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夹好去上学不能掉出来:结婚第一个月天天做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31:33 18 人阅读

 偏偏却是排到了屈大鹏给这个村子送信。 
   当他到了村子里,恰好遇到村里的婆娘们在池子里洗衣服。 
   放眼望去,顿时让他觉得眼前一亮,一眼望去,人还挺多的,大概有十来个。 
   那些女人,人手一个棒槌,在石头上敲打着各自的衣裳。 
   屈大鹏始终牢记临走时老邮差对自己的的叮嘱,可不能小瞧了这些个婆娘。 
   沿着池塘的边上走着,屈大鹏时不时的还欣赏下那些个女人无意间泄漏出来的春光。 
   而这时在一个女人抬头的时候,看见了他,顿时惊喜的喊了起来:“呀,咱们村来男人了,大伙儿快来看呐!” 
   那声音,听起来就好像是八辈子都没看见过男人似的,可这一嗓子却让整个洗衣大军给炸了锅,女人们纷纷围了上来。 
   一见屈大鹏身后的邮包,顿时喊了起来:“呀,竟然是邮递员,可有些日子没来了,快说说,这次都有谁家的信?” 
   也有人开起了他的玩笑,纷纷夸他长得俊俏,只把他说的不好意思起来。 
   咳嗽了一声,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尴尬,屈大鹏这才红着脸说道:“我叫屈大鹏,是新来的邮递员,以后阳通村的信,就由我负责了,大家可以叫我大鹏!” 
   一口气说完,屈大鹏终于觉得舒服多了,毕竟只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本就是个腼腆内向的孩子,哪里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紧接着就有人询问是否有自家汉子寄来的信,屈大鹏这才想起自己的正事来,急忙道:“任薇宁,任薇宁在这里吗?我这有一封你的信!” 
   婆娘们一听没自家汉子的信,原本那充满希翼的眼神,也瞬间暗淡了下来,这让站在一旁的屈大鹏,心里一阵感慨,都说留守儿童可怜,可这留守女人,也不容易啊! 
   又等了等,见没人应答,屈大鹏就打算去村子里再问问,正好第一次来,也熟悉熟悉路。 
   又朝着那些个婆娘瞅了几眼,屈大鹏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这里。 
   进了村子,朝村里人问了任薇宁家的地址,屈大鹏便慢慢的晃了过去,反正今天就这一封,送完就没事了,所以他一点也不着急。 
   任薇宁的院门是敞着的,屈大鹏也没在意,直接就走了进去,同时喊了一嗓子:“任薇宁,你有信到了,出来签收一下。” 
   一路畅通无阻,屈大鹏直接推开了里屋的门,而紧接着,就看到了一幕令自己血脉喷帐的画面! 
   因为是在大白天,所以光线很足,屈大鹏一眼就看到在床上纠缠着的两具身体,白花花的,而那男人正在上面卖力的冲杀着,这场景,顿时让屈大鹏意识到,自己好像撞破了别人的好事…… 
   急忙转过身迈步走了出去,屈大鹏不禁纳闷,不是说了这阳通村里面,都是留守女人吗?,咋还有男人的声音呢? 
   这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就被屈大鹏给抛诸脑后,眼下最要紧的,还是先把信给送到任薇宁的手里再说。 
   因为屋里确实有人,再加上今天这信必须得送到任薇宁的手里,所以屈大鹏只好继续的在院子里面等待起来。 
   过了几分钟之后,一个头发凌乱,衣裳还没穿戴整齐的女人,才从屋里快步走了出来。 
   不等那女人开口,屈大鹏便率先问道:“是叫任薇宁吧,我这有你的一封信,你签收一下吧!” 
   说罢,屈大鹏便急忙将包里的信跟签收单递了过去。 
   谁曾想那女人竟然没有伸手去接信跟签收单,反而笑着朝屈大鹏说道:“你是新来的邮递员吧?” 
   屈大鹏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他知道如果收信人不签单的话,他会有很大的麻烦! 
   无奈之下,他只好点了点头:“对,我今天第一天上班,我叫屈大鹏,你可以叫我大鹏!” 
   他想赶紧弄完然后离开这里,如果没猜错的话,刚才自己应该是打扰到了别人的好事! 
   可屈大鹏越想离开这里,就越是没法离开,任薇宁在听到屈大鹏这么说之后,便笑着点了点头,直接转身扭着屁股朝里屋走去,同时勾了勾手指,示意屈大鹏跟自己进屋。 
   默念了一口顾客就是上帝之后,屈大鹏还是跟了进去。 
   “小兄弟,来这就像自己的家一样,随便坐啊!” 
