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在公车上拨开内裤进入口述:体检时医生给我高潮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31:59 22 人阅读

失了会儿神才干咳一声说:“我……我……”

 

“不要觉得不好意思,我是医生。”伍苇静温柔的给他鼓劲。

卢畊弘知道必须要说了,就鼓起勇气说:“我好像有点不行,关键时刻总是……你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吗?”

 

“不好说,我得看过才知道。”伍苇静有些惋惜的看卢畊弘,然后起身把门关了,回来坐回座位跟卢畊弘说:“你过来这边,让我看看。”

 

卢畊弘听了呼吸一滞,心跳得飞快。

 

到她面前站住,手有点抖的放在皮带上,卢畊弘犹豫了。

 

伍苇静是他哥们的老婆,今天这事要传出去,那兄弟可能都没好意思做了,卢畊弘怕以后再也见不着伍苇静。

 

伍苇静还以为他是害羞呢,边戴手套边跟他说:“别有什么心理负担,我是医生,你是病人,我一天都不知道看过多少病人,你只是其中很普通的一个。”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卢畊弘不想让她觉得自己胆小,就硬起头皮把裤子褪了。

 

第2章

 

卢畊弘没好意思看她检查,于是抬头望天,但激动得有些难以自制。

 

伍苇静一声惊咦,问他说:“你这不挺正常的吗?”

 

卢畊弘忙解释:“不是这样的,我的意思是说,平常是没问题的,只是每到我跟女孩在一起,就颓了,根本没办法办事。”

 

聊这样的话题,卢畊弘有点害羞,但又觉刺激,心里想着伍苇静,不禁浑身燥热。

 

“这样啊。”伍苇静似乎早对这样的对话免疫,她说话时脸上波澜不惊,说完低头继续检查。

 

卢畊弘忍不住偷偷看她,望着她低垂的发鬓跟秀美的容颜,心里一荡。

 

伍苇静检查不出什么来,递给他一个小瓶子说:“我需要采集一些东西化验,麻烦你了。”

 

卢畊弘都愣住了,尴尬的说:“在这里吗?”

 

“喔!我先回避吧?”伍苇静把手套脱了扔垃圾篓里。

 

卢畊弘哪舍得她走呀,于是说:“不用了。”

 

“那我这样吧?”伍苇静背转身对着他。

 

卢畊弘看着她的后背一阵激动,想冲过去抱她。

 

他这辈子都没试过在女人面前这样,更何况是在哥们的老婆面前……不对,是后面。

 

因为他喜欢伍苇静,所以感觉特别强烈,可就在关键时刻,门突然被拧开了,随后一个俏丽的倩影出现,传来一把稚嫩而动听的女音:“伍医生,单子我给你拿过来了……”

 

进来的是个十七八岁的小护士,长着一张漂亮的萝莉脸,身材不高,只有一米六二左右,但成熟女人该有的她都有了,而且线条非常完美。

 

她毛毛躁躁的进来,一看到卢畊弘就愣住了,震惊捂着小嘴儿。

 

卢畊弘看到她后一哆嗦,而后窘得不行。

 

幸好走廊里没人,要不然就难看了。

 

那小护士终于醒悟过来,慌忙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

 

第3章

 

她要开门出去,却被伍苇静喊住了,责怪她说:“你怎么进来不敲门?病人是需要隐私的,没见我在看病吗?”

 

“我……我……对不起!我没注意到。”

 

那小护士瞄卢畊弘一眼,可能是觉得卢畊弘帅,脸就红了。

 

伍苇静板起脸来说:“下次别这样了,再这样就扣工资。”说完看卢畊弘一眼,脸上似笑非笑。

 

“哦!”小护士应了声,过来把单子递给伍苇静。

 

卢畊宏有少许的萝莉情结,就近看着那么可爱的小护士,不由得有些愣神,被伍苇静发现都没注意到。

 

小护士走了伍苇静才揶揄着跟卢畊弘说:“喜欢吗?”

