的问道,不过心里却是在冷笑。 
    这文若娴可真浪,居然想看自己的本钱,这是在勾引自己? 
    文若娴一脸惊喜,冲张大奎勾勾手:“好了好了,大奎你过来,我有事想跟你说。”
第3章


    张大奎满脸茫然:“好的文老师。” 
    等走到文若娴面前,文若娴指着他鼓囊囊的部位道:“你这里是不是经常会变得很大很硬?” 
    “是啊文老师,你咋知道的?”张大奎满脸惊讶望着她。 
    文若娴心里偷笑,但是脸上却一本正经:“我看出来了,你这是得了肿瘤,它是不是有时候肿的特别厉害?” 
    “没错没错,文老师你说的肿瘤是啥?”张大奎心中一热,表面上却是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 
    “肿瘤就是很严重的病,如果不赶快治疗你就会死的!”文若娴表情严肃,说的和真的似的。 
    张大奎顿时满脸惊恐:“会死的?文老师,文老师,你可得救救我!” 
    说着张大奎还突然抓住文若娴滑嫩的小手,眼睛也有意无意瞄了瞄她的黑色连衣裙胸口处。 
    文若娴的身材真是完美,从这个角度望去,正好能看到那两瓣雪白,还有夹在中间的一条幽深沟壑。 
    文若娴没有察觉到他的眼神,被张大奎粗糙的大手抓着,她只觉得浑身上下开始兴奋起来。 
    张大奎平日里经常干粗活,大手也非常粗糙。若是放在平时,文若娴肯定嫌弃他的手把自己抓痛了。 
    可现在不同,欲火难耐的她反而觉得这样更加刺激。她甚至希望这双粗糙的大手能放到她身体别的地方,胳膊,大腿,纤腰,甚至是 
    她轻咳一声,并没有把小手抽出来,反而用另一只手拍拍张大奎的胳膊:“大奎,我既然认得出你得的病,那就有治好你的办法。” 
    说着她把纤纤玉手放到张大奎那鼓囊囊的地方,接触的刹那,两人浑身都是一颤。 
    文若娴终于摸到了她想摸的东西,俏脸上满是震撼,这也太强了吧? 
    文若娴颤抖着手轻抚几下,甚至开始爱不释手的揉捏起来。 
    张大奎哪里受过这种刺激,又威猛了不少。 
    文若娴的眼睛都快瞪直了,天呐,真有这么雄壮的男人?要是把李德柱换成张大奎的话,那自己还不得被弄得死去火来? 
    她再也忍不住了,但作为教师的尊严又不允许她接受一个傻子和自己真刀真枪的作战。 
    没办法,她只好采取了折中的办法。 
    “大奎,看到文老师这里吗,往文老师这里顶,顶着顶着你的病就治好了。”文若娴以诱导性的语气说着,这是她讲课时候惯用的手段,没想到却用到了张大奎身上。 
    一听文若娴让自己去顶她,张大奎起初还以为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文老师……我……我怎么顶你啊?”张大奎故意装傻问道。 
    文若娴叹了口气,心说这真是个傻子,那么好的宝贝长在他身上真是可惜了。 
    要是换个精明伶俐的,有这么大的宝贝还不知道得祸害多少姑娘。 
    但也幸亏张大奎是个傻子,自己现在才能一步步的教他。 
    想到这里,文若娴柔声道:“大奎,你按我说得来,我说什么你就跟着做什么。” 
    此刻的她仿佛又回到了讲台上,变成了那个温柔端庄的文老师,只不过学生只有张大奎一个。 
    “等下文老师会坐在桌子上,等我分开双腿后呢,你就把你得病的地方对准文老师。”文若娴温柔的讲解着。 
    张大奎听得都快冒火了,他现在真想直接扑上去,撩起文若娴的连衣裙,褪下内裤就往里面挤,好让自己快要爆炸的小兄弟能够舒坦舒坦。 
    不过他不能这么做,万一让文若娴看出来他已经不傻了该怎么办,到时候失去了学校这份工作,张大奎估计连饭都吃不上了。 
    他继续扮演傻子的角色:“文老师,我对准你……哪里啊?是这里吗?” 
    说着张大奎用手指戳了戳文若娴的美腿,那光洁的小腿细腻滑嫩,用手戳一下也会觉得很舒服的。 


性百科 » 在下面涂满奶油:男友半夜用黄瓜折磨我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