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十几个男人玩我奶头/双手绑在床头调教乳尖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6:58:45 9 人阅读

满脑子想着昨天晚上林语菲那柔嫩白皙的身体。

只是昨天晚上辗转反侧,也不知道放了多少次手炮,实在是疲倦的厉害,不多时,便两眼迷离,打起了瞌睡。

 

隐约,看见一团白影来到窗前,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不是林语菲又是谁?

 

老李赶紧站起来,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跟林语菲打了个招呼。

 

“菲菲呀,下课了吗?这是要去哪儿啊?”

 

林语菲的眼中还带着些迷茫和困惑,偷偷瞄一眼老李的裤裆,又马上把目光别过去。

 

林语菲轻轻咬了咬嘴唇说:“李大爷好,我已经下课了,正好下午没课,就想着出去走一走。”

 

老李看着林语霏的样子,心中咯噔一下,想着怕是有些不对劲,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尽量装出和善的语气,笑呵呵说道:“好…好……,可别跑太远,女孩子要注意安全。”

 

林语菲嗯了一声,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样,最终还是没说话,走出了校门。

 

老李看着林雨霏的背影,心脏蹦蹦直跳,本来的睡意早已不见踪影。

 

心想这丫头,不会是看出了我的阴谋,要去告我吧!又想着应该不会,这丫头那么单纯,怎么可能看得出来?

 

正想着这些事情,远远看见刘勇,跟在校长的屁股后面,向着这边走来。

 

这校长叫王婉芳,头发总是挽在脑后,每天都穿着不同颜色的职业套裙,紧紧束缚着圆滚滚的肥硕大臀,倒也有几分干练的感觉。

 

雪白的衬衫,最上面三个扣子永远都不会扣起来,若隐若现的露出一条算不得深的酥沟。

 

修长白皙的纤脖上,长着一张好看的瓜子脸,四十出头的年纪看着就像是个二十八九的干练小秘书。

 

只是那目中无人的傲娇神态,让她在老李心中扣了不少分。

 

刘勇这小子最喜欢说的就是这个王校长,尤其是学校如果发生学生打架、寝室被盗这些情况,学校开完会后,这个安保队长总会坐在门卫室里骂骂咧咧的说上半天。

 

什么老妖精、老绿茶、骚狐狸等等,各种脏话。

 

据刘勇这小子讲,这王婉芳之所以三十多岁就当上了校长,就是因为她和上面的好几个大领导都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

 

老李也没在意,反正从他上班到现在这王校长从来没跟他说过一句话,估计连自己这个人他都没注意过。

 

却不想那王校长却带着刘勇,直接进了门卫室。

 

开口就一脸高傲地指着老李问身边的刘勇:“这个人就是老李吧!”

 

刘勇,哈着腰,一脸诌媚地点头称是。

 

老李一阵疑惑,这娘们来找我干嘛?

 

“有人举报,说你今天早上迟到了一个多小时,还一直在打瞌睡,你要知道这里是学校的门卫室,是负责全校学生安全的一道屏障,如果这上面的出了问题,怎么保证全校师生的安全?”王校长倒是开门见山,说话间还挺故意挺了挺胸前那两座小山包。

 

接着又转头看向刘勇道:“你身为安保队长,一定要带好你的队伍!”

 

刘勇,赶紧点头称是。

 

“有没有作出处罚?”

 

刘勇抹了抹额头上的细汗,结结巴巴的说:“已经……哦,已经警告过了,已经口头警告过了……”

 

王校长皱了皱眉开口道:“口头警告?那有什么用?要长长记性,这么办吧,念你是初犯这次先扣你半个月工资,如果有下次,直接给我走人;还有你,身为安保队长,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罚你三天工资,以后把队伍给我带好了,一定要保证学校的安全”

 

说完再不看一眼,一脸傲娇地挺着挺胸脯,扭着肥硕的大臀,一扭一扭地离开了。

 

“我说你个老李头,这么点破事也能被王校长给知晓了,你丫今天出门没看看黄历啊?害我跟着你受罚……”

 

刘勇被罚了三天工资,跟要他命似的,一脸恼火的瘫坐在椅子上,开始嬷嬷叨叨的唠叨,连校门口的短裙风光都没心情去看。

 

老李眯着眼睛,看着远处墙角处闪过的一道身影,心里顿时了然,看来是被姓杨的给记恨上了,居然他娘的出这损招。

 

