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男友做一半拔出来让我口_狠狠顶弄 求饶 哭泣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31:36 40 人阅读

 我可以凭借按摩让人达到一种直上云霄的感觉,其实就是性.高潮的一种按摩手法,不过我的按摩不止这么简单…… 
    我来飞天会所已经工作了十多天了,可是这十多天我没有一个女顾客,不是因为我技术不好,而是我身体健康,四肢健全,并不是盲人按摩。 
    不过在我看来这都是心里因素而已,盲人按摩师真要接触到身体的某些敏感部位也是会有身体生理反应的,唯一不同的便是他看不到对方美丑而已,但是却可以凭借手感知道对方身体的美丑。 
    由于我是初来飞天会所,所以第一个月会有一个师傅带我,带我的师傅,是一名老者,名字叫长乐,而且按摩手法的确有独到之处所以找他按摩的人都是络绎不绝,这让我十分羡慕。 
    “十一,我那边还有客人,青青就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给伺候好了,可不能干出出格的事情,这可是大客户。” 
    看到长乐师傅一脸的认真,我也不敢马虎,他性格有些阴晴不定,平时除了学习,也不敢和他多说话,自然是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青青是这里的常客,我只知道她是一个很有气质的美女,每天开着劳斯莱斯来按摩,我跟她见面次数很多,但是却没有聊过天。 
    今天她穿着一身OL职业装,修长的双腿之上包裹着一条肉色丝袜,那一双玉足下踩着一双名牌高跟鞋,标准的瓜子脸,一双大眼睛勾人心神。 
    “青姐,请跟我过来吧,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说完这话,我便静静的等待着青姐的反应,因为我知道来这里的熟客一般是不会用年轻的按摩师的,因为那种力度的掌控需要常年累月的按摩才能熟悉。 
    “嗯,长乐师傅跟我说过你。” 
    她没有多说话,进入包间,我主动帮青姐把包收起来,然后打开房间里的音响放了首让人放松的音乐,同时打开空调把温度都调好,等待着青姐换衣。 
    除非客人要求我去给她换衣服,不然是不会去做的,因为怕惹麻烦上身。 
    “青姐今天是想做护理还是特殊按摩?” 
    我故意强调了一下特殊按摩几个字,虽然跟青姐的了解不多,但是我也挺长乐师傅说过,青姐三十多岁始终没有孩子,因为这一点跟他老公经常吵得不可开交。 
    但是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道理我还是知道的,况且这是我来会所这么久第一个女客人,我决定搏一搏。 
    “咯咯咯……怎么你还有特殊的按摩?” 
    看着青姐裹着一条浴巾从更衣室走出来,这一瞬间我居然不争气的起了些反应。 
    青姐的身材实在是太完美了,我很难相信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居然能保养的跟十七八岁的女孩一样,虽然还没有上手,但是在房内灯光下我也能看出那光滑细腻的肌肤。 
    尤其是青姐身上散发着的那股成熟女人气质,加上那青春活力的身材融合在一起的样子,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心动。 
    “看什么?赶紧试试你那特殊的按摩吧。” 
    青姐很舒服的趴在了按摩床上,而我却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记得长乐师傅的交代不能有过份的举动,我那按摩手法可都是些过份的举动。 
    “青姐,要不我们就常规按摩吧。” 
    “嗯?怎么突然不做了?难道是怕我不给钱还是你有什么想法?” 