 

卢畊弘一听就知道她指的什么了,他腼腆的说:“没,不是那么一回事,我是觉得她长得像我妹妹。”

 

“真的吗?”伍苇静一副不信的模样。

 

“真的。”再假都要当成是真的,实际上卢畊弘也确实有个妹妹,而且样貌不比刚刚那护士差。

 

伍苇静似乎是信了,她不在那话题里纠缠,想想跟卢畊弘说:“你的情况我大概猜到了一些,这应该是心理问题,不过还不能确诊。”她拿钢笔敲着桌面沉吟半晌跟卢畊弘说:“这样,我有个办法应该能帮到你,不过在这里不是很方便。等我下班以后,我带你去个地方。”

 

卢畊弘答应说:“好。要不,我等你下班吧,反正我今天休息。”

 

伍苇静说:“行。”完了笑眯眯看卢畊弘,越凑越近,卢畊弘还以为她要对自己做什么,正紧张呢,却听她说:“妹妹的借口就不要说了。你是不是喜欢刚才那个小护士?她叫潘小米,新来的实习护士,还没有男朋友,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介绍?”她吹在卢畊弘脸上的气息香香的,弄得卢畊弘的心痒痒的。

 

卢畊弘虽然意动,还是慌忙摆手说:“不行不行,我都三十了,那小姑娘最多十八九岁,不合适。”伍苇静知道他单身。

 

伍苇静格格笑说:“你们才差十一二岁,现在的小姑娘就喜欢大叔,没准她喜欢你呢,要不然她看你怎么老脸红?”

 

卢畊弘也不知道自己伤到哪根筋了,听见伍苇静这么说,竟然有点生气,继而冲动的跟她说:“我不喜欢小姑娘,我喜欢像你这样的知性女人。不瞒你说,其实你是我的理想型,要不是你已经嫁给徐岱川的话,我都想追你了。”

 

“你瞎说什么呢?”伍苇静被他弄得慌了手脚,推他出去说:“你在外面等吧,现在离下班不到一个小时了,我一会儿找你。”

 

卢畊弘到门诊大厅坐着,心还是扑通扑通直跳,没想到自己这么容易就暴露了内心的想法,也不知道伍苇静信不信。

 

第4章

 

冲动是魔鬼呀!早知道我就答应她接受那小护士做相亲对象了,她我是没指望了,那小护士要便宜了别人,还挺可惜的,难得我有人保媒,正是最好的时机。

 

不过那小护士对我可能没什么好感吧,也不知道她有没有误会我那是瞒着伍苇静在伍苇静后面做猥琐事,因为我们之前的样子实在太像是我自己肆意妄为了,就算伍苇静说了是治病,只怕很少有人会信吧。

 

卢畊弘在那胡思乱想,好不容易等到下班,伍苇静过来跟他说:“走吧,我约好人了。”

 

卢畊弘好奇问她说:“约好人?”

 

“哦!我约了个人帮你治病,费用得你自己出哈,没问题吧?”

 

卢畊弘恍然点头说:“行。”

 

卢畊弘开了车来,伍苇静绑安全带的时候有点费劲,他就欺身过去说:“我来吧。”

 

帮伍苇静绑的时候,他几乎是贴在伍苇静身上的。

 

不知道为什么,伍苇静居然没有往后缩,反而挺直了腰板,卢畊弘觉得她的气息十分的好闻。

 

离身后,伍苇静往下一看,竟跟卢畊弘说:“你看起来一点问题都没有啊。”

 

卢畊弘算是听出来了,她故意测试自己呢。

 

可能是因为之前暴露了想法,卢畊弘挺心虚的,但又忍不住向她表白:“其实,我跟别人在一起的时候没这么容易的,可能是因为你是我的理想型吧!就是不知道关键时刻还会不会那样。”

 

“你瞎说什么呢?以后不许再这么跟我说话,我是你兄弟的女人。”

 

卢畊弘心说,屁啊,我跟徐岱川虽然是哥们,但其实感情没有想象中那么深,小时候他还经常欺负我,只是出社会以后,感情有了升华。

 

很多人都这样,不管是同学还是发小,以前再不好,好像出了社会关系都会变好,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卢畊弘嘴硬辩解:“我只是做个假设,又不真跟你……”

 

伍苇静白他一眼,不再说话,他却是注意到伍苇静脸挺红的。

 

经过一家三星级酒店,伍苇静跟卢畊弘说:“从这里进去吧,我约的人应该开好房了。”

 

卢畊弘听着很是好奇,怎么治病治到酒店里来了?