“没事儿,就是被人给报复了”老李淡淡说道。

 

“报复?哪个报复你?”刘勇心中一脸好奇问道。

 

“就是教一年级的那个姓杨的,我昨天晚上得罪了他”

 

“哦……原来是那个杨兽兽啊!那小子坏心眼多的很,不是个好东西”刘勇恍然大悟,说了一声。

 

“杨……兽兽?”老李有些好奇。

 

“嗨……那小子本名叫杨寿,长寿的寿,长得瘦啦吧唧的,可真心不是个好玩意儿,才来学校三年,不知道祸害了多少个小姑娘,所以呢,大家私下里都叫他杨兽兽,禽兽的兽”

 

“要是他就说得通了。”

 

说到这里,刘勇一脸神秘的使了个眼色,附在老李耳边低声说:“告诉你个一般人不知道的消息,那杨兽兽其实就是王校长的老公,嘿嘿,每次看到他,我就觉得看到了一脑门儿的青青草原,哈哈哈……”

 

说完刘勇猥琐的笑了起来。

 

老李心中大奇,喃喃道:“嘿,还有这事儿,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狗屎上了……”

 

想着杨兽兽那瘦了吧唧的萎缩身子,趴在王校长风韵不减的身子上努力耕耘的画面,老李心中一阵惋惜。

 

”切……屁的鲜花,就是一只任人扫射的老母狗,都不知道跟多少男人滚过床单的玩意儿”

 

也不知道这刘勇和那王校长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只见他邪瞪着三角眼,一脸不屑的猥琐神情。

 

说完拍拍大臀,又哼着小曲儿走进了校园里,找个机会摸小姑娘大臀去了。

 

老李摇摇头心想“说的跟你上过似的,瞅你那猥琐样……”

 

下午些时候,老李正无精打采的打个哈欠。

 

门口来了几辆车,学校的高层全都跑到校门口迎接。

 

其中一辆车子下了一个大腹翩翩的西装男人。

 

看到这个那人的瞬间,平时颐指气使的王校长,突然面若桃花般得笑了起来,扭着肥硕的大臀跑了上去,两只手抓起男人的左手轻轻摇了摇,并不算大的胸脯还故意挺了挺,在男子的臂膀上稍稍磨了一下,那神态像极了撒娇的小娘们儿。

 

那男子微微笑着看神情又和善又平易。

 

不过那微舔嘴唇的舌头,却是没能逃过眼尖的老李,尤其是松手时微微翘起,划过王校长肥硕大臀的中指,更是没能逃过老李的法眼。

 

“看来刘勇说的没错,这王校长也不是个正经娘们,全是一堆狗男女……”

 

老李无所事事的坐在门卫室,独自小声鄙夷着。

 

到了下午五点来钟,那几辆车子才从学校离开。

 

虽然这些车子都贴了膜,不过眼尖的老李,还是看到了第二辆车子后座上,那肥胖男子和王校长有说有笑的身影。

 

老李撇了撇嘴。表示着自己的不屑。

 

又约摸过了半个小时,老李也到了下班时间,心里想着还没见转回来的林语菲,优哉游哉地往家里走去。

 

“这丫头,怎么还没回来?”

 

“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

 

“唉,反正想也白想,还不如回家好好睡上一觉,昨夜一晚上没睡好,今天可得把觉给补回来才行。”

 

一路思索到家门口,差点就撞上人。

 

只见李玉莲叉着腰,那肥胖的身子抖着颤肉,就那么很堵在自家门前,脸色像吃了屎一样难看。

 

“走开…走开…走开……别挡在别人家门口”

 

老李不耐烦地喊着,伸手便要把李玉莲推到一边去。

 

却不想李玉莲真是太肥了,老,一下子居然没能扒开,手一滑,反倒从李玉莲的胸脯上重重划了过去。

 

这一滑,老李倒是没觉得咋样,倒是把李玉莲给高兴坏了,原本一点的愤怒,也变得柔和了不少。

 

心想,这个死老鬼,原来也是个面冷心热的东西,嘴上倔的像头驴,下手就摸人家的胸,哼哼,看老娘还制服不了你。

 

转念又想起那件事儿,脸色又冷了下来,双眼,直愣愣的盯着老李,手从裤兜里摸索了一阵,摸出一条内内,举在老李面前,狠狠说道“你个死老头,你给我解释清楚……”

 

老李看着这条内内,心里一阵纳闷,怎么看着好像有点眼熟呢?难道是这死猪婆那天穿的?可是看这型号,好像也不对呀,这肥婆到底想什么呢?

