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纯肉高H你夹得我好紧|将军昂扬含入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2:03 50 人阅读

杨贺用完就把我辞退了,我自然也不给他好脸色看。

 

“你,给我滚回去,这个市再无你容身之地!”杨贺咆哮着把我赶跑。

我收拾好东西,直接回村,当然,这个城市我还是会再回来的。

 

陈威那,我只是打了个招呼,说家里有事,先暂时回村一趟。

 

到村子里一个月多,父母早已去世,我就跟着表哥一起过,表哥是跑大货车的,长时间都在外边,大多时候,家里只有我跟表嫂两个人。

 

表嫂经常问我城里的事,我只是摇头不说话。

 

我不想当寄生虫,于是在村子外边的砖厂打工,天天干的都是力气活儿,工钱还没几个,日子过的那叫一个苦哔。

 

我们村有个叫蛇皮的家伙,跟我岁数相当,人长的一般,就是白净,嘴也甜,把村里那帮老娘们儿天天哄的一乐一乐的。

 

关键是他也没个工作,地也不种,奇怪的是,他似乎有花不完的钱,天天抽着好烟喝着好酒,日子过的那叫一个滋润。

 

有天晚上我加班回家,路上恰好碰到了蛇皮,看见我,他还故意给我显摆显摆手里拎着的好酒,乐呵呵打招呼:“李东,刚下班啊?”

 

看蛇皮又喝的好酒,我心里就好奇的要死,停下车来跟他聊天。

 

我说:“蛇皮你天天也不上班,哪儿来的钱天天喝这么好的酒啊你?”

 

蛇皮这小子居然还给我卖起了关子,神秘兮兮说:“天机不可泄露。”

 

我心情本来就差,脾气也不好,见他不肯给我说,上去我就给了他俩嘴巴子,薅住他头发说:“你要不告诉我咋回事,我打你个半死信不信?”

 

蛇皮人胆子小,吃了我两巴掌马上就吓的发抖,战战兢兢说:“你不就想挣钱吗,至于吗你?我给你说了,你可别告诉别人。”

 

然后蛇皮还煞有介事的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了,还要垫脚尖贴着我耳朵,说:“我告诉你昂,你想挣钱的话,就去找王寡.妇,在她那儿,一个小时差不多就能挣五百!”

 

“啥?”我惊讶坏了,而且也不信,可是蛇皮信誓旦旦的保证,要是他诓我,他甘愿被我打个半死。

 

回家一宿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心里始终念叨这个事儿。

 

一直熬到天亮,我索性给厂子请了假,带着试试看的想法,敲开了王寡妇家的门。

 

王寡.妇年岁其实不大,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天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皮肤保养的很好,身材也保持的特别到位,在村里见了熟人打招呼总是眉开眼笑,跟别人家死了丈夫的寡.妇完全不同。

 

开门见是我,王寡.妇有点诧异,问我说:“李东?这么稀罕,你咋来了?”

 

蛇皮也没说她家到底有啥活儿,我就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个啥,王寡妇热情的很,招呼我进了屋,还特地给我倒了茶水。

 

最后王寡.妇往边上一坐,大背心撩起来那么老高,冲我忽闪着眼睛说:“李东,你找嫂子,是不是有啥事儿?”

 

我想了想说:“嗯,嫂子,我想来给你打工,行吗?”

 

王寡.妇有点懵了,眨巴眨巴眼说:“给我打啥工啊?我这儿又没开作坊厂子啥的。”

 

她确实没开,而且也用不着开,因为她老公死的时候给她留下不少遗产,足够她花两辈子的了。

 

她这话把我说懵了,心里嘀咕着,难道是蛇皮诓我?

 

又琢磨了下,我试探着说:“蛇皮给我说嫂子你这儿有好工作的啊,嫂子。”

 

“蛇皮?”王寡.妇先是一怔,然后就眼里就发出了光,看我的眼神似乎都不一样了,带着一种我读不出来的炽热,似乎还有点点妖娆的意思。

 

王寡.妇打量了我半晌,咯咯笑着说:“还别说,以前都没仔细看过你,李东,现在仔细一看,嫂子才发现,你还真挺帅的。”

 

这话夸的我脸上一烫,挺不好意思的,摸着头我说:“还好吧,呵呵。”

 

王寡.妇抿了抿红嘟嘟的嘴唇,忽然起身过来,伸手就往我胸肌上摸,我吓了一跳,差点条件反射似的把她用力推开,可是她的小手往我背心里一摸,有点凉丝丝的,还挺舒服。

 

“嫂子,你这是干啥?”我打住推开她的念头,好奇的问她。

 

王寡.妇却俩眼发光,拿出来手又放在我肩膀上,嘴里还一边啧啧的感叹说:“你这身体可真够结实的,李东。”

 

“还好吧,天天干力气活儿,一膀子力气还是有的。”我呵呵笑了笑,接着就再次问她:“嫂子,你这儿到底是不是有活儿能挣钱啊?要是没有,我就去找蛇皮再问问去。”

 

王寡.妇眉毛一扬,眉开眼笑说:“还找蛇皮干啥?嫂子这儿就是有活儿,你要是弄好了,嫂子肯定亏待不了你,就看你肯不肯了。”

 

亏待不了你。

 

这五个字我听的异常清晰,而且也是让我眼前一亮的所在。

 

我不禁喜道:“真的?那行啊,我肯定愿意啊。”

 

想想蛇皮说一个小时就五百的事儿,我心里就乐开了花,仿佛眼前花花绿绿的钞票在那飞啊飘的,我随手一抓就是好几百,简直美翻了。

 

可我看王寡.妇再笑,就有点让我摸不着北的味道了,有点媚,还有点神秘,甚至她看我的眼神,都有点要把我吃了的意思。

 

王寡.妇就保持着这种笑容,把我拉起来娇滴滴说:“你愿意那就最好了,走吧,跟嫂子进屋去。”

 

“进屋?进屋干嘛?”

