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舌头伸进她的花缝_粘稠的顺着大腿流下来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32:11 41 人阅读

 小妈出去应酬还没有回来,叶向东整个人都气青了脸,她觉得小妈可能跟别的男人去开房了! 
   在叶向东不安的时候,门被打开了。 
   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小妈,她今天穿着一件红色的露脐背心,下身是一条紧致的黑色套裙,她显然是喝得有些醉了,漂亮的脸蛋十分红润。 
   身体有些站立不稳,干脆就坐在地上,将一双红色的高跟鞋脱了下来。 
   大波浪粟子色的秀发将她红润的两腮遮住了,那张漂亮的脸蛋上精致的五官分布得恰到好处,乍一看有点像当红的韩星金智贤。 
   她没有注意到叶向东,她这么一坐下来,短裙向上收缩,什么风景都让叶向东看光了,里面是一条白色的丁字小裤裤,勒得很紧,如果灯光再强烈一些,恐怕就要看透了。 
   “小东?你怎么还没睡?” 
   白雯跌跌撞撞的走了过来,叶向东闻到她身上阵阵的混合了香水的酒味,这种味道充满了放荡女人的魅力,很容易激发男人的欲望。 
   叶向东收回了目光,换成一种质问的眼神。 
   “我问你,你是不是出去鬼混了??” 
   白雯听到叶向东难听的话,显得很不舒服。 
   “小东,你怎么这样子跟小妈说话?你一个小屁孩懂什么?” 
   “我不懂!你以为老子是傻子吗?你哪一天不是晚归的?你想男人直接说,离开这个家随便玩没人会管你,别他妈的在这里丢人现眼!”叶向东怒道。 
   白雯眼神复杂的望着叶向东,一改平常端庄斯文的母亲神态。 
   “叶向东,难道我在你的眼里就是这样的女人?” 
   “难道你不是?别他妈的做了婊子还想立牌坊,我爸大你二十岁,你不是贪我爸的钱,你会嫁给他?!” 
   白雯闻言气得高耸的双峰起伏着,扬起了手就要给叶向东一记耳光,叶向东瞪了她一眼,她不自觉停下了手,无奈的深叹了口气。 
   “你爸已经失踪一年了,你小妈我才三十岁,我就算真的去找男人又有什么问题?我在这个家五年了,哪一天不是把你当亲生儿子看待?可你是怎么待我的?你爸失踪了会所也要人打理吧,我这都是为了咱家的生意,你当兵回来又不工作,整天跟你那些朋友鬼混,什么都不懂还有脸来管我?懒得跟你吵!” 
   白雯说完转身就要走回房间,叶向东却追上来了一步,一把抓住了她的纤软的手。 
   “别他妈的冠冕堂皇,穿得么性感不就是想男人搞吗?!”叶向东大声喊道。 
   “叶向东!你是我儿子,你不能这么想小妈!”白雯严厉的道。 

 文学

   “我从来都不承认你是我妈,如果不是你我妈会死?如果不是你,我家现在会变成这个样子?就你这骚货万人骑,还想当我妈?我呸!”叶向东气愤骂道。 
   白雯望向暴怒的叶向东,眼睛变得湿润了起来,旋即又冷笑了起来。 
   “你是不是也想上小妈?玩小妈?” 
   “你他妈穿成这样子,哪个男人不想上你?”叶向东脱口而出。 
   “好啊,那你上我啊?反正你也没把我当是你小妈,来啊,满足你那变态的幻想好了!小畜生!”白雯往叶向东的身上靠了一下,那高耸的部位直接逼压过来,几乎让得叶向东喘不过气来。 
   “你以为我不敢?” 
   “我就看死你不敢!小屁孩!” 
   “我现在就干你!死贱人!” 
   叶向东说着,一把将她抱在怀中,往沙发上压去。 
   叶向东没想到小妈的身体这么的柔软,这么的香,说真的,他真的早就想上她了。 
   白雯没有反抗只是红润的脸上,一双深情款款的眼睛望着叶向东,仿佛要将叶向东融化掉一样。 
   “不敢了吗?小屁孩不敢就别乱说话!” 
   “你不要逼我!!” 
   “我没逼你,想上就上呗,你不是说小妈是万人骑吗?” 