 

到前台一问,拿到钥匙伍苇静就带着他往里走。

 

卢畊弘跟在伍苇静后面,看着她的腰一扭一扭的,不禁浮现一个想法……她不会是因为我接连的暗示,借着治病的幌子,实则是想跟我……

 

回想那晚跟她和徐岱川吃饭,卢畊弘总感觉他们的感情不太好,要是猜中的话,卢畊弘就有得乐了。

 

正想着,伍苇静突然停步,卢畊弘刹车不及就撞她身上了。

 

她回头嗔卢畊弘说:“你干嘛呢?走路不看人的吗?”

 

卢畊弘困窘的说:“对不起,下次你让我走前面。”

 

第5章

 

伍苇静耍小性子拧卢畊弘一下才开门,却不知卢畊弘因为刚才的接触都嗨翻了。

 

看到房里真有个女孩,卢畊弘才知道自己误会了。

 

伍苇静真是约了人给他治病的,只是那女孩他瞧着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怎么说呢,那女孩长得挺漂亮的,二十三四的年纪,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可她的妆容衣着,实在太像娱乐城坐台的了。

 

脸上画得跟妖精似的,一条小裙子,又短又紧,把她的魅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她一米七的个儿,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双大长腿,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腰以下全是腿”,竟还踩着恨天高,高度直逼一米八二的卢畊弘。

 

她那双大长腿上裹着黑丝,上方是条抹胸,也是又短又紧,底下的小细腰上,肚脐眼那儿挂着个小银环,银环上坠着半圈细小的铃铛,走动时隐隐能听到“叮铃铃”的脆响,这一看就不是什么安分的女人。

 

她过来跟伍苇静打招呼,嚼着口香糖,痞里痞气的拿下巴指卢畊弘问说:“这就是你说的那个病人吗?长得还挺帅的。”说着她勾卢畊弘的下巴看,就像挑牲口,看牲口牙口好不好一样。

 

卢畊弘不满的挣开以后,她格格直笑,说:“哟!还害羞呢?多大的人了。”

 

卢畊弘让她说得满脸通红,拉伍苇静到一边问说:“她是什么人?跟咱们治病有什么关系吗?”

 

那女孩也不介意,见他们有话说,就跟伍苇静说:“你们先聊着,我洗个澡。”说着边脱上衣边进洗澡间,看得卢畊弘又是眼馋又觉不好意思。

 

伍苇静拧了他一下他才回神,小声跟他说:“她是干那个的,你明白吧?我以前是妇科的,曾给她看过病。后来职业需要,我就跟她有了些业务往来。我找她来呢,就是想看呆会儿你什么反应,才好判断你的问题有多严重。你不介意吧?”

 

什么不介意?卢畊弘太介意了。

 

他喜欢伍苇静,伍苇静却让他当着她的面跟别的女人那么亲密,那他以后还怎么追她?

 

但一想到这是治病,如果自己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的话,追她就是妄想,无奈之下卢畊弘只好说:“好吧,我可以跟她试一下,但不真来,可以吗?”

 

“想得挺美的,你知道她什么价位吗?还真来,最多诱你一下,不过你应该也来不了吧?”伍苇静说完想笑,可能顾虑卢畊弘的面子,就憋住了,脸涨得通红。

 

卢畊弘听朋友说过,有些极品的坐台,一次能要好几千块。依着那女孩的颜值,卢畊弘估计应该也差不多,不禁咋舌,伍苇静为了找人辅助她给病人治病,还挺敢下本的。

 

他们聊没几句那女孩就出来了,手里拎着高跟鞋,赤着脚,脚趾甲红通通,跟她雪白的肌肤形成强烈的反差。

 

第6章

 

她身上只裹着条短短的浴巾,脸上却没半点羞涩,把高跟鞋一扔,大大方方的问卢畊弘说:“你要洗一下吗?”