 

老李没有头绪,只能冷冷地说道:“你有病吧?”

 

李玉莲气得跺了跺脚,震的地板都抖了抖,气急败坏的指着老李骂:“你这个老东西,做了什么好事儿自己没个谱吗?燕子可是你侄子的媳妇儿啊!要是说不清楚,今天你别想进这个门……”

 

老李听到这话,心中咯噔一下,我靠,怪不得看这条内内这么眼熟,不就是前天晚上燕子穿的那条吗?怎么这都被这老娘们给看出来了?

 

”不能承认,不能承认,绝对不能承认”心想着坏了,眼神儿开始不停的躲闪,想着用什么招应付过去。

 

老李脸上露出讪讪的笑容:“哪有的事儿?你这人就是捕风捉影,我是那样的人吗?燕子是那样的人吗?你这猪脑袋里面,每天想的什么玩意儿啊!”

 

李玉莲听他还在狡辩,气的浑身颤抖:”你个老东西,不承认是吧?就你那味儿,老娘,化成灰都闻得出来……”

 

说着扒开内内,指着上面老大一片污渍。

 

“看看……看看……这么大一片!你闻闻……你闻闻……不是你那缺德玩意儿弄出来的东西,老娘跟你姓……”

 

老李心想,不管是不是,你这肥婆都跟老子一样姓李。

 

又想着,看来这事儿躲不过去了,要是没有确定,这肥婆也不会拿着找上门来。

 

娘的,横竖都是这么一回事儿,怕个锤子怕?

 

老李把心一横,挺了挺腰杆,气急败坏的说道:“是老子又咋了?有胆子你就喊,让邻里八居都知道,妈的,搞毛了老子,把你们婆媳两个一起扔到床上搞!”

 

说完,狠狠的一甩袖子,转头下楼走了。

 

李玉莲站在老李门口,愣了好久,又缓缓蹲下身子突然默默的笑了起来。

 

“婆媳俩……一起搞……”

 

“一起搞……”

 

“这个死老头,还说不喜欢老娘?你看…你看……这回又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吧?想搞我儿媳妇儿,还不忘把老娘带进去,死鬼……真真讨厌……”

 

“不过一起……好像……”

 

“只要他高兴,一起怕啥?又不是自个亲闺女……”

 

说着说着,又感觉身下一阵燥痒难受,抽出自己肥胖的手指头,摸了下去。

 

不一会儿,就来了感觉。

 

老李在街上漫无目的的晃悠着,实在没地方可去,又想着不知道林语霏那小丫头回来了没有?

 

便向着学校走去,在门卫室和安保同事,有的没的聊了半天,眼睛却是心不在焉的一直往校门瞟。

 

天色渐渐昏暗,可还是没有看到林语霏的身影。

 

“莫不成,这小丫头已经会宿舍了?“”

 

老李和同事们打了个招呼,又慢慢渡步。

 

到宿舍楼下,在那儿踟踟蹰蹰的观察了一个多小时,也没看到林语霏,想来怕是要睡觉了吧?

 

老李摇了摇有些发沉的脑袋,慢慢走出了校园,便要回家。

 

又突然响起李玉莲怕是会不依不饶,担心那肥婆娘还在门口守着,便在街上找了个角落,蹲了下来。

 

可能是前一夜手炮打得太多,实在是乏的厉害,靠着墙角就这么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冷风吹来,把老李给吹醒了。

 

老李揉了揉有些惺忪的眼睛,看了看黑漆漆的天空,缓缓站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想来那李玉莲应该没守着了吧?

 

想到这里,便拍拍大臀,打算往家里走。

 

刚一转弯,就看见远处,摇摇晃晃的走来一个女人。

 

让女人身形修长,披肩长发胡乱的遮盖着脸庞,浅灰色的职业套裙到处是褶皱和湿痕,包裹着圆滚滚的大臀,脖子上还套着一个精致的小包包。

 

只见那女人两手胡乱的摆动,穿着高跟鞋的修长双腿,像拧麻花似的左右摇摆,看样子喝的不少。

 

老李,眼中一亮,真是瞌睡有人送枕头。


性百科 » 十几个男人玩我奶头/双手绑在床头调教乳尖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