   刚进屋,任薇宁就招呼起屈大鹏来,完全把签收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屈大鹏一脸尴尬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原本贪图清闲,这才选了个全镇信件流通最少的村子,却没想到上班第一天,就遇到了这么尴尬的事情。 
   见屈大鹏站着不动,任薇宁上前一把抓住屈大鹏的胳膊,“小兄弟,你刚才都听见啥了?” 
   “我……我……”没等屈大鹏说什么呢,任薇宁就将整个身子,朝着屈大鹏那边靠了靠,顿时让屈大鹏闻到了她身上的那种清香。 
   他这才反应过来任薇宁不愿意签收的原因,感情是害怕他出去乱说啊! 
   还没等屈大鹏开口呢,任薇宁再次开口说道:“我希望你最好能够把刚才看的东西统统忘掉,不然会有大麻烦……” 
   “我……我其实啥也没听见,这是信,您慢慢看啊!”说完,屈大鹏也顾不上签不签收了,把信往任薇宁手里一塞,逃也似的离开了这里。 
   屈大鹏越发的觉得这个村子不一般,难怪在自己来的时候,老邮差再三告诫自己,一定要好好送信,可千万别打什么歪点子……
第2章 寡妇的补偿


   而屈大鹏也是这么想的,本想就这么回去算了,可一想到那信件还没有签收,他就一阵纠结,但一想到没有签收的结果,心里就是一阵害怕,想了想,最终还是又重新转回了任薇宁家。 

 文学

   而任薇宁本以为屈大鹏在经过自己刚才的那番警告之后,已经不会再有多余的想法,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屈大鹏竟然又重新绕了回来。 
   而此刻的她,却正因为刚才被屈大鹏所打断的事情烦恼着,好不容易等到个男人,可事情进行到了一半,却偏偏跑出个屈大鹏来,你说倒霉不倒霉,这弄的人不上不下的,多难过? 
   好在多年来早已习惯独自一人的寂寞,且也早已找到了自我调节的办法,叹了口气,任薇宁便开始动手解起自己的腰带来。 
   而正当她把裤子脱掉的时候,屈大鹏恰好推门走了进来…… 
   “那个任薇宁啊,我想了想,还是……”后面的话没等他说出口呢,就看到任薇宁正一脸愤怒的看着他! 
   目光向下一扫,恰好看到了依旧被任薇宁提在腰间的裤子,屈大鹏顿时意识到了什么,急忙偏过头,大喊着,“对不起啊,我什么都没看到!” 
   一连退到门口,屈大鹏的脑海里还是浮现出刚才的那一幕,尤其是那尚未褪去的裤子…… 
   任薇宁猛然间被屈大鹏闯进来,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他再次出去之后,这才猛地大喊了一声,急忙提着裤子,就走了出去。 
   等到了门口,就看到屈大鹏正一连若有所思的盯着天空发呆,任薇宁真的是又羞又怒,真没想到今天的好事儿,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这男人给破坏! 
   其实屈大鹏并没有看着天空发呆,你别看他这样,其实他刚才一直是在观察房间里的动静,当听到任薇宁要出来的时候,急忙来了个九十度仰望天空! 
   “那个……你这签字……” 
   屈大鹏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来个先下手为强,反正我是来办正事儿的,谁要你自己不关门的? 
   “我说你这人是有完没完啊,不就是个破签字吗,我今天还骗就不给你签,我看你咋办!” 
   任薇宁也是个倔脾气,自己都还没找你事儿呢,反倒是你先跟我挑起了刺儿! 
   “这……” 
   果然,任薇宁这么一说,屈大鹏顿时愣在了原地,这他奶奶的可咋办,难不成上班第一天,就背个处分不成? 
   可他也明白,这实习期一旦背了处分,那想要转正,基本上就难了! 
   所以说,关键时刻,该低头的时候,还是要低头的。 
   屈大鹏对于这块,拿捏的还是比较清楚的,只见他挠了挠头,朝任薇宁笑到,“那啥,我刚才的两次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着让你签个字,没想着……” 
   后面的话他没敢说,生怕等下又惹得任薇宁不高兴! 
   “哼!”任薇宁闻言冷哼了一声,你还知道是两次,第一次也就罢了,看在你给我送信的份上,我就没想着追究你,可没想到你居然还不知好歹的又来一次,看来我不让你知道我的厉害是不行了! 