    青姐的声音忽然变的有些冷了起来,都说伴君如伴虎,其实女人不比老虎差多少,说翻脸就翻脸。 
    看到青姐的态度冷了下来,我赶紧解释道:“青姐,我那些手法是一些私密手法,而且还很有可能冒犯您,但是我绝对没有其它的非分之想。” 
    说完这话,我的冷汗都下来了,我清楚青姐的能量,可以一句话就可以让我丢饭碗。 
    “哦?怎么个私密法?被你这样一说我倒是更想试试了。” 
    “就是让您有种在云霄之巅的感觉。” 
    这话说完我便低下了头,不敢去抬头看青姐,怕一个不小心惹怒对方。 
    “咯咯咯……被你这样一说我倒是更期待了,我倒是想试试,你如果达不到你说的那种程度,那么你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被青姐如此要挟,我也只能尽力一搏了,毕竟这种局面也是我想要的,只要把青姐服侍舒服了,我相信凭借她的能力,我以后的顾客不会少。 
    “青姐,过会有所冒犯,您担待着点。” 
    看到青姐闭着眼睛趴在那里点了点头,我便开始了我的工作。 
    把自己的双手搓热,然后开始从青姐的脖颈处开始按摩。 
    手掌刚刚落在青姐的脖子上那一瞬间,我便感受到了青姐身体轻轻的颤动,同时也感受到手掌上传来的那种光滑细腻感觉,跟我估算的一点没错,这肌肤绝对不比十七八岁的姑娘差多少。 
    我双手慢慢的向下游走,按理说是需要青姐脱去浴巾的,可是我却不敢提出那样的要求,只能隔着浴巾按摩,先从大椎穴开始往下,当我按到青姐腰部的环跳穴的时候,青姐居然轻轻的发出了一声呢喃之音。 
    很明显,青姐对我的手法很满意。 
    这已经是我在青姐身上找到的第三处可以让她兴奋的穴位了,我开始加大力度,从开始的揉慢慢的变成了按,每按一下我便能感受到青姐身体的紧绷。 
    随着青姐声音的加大,我开始朝着青姐大腿内部按去。 
    我知道青姐已经被我成功的按摩到位了,只不过一直在强忍着而已,但是这样的机会我怎么能错过。 
    “青姐,能不能把浴巾脱掉,我准备给您用推油的手法。” 
    青姐双颊酡红跟喝醉了一样,睁开一只迷离的眼睛看向我的下面,道:“你是不是已经起了色心,胆子不小啊,居然都有反应了。”
第二章 青姐的隐秘穴道


    青姐的语气嗔怪无比,但是我能听出来她并没有真正的生气,而且看她那娇媚的面容我能感觉出来她似乎也在渴望着什么。 
    看到青姐如此模样,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青姐,您长得这么漂亮,而且气质又这么出众,尤其是您的身材又那么完美,我想只要是个男人见了您就会有反应,除非他不是男人。” 
    “嗯,你小子说话倒是俏皮,明明自己心中有了不该想的想法居然还变相狡辩,你们长乐师傅给我按摩可不像你这样,这就是差距,懂吗?” 

 文学

    听着青姐那教育人的口气,我很想反驳,我的按摩手法可是家传的。 
    可,顾客就是上帝。 
    “青姐教育的是,那我们是继续,还是先休息一下?” 
    这是我来会所第一个上手按摩的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极品美女,虽然我按摩会累,但是青姐那如缎子一样的肌肤让我真的有些欲罢不能。 
    “你把音乐换一下,DJ声音大一点,然后把屋内的灯光给我调到最暗,我们继续吧。” 
    青姐说完这话便把身上的浴巾脱了下来,我没有想到青姐居然会这么大胆,我一直以为青姐是一个保守的女人,没想到竟然会当着我的面脱下浴巾,更让我没想到的是,青姐居然没穿内裤! 
    “还愣着干嘛,把灯光调暗。” 
    快速把屋内所有的灯光都调到最暗,同时DJ的声音也调到最大。 
    会所的隔音做的很好,但是如果趴在门上,还是能听到房间内的一些声音的。 
    “青姐,我先给你做做精油护理,然后再进行云端按摩怎么样?” 