 

卢畊弘咽了下口水,忙说:“要。”说完就跑进洗澡间了。

 

听见外头那女孩格格直笑,卢畊弘觉得自己糗出大了,今天是他这辈子干过的最大胆的事,他平时看个女孩都偷偷摸摸的,这次居然被女人调戏,尽管不一定来真的。

 

见到洗澡间里挂着那女孩的衣物,卢畊弘只觉得浑身燥热难安,看了下却不敢拿下来,因为像这种坐台的女孩,谁知道她干不干净。

 

为了给伍苇静一个好的印象,卢畊弘也想在那女孩面前挣回点面子,着实大力搓洗了一番。

 

出去的时候,那俩相谈甚欢的妞看着他眼睛一亮,那女孩夸张的说道:“没想到你收拾一下会这么帅。”说完撩他说:“要不,咱们友谊交流一下好不好?只要你能行,我不收你钱。”

 

伍苇静打了她一下,引得她格格直笑,逗趣说:“伍医生,你坏哦!行,我不跟你抢。”

 

伍苇静懒得理她,叫卢畊弘到床上躺下。

 

卢畊弘挺不好意思的,尤其这里有两个女人。

 

但想到怎么都是要出来献丑的,犹豫着也就脱了。

 

裤子一去,那女孩倒吸口凉气跟伍苇静说:“伍医生,他这是有病吗?我不信。”

 

卢畊弘听着有些骄傲,没办法天生的。

 

伍苇静淡然说道:“是真的,他说关键时刻都不行,我才找你来的。放心,就诱他一下,不真来。”

 

“既然不真来,那你怎么不亲自出马?”

 

那女孩的话刺激到伍苇静了,弄得她有点慌,强行管理表情,板着脸说道:“我是医生,我有别的事要做……”

 

她说不下去了,卢畊弘却是浮想联翩。

 

跟那女孩相比较,卢畊弘还是希望是她的。

 

伍苇静不好意思在这话题里纠缠了,强行改变话题叫卢畊弘躺到床上。

 

卢畊弘一躺下她就跟那女孩说:“你开始吧。”

 

那女孩没有半点害羞的意思,伍苇静一指挥,她很快进入状态,然后居高临下冲卢畊弘抛媚眼说:“帅哥,我来了哦!”

 

卢畊弘听着一激动,她看着格格直笑。

 

伍苇静不满的说:“认真点,这是治病。”

 

那女孩突然一愣,脸上带着愕然的表情,卢畊弘垂头丧气的不敢看伍苇静。

 

伍苇静看见以后愕然道:“原来是真的呀!我还以为是你编的呢。”

 

那女孩不服气,又是一阵努力,见卢畊弘始终没反应,她觉得挺没面子的,下来气鼓鼓的说……

 

第7章

 

“伍医生,他嫌我长得丑呢,这我可没办法。活我可干了,工钱不能少。”

 

卢畊弘听了忙捡起裤子问她多少钱。

 

她看着卢畊弘的脸一番纠结,最后咬牙说:“算了,看在你这么帅的份上,姐今天免单。”说完她进洗澡间拿衣服出来,背对卢畊弘穿将起来,一点都没不好意思。

 

卢畊弘看着流口水,惹得伍苇静嗔他说:“早干嘛去了?”说着打他一下。

 

那女孩穿好衣服见他们那样,格格笑道:“伍医生,你们干嘛呢?我还没走呢,打情骂俏也等我走了再说啊。我还是快点走吧,免得呆会儿又怪到我头上。”

 

她说走就走,留卢畊弘跟伍苇静两个人在房间里面面相觑,窘得谁都不好意思说话。

 

最后伍苇静应该是受不了了,拣起手提包低着头匆匆就走,走到门口才停下,纠结半晌,咬着牙回头跟卢畊弘说:“我就不信你真不行。你这应该就是心理问题,怕生,只要克服了第一次,以后应该就不会这样了。”

 

说着她回来把外套脱了,让卢畊弘躺在床上说:“你别动,我再试一下,不许你主动碰我,听到没有?”她脸红得可以。

 

卢畊弘都懵了,她这是要亲身试验?

 

卢畊弘一想到将要发生的事情就热血沸腾,僵直着躺在床上,一动都不敢动。

 

伍苇静看着他脸上阴晴不定,终于下定决心像刚才那女孩一样。

 

换了个人感觉就是不一样,可能真像伍苇静说的那样,他怕生,而他跟伍苇静算是有点熟了,所以……

 

卢畊弘试探问她说:“你……你就这样吗?”