   屈大鹏一听,顿时紧张起来:“那……那啥,不管你想要我怎么补偿都可以,但这个字,您是必须要签的!” 
   没办法,说了这么多,目的不就是为了能够让任薇宁签收嘛! 
   “哦?”谁知任薇宁在听到屈大鹏的话之后,当时就愣了一下! 
   其实是她听到了屈大鹏的那句补偿,她的心思顿时活络了起来,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儿,刚才来的那人,毕竟也上了岁数,自己正发愁呢,就给送来了一个年轻力壮的大小伙子! 
   就在此刻,任薇宁的心里,竟突发奇想的产生了一个新的计划…… 
   “补偿?你拿什么补偿?”任薇宁皱着眉头,指着屈大鹏的鼻子骂道:“第一次就算了,可这次,你居然连门都不敲,直接闯进来了,而且……而且你还看到了我的身子……” 
   说着,任薇宁竟然直接就哭了起来,这顿时让屈大鹏越发的不知所措起来,突然间他有点后悔了,你说自己干脆就代签得了,何必搞这么一出呢! 
   现在倒好,弄得自己例外不是人,是真的可怜啊! 
   “那……那你说要怎么补偿吧!” 
   屈大鹏说这话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被宰的准备了,这穷乡僻壤的,无非就是想要些钱嘛! 
   “补偿?既然你愿意的话,那就先进来再说吧!”说着,任薇宁便朝屈大鹏挥了挥手,转过身,自顾自的便走进了屋子里。 
   皱了皱眉头,屈大鹏还是跟在后面,也走了进去,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任薇宁竟然告诉他,“既然你坏了我的好事儿,那我没办完的事儿,就交给你来吧……”
第3章 被听到了


   刚进屋子,还没等屈大鹏反应过来呢,那任薇宁就将门给直接关上了。 
   “你……你关门干啥……”任薇宁的动作,让屈大鹏顿时紧张起来,“我,我要走了,这工作还没做完呢!” 
   说完这话,屈大鹏就想转身离开,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任薇宁竟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不是说好要补偿我吗?怎么,什么都不做就想走,哪有这么好的事儿?” 
   “补……补偿……” 
   屈大鹏只来得及说这一句,就被任薇宁一把给抵在了墙边,“对啊,连着坏了我两次好事儿,你不得补偿我点什么吗?” 
   说着,任薇宁竟直接伸手就开始在屈大鹏的身上摸了起来,嘴里还念叨着:“个头倒是挺大的,就是不知道身子骨怎么样了!” 
   说实话,一个女人在面前对你搔首弄姿的,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都会动心,可屈大鹏却牢记着老邮差走时对他的忠告,所以他最终还是强忍着冲动,趁任薇宁不注意,一把推开她,从屋子里逃了出来。 
   一个多小时之后,屈大鹏回到了新嘉镇邮政局。 
   整个邮政局里人还挺多,可除了他屈大鹏之外,就只认识一个和他岁数差不多的本地小伙子。名叫李浩,他家离上班的地方很近,所以吃住都是在自己家里。再有就是叫做许素香的美女局长了。 
   这会儿正好到了饭点儿,可因为心里一直惦记着签单的事情,所以他一点胃口都没有。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局长见他回来,竟然主动喊他一起吃饭,没办法,领导召唤,不得不去! 
   坐上餐桌,许素香就笑着朝屈大鹏问了起来:“咋样,第一条上班,感觉如何?” 
   屈大鹏急忙点头,表示挺不错的,顺便表达了一下对领导关心的谢意。可心里却在诽谤,要不是自己蹬的快,这会儿还指不定在哪呢! 
   许素香闻言,再次娇笑了一声,便开始专注的消灭起眼前的饭菜来,这使得屈大鹏舒了口气。 
   要说这许素香,老邮差走之前,倒是跟屈大鹏说过,别看她是个女大学生,可人家有路子,来这穷乡僻壤,也只是为了镀个金,撑死呆上个一年半载,了不起了! 
   想到这,屈大鹏不由得想到了自己,表面上自己也是个城里人,可就连这份工作,都是父母到处求爷爷告奶奶才给自己求来的! 
   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匆匆的吃了饭,屈大鹏便回到住的地方,从怀里掏出那份签收单,用自己的笔迹,签上了任薇宁的名字,然后在下午的时候,在系统上把这笔单子给过掉了。 
   接下来的几天,由于都没有阳通村的信件,所以屈大鹏全都在局里坐班,这可把他给闲坏了。 
   所以当他看到局里突然来了辆小轿车的时候,顿时跑了出去,这年头,能开得起小轿车的人,那可都是有钱人! 