   叶向东被她的话刺激到了,一只手竟然直接伸进了她的衣服里,一把握住了小妈高耸的部位用力揉捏,她里面只是贴了块胸贴,叶向东一下子就感受到那里温热的肌肤触感。 
   “唔……” 
   白雯似乎也受到了刺激,不自觉的呻吟了一声,声音动听得可以,叶向东瞬间变得热血沸腾。 
   叶向东顺着她的雪白大腿探进了裙子里,一把将她的丁字小裤裤脱了下来。 
   “小畜生,你终于长大了啊,让小妈看看你的那家伙厉不厉害,小妈可想死你了,快点……快点进来……” 
   白雯竟然发起浪来,一脸陶醉的叫着,声音简直骚到了骨子里,平时的端庄果然全是装出来的,叶向东早已经忍受不住了,恨不得一下子就进入小妈的身体,看看她的反应。 
   小妈那里一定很紧很温暖吧? 
   她叫得这么浪,一定也是想自己上她许久了,却偏要在自己面前装了那么久的良母。 
   竟不知背后是一个如此下作的女人。
第二章 主动的小妈


   裙子被甩起了一小半,露出雪白的大腿,看得叶向东血欲贲张,光这腿就够玩一年了。 
   叶向东用力分开她的大白腿,小妈一点也没有反抗,反而显得很渴望的样子。 
   叶向东更加的激动了,他的目光往小妈的两腿心望去,灯光并不是很强烈,但是他依然能看到那儿漆黑中泛着液光,显然她已经迫不及待了。 
   这时,叶向东将自己的上衣脱了开去,脖子上的挂物荡了出来,那是一个辟邪银圆,在他出生时亲妈挂上去保平安的。 
   看到它,这一刻叶向东全身僵硬了,脸上的表情也瞬间变化扭曲了起来。 
   “你他妈的想害我,想让我妈在地下都不能安息吧?!”叶向东突然的变化让得白雯吃了一惊。 
   不过紧接着就是讥讽一笑。 
   “别在这里装清高了,连你的小妈都想上,你真是畜生!” 
   白雯见叶向东怔住不说话,她整理了一下衣服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叶向东,有些事你还不懂,不过总有一天会懂的,那个时候你就不会怪小妈了,但是如果你真的想睡小妈,小妈也不会拒绝你的,只要你承认自己是一个畜生就行了!” 
   叶向东真的很想知道进入小妈身体是什么感觉,也想知道她教叫床声是怎样的动听,也想看看她的身体和别的女人有什么不一样。 
   可是他不能忘记这个女人给自己一家人带来的厄运。 
   自己要真的上了自己的后妈,就真的是畜生不如了,也没有任何资格去责怪她是一个贱人了。 
   “明天来公司上班吧,就做我的助理,以后我去哪里你就去哪里,这样就不用担心我跟别的男人滚床单了!”白雯道。 
   “以前你怎么不叫我去?”叶向东奇怪的问。 
   “呵,你以为我是想私吞了你家的会所?你现在才十八岁我是怕你做不来而已,毛都不知道长齐了没有,还整天想着干那事!” 
   “长没长齐看了才知道,要不要看?!” 
   “好啊,要不要小妈帮你脱呀?”白雯双手叉腰道,目光望向叶向东的衩部,叶向东被气得不行。 
   “神经病!老子总有一天会撕开你的真面目的,等着瞧吧!” 
   “是吗?小妈也总有一天会让你亲口叫我一声妈妈的!我这个小妈当得太委屈了。” 
   “做梦吧!”叶向东呸了一声。 
   白雯不屑一笑,扭着雪臀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进入了浴室,打算泡个澡好好睡一觉,脱光了衣服,她望了一眼镜子中妧媚到极致的自己,脸上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 
   “儿子呀,你真是个木鱼脑袋!” 
   叶向东也躺到了床上,这一夜心情复杂,但是还是决定明天去公司上班,至少自己的家业可不能让她一个小三看着。 
   半睡半醒的就天亮了。 
   白雯换上了一套职业套装,坐在宝马车内的她看起来端庄大方,又有气场,一种职场女性的魅力浮现上来。 
   叶向东坐在副坐上,看着她的时候,脑子里不禁浮想联翩,又想到昨晚摸她胸的感觉了,白雯望向他却是神秘一笑。 
   “叫我一声妈妈,我就告诉你一件事。” 
   “放屁,你到底想说什么?”叶向东翻了一白眼。 
   “儿子啊,我知道你很恨我,但是如果我说,你父母的意外跟我没有关系你会相信吗?”白雯望了一眼叶向东的反应。 
   “小三还想洗白?”叶向东不屑道。 
   “呵呵,看来你还没有承受真相的能力,算了!” 