    “嗯,你拿出你的绝活就行,舒服了以后我会让姐妹来照顾你的。” 
    青姐的这话仿佛是给我吃了定心丸,我立刻从小箱子里取出最好的玫瑰精油给青姐按摩起来。 
    先是给青姐来了一个全身按摩,当然按摩的时候自然是少不了照顾青姐的一些私密地位,只是这一次青姐并没有什么反应,我也没敢继续试探,每个人的兴奋点不一样,我之前已经从后背找到了青姐三处兴奋点,那么青姐的前身兴奋点肯定还会更多。 
    “青姐,接下来我要进行云端按摩了,您可要做好心里准备。” 
    我说完这话的时候青姐明显身体一颤,鼻子发出了一声微弱的“嗯”声。 
    之前青姐来做的按摩可能都是中规中矩的,我这种虽然也是中规中矩,却跟之前的有明显的区别,我这种是舒服之后的放松,之前是放松之后的舒服,区别就是我这种能引起精神方面的舒爽。 
    换了一种普通的精油,开始沿着青姐的玉足按了起来,足底的穴位连通人体很多地方。 
    拿起青姐的一只玉足,轻轻按了一下涌泉穴,只是这一下,青姐便舒服的出了声音。 
    青姐的玉足十分美丽,而且特别的柔软,还做了美甲,更是显的俏皮可爱。 
    加大力度朝着涌泉穴按去,然后用指被不断地刮着青姐足底的太阴经络。 
    青姐明显手收回去脚,但是我怎么可能让青姐收回去呢,继续加大了两分力度。 
    “嗯……嗯……” 
    足底按摩之后,我沿着腿部的三阴交继续往上找青姐的敏感穴位。 
    其实我知道最好的穴位一般都是在会阴穴,长强穴还有胸口的乳中穴,乳根穴,天池穴这些地方,但很有可能冒犯女性顾客,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去触碰女人的隐私地方的。 
    让青姐平躺着,在昏暗的灯光下,我依然能看清青姐那颤抖的睫毛。 
    当我的手再次按在青姐的身上的时候,二人都是浑身一颤。 
    青姐睁开那朦胧的双眼,尽管她已经春心荡漾,但还是很平静的道:“做你该做的,不该做的最好不要做。” 
    我没有回答,而是一只手按在了青姐小腹之上的关元穴轻轻揉了起来,另一只手在青姐双腿之间游走。 
    慢慢的,我看到青姐红唇轻启,眼神开始变得迷离起来。 
    我知道,可以来最后的刺激了。 
    一只手沿着青姐的关元穴向上游走,直接在青姐的天池穴处揉捏徘徊,当我的手按在天池穴的瞬间,我明显听到了青姐的呢喃。 
    我大着胆子朝着青姐的会阴穴摸去,青姐并没有阻止,我很顺利的便到了会阴穴,然后摸了过去。 
    另一手我已经完全按在了青姐的雪峰之上,青姐的声音也越来越大,那种舒服当中带着痛苦的声音我知道我要再加大力度了。 
    我试探着朝着青姐的私密处探去,看着青姐那迷离的双眼,还有那时不时轻轻吐出的香舌,我真的很想跟青姐真枪实弹的来上一轮。 
    但是我知道这只能想想,决不能实施,一不小心可能就会进局子里。 
    就在我进入青姐的私密地带的时候,青姐的身体忽然紧绷起来,双腿紧紧的夹住了我的手臂,同时她自己拿着我的另一手在胸口处大力的按了起来。 
    “嗯……用力……啊……” 
    青姐一声声高亢嘹亮的呻吟直接盖过了DJ的声音。 
    “彭彭彭……” 
    “快开门,臭小子,赶紧开门。”
第三章闯祸了


    随着一阵紧急的敲门声,长乐师傅暴怒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青姐此时还在迷离状态,全身都呈现粉红色,尤其是那绝美的面庞更是跟喝了酒一样,呈现一种醉人的光彩。 
    这种情况我首先想到的不是去开门,而是保护好青姐的隐私。 
    青姐也被长乐师傅的声音给惊着了,可由于刚才达到了顶端,一时间还没缓过来。 
    “你去给我把浴巾拿过来,可以离开了。” 
    我不知道青姐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总有种不妙的感觉,但我还是按照青姐的吩咐把浴巾拿了过来披上。 
    青姐自己围了起来,然后静静的从一旁的床头柜上拿起一盒女士香烟点上。 
    然而,青姐起身的一瞬间我愣住了,一丝殷红赫然在那洁白的床单上出现,是那么刺眼。 
    “这是……” 
    我的话还没说完,青姐随着我的目光看了过去,看到床上的那抹殷红的时候,身体明显一阵颤抖。 
    “你可以滚了,让外面的人都给我滚出去!” 