   可还没来得看呢,就给美女局长喊住了:“屈大鹏,你收拾一下,跟我去吃个饭,咱们阳通村的村长听说新来了个邮递员,非要请你吃饭!” 
   “好的!”没办法,领导说的话,不敢不从,不过既然有免费的午餐,不吃白不吃! 
   也没啥好收拾的,屈大鹏照了照镜子,整理了一下自认为很帅气的发型,便跟在美女局长的身后朝着小轿车走去。 
   快走到的时候,从小轿车里走出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看上去可能有个五十岁的样子,瞅了眼美女局长身后的屈大鹏,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这位是阳通村的田村长!”美女局长跟屈大鹏介绍了一下,便率先低头钻进了小轿车,点头示意之后,屈大鹏便紧跟在后面,也钻了进去。 
   和美女局长一起坐在小轿车的后座上,可把屈大鹏给高兴坏了。要知道今天美女局长穿的可不是工作服,估计是要出去吃饭的缘故,上半身穿了个短袖衬衣,下半身竟然是一条裙子,而腿上则是穿了一条肉色的长腿丝袜。 
   悄悄的瞥了一眼美女局长那笔直而又修长的大腿,屈大鹏顿时感觉心里一阵躁动。 
   老实说,这还真是第一次跟美女局长挨得这么近,呼吸着那女人所特有的味道,屈大鹏顿时赶到一阵的神清气爽。 
   为了避免尴尬,屈大鹏主动跟美女局长聊了起来:“今天的天气还不错,感觉不是很热。” 
   屈大鹏说着,便把胳膊伸出了窗外,感受着热风吹拂在胳膊上的触感。 
   没等局长接话,坐在副驾驶上的阳通村村长倒是率先开了口:“哎,这天或许对于你们来说不热,可对于我们下地的人来说,已经很热了! 
   这话说的让屈大鹏十分不爽,说的好像是他堂堂一个大村长也下地了一样! 
   但这话屈大鹏却又没办法反驳,人家说的的确是事情,最后只能是自己坐那生着闷气。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小轿车里再次恢复了平静,好在没过多久,小轿车便在一间名为川香食府的餐馆前停了下来。 
   因为几人来的时候,并不是饭点,所以上菜的速度还是很快的,不多时,一桌丰盛的午餐,便摆满了整个餐桌。 
   这让屈大鹏看的暗暗咂舌,这一桌下来,起码得两三千,这都快要顶自己一个月的工资了! 
   显然美女局长许素香也有点不适应,一脸诧异的笑道:“就咱们三个人,搞这么多,吃不完怪可惜的!” 
   “哎,好不容易请次客,也不能太寒酸不是吗?” 
   看着那田村长丑陋的嘴脸,屈大鹏就是一阵恶心,但再恶心,也不能跟这桌子食物过不去,所以在宣布开动的时候,他便专心致志的对付起桌上的美食来。 
   当屈大鹏捧着肚子打饱嗝的时候,才发现两人竟然都在盯着自己看,顿时觉得不好意思起来。 
   好在田村长主动替他解了围,“那个许局长,咱们也好久没见了,今天可一定要喝尽兴啊!”说着,还刻意的伸手把自己的椅子朝着许素香那里拉了拉,那双眼睛,也借着酒劲,死死的盯在了许素香那高耸的酥胸上。 
   许素香见状,皱了皱眉头,但依旧是举起了酒杯,跟田村长碰了一下,便笑着说道:“田村长可真是海量啊,正巧小屈也不差,不如两位借此机会一较高下如何?” 
   许素香说完,便朝着屈大鹏眨了眨眼睛。 
   屈大鹏一看,这情况不对啊,难怪局长要带自己来,感情是关键时刻解围用的啊! 
   一想到这样一位妩媚风情,美艳绝伦的女领导要被如此猥琐的一个男人给欺负,屈大鹏咬了咬牙,便端起了自己面前的酒杯,二话不说,朝着田村长敬了一杯。 
   这田村长倒也爽快,见许素香不愿意跟他喝,也不勉强,对于屈大鹏敬过来的酒,完全是一副来者不拒的架势。 
   几杯酒下肚,屈大鹏也有了些醉意,便壮着胆子,朝田村长问了起来:“那个田村长,有个事我可得好好向您了解了解!”


性百科 » 夹好去上学不能掉出来:结婚第一个月天天做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