   “有话你就说,有屁你就快放!别他妈的拖拖拉拉!”叶向东被她勾起了好奇心。 
   “我可以跟你说一句真话,我爱的人不是你爸,是你。”白雯嘴角微翘道,叶向东闻言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冷笑一声。 
   “犯贱是吧?!搞了我爸还想搞我?你跟我妈有多大的仇?!老子要是碰你,我就是畜生!” 
   叶向东手心在冒汗,因为他真的怕自己控制不住,之前小妈一直是良母的形象,处处都是一个好母亲的样子,可是昨晚之后,她似乎整个人都变了。 
   “是吗?” 
   白雯邪魅一笑,竟然直接坐到了叶向东的身上来了,她的雪臀又圆又软,再加上刚起床的叶向东热血得很,这一下子就竖了起来,直接顶在了她的那个位置! 
   “硬得这么快还说你不想干小妈?” 
   “骚货,你是不是有病?!” 
   叶向东想要推开,可是白雯却用手抱住了他的脖子,两人的嘴几乎要亲上了。 
   “小畜生,就这点种?在这里玩车震敢不?” 
   小妈的身体阵阵香水味,那张漂亮的脸还贴得那么近,说出的话又是那么的下贱。 
   叶向东根本没办法忍受,心一横,打算一不做二不休,一只手直接往小妈的裙子里面探去,可是小妈双腿用力一夹,将他的手夹住了。 
   “怎么?这么快就想脱小妈的小裤裤了?要不先用手帮小妈扣几下,小妈怕你坚持不了几秒自己先完事了。” 
   小妈的目光都变得迷离了,刺激得叶向东快控制不住了。
第三章 办公室密事


   叶向东的脑子里立即浮起了小电影里的画面,男人的手不断在那个潮湿粉嫩的地方勾勒。 
   勾到女人发浪到巅峰的时候,那些液体不断的往外冒。 
   越是想叶向东就越是激动,真的想要看一看小妈被勾勒的画面,看她到底有多么的下贱。 
   小妈的腿慢慢的放松了,叶向东的手往里面探去,很快就感觉到了那片温热与潮湿,小妈发出无比酥软的声音,叶向更加的激动了,打算把手指伸进去。 
   可是到了这一步,白雯的腿又一次夹紧了。 
   “小畜生,叫一声妈妈,妈妈就让你进来,你叫啊?” 
   叶向东刚才的确是想这么做,可是他的母亲是他的雷区,听她这么一说,内心感觉受到了极大的耻辱,力量一下子就大了,一把将她推到了驾驶坐上去了。 
   “发你妈的神经!” 
   白雯却不生气,妧媚一笑。 
   “小畜生,想上就上嘛,装什么正经人呢?” 
   “我警告你,你最好给我安份点!” 
   “好好,小妈好怕怕哦!” 
   白雯咯咯一笑,见叶向东真发火了,就没有再撩他。 
   叶向东吞了吞唾沫,没敢再看她发骚的样子,他真担心自己忍不住要弄她,将注意力转移到窗外。 
   他心情很复杂,不知道这个女人的真面目到底是怎么样的。 
   不一会儿来到了会所。 
   叶向东家的沐浴场在这个地区算上档次的了,很多大人物都喜欢来这个地方消费,所以白雯认识这个市相当一部分的达官贵人,人脉很广。 
   这家沐浴场并非是叶向东父亲一人的,有十多个股东,叶向东父亲占股最多。 
   所以白雯在叶向东父亲失踪后,在这里当了行政总经理。 
   除了管理流动性极大的工作人员之外,还要管帐目,应酬一些达官贵人,相当的忙。 
   叶向东当了两年兵,而两年前他才十五六岁,父亲根本不会让他来这种地方。 
   算起来,这是叶向东第二次进入自己家的店,第一次是开业的时候。 
   “白姐!” 
   进门口,几个高大的保安礼貌地跟白雯打招呼。 
   “嗯,这位是我们家大少,叶向东。” 
   “东少,多多关照!” 