 

“就这样。”伍苇静的脸似乎冒着热气,卢畊弘能感觉到她的羞涩,但她还是很大胆。

 

见卢畊弘一直很精神,伍苇静很诧异,说:“没事啊,怎么你跟小茹会那样?”小茹就是刚才那女孩,也不知道是真名还是假名。

 

卢畊弘觉得问题还没真正解决,就提醒她说:“可能是因为咱们没那么彻底。”

 

伍苇静听着脸一红,视线在他脸上流连,似乎想看出这是不是他设的陷阱。

 

她考虑了好一会儿才跟卢畊弘说:“你不许看过来。”

 

卢畊弘呼吸一滞,忙把头扭到一边。

 

伍苇静开始试探,卢畊弘本来没有动她的打算,但一兴奋就失控了,翻身把她压到底下,在她的惊叫声中,红着眼疯了一样……

 

谁知关键时刻伍苇静一屈膝,疼得他落到地上打起滚来。

 

伍苇静吓到了,顾不上他刚才的不礼貌行为,跳下来问他说:“你怎么了?没事吧?”

 

卢畊弘额头冒着冷汗,忍着痛哭丧着脸跟她:“可能废了,怎么办?”

 

伍苇静是个有经验的医生,她知道分寸,白他一眼说:“没事,最多有点挫伤。”说完愤愤然跟他说:“活该,谁让你乱来。”

 

卢畊弘是彻底清醒了,不好意思的跟她说:“我是见你太漂亮了,我忍不住。”

 

“又胡说八道了。以后你再跟我说这样的话,看我还理不理你。”

 

伍苇静虽然说这样的话,卢畊弘却没感觉到她在生气,但也不敢造次,低着头说:“对不起!我下次不会了。”

 

“还有下次?”伍苇静气愤打他几下说:“你没事了,不用看医生了。现在我基本可以确诊,你这就是心理问题。只要你找到喜欢的女孩,就不会再有问题了。到时候你想跟谁就跟谁,包管不会像现在这样了。”

 

“真的假的?”卢畊弘不是很信。

 

“你找到喜欢的人不就知道了。”

 

听伍苇静这么说,卢畊弘脱口说道:“我喜欢你啊!”

 

“你……”伍苇静被他气得胸口剧烈起伏,被他深情看着,渐渐就平静下来了,叹口气跟他说:“我去问问小米愿不愿意跟你交往吧,你等我电话。”说完不敢再呆,出门就走。

 

卢畊弘虽然喜欢萝莉,但还不至于见到萝莉就想弄到手,忙拣起裤子边穿边追出去想解释,谁知一出门正好见到她跟一个男的撞到一块,她哎呀叫着往地上摔,卢畊弘忙冲过去扶住,骂那男的说:“你瞎呀?没见到有人吗?”

 

卢畊弘这有点蛮不讲理了,现场都没看到就瞎骂,他主要是太着急在伍苇静面前表现了。

 

那男的原想道歉的,被卢畊弘惹恼了,眉头一竖正要骂人,突然怔住了,在卢畊弘脸上打量一会儿,试探着问他说:“哥们,你是不是姓卢?”

 

卢畊弘诧异点头说:“对啊!你认识我?”

 

那男的身材瘦削,一副没精没神的样子,衣着打扮流里流气的,看着眼熟,卢畊弘却想不起自己在哪见过他。

 

“哈哈!老同学,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呀!我是郑志。”

 

卢畊弘搜肠刮肚的想,终于眼睛一亮说:“是你小子呀!这么多年不见,我都不认识你了。”

 

初中同学也是同学,卢畊弘倒没有因为学历而小瞧他,只是这货初中没读完就出去混社会了,卢畊弘跟他不算熟,热情都是装出来的。

 

寒暄过后,他眼睛发亮的盯着伍苇静瞧,问卢畊弘说:“这位是嫂子吧?”