 

我好奇的问了一句,可王寡.妇没搭理我这茬儿,拉着我就往里屋去了。

 

我也是好奇,也是想挣这份钱,也没再追问,乖乖跟她进了屋。

 

可是没成想,一进来王寡.妇就笑眯眯的看着我说:“把衣服脱了吧。”

 

“啊?”我大吃一惊说:“脱衣服?”

 

“你说呢?”王寡.妇意味深长的抿嘴笑了笑说:“你不是想挣钱吗?”

 

“是啊。”

 

“那蛇皮没给你说来我这儿咋挣钱?”

 

我苦笑着摇摇头,实话实说:“他没说,他就说让我来找你,一个小时就能挣五百啥的,别的都没说。”

 

“这个蛇皮。”王寡.妇无语的叹了口气,然后就又俩眼放光的看着我说:“呐,总之你想挣钱呢,就赶紧把衣服脱了,别的就别问了,行吧?”

 

我有点犹豫,可是一想到钞票近在眼前,一想我一个大男人还能吃亏是咋的,索性就不多想了,特干脆的把衣服脱了。

 

王寡.妇眼睛马上更亮了,盯着我一身肌肉啧啧称奇说:“你可真结实啊,李东,快快,快把裤子脱了我看看。”

 

“啥?”这下我更惊了。

 

我又惊又崩溃的瞪大了眼,王寡.妇却是一脸的从容,外带满目耐人寻味的光彩,凑过来抬起手,指尖轻轻的在我身上滑动,还一边啧啧说:“你这一膀子肌肉可真好看。”

 

王寡妇蜻蜓点水的拍了下我肩膀,哧哧说:“快脱了,让嫂子看看。”

 

这孤男寡女的,在她面前扒裤子,这事儿要传出去,别人不得戳我脊梁骨?这可关乎到颜面和尊严的问题。

 

于是我就说:“嫂子,你到底要我.干啥活儿你就直说,我力气肯定够,这脱裤子,多不合适?”

 

王寡.妇似乎有些不悦,微微皱了下眉头,但很快扬起了带有邪乎的浅笑,接着就转身去打开了抽屉。

 

正好奇,王寡.妇居然拿出来几张红红的钞票,在我眼前一摆说:“嫂子就问你,这钱你还想不想挣了?”

 

“想啊。”看见钞票我就眼红了,这对我来说不单单是钱,那可是我脱离苦日子的神物啊。

 

“那我让你干啥就干啥,明白?”

 

王寡.妇的妖.娆之中忽然就多了一抹霸道。

 

看着王寡.妇手里的钱,我心里那点所谓的尊严轰然倒塌,一个念瞬间蹦跶了出来。

 

我一大男人,在她面前脱.裤子又咋了?说出去也是她丢人,是我沾光,我还怕她真把我吃了不成?

 

我一咬牙一跺脚说:“那行,脱就脱!”

 

我动作麻溜的把裤子脱了,这下可好,我就跟电视机里那些模特似的,浑身上下就丢了个遮羞用的裤子了。

 

这感觉还真别扭。

 

我梗着脖子,心里不停的念叨:“这没啥这没啥,就当是为了钱,为了以后的好日子,这有啥的?”

 

哪儿知道,王寡.妇低头看着我,眼睛都直了,俩眼珠就跟俩灯泡似的,亮的都有点刺眼了。

 

她这眼神咋就跟饿汉子见了肉似的?

 

这下可好,感觉更别扭了。

 

哪儿知道,王寡.妇居然抿了抿嘴唇,脸上慢慢飘荡出一抹热气腾腾的绯红来,,低头盯着我吃吃说:“好大……李东,你真不愧是李东,你真是头牛啊……”

 

我一怔,还真一时没明白她啥意思,我顺着她的目光低头一看,顿时大悟。

 

我顿时脸上一烫,摸着头哧哧说:“还、还好吧……”

 

突然,王寡.妇伸手过来,我都没回过神儿来呢。

 

我登时一个激灵吓的我急忙往后退了一步,失色说:“嫂子!你、你这是干啥?!”

 

“你说呢?”王寡.妇目光如火一般炽.热,说话的声调都变了,嗲嗲的她说:“你就不想要嫂子帮你,那样一下?”

 

我脑袋里嗡的一声……

 

没等我吭声,王寡.妇忽然就蹲了下来,同时玉手极快的伸过来,一下子就给我把最后一件遮羞的物件也给扒了下来。

 

我心里又是咯噔一下。

 

“嫂子——呜!嘶——”

 

这感觉真爽!

 

炸的我脑袋里一片空白。

 

“嫂子?嫂子在家吗?”

 

就在这时,外边院子突然传来一个女人试探的唤声,而且声音已经逐渐接近外边的客厅。

 

坏了!

 

这声音我可再熟悉不过了,分明就是我表嫂!

 

我脑袋里轰然再次炸了一次,陡然一个激灵,我猛地就把王寡.妇推开,以极快的速度赶紧把裤子穿上。

 

我一直跟着表哥表嫂生活,他们对我恩重如山,我对他们自然也是敬重的很,我跟王寡.妇在这儿的事情,要是被表嫂撞见,真不知道她会咋看我,往后我还有啥脸面对表嫂啊?

 

紧张让我手忙脚乱,让我心里也乱成了一锅粥。

 

王寡


性百科 » 纯肉高H你夹得我好紧|将军昂扬含入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