   几个保安连忙上前打招呼,他们在这里少也干了三四年,自然知道白雯有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儿子,但是从来没见过,平时他们私下都觉得这个风骚到骨里的小妈肯定被她儿子上过了。 
   叶向东点了点头,跟上白雯。 
   “你应该不了解这里的情况,我给你介绍一下吧,健身房,沐浴池、桑拿房、沐足在一楼,二楼是KTV、和电影室,三楼是自助餐、休息区、娱乐室、健身房,四楼是按摩房。” 
   “五楼呢?”叶向东问。 
   “五楼是高级贵宾房,一般客人是进不去的,那里只接待老顾客,入会费就三万多,至于做什么,你应该是知道的,小屁孩,想不想去五楼看看小姐姐们?”白雯带着讥讽问向叶向东。 
   “没兴趣!” 
   叶向东一脸的不屑道,白雯有些得意的笑了笑,又摇了摇头:“我们的办公室也在五楼,不过跟按摩房是分隔开来的。” 
   来到了办公室。 
   办公室并不大,有二十个办公室工作人员,分五个部门。 
   白雯自己有一间独立的办公室,她进来给大家介绍了一下叶向东之后,就让人搬了一张办公桌进入她的办公室,摆在她的旁边。 
   “以后你就跟我一个办公室吧,这样我也好方便吩咐你做事。” 
   白雯翘起一双美腿坐在了办公椅上,身姿端庄却又带有几分妧媚,女总裁的范儿十足。 
   “我要做些什么?”叶向东问。 
   “作为我的助理,自然就是帮我协调五大部门的工作了,在这里除了我之外,你就是最大官了,是不是很爽?”白雯淡笑着望向一脸蒙逼的叶向东。 
   “爽个毛啊!” 
   白雯笑了笑,拿来了一份文件,推到了叶向东的跟前。 
   “这是什么?”叶向东问。 
   “这是小姐姐们的轮班名单,其中这个是新来的,你陪她去办一张健康证,跟她说说工作制度,之后就是参加工作培训,培训的事交给秋姐去做,秋姐晚上才会过来。” 
   白雯有条不紊的道。 
   “等等,办健康证为什么要我去?不能按排下面的人去吗?”叶向东道。 
   “办健康证是一件很重要的事,绝对不能马虎,要是有些员工自己通过些不法渠道拿到的健康证,自身却带菌的话,这会给我们会所带来大麻烦的,不仅这些,每个月你都要亲自带她们去检查身体。” 
   叶向东老脸一红,让自己一个大男人带这些“鸡”去检查身体? 
   “玩我?”叶向东没好气问。 
   “我要玩你就不是这么玩了,快去吧,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你就是去当保安好了,反正你也当过两年兵,做保安没压力。”白雯挑起眉头道。 
   “笃笃!”此时敲门声响了起来。 
   “进来。”白雯应了一声,办公室的门推开,进来的是一个中年男人。 
   “何总,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叶向东望了一眼这个中年男人,长得很四正,胡子也刮得很干净,穿着衬衣西裤,手戴着名表,皮鞋擦得油亮,一看就知道是那种成功人士。 
   “哈哈,当然是想你了呀?我的大美人……这位是……”中年男人才发现了办公室里有个人,不由得奇怪的问。 
   “我儿子,他第一天过来上班。” 
   白雯说着,跟叶向东介绍了起来:“小东,这位是何欢先生,你叫他何总就行,是我们公司的第二股东。” 
   “何总!”叶向东打了声招呼。 
   “好好,以后好好工作!”何总微微一笑,又转望向了白雯,眼神中透露出一点隐晦的意味,白雯会意的点了点头。 
   “儿子,你现在就出去办事吧,这是车匙还有一千块,你带那个小姐姐去办完事就去兜兜风,不用急着回来。”白雯将车匙和现金向叶向东递了过来。 
   叶向东心里骂了一声,拿着车匙和现金走了出去。 
   不过刚走出去,叶向东就听到了身后锁门的声音了,孤男寡女在办公室还反锁上门? 
   想到小妈刚才的语气,叶向东顿时觉得这里面会发生点什么,他就站在了门外,将耳朵贴在了门上,打算来个抓奸在床。 
   不一会儿,里面果然传出了奇怪的声音来。 
   “啊……不要弄哪里!” 
   “不弄哪里怎么行?” 
   “你弄的话我会叫的,要是忍不住叫得太大声让人听见了怎么办?” 
   “想叫就叫吧,不叫出来怎么舒服呢?” 
   叶向东听得面红耳赤,咬牙一脚踢去,这门太结实了,叶向东这么高大的身材竟然踢一下没开,叶向东后退几步猛的撞了上去。 


性百科 » 舌头伸进她的花缝_粘稠的顺着大腿流下来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