 

这话可怎么答?自己跟伍苇静是从同一间房里出来的,自己又只穿着裤子,略一犹豫,卢畊弘硬着头皮尴尬的说:“对啊,这我老婆。”说着他把伍苇静搂过来了。

 

伍苇静略微一挣没摆脱,只好白他一眼强撑笑容跟郑志说:“你好!”

 

卢畊弘见她没有拆穿自己,顿时一乐,正要趁机再吃点豆腐,她却不给机会,高跟鞋踩下,卢畊弘疼得跳脚时她一声冷哼走了。

 

郑志憋着笑等伍苇静走远才小声问他说:“小两口闹别扭呢?”

 

卢畊弘正要吹牛,他手机响了,看一眼屏幕后挺着急的跟卢畊弘说:“我这有点事,先走了,改天请你吃饭。你手机给我。”

 

他接过卢畊弘的手机拨了他的号,拍拍卢畊弘肩膀就跑了。

 

卢畊弘对重遇郑志兴趣不大,回房回味着伍苇静在时的感觉,心里很是激动,想着她肯定是对自己有感觉的,要不然她也不会对自己做这样的事。

 

女医生给男病人治病会用这种方法,这种话鬼都不信。

 

他本来想留在酒店过夜的,谁知公司有急事叫他回去,说一个大单出了纰漏,需要他跟他的团队连夜补救。

 

这一忙就忙到了深夜,疲倦时他扫一眼坐他旁边的女同事翟晓莉的大腿,想到在酒店时看到的伍苇静裙下露出的美腿,他无意识的露出幸福笑容,却是吓得翟晓莉拉了下裙摆遮住,仿佛怕他扑过去一般。

 

卢畊弘干咳一声跟她说:“要不你回去吧,剩下的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你孩子还小,不能整夜见不到妈妈。”其他人都忙完离开了,现在公司里就剩他们两个人收尾,卢畊弘猜她挺怕自己的。

 

“这样好吗?你真的可以?”翟晓莉有点犹豫。

 

卢畊弘说:“走吧。打不到车你就让你老公来接你,注意安全。”

 

……

 

忙到天擦亮才完事,卢畊弘趴下睡没多久就被喊醒了,公司副总洪韬那死胖子催他说:“你赶紧把策划案给天祥送过去,他们老总快上班了。”

 

卢畊弘诧异道:“我去吗?这案子不是我的。”

 

“叫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废话。这案子虽然不是你的,但之前失败的案例是经你手修改的,胡伟明没你了解情况,你去说比较好一点。”

 

这话卢畊弘赞同,老早就说胡伟明不行了,可他是洪韬的小舅子,搞砸了才叫卢畊弘跟进的,这事卢畊弘还窝着一肚子火。

 

卢畊弘赶到天祥的时候,因为着急,进电梯的时候撞到个女人,卢畊弘跟她道歉,她冷冷瞥卢畊弘一眼没说话,卢畊弘看她挺眼熟的,但没时间想她到底是谁,只知道她挺高的,身材也好。

 

那女人一直掩着鼻子,熬通宵又没洗漱,卢畊弘知道自己身上味重,挺尴尬的。

 

那女人站在卢畊弘前面,穿着裙子,体形挺美的,熬了个大夜,卢畊弘居然还有劲,他对自己看到穿裙子的女人总会幻想伍苇静而感到无语。

 

就在这时,进来一堆人,电梯里一下子变得拥挤,推挤之下那女人撞到卢畊弘身上,卢畊弘都特意躲了,还是没避开。

 

那女人感觉到了不适,回头往下看,卢畊弘大气都不敢出,也不敢看她,只听到一声冷哼,卢畊弘都想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伍苇静的治疗起效果了,卢畊弘感觉自己现在不容易颓了。

 

那女的受不了老被人挤到卢畊弘怀里,半路就下去了。

 

尴尬解除,卢畊弘上到楼层后,在厕所里缓了一下才找他们的负责人陆胜今,一个四十来岁,戴着小眼镜,长相斯文的西装男。

 

在做一对一讲解的时候,突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进来一个女人说:“老陆,一会儿你去一趟甄希,争取尽快把事情解决了。这事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会对我们公司造成很大的损失。”

 

卢畊弘都震惊了,一直盯着那女人看,她居然就是自己在电梯里遇到的那个。

 

最神奇的是,卢畊弘终于记起她是谁了,她正是伍苇静找来给自己治病的小菇,自己早该认出她的大长腿了。

 

这也太吓人了,一个出来卖的,白天妆容一变就成了职场女强。难道她做那一行跟接伍苇静的活是为了体验生活?那也太作贱自己了吧?伍苇静知道她有多重身份吗?