    青姐的态度忽然变了,变的十分冷漠,甚至可以说是冰冷。 
    床单上的那一抹殷红肯定不是女人的月事,我知道月事不可能就这么一点,除了月事,那就是,处子之血。 
    我忽然害怕起来,浑浑噩噩的打开了房门。 
    刚出去,长乐师傅劈头盖脸就是给我一顿臭骂。 
    …… 
    办公室内,长乐绘声绘色的在老板面前极尽排挤我,说我干出了逾越按摩一事的事情。 
    对于老板周长生,我是第一次见他冷脸,不过我并没有跟青姐干那些龌龊的事情,所以也不害怕长乐师傅的诬告。 
    “十一,我只问你一句话,长乐说的话是真的吗?” 
    周长生的眼神当中带有一丝杀气。 
    关于周长生的背景我也听过一些,明面上是飞天会所的老板,暗地里其实是一个黑老大。 
    “不是,我没有跟青姐发生任何关系。” 
    我脸色十分平静,但是内心却还是有些害怕,想起床单上的那一抹嫣红,我感觉就像犯罪一样。 
    “胡说,我在门外都能听到青青那鬼哭狼嚎的声音,这事要是让青青的老公知道了,你小子绝对活不了多久,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周长生听到长乐师傅的话,也是隐含怒意的问道:“青青的老公连我都惹不得,你小子把她弄的鬼哭狼嚎的?你用哪只手按摩的就废掉哪只手吧,如果你那三条腿也用过,那你没必要活着留在会所里了。” 
    我没有想到一次简单的按摩竟然会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麻烦,甚至可能要搭上自己性命。 
    看了看门口的两个保镖,我感觉应该能逃走,毕竟这没有人知道我会擒拿。 
    嘎吱…… 
    “老板,青姐过来了,她说要找您,您看……” 
    “让她进来吧。” 
    周长生的话音刚落,青姐已经出现在了门口,恢复了之前的高傲冷静,眼神冷的能杀死人。 
    青姐只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后便朝着长乐走了过去。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直接打在了长乐的脸上。 
    出奇的是,周长生居然没有出手阻拦,不过他的脸上明显也不好看,打狗还要看主人,更何况还是一条跟随他多年的老狗。 
    长乐也是被青姐给打蒙了,不过看着青姐那凤眉含煞的样子,也不敢多说什么。 
    “长乐,我敬你是一位长者,所以可以容忍你一次两次,但是你往我身上泼脏水,这可不是我能容忍的,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的道理我想你应该懂,我是什么人,你也应该懂!” 
    长乐被打了这一耳光,也不敢称呼青姐为青青了,拉下了那张老脸,低声道:“这事是我误会了,不过这小子冒犯了你,他那双手必须废掉。” 
    我没有想到长乐居有如此恶毒的一面,不过我并没有当即发作,想看看周长生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青青,这事你说了算,这小子究竟如何处置,你一句话就行。” 
    周长生此时一脸的大义凛然,丝毫看不出半点不愿之意。 
    “他那双手就是给我按摩的双手,给我按摩就算冒犯,那么长乐是不是现在已经不能活了?” 
    说完这话,青姐便慢慢的走向了长乐。 
    “这小子以后我罩着了,长乐平日里的作风我也知道,但是这一次你如果为难十一,那么就别怪我得理不饶人了。” 
    我没有想到青姐居然会为了我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间即感动又吃惊,同时脑海里还想着房间里床单上的那抹殷红。 
    “好,既然青青你这样说了,这小子便没事了,只是希望你在局长面前多给我们会所美言几句,毕竟我们这口饭也不容易。” 
    周长生这话丝毫没有软下来的语气,反而隐隐有些要挟之意。 
    “周老板放心,我家那位没那工夫跟周老板闹腾。” 
    说完这话,青姐便踩着高跟咯噔咯噔的走了,而我却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周长生看了一眼我跟长乐,恨铁不成钢的对着长乐道:“还不把你徒弟带走,以后再给我捅娄子,你们两个一起没命。”


性百科 » 男友做一半拔出来让我口_狠狠顶弄 求饶 哭泣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