 

因为穿着跟气质都不一样,昨晚的小菇见人总是笑嘻嘻的,一副轻浮样,而面前的小菇不苟言笑,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卢畊弘之前才没认出她来。现在认出了,在没搞清楚状况之前也不敢贸然跟她打招呼。

 

小菇跟陆胜今交代完事,终于注意到卢畊弘了。

 

见卢畊弘在盯着她看,她眉头就蹙了起来,应该是认出卢畊弘来了,开口却是问陆胜今:“他是谁?你们在聊什么?”

 

这陆胜今跟卢畊弘就职的公司的副总洪韬有私交,要不是胡伟明弄的那东西太难看,他也不会打回去。

 

现下的机会,说白了就是靠交情在撑着。所以被问时陆胜今也有点慌,忙说:“哦,这是蓝色闪电的设计师,我们聊的是宏文的策划案。之前那一版你不是说不行吗?我让他们赶了另一个版本出来,应该没问题了。”

 

小菇可能只是认出卢畊弘是电梯里的人,没认出卢畊弘昨晚跟她碰过面,或者说她不想承认昨晚的事,所以她一副看卢畊弘不顺眼的模样,直接说:“换人吧,不用看了,他们做的案子简直连边都没沾上。临时赶出来的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扔了吧。”

 

卢畊弘忙了个通宵赶出来的东西就这么被否决了,刚刚陆胜今还说不错呢,所以他很是不满,站起来说:“小……这位……老总。”他本来想叫小茹的名字的,想到她可能不想暴露身份,所以临时改口,觉得她的职位应该比陆胜今高,于是叫她老总:“你看都没看过我的案子,怎么能这么草率就下结论呢?”

 

卢畊弘挺生气的,着急之下口水都喷出来了。

 

小菇皱眉躲开一步,一声冷哼说:“人品有问题的人的东西我一概不要。你走吧,别逼我叫保安。”

卢畊弘差点没气爆,她这是报复自己在电梯里对她不敬还是想掩盖身份的暴露才这么着急赶自己走?

 

被陆胜今推着往外他犹自愤愤不平:“我说美女,你又不了解我,你怎么知道我人品不行?你不能因为我得罪过你就否决了我的能力吧?公归公,私归私,我可以为电梯里的事道歉,你能不能看一下策划案再决定要不要?”

 

卢畊弘觉得更可能是因为昨晚自己让她丢面子她才这样对自己的,但那事不能说,卢畊弘怕惹怒她。不过想想又不太可能,因为她昨晚是笑着走的,没看出有多难堪。女人心,海底针,卢畊弘对自己摸不清她的心思而有点抓狂。

 

卢畊弘话音刚落,小菇过来“啪”的抽了他一巴,他都懵了。

 

小茹冷冷的说:“道歉就免了,现在咱们扯平。既然你觉得我公私不分,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公私不分。”说完她跟陆胜今说:“你给蓝色闪电打电话,我不管这个人是谁,你告诉他们,如果想要我采纳他们的案子的话,就把这人炒了,否则没得谈。”说完她就走了。

 

卢畊弘整个人都傻了,被保安“送”到楼下都还是懵的,心说,难道她没认出我是昨晚她帮忙治病的人?如果认出来的话,看在伍苇静的面子上,她不应该这样对我才对啊!

 

洪韬给卢畊弘打电话,逮着他就是一顿骂,叫他回公司谈话。

 

毫无意外,相比起一个几百万的单子,卢畊弘这个设计部的小组长就是个屁,他被扫地出门了。

 

怎么解释都没用,卢畊弘给气的,当场就杀过去了,想跟小菇摊牌,看她是真没认出自己来,还是有意跟自己为难。.


性百科 » 在公车上拨开内裤进入口述:体检时医生给